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一】

all狼*

按出场顺序主西皮为:昏狼/丹狼/旼狼

三人成虎:三个人谎报城市里有老虎,听的人就信以为真。比喻说的人多了,就能使人们把谣言当作事实。(摘自百度百科)


“为什么跟踪我?”裴珍映一转头就看见望天看风景的人。

 

“跟了我几天了,你想干什么?”

 

朴志训扯了扯卫衣帽子,径直略过裴珍映向前走。“喂。说,说你呢。”身后传来一句小结巴。朴志训背对着说话人,一个没忍住,捂脸笑了。不过当他转身面对裴珍映时,依旧是毫无表情,他指了指自己,摊了摊手,意思是,你在说什么?我不懂哦。

 

这人有病。裴珍映下好结论。

 

“喂,下个月校庆话剧社排节目,美女与野兽,你想不想参加?”

 

裴珍映刚走到那人身边就听到这话。

 

裴珍映前后左右张望着,确定周围没有第三个人,这才摆出一副疑惑脸,眼前这个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黑衣男生,正眨巴着眼睛看着他,这种赤裸而直接的同性间的对视,令裴珍映莫名慌张起来,他第一反应不是思考对方的问题,而是扭头转身就逃——走没两步就自己把自己绊了个踉跄,惹得朴志训在身后咯咯笑出声来。

 

“诶,我叫朴志训,高三的。你要是想来明天到话剧社找我就行!”朴志训高声说完。裴珍映,还不把你骗到手先。

 

 

 

 

 

高二的课业不是特别紧,裴珍映基本都能应付自如,课间的时候会帮着班里的女同学抱作业去老师办公室,自习的时候会提前把作业完成然后出教室走一走透透气——裴珍映的小日子过得顺畅而平淡,但最近不同了,不论是抱着作业走在学校走廊里,还是溜出教室坐在学校操场上,他总觉得,有人跟踪他,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这天裴珍映被安排去整理器材室,刚进去就听到门被再次推开的声音。

 

“喂!你那天干嘛不来。”

 

正在整理篮球的人回身就看到那个跟踪狂。

 

阴魂不散。

 

裴珍映觉得那人大概就是教务主任口中说的小混混,染了一头棕黄发,讲话怪没礼貌的,脸长得倒是好看,不过应该就是会去招惹女孩子的那种早恋的学生!

 

裴珍映心里这么想着,那人已经迈着腿逐步靠近。裴珍映没理他,自顾自把散落在地上的篮球一个个抱进了怀里。

 

“这是和学长说话的态度吗。”朴志训咂咂嘴,这个裴珍映就不会笑一笑啊,看着怪渗人的。

 

当然,裴珍映并不打算理会这位“病患”。

 

“咔哒。”

 

朴志训耳尖听到什么声音,有些怀疑地向着门口走去。

 

“诶,我们被锁在这儿了。”

 

裴珍映以为是他瞎说的,朴志训也不在意,只等着看裴珍映发现时的反应。

 

“高二十班裴珍映,上个月刚转校来这里,本月月考排名年级第三,喜欢吃校门口甜品店的巧克力蛋糕,食堂里周三轮到发放鲜虾面的时候会偷偷跑去校外吃饭,还有——喜欢独来独往。”朴志训从裴珍映手里抢过一个篮球,把玩着。

 

看来不仅是个跟踪狂,还是个变态。裴珍映不想再陪他纠缠拉门就要走。

 

“嗯?”

 

“呵呵呵,和你说了你还不信。看来是得罪人了哟。”漂亮地来了个指尖篮球,结果没控制好砸到裴珍映脚上。“不好意思啊——”

 

裴珍映觉得自己额头的青筋应该是要跳出来了。

 

朴志训读到了少年脸上的不悦,那张小脸自始至终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他不是没听过学校里女同学对这位转学生的评价,好看,话少,不爱笑,递小礼物给他时会疯狂摆手拒绝——应该是挺无趣的样子,不过在朴志训眼里,这些坊间传闻让他来带入眼前这个皱着眉的小少年,反倒觉得很是可爱。

 

“诶,你跟我混吧,保你不被欺负。”

 

要是朴志训知道自己在裴珍映心里已经被挂上“混混”的名号他才不会说这种话。

 

“不需要。”

 

裴珍映看了眼信号显示为零的手机,摇摇头,只专心尝试着开锁。

 

“唉我觉得你还是别折腾了。”朴志训拍拍屁股坐在角落咬起了指甲,仿佛被锁在这里的人不是他一样。

 

裴珍映扭了半天的锁,宣告失败,抬腿便是一脚,老铁门发出哐哐的声响。

 

丧气地蹲下,裴珍映知道自己脾气不好,能顺利活这么大都亏了自己长得好看吧。当然这话不是他自己说的,是隔壁邻居李大辉讲的。

 

“喂,你还没回答我呢,为什么不来?”

 

“我不叫喂,我有名字。”裴珍映抬眼,他怎么会说是因为自己不认路呢。

 

“裴珍映,有没有人说过你脸很臭啊?”

 

裴珍映抬头,正对上角落那人一脸乖顺地看着自己。怎么能有人连眼角都带着笑意呢,太假了。

 

最讨厌这种笑嘻嘻装好人的家伙,裴珍映想。

 

“我叫朴志训,高三二班,话剧社社长——哦,即将退位,毕竟要高考了嘛。”他一蹦一跳定在裴珍映面前,抱着膝盖蹲下。“我觉得你特别适合野兽这个角色,如果你愿意出演,我可以当公主!”当下朴志训只是夸个海口而已,却没想到裴珍映没有起伏的眼神居然闪过一阵波动。

 

“好。”裴珍映突然抬头看他。

 

“诶???”

 

“那等我们出去了你带我去话剧社吧,啊对了公主要穿裙子么?高跟鞋呢?大波浪卷发还是黑长直好啊我觉得你大概更适合卷发吧对了口红也要擦的吧?”

 

朴志训愣在原地,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裴珍映冲他摆了摆手,他才回过神来——

 

“你…你话本来就这么多的?”

 

“对啊,我只是生人勿近。你已经见过这么多次了不算生人。”裴珍映还以假笑。呸,还社长,不让你出尽洋相他就不是裴珍映。“不过我们怎么出去啊?”

 

朴志训笑了笑把他拉到角落,这个笑脸看得他心里发毛。

 

“这有个小窗子可以出去,不过得让你垫着把我先送出去了。”

 

就说了最讨厌这种笑嘻嘻的家伙!

 

 

 

比他想象中的要轻。裴珍映驮着朴志训,扶着他的脚踝小心翼翼将他托举到窗口。“你小心一点啊,这个窗还蛮高的。”

 

“好嘞,再高一点,唉对,好!”

 

听见人安全落地的声音,裴珍映拍了拍肩膀上的灰尘,啊真是的,肌肉好像有点拉伤。

 

走到门口,拍了拍门。

 

没有回应。

 

“朴志训?”

 

 

 

 

 

那天裴珍映是可劲儿拍门叫喊把保安吸引来才被放出去的,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跑去高三二班找人算账,可惜放学铃响了,裴珍映不觉得朴志训是会乖乖回到班上的,于是只能咬牙回教室背好书包回家。第二天午间休息时间一到他就冲到高三楼——

 

“朴志训!”

 

大概是自己在学校里还算有点名气,班上有几个学姐指着自己说上悄悄话。

 

“你找志训?”裴珍映的肩膀被拍了拍。

 

“他被教导主任叫走了,说是昨天下午要放学的时候破坏公物正在批评他。”

 

下午放学?裴珍映收了气势。这就是他抛下自己跑了的原因?

 

 

 

“是是是,都是我不好。我一定真心改过,绝不再让您费心!”

 

刚过去就看到朴志训对着教导主任鞠躬送笑,裴珍映靠在后门框小心看着。

 

教导主任背对着自己,只看到她扶了扶眼镜,大概是说了些什么,朴志训又连连点头便出来了。

 

“诶。”在楼梯转角处他叫住朴志训。“你昨天——”

 

“正好!”朴志训抓起裴珍映就往楼下跑。“你和我一起去打扫游泳池吧!”

 

这位同学你在瞎说什么?裴珍映扯不开被抓得死紧的手只能跟着往外跑。

 

“呀你!”裴珍映一路磕磕碰碰被拽到游泳池,心里有一万句脏话想脱口,朴志训恰巧松开他的手,跑得太快一口气喘不上来,两手扶着膝盖,弓着身子,一副要死的样子。

 

“喂?”

 

裴珍映正想过去把朴志训扶起来。

 

“哈!被骗到了吧!”朴志训一转身轻轻拍了拍裴珍映的额头:“快点干活!”

 

裴珍映又生气又委屈,扭头就要走。

 

“唉,也不知道是为了谁才会跳窗子结果踩烂了花棚,还碰巧被教导主任抓住,怎么这么命苦哟——”

 

裴珍映握紧拳头一跺脚回到朴志训身边。

 

“小朋友抓紧时间,不然不能按时回去上课了。”

 

朴志训给他一个wink,气得裴珍映抓过扫把就往空池子跳。

 

“诶!有积水——”

 

非常应景的,裴珍映摔倒了。

 

裴珍映捂着屁股半天没动,朴志训看他那样倒是有点急了。“诶你没事吧?”趴在泳池边伸手想去捞人。

 

没反应。

 

“裴——呀!”朴志训一脸担心地往池子里跳,还没落地呢被池子里躺着的那个人伸腿绊了个狗吃屎。

 

巧的是,好死不死朴志训要摔下去的时候一个扭腰倒在裴珍映身上,可把他压得够呛。

 

“哦,不好意思哦,不小心被不明物体绊了一下,没压疼你吧?”

 

裴珍映紧咬着后槽牙才忍住呼痛的冲动,偷鸡不成蚀把米,搬起石头砸自己,裴珍映算是体会到这些话的意思了。

 

“没问题的话咱们就真的要开始打扫咯。”朴志训笑了笑就要起身。

 

“等等,我觉得咱们可以排练一下那个剧本,我记得美女与野兽里有一段是贝儿以为野兽死掉的剧情吧。是不是亲了野兽,野兽才复活的?”

 

行吧,立刻朴志训就体会到了什么叫赔了夫人又折兵。这个裴珍映看起来乖巧羞怯,难得开口,却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行,可以。”朴志训咬着牙笑了笑,就着这个跪趴的姿势,低头就要上嘴——

 

“好了打扫吧不然一会儿回不去了。”裴珍映一个顺手推着朴志训凑上来的脸连带着他整个人都被扔到了地上。

 

朴志训揉着脸看着裴珍映带点堂皇又故作镇定的样子,笑得开怀。

 

当然,那天他俩还是没有乖乖打扫完。毕竟有朴志训在,怎么投机取巧应付检查那叫一个闭着眼都能指挥完。做好了表面功夫裴珍映就被朴志训拉到社团活动室。

 

“诶,今天就算是你正式加入排练了。”朴志训强制性把裴珍映拉到镜子前。

 

“不过我是觉得我这个样子不适合野兽。”就算是和比自己稍微矮一点的朴志训站在一起他也是更瘦削的那个,从身板儿上就输了。

 

“那换成什么?”朴志训在一边捋头发,裴珍映一看就有了想法。“白雪公主吧,”裴珍映盯着他看,“你正合适。”

 

朴志训一副嫌弃脸,对着镜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捋着头发,“哎这刘海什么时候长这么长的扎眼睛了……”

 

嗯?

 

额前的刘海被身边的人轻轻拽起,透过眼前的镜子,看到他有些笨拙却又温柔地一下一下抓着自己头顶的碎发——最后他从手腕上取下一根黑色皮筋,就这么给自己扎了个揪揪。

 

裴珍映比朴志训高了半个头,手里捣鼓完这一撮头发,还满意地伸手弹了弹那个揪揪。

 

朴志训有些走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怎么觉得有些怪异呢?

 

“看看,公主的毒苹果也来了。”裴珍映指着他脑袋上小苹果一样的揪揪笑得满脸褶子,朴志训倒是笑不出来了。

 

“咦,我突然觉得你可能不太适合王子——恶皇后倒是挺适合你这形象的。”朴志训煞有介事地围着裴珍映转了一圈,也掩盖了方才那片刻的失神。

 

幼稚。裴珍映把吐槽挂在脸上。

 

“嗯,那就这么定下啦,我回去通知社员,明天带着角色台词开始排练!”

 

作为社长身份的朴志训还是挺像那么回事儿,裴珍映看着他联系社员的模样想,皇后就皇后吧,来日方长,他们俩走着瞧。

 

 

 

 

 

裴珍映原本轻松顺畅的校园生活变得有些微妙,自习课翘得越来越频繁,只为了赶去社团排练——

 

朴志训每天都习惯性伸出脑袋来让他扎揪揪,裴珍映也顺着他,排练的时候盯着那个一蹦一跳的小揪揪,偶尔会走神。

 

放了学只要躲避不及时,就会被朴志训逮住,蹭到他身边,让他义务帮助学长补课,当然交换条件是学校门口甜品店的两个巧克力蛋糕。

 

“你都高三了,为啥这些都不会。”

 

“我笨。”

 

“……那你上课不听讲的啊?”

 

“听不进。”

 

“都快高考了你不着急啊?”

 

“急啊,这不找你来了。”

 

“……”

 

裴珍映无话可说,只能在勾画重点的时候更用力地下笔。

 

“诶裴珍映,要是这次我考试考进前五十你就陪我去游乐园怎么样?”

 

又是什么突如其来的坏点子,裴珍映不予理会。

 

“那就当你是答应了!”

 

自说自话是朴志训的拿手好戏,裴珍映假装没听见。

 

 

 

 

 

不过比起考试,校庆排练的问题更早找到朴志训头上——原本订好的服装可能来不及送到了。

 

“我有没有说过让你跟服装店盯紧一点时间?”

 

“学长对不起……最近课业太忙了……”

 

“不要给我找借口。还有你,早就教过你们,做任何事都要有双重计划,所以你现在的plan B呢?”

 

“我……我……我没想过……”

 

裴珍映一走进社团就看见朴志训在训人,那副无表情却又异常严肃的模样与平时里面对自己时嬉皮笑脸的样子差异太大,裴珍映盯着看了半天,有些恍惚。

 

“诶珍映你来啦!”

 

好家伙,又开始了又开始了,裴珍映眼睁睁看着朴志训瞬间“改头换面”堆着一脸的笑冲自己走来,心里想,这人莫不是学过变脸吧?

 

“我们珍珍今天也要加油哦!”

 

裴珍映推开贴着自己的人,这个朴志训怎么就抓着他一个人不放呢!

 

“刚听到说服装店,怎么了?”

 

“没事啊,珍珍担心我啊?”

 

朴志训挂着笑脸就要抱人,连着三个星期“朝夕相对”,裴珍映已经对他这个奇怪的黏糊劲儿免疫了。

 

“如果有问题的话我可以帮忙的。”

 

该死,干嘛帮这个傻子。裴珍映拍拍自己额头,是不是没睡醒!

 

“哦?那还真要你帮帮忙。”朴志训收起营业笑脸,再一次盯得他发毛,“今天放学陪我去——试!裙!子!”

 

最后三个字是贴着他耳朵说的,立刻就让裴珍映红了脸。

 

 

 

 

 

下午放学的时候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情愫在催动裴珍映奔去校门口的步伐——

 

“啊对不起!”以至于下楼梯的时候跑得太快一个没留神跟上楼的人撞了个满怀。

 

“小心。”大概是自己的小身板实在太瘦弱,迎面撞上来人,还差点被弹飞,此刻自己手臂被人抓在手里,才得以安全站稳脚跟。

 

裴珍映抬头,对上一张笑脸,弯弯一道眉眼下一颗小痣引人瞩目,裴珍映瞥见他手臂夹着的课本上端正地写着——高三二班,姜义建。

 

啊,原来他就是这所学校的风云人物,学生会会长,姜义建。

 

“谢谢。”

 

对于被抱个满怀这件事他还有些小尴尬,尤其是姜义建身上那股奇怪的像是动物的气息更让他头晕脑胀。

 

“不用这么急,小心走路。”

 

虽然是好话,不过十几岁的人还被这么教育裴珍映有些脸热。

 

“嗯。”

 

快速点了点头,他起身继续往外走,不过有记着姜义建的话不再跑只是快速竞走。

 

 

 

“真有趣啊,这就是朴志训点名的人?”

 

姜义建摸了摸指尖,笑得见牙不见眼。

 

 

 

 

 

裴珍映一路上都是被朴志训扯着袖管走的,进到服装店迎面而来便是两个阿姨笑着说欢迎光临,裴珍映羞着去捂脸。

 

“试裙子的是我你脸红个啥?”朴志训觉得这个人害羞时候习惯性的捂脸动作还真是可爱啊。

 

“诶姨母,这件,这件,还有这件,啊那件也好看,麻烦都帮我拿到试衣间~谢谢~”朴志训倒是毫不客气,挑了裙子就拽着没脸看的裴珍映往试衣间走。

 

“拿着!”朴志训把手上多余的裙子一股脑塞到裴珍映手里。

 

“你干嘛!”裴珍映一路被抓着一起带到试衣间里面,“我又不穿——”

 

“我试好了就该你了,皇后陛下。”朴志训又给他一个wink,接着就开始撩衣服,裴珍映连忙转身,罪过罪过。

 

“我有的你都有,你怕什么?”朴志训翻翻白眼快速脱下自己的衣服裤子然后套上公主裙。“诶,你帮我拉一下拉链。”

 

背对着的裴珍映保持扭头不看的姿势摸索着往朴志训身上探去,结果手上拿的衣服太多全都掉了下去。

 

“诶!”

 

裴珍映连忙蹲下解救,一抬头正好撞见一样蹲下捡裙子的朴志训——和他白花花的胸口。

 

裴珍映感觉自己耳朵滚烫,大概是又红得惨不忍睹了吧……“诶你们明天月考了吧?”赶紧转移话题。

 

“啊?哦好像是。”朴志训还在低头整理裙子。

 

“好像???”裴珍映一边低头替他收紧后背的绑带,一边惊讶此人对于课业的不重视。

 

“我不知道诶我一会儿回去问问同学啊啊啊啊啊太紧了太紧了!裴珍映你给我放松!放松!”

 

“……”

 

这是什么糟糕的对话?裴珍映感觉自己脖子大概也一并烧起来了。

 

朴志训扒拉着胸垫,转头想问裴珍映这个胸假不假,谁知道裙摆太大,一转身直愣愣绊了自己一跤——摔进了裴珍映怀里。

 

“诶你脸怎么这么烫?发烧了?”朴志训抬头,一脸无辜。

 

故意的,这个混混肯定是故意的。

 

裴珍映又羞又急发了狠劲一把把朴志训推开。

 

“痛!”朴志训揉着被撞上的后脑勺,刚刚和镜子的亲密接触着实不算好过,“你发什么疯!”

 

“我觉得你应该先回去复习,我、我就先回家了。”急忙抱好裙子转头就要跑。

 

“等等!”

 

书包带子被扯住了。

 

“你得帮我复习啊,裴!老!师!”

 

三个字说得有够咬牙切齿,裴珍映恨不能咬断自己舌根,当初究竟为什么要心软答应帮这个混混补课啊!

 

 

 

 

 

今天是高三月考排名公布的日子,裴珍映路过学校走廊的公告栏,看都不想看一眼,回想起那天俩人吵完架后补课的样子,一个一问三不知,一个教啥都带着一股子气,裴珍映摇摇头,还前五十呢,五百都进不了。

 

刚想离开,抬眼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侧脸,那颗痣其实并不算太明显,但在裴珍映眼里就是感到特别。

 

“学…学长?”裴珍映凑到公告栏前,小声地开口。

 

“啊是你啊。”姜义建回头冲他笑了笑,在春日背光的暗影里,显得愈加亲切友好。“啊……第二,又输给这小子。”

 

裴珍映听到姜义建喃喃自语,跟着转头去看排名——

 

年级第二,姜义建。

 

年级第一,朴志训。

 

朴志训……

 

朴志训?????

 

第一?????

评论(14)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