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困兽

勿上升真人。


【九】


“朴志训,你就一点都不愿意施舍给我?”

 

没有回应,一点回应也没有,姜丹尼尔停下动作。他们之间……他们之间,别说是他曾奢求的缱绻缠绵,此刻,甚至没有了一丝温存,他紧拥入怀的,不过是朴志训的一具空壳。他知道曾经的回忆是真的,可现在,互相伤害才是他们的生存方式。他的骄傲和自尊不允许他继续卑躬屈膝,讨求爱情。

 

他和朴志训的纠葛到此,该结束了。

 

“我能再保他一次,下一次——”

 

他起身。

 

“你就只能赔上你自己了。”

 

 

 

 

 

 

裴珍映已经忘记是怎么把朴志训带回家的,他自己的体力已经濒临极限,但是他看着此时的朴志训,已然被折磨到病骨支离的朴志训,他就觉得自己还能挺住。

 

冠霖不在家,裴珍映小心翼翼地把朴志训抱进浴缸,一点一点替朴志训清洗着,一寸一寸轻柔地擦拭过他的身体。雾气蒸腾,让朴志训整个人看起来愈加柔软而破碎,柔软到像是靡颜腻理的丝帛,破碎到像是丝帛的精美纹路被撕扯劈断。

 

裴珍映一边替他清洗干净,一边始终注视着朴志训,他静静地躺着,睫毛上挂着星星点点的水珠,他好像睡着了一样,从始至终没有睁眼。裴珍映跪在浴缸外,轻轻架起朴志训的胳膊,让他面对面靠在自己肩上,然后伸手去替他擦拭后背——

 

“裴珍映,我输了。”

 

他听到肩头传来的声音。

 

这句气咽声丝的话语消散在雾气中,消散在裴珍映耳际。

 

 

 

裴珍映没想过真的要和朴志训争个输赢。他十六岁时心动的那一刻就已经预判好他的结局。他给自己找了最恰当却又最堂皇的理由,他恨朴志训。

 

当初他逃出来却依旧被堵在家门口。雨太大了,大到他看不清养父母是怎么被杀死的,大到他看不清朴志训是怎么站在他面前的,可他看清楚了一件事,朴志训把刀子插在他心口时哭了。他知道那不是雨水,是朴志训为他流的眼泪。

 

“你滚吧。”

 

那把小刀捅进他身体的一瞬间,他是开心的——他以为他自由了,朴志训放给了他彻底的自由。

 

可他活下来了,以恨的代价活下来了。

 

自那之后,他告诉自己,他对朴志训有的,都是恨,只有恨。

 

生要比死,更需要勇气。

 

 

 

 

 

可是兜兜转转,他与朴志训纠缠到了今天这番地步,恨也好,爱也罢,他认了。裴珍映剖开自己的心脏,他看清楚了,看得清清楚楚,他此刻,只想留在朴志训身边,陪他疯也好,陪他痛也罢,最不济,不就是陪他下地狱吗。

 

他站进浴缸,慢慢,慢慢地蹲下。他跨坐在朴志训身上,朴志训倚靠在浴缸边缘,眼尾依旧上挑,里面的光却有些涣散了。他把自己放在朴志训的肩头。

 

“我想属于你。”

 

——他听到朴志训的声音,他的耳垂被含住。

 

“好。”

 

以吻封缄,他们之间再不需要语言。他们终于牵住了手,十指紧扣。他们冲上欢愉的巅峰,他们掉入深渊的谷口。他们同生了,他们希望共死。

 

“我爱你。”

 

裴珍映因为这句话,释放在朴志训的身体里。

 

他知道,他们之间可能就要结束了,在秦老大面前,他们都是可怜兮兮的困兽。庆幸的是,结束前,他们还有时间,足够完成一场倒计时。

 

 

 

 

 

朴志训依旧时不时犯着毒瘾,不过在裴珍映的陪伴下他不再借口放纵自己,情况也逐渐有所好转。赖冠霖似乎是刻意回避开了,不过偶尔会回来和裴珍映说说李大辉的消息。朴志训的身体还是虚弱得厉害,大部分时候,裴珍映都是陪他躺在床上,让他躺在自己怀里,蹭着他好闻的牛奶味头发——那是特意替他挑的洗发水,也是裴珍映给他洗的头。

 

裴珍映从未想过,他和朴志训,会以这样的方式相处着。就好像两个人忍着剧痛,亲手将自己的胸膛剖开,亲手挖出自己的心脏,然后交给对方——

 

你看啊,我整颗血淋淋活生生的心,都给了你啊。

 

 

 

“朴志训。”

 

“嗯?”

 

“没什么,叫叫你。”

 

 

 

朴志训不再涉及道上的所有事,他只专心陪着裴珍映,或者说,是沉溺于裴珍映给他的陪伴。

 

他们去游乐园玩,以前朴志训会在开心的时候对裴珍映做出许诺,现在终于得以完成。他们帮对方带好头饰然后拍照,他们在过山车上尖叫,他们在鬼屋打闹。裴珍映趁着黑暗和朴志训好好亲吻了一番,然后被工作人员强行轰了出去。天黑了,他们站在摩天轮下对看。

 

“我觉得这个就不用了吧……”

 

裴珍映来不及反抗就被朴志训拉着往里冲。被抓着跑的时候裴珍映想,这是他十六岁时短暂幻想过的场景:牵着他的手是温热的,他的心也不止因为奔跑而剧烈跳动。

 

这场幻想里的主角从来都没变,只有朴志训。

 

 

 

 

 

裴珍映其实有些恐高,摩天轮升到一半的时候朴志训就发现他不太对劲。

 

“你抖什么?尿急?”

 

“你你你你才尿尿尿急。”

 

朴志训拍着大腿笑得放肆,还是那个小结巴,当初刚被送来时还要发狠劲跟自己打架,即便是那个时候都没现在哆嗦得这么可爱的。

 

“你是不是怕高?”

 

裴珍映坐得笔直,双手规规矩矩摆在腿上,撅嘴不出声。

 

“真怕啊?”朴志训突然起身跨坐在裴珍映腿上。

 

“你你你干干干干嘛……唔……”嘴里被塞进了一颗糖,是被朴志训柔软的舌头送进来的一颗软糖,草莓牛奶味,很甜,不过也有一点酸。

 

“我不干嘛啊,我干你啊。”说着朴志训伸手就去解裴珍映裤子。

 

“你你你你你别别别别别……”

 

“哈哈哈哈哈……”朴志训依旧坐在裴珍映腿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看把你吓得,逗你玩儿呢!”

 

“呀朴志训!”裴珍映气急,伸手去扯他那张带点肉肉的脸,也就脸上还有点肉了。

 

朴志训反手就往裴珍映脸上怼,自己脸被捏得生疼,手里却也不放过使劲对着裴珍映的脸一通乱揉。

 

“呀呀呀疼疼疼我认输我认输呀朴志训你放放放放手!”

 

朴志训笑得灿烂,整个人都向后仰着,裴珍映怕他从自己身上掉下去,长手一捞,把人整个圈在了怀里。

 

“朴志训。”

 

“嗯?”

 

“叫叫你。”

 

“朴志训。”

 

“嗯?”

 

“没什么。”

 

“朴志训。”

 

“呀!”

 

“我爱你。”

 

摩天轮升到了最高点。

 

突然不那么害怕了。

 

 

 

 

 

“你真的爱我啊?”

 

朴志训也不闹了,就这么贴着裴珍映。

 

“我可是杀了你父母,还拔刀捅你,还让你被侵犯,还害你被秦瑞看上。你爱我?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朴志训看着窗户上的影子,可惜交叠的身影有些模糊不清。

 

“我知道是爸妈把我卖给你的。他们贪心,不仅想要那一点钱还想要更多。不过你留下了大辉,就是你心软的证明。”

 

裴珍映亲了亲他的侧脸。

 

“你让人侵犯我……的确算是你的错,不过你那时候毒瘾正犯得厉害还记得把其他人拦在外面——”

 

他又亲了亲。

 

“——原谅你了。”

 

“以及,我给你说个秘密。”

 

裴珍映摆正朴志训的脸。

 

“你是不是不知道,你把刀捅进我胸口的时候哭了。”

 

“胡说!我才不会哭!”

 

“哦?谁前几天才哭着说不要了?”

 

“……那不算!”朴志训立刻就要反抗。

 

“所以我爱你。”

 

朴志训停下来,他捂住裴珍映的眼睛送上自己的心。辗转碾磨间他想了很多事情,他想和裴珍映有更久的时间,他想和裴珍映去更多的地方,可他们就要迎来倒计时结束的时刻。他拿开手,裴珍映眼里满满的都是自己,朴志训笑弯了眼。

 

别看了,再看就真的舍不得了。


评论(57)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