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困兽

人设有崩坏的地方,勿上升真人。


【一】


入夜的汉斯依旧弥漫着奢靡的味道,裴珍映摸了摸后颈,西装的领标磨得他很不舒服。

 

从灯光摇曳的舞台中心走出,裴珍映勾人的眼神晃动着台下每一个男人的色心——西装褪到肩部以下,露出半透明黑色薄纱打底,脖子上的choker随着他的舞步翻起波澜,仿佛是一条狼狗,叫嚣着需要被人牵走。

 

 “诶,这不是新上位的头牌,裴?好像是这个名字。不知道皇帝去哪里挖的宝,一登场就坐稳了汉斯头牌,都没听着上任的邕提过这个接班人。”都是些坐大厅的闲客,虽然比不起包厢消费的贵客,他们在一般人里也算的上高层人士。——声音不算大,不过刚巧让裴珍映听到,这些话进到他耳朵里还是让他反胃得很。

 

台下人头攒动,开始叫嚣着要包人,甚至直接有人冲着台上喊起了价格,裴珍映不闻不问,仅是负责炒热场子。

 

“老板,黑桃K包间的人传话要包下裴。”

 

“拒。”

 

“但是黑桃K里那可是——”

 

“话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黄旼炫看着监视器里的裴珍映,和他想的一样,太适合这副模样了。

 

一众尤物散去,台上灯光暗下,全场骤然安静,整个场子回荡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皮鞋与大理石地面接触的踢踏声——

 

“今天,感谢各位捧场。”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都知道皇帝是个什么人物,来汉斯光顾这么多次,也未能见过真人,今天算是有幸了。

 

“裴。”

 

昏暗的灯光下,仅能隐约看见皇帝抬手将那人脖颈处的黑丝带卷起,套上食指,随意摆弄着。

 

“如各位所见,汉斯新头牌,不过——”尾音被刻意拖长,目光直直落向二楼VIP包间黑桃K——“卖艺不卖身。”

 

场下一片哗然,虽然邕就是卖艺不卖身的前例,不过连着的新人还是这套不免让客人们有些怨声载道。

 

“不卖身?黄旼炫这么护着呢?”

 

包厢正以最好的视角直播楼下盛况,几人互看几眼,最后把视线落在中间人身上,他拿着酒杯轻碰桌面。

 

“查身份。”

 

分明是温柔至极的声线,却从中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

 

“三天,我要见人。”

 

高脚杯中的鲜红异常诱人,倒映出周围一双双戏谑的眼睛。

 

“是,训哥。”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看到朴志训有过这种反应了。

 

朴志训转了转手中的杯子,这双眼睛他可记得清楚。曾经那个雨夜留给他的记忆也不仅仅是这双眼睛。

 

 

 

 

 

裴珍映到家的时候正是早晨七点,脸上的妆没有卸,浓郁的黑色眼线,被发胶层层包裹的刘海半遮半掩,外加这张棱角分明不带任何笑意的脸——这所有的一切都标榜着四个大字:生人勿近。

 

“看什么。”

 

那个穿着干净校服的男生此刻正站在裴珍映家门口,半倚着单车,眼神一路随着裴珍映从街道的那头,走到这头。

 

“没……”少年避开了与他的对视。

 

“冠霖呐我来啦!诶?哥你回来啦!”伴随声音一蹦一跳进入二人视线的,是个抱着书包的小不点。

 

二人闻言面面相觑,还是裴珍映先被盯得转移了视线——

 

“大辉,过来。”他抬手揉了揉来人的脑袋,“哥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扣子要扣好。”说着伸手去把李大辉胸前的扣子扣了起来。

 

“在学校要乖,听到没?”

 

“知道啦知道啦哥!”

 

“行了快去吧。”

 

“那哥再见!”李大辉冲着裴珍映挥了挥手,继而转头,“冠霖我们走吧。冠霖?冠霖?赖冠霖同学!!!”

 

“嗯???啊走,走吧大辉……”

 

视线终是收回,赖冠霖不自然地调了调脖子上的小领带——

 

夏天来了,穿着校服会感觉到热了。

 

“你别怕哦,我哥不凶的,他只是——没睡好。”挖空心思找到一个相对而言更好的形容,李大辉扯了扯下滑的书包带。

 

“嗯——大辉,你哥晚上不回去睡觉吗?他每天都会打扮成那样出去,上班?”赖冠霖也是百般思索才拼凑出这句听起来还算正常的话来。

 

“呀赖冠霖!”李大辉跳起来狠狠拍了赖冠霖一掌,“你这是啥问题!我哥只是去酒吧驻唱!驻唱你知道不!我跟你讲,我哥唱歌可好听!”

 

赖冠霖看着李大辉气急的样子,倒是觉得有点好笑,“所以你之前跟我讲你家里人为了供你读书挣钱很辛苦说的就是……?”赖冠霖看着李大辉越垂越低的脑袋,没再继续说下去。

 

“我哥,就是我唯一的家里人……”李大辉蔫蔫地开口,“如果不是我哥,我怎么可能跟你们这种有钱人读一个学校……”

   

赖冠霖突然觉得,天是真的开始热了。  

 

“不是,我不是嫌弃——算了,你要喝奶茶吗?”赖冠霖知道自己大概又说错了话。他拉着李大辉去饮品店。其实这个话问出来没别的意思,他只是觉得这人有点眼熟,好像在自己迷迷糊糊的时候见过一次。

 

 

 

 

 

朴志训没有再在汉斯出现过,这点让黄旼炫感到意外。不过比起意外,黄旼炫更多的是疑虑与担忧——这个人是什么来头,有什么手段,对什么东西感兴趣,他再清楚不过。

 

“老板,裴今天没有来上班!电话关机!”

 

黄旼炫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评论(13)

热度(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