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霸道总裁爱上我【一】

title瞎起的

第一章属于,霸道总裁爱,上我

深夜发车不知道会不会被吞,见到即为缘分!




朴志训被抱进房间的时候还记得问一句“你没病吧”,换来一个轻笑。他也不恼,这么大的人了还没经历过一夜情,说出去别人都不信。于是,他来经历了。

 

“你技术怎么样?”

 

拉开浴室门的时候他问到。

 

“你不是更应该关心我是谁?”

 

朴志训摇头,没必要记住,一夜情而已,技术过关就好。

 

“我叫姜丹尼尔。”

 

那人倒是执着,朴志训笑了笑主动凑过去亲了亲他的唇角:“可以脱了么?”

 

“约你的时候你网名叫‘可爱鬼’,长得倒是可爱,不过这心急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可爱。”姜丹尼尔把人放进豪华圆形大浴缸,开始解自己的浴袍。

 

“嘁,你叫‘猫叔’,也没见你是个五大三粗的大叔啊。”朴志训软软地泡在水里,头歪在一侧,倚着浴缸边缘,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气。

 

“原来你喜欢那一款?”姜丹尼尔只剩下一条内裤,缓步踏进水中。

 

“我——”朴志训一眼扫到那块凸起,心里大致描摹了一下,瞬间噤了声。我靠,今天怕是要死在这里。

 

“我?我什么……?”姜丹尼尔的手已环在腰际,吐出的气息恶意地打在朴志训脖子,惹得怀中人一阵微颤。

 

“你要做就做。”

 

朴志训冲他泼水。猫叔,姜丹尼尔,呵。

 

“你受得了吗,小可爱?”

 

朴志训被他的亲吻弄得满脸通红,都怪这浴室雾气太重了!

 

“去床上。”

 

朴志训抱着他的脖子。

 

“我不喜欢泡在水里。”

 

这会让他想起当年和裴珍映的事来。

 

 

 

 

 

“哥们儿酒店挑得好啊,床够大够软,啊——”被扔上床的时候还有心思调侃,下一秒被人压在身下直啃锁骨,一声微喘不争气地溢出口中。

 

不自觉地抓紧身下床单,双腿下意识想要并拢,说不准是抗拒还是难耐,只感觉膝盖被人扣住突然压向两侧,两条白皙的大腿以一种羞耻的姿势被打开,朴志训微微撑起,抬头看着自己这般浪荡的模样在心里骂起了娘。姜丹尼尔正一门心思埋在自己腿间,“你别——啊……”勉强撑着上半身的双手,在他不留情面地舔舐至白皙大腿根部时,宣告无力坍塌。

 

朴志训被舔弄得失去重心,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要完蛋,果真是太久没开荤的缘故?不过是一个前戏就快要让自己缴械投降了?

 

姜丹尼尔隔着内裤面料有一下没一下地爱抚着微喘之人早已抬头的器物,他倒是不急,兴许是觉得这个一夜情对象的反应很有意思,明明是一点就燃极度敏感的身体状态,却总摆出一副经验老道无所畏惧的面貌来,红透了的双颊就快羞得滴出血来,这倒正是应了“可爱鬼”的名号了。

 

“别什么?别碰?别停?小可爱,你想说什么?”顺着边缘探进去,有些肉乎乎的手感很是让姜丹尼尔满意。

 

“别软得太快。”朴志训咬着嘴唇,怎么都不能落了下风。

 

姜丹尼尔一边安抚着手里的东西一边往他身后摸去,哦?还真是紧得很。

 

“那得看你了,表现得好会有奖励。”姜丹尼尔抓着朴志训的手包在自己的东西上。“来,好好表现。”

 

朴志训抖了抖,还真是不该挑衅啊……

 

 

 

被翻转身体钳住腰后入挺进的时候朴志训还是没忍住闷哼了一声。

 

妈的真疼啊。

 

虽然姜丹尼尔耐着性子给自己做足了扩张,但只能怪自己禁欲太久,容纳下那傲人器物的时候感觉整个人快要裂开了。

 

姜丹尼尔感觉到身下之人的异样,他盯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这个可爱鬼已经把整张脸都埋进了枕头,徒留两只耳朵无辜地露在外面,鲜红欲滴。

 

缓慢的进入,退出,进入,退出——姜丹尼尔也很是头疼,难得一时兴起约个一夜情,以为会是经验老道的的小妖精,没成想这会儿绞住他宝贝的竟然是这样一个生涩又傲娇的人,好在他的身体既诚实又可口,但看着他那副模样却怎么也不舍得放纵起来。

 

“你——你他妈要动就动快点儿!”倒是朴志训先开了口,声音从枕缝传出,却丝毫没能掩盖那股咬牙切齿的劲儿。

 

“我是怕弄疼你。”行啊,带着愤懑的情欲,这种做/爱我也是头一回碰到,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别怪我。

 

扶住身下人软绵绵的腰,姜丹尼尔一个用力就将人翻转过来,架住两条失了力的腿直直往前一带,两人交/合处顷刻间融为一体,咬得更紧了。

 

朴志训半撑着身子,整个人跟着姜丹尼尔的发力进出失重地摇晃着,快感逐渐替代了原先的不适,脑袋微微向后仰着,好看的脖颈线一览无遗,喉结的吞咽动作暴露了他的难耐,姜丹尼尔看着他迷离的样子皱了皱眉,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将他整个人轻柔托起,坐在了自己身上。

 

裴珍映也喜欢这个姿势。

 

“这样能把你看得更清楚啊。”

 

说话的时候还是笑着的模样,朴志训就是被这张笑脸骗了无数次。

 

“看来我的技术还不过关,你都不专心。”朴志训的喉结被咬了一口,接着便是脖颈处来来回回的舔弄。

 

“狗变的?”

 

听到这话姜丹尼尔笑了一声。

 

“汪。”

 

淫/靡的水声与情欲的碰撞声贯进朴志训的耳朵,姜丹尼尔扶着他的脑袋不让他分心,强迫他直视二人交/合处的翻搅与退进,朴志训被折成一个难堪羞愧的姿势,逃也不是,守也不能,只能堪堪地接收着下身一下又一下的撞击,每一下都像是要将他顶穿,他的手攀上姜丹尼尔的背,无力又奋力地抓挠着。

 

“猫变的?”

 

朴志训半睁着迷离的眼,上挑的眼尾被泪水浸得让人错以为是委屈的下垂,他牵了牵嘴角,粉嫩舌尖恶意从唇间探出一点——

 

“喵。”

 

“怎么,知道我爱猫如命来索我命了?”

 

姜丹尼尔松了力缓慢顶弄,非逼得朴志训哼哼。

 

“继续啊,怎么不喵喵叫了?”

 

朴志训瞪眼,含了水汽的眼尾伸出丝来勾住姜丹尼尔的脖子,他凑近了些:“你知道猫除了喵喵叫还有什么吗?”他退出来,起身的姿势怎么看着都是媚气横生——

 

“还有不理人。”

 

不管姜丹尼尔还兴奋的兄弟下床就要穿衣服走人。

 

“嘶——”猛地被人推到巨型落地玻璃窗上,衬衫半挂在肩膀,袒露的胸膛紧贴着冰凉的玻璃面,朴志训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你知道不乖的猫会得到怎样的惩罚吗?”不顾朴志训的挣扎,姜丹尼尔将挺立的硕大一鼓作气顶进后穴——那里残留着方才的余温,绞得人欲罢不能。

 

力量差距悬殊。朴志训暗骂,身后人的力道比刚才更猛了,像是真生了气一般,每一下动作都像是要隔着自己把玻璃窗顶碎。

 

“你他妈能不能放我回床上?!”

 

“不能。”姜丹尼尔拽着朴志训的头发,将他摁在玻璃窗前,“别害羞啊,看看你眼前,可是这座城市的最中心、制高点,这夜景,可,真,美。”

 

一字一顿,伴随着身体的冲力,全数打在朴志训体内。

 

朴志训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被说服了。

 

“我们会站在最高处看这个城市,那样的风景,是最美的。”

 

裴珍映,你可真厉害,都这样了还是忘不掉你留给我的记忆,溃烂心底。

 

 

 

 

 

早上朴志训是被姜丹尼尔的闹铃叫醒的,伸手隔着还在熟睡的人去关闹铃,回身便被人抱住了。

 

“呀你放……”扭头一看,身旁的人正眯着眼半睡半醒用一副“你谁”的表情看着自己,朴志训抬脚踢了他两下,姜丹尼尔倒是冲着他咧嘴笑了。朴志训愣了两秒,猛然翻身跳下床——

 

八点了?!

 

妈的今天新总裁上任,点名各部门经理一对一谈话,据说这位年轻的海归总裁手段强硬行事作风雷厉风行,这个点了,赶不上就死了!

 

朴志训拎起被扔在地上的衣服看了一眼——

 

我昨晚为什么要穿卫衣出门?!

 

扭头一眼看到了沙发上姜丹尼尔的西装——

 

嗯,大是大了点,勉强凑合吧。

 

 

 

关门声停止之后很久姜丹尼尔才算是清醒过来。

 

啊,是小猫咪啊。不过这个小猫还真是不乖的很,下次再见到得好好调教一下。连主人的衣服都敢抢了,真是太宠他了吧。

 

“嗯,准时开始。”姜丹尼尔放下电话扯了扯有些紧的卫衣,受困于肩宽连带着袖子都缩上去几公分。

 

“不过小猫是真的很可爱。”姜丹尼尔盯着凌乱的床和窗摇摇头转身准备戴好耳钉,嗯,还有一个呢?

 

 

 

 

 

 

“朴经理呢?”

 

众人都摇头,朴经理助理吓得不行。完了完了,一堆经理都到了怎么就差朴志训一个!

 

“小文,他人呢?”

 

完蛋,被点名了。

 

“经理他……”

 

“怎么,找客户还得经由你批准?”

 

“不敢,只是各部门经理都到了,只差您这位销售高手公司王牌朴经理,担心您遇到什么难题,想着能不能尽点绵薄之力。”

 

要不说朴志训最讨厌尹智圣这副八面玲珑的做派,当总裁助理真是太屈才了。

 

“客户是咱们上帝,可得先照顾好不是。”

 

朴志训回以营业微笑,不过对尹智圣好像没太大作用。

 

“那就请吧。”

 

 

 

事实上到了会议室,比起脸,他更先看见那身衣服。

 

粉红色。

 

卫衣。

 

胖丁。

 

“抱歉,姜总,这位就是销售部经理朴志训,因为见客户晚到了一些。”

 

没错,这位客户正穿着自己的衣服呢。看着因为尺寸差异被扯得变形的胖丁脸,朴志训觉得扯的应该是自己的脸。

 

“朴——经理?”

 

朴志训彻底笑不出来,一夜情对象是新任领导——他还来得及跳楼吗?


评论(26)

热度(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