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二】

all狼*

按出场顺序主西皮为:昏狼/丹狼/旼狼

三人成虎:三个人谎报城市里有老虎,听的人就信以为真。比喻说的人多了,就能使人们把谣言当作事实。(摘自百度百科)



裴珍映恍惚着走到排练室,朴志训照旧见人来了就挂到人身上:“珍珍来啦,今天也要加油哦!”

 

还是那副模样,裴珍映咬咬嘴唇:

 

“你这次考得不错啊。”

 

哦?朴志训眨眨眼,抱着的手却没有放下。

 

“那都是裴老师的功劳嘛!”朴志训一脸谄媚。

 

“朴志训你到底想玩儿什么。”裴珍映大力推开扒在自己身上的两只手,“我觉得你做的这些事一点都不好玩。”

 

是从没见过的严肃脸,和初见时生气的模样并不一样。

 

“虽然更想听你叫学长,不过好歹不是喂了。”朴志训脸上却是一点被揭穿的尴尬也没有,“我没玩儿,就是想多认识认识你,也让你多认识认识我。”

 

裴珍映皱眉,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的确被朴志训完整入侵。

 

“那说好的啊,我考进前五十,你陪我去游乐场?”朴志训从口袋掏出两张门票,对着裴珍映甩了甩。

 

裴珍映无奈地闭上了眼睛——眼前那撮揪揪晃得自己心烦。

 

 

 

 

 

不仅是这撮揪揪让他心烦,朴志训整个人就是一烦人精。什么刺激玩什么,偏偏还不允许裴珍映在一旁看着。

 

“死亡医院?好像是新开的鬼屋,走!我们去看看!”

 

裴珍映光是站在门口就僵硬得说不出话,偏偏朴志训没看出他的变化自顾自地就推开了门。

 

“小映,对不起啊,妈妈没办法再陪着你了。”

 

裴珍映想起妈妈变凉的手,他讨厌医院。

 

脑袋此时已经一片空白,手被人紧紧握着就往里走,耳边呼呼而来的风声与鬼叫声就像是那晚替妈妈盖上白布后一个人走在医院小道上时感受到的一样……好冷啊……妈妈我好怕……

 

裴珍映停在原地再也挪不动步子,朴志训手里拽着人,发现扯不动了,隐隐觉得他好像在发抖,“哈哈哈哈你该不是怕了吧!”朴志训大笑着扭头准备好好嘲笑他一番。

 

“诶?”

 

突然被抱住,朴志训觉得奇怪正要推开。

 

“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随着声音落下,朴志训觉得有什么东西顺着落入自己后颈。

 

“你在哭吗?”

 

裴珍映没有回答,只是抱得更紧了些,朴志训愣了愣回抱着他。

 

“没事的,你别怕。”

 

朴志训的声音温柔又好听,对于这一点,裴珍映从未否认过,就像此刻,被他轻轻抱着,耳边是他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的“不怕,我在。”

 

裴珍映窝在朴志训颈窝,不说话,就只是安安静静抱着。期间有多个扮鬼工作人员妄图靠近,都被朴志训瞪了回去。

 

 

 

 

 

“不过你在害怕什么啊?”

 

亏了裴珍映害怕,本来想着走完的朴志训掉头就把人从出口处原路带了出来,工作人员见着朴志训那个态度也不敢阻拦。

 

“谁怕了!那是,是,是里面的空气不太好,我缺氧。”

 

裴珍映梗着脖子往前走,朴志训跟在后面笑。

 

或许,这个混混人还不错?裴珍映拍了拍心口——

 

不寻常的跳动开始了。

 

 

 

出了游乐园又被朴志训带到小吃街,美其名曰“美食鉴赏”,结果看到那些小摊,裴珍映已经能预想到今天自己会跑多少趟厕所。

 

“来,你尝尝这个!”朴志训剥好一只小龙虾递过来,“我可是剥了好久哦!”

 

裴珍映咽咽口水,难道真要舍命陪君子?

 

“那个……你还是自己吃吧。”裴珍映伸手准备把龙虾递回去。

 

“诶……?你是不是嫌弃我啊……”  朴志训手里还在剥第二只,见裴珍映不吃,两只手只能尴尬地架着小龙虾,就这样停在碗里。

 

“不是其实我……”裴珍映看着朴志训撅着嘴鼓着脸,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剥了一半的龙虾,最终还是把没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

 

“啊,挺好吃的。”他笑着擦了擦嘴。

 

“是吧,这家特别香!”朴志训笑得傻乎乎的,脸上沾了酱都不知道。

 

“你的脸。”

 

裴珍映指了指自己的右脸,朴志训偏偏头表示不懂。

 

“蠢。”

 

裴珍映扯了纸巾,微微探身靠近,长手一伸,动作落在朴志训微微鼓起的右脸颊上。

 

朴志训两手举着虾头虾尾愣在原地。

 

裴珍映真的很好看啊,他想。

 

 

 

 

 

“明天见!”

 

朴志训和裴珍映在路口分别,目送着朴志训坐上公交,裴珍映这才捂着肚子蹲下一阵一阵发抖。

 

看来明天是要请假了。

 

 

 

 

 

“听说那小孩请假了?”姜义建靠在天台栏杆,望着远处操场正在上体育课的高二年级。

 

“嗯。”朴志训坐在地上,手里握着一罐啤酒,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

 

“你该不是把人睡了害人家下不了床吧?……哎!”姜义建调笑着接住朴志训砸过来的易拉罐。

 

“这个月月考我又输你,说吧,这次有什么要求?”

 

“结束上个月开始的游戏。”

 

“呵,认真了?”

 

朴志训眯着眼,没有回应。

 

“上个月你第一我第二,你提议玩个游戏看谁先追到高二新来的那个,这个月我还是输你,你跟我说不玩儿了?”姜义建敲敲栏杆。“朴志训,你别说你真的动心了?”

 

 “要你朴志训动心不如说和咱班那老妖婆立刻就被泼一头水概率一样——”

 

“大”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到高三二班班主任的骂声——

 

“谁往外面泼水!”

 

转头看了眼朴志训,他正躺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不会吧,朴志训也有感情了?是终于走出赖冠霖给他的阴影?

 

姜义建咂咂嘴,这个裴珍映果然了不得。

 

“他和赖冠霖不一样。你别混淆了。”

 

朴志训没有睁眼。

 

他当然知道裴珍映和冠霖——赖冠霖不同,不过他们对自己的温柔都是一样的。

 

一样的骗人。

 

“所以只不过是个游戏,你认不认真我不管,我玩儿不玩儿,你也管不着。”姜义建从朴志训身边走过,带起一小阵微风。

 

等到朴志训睁眼起身时,太阳已经不见踪影。他抬手摸了摸小臂上那条疤,已经记不清当时的痛觉了。

 

 

 

 

 

 

裴珍映惨兮兮地缩在床上,好在小龙虾不算海产,加上那些“美食”,跑几趟厕所,拉了肚子也就算完。

 

不许再对朴志训心软知不知道!

 

再次对着墙壁批评自己准备再睡一觉的时候,就听到阿姨叫自己的声音。

 

“珍映啊,有同学来看你了。”

 

同学?他什么时候有这种同学了?撑着从卧室出来就看到那位同学正从阿姨手里接过水杯。

 

姜义建?他怎么会来?

 

“学,学长?”

 

“嗨小结巴。”

 

“我……我不叫小结巴……”

 

“听阿姨说你身体不舒服?”

 

“啊还好……就,就拉肚子……啊对学长你怎么来了?”

 

姜义建把水杯塞到裴珍映手里,耸了耸肩,“看来是不欢迎我呀。”

 

“诶?诶不是!”裴珍映急忙摆了摆手,小脑袋跟着使劲摇了摇。

 

姜义建抬手揉了揉眼前小孩的头发,黑色小顺毛瞬间变得乱糟糟,裴珍映微微抬眼看他,那颗痣,好像在对他笑呢。

 

是不一样啊。

 

他和冠霖。

 

姜义建想着。

 

“不过我来呢是真的找你有事。”姜义建从包里拿出一张纸,“街舞社校庆的时候也有一个节目,但是有一个社员突然生病请了长假上不了了,你有底子上手应该很快。愿不愿意来帮这个忙?”

 

裴珍映接过来发现是队形图。

 

“可是我先答应了朴——学长。”

 

“没关系啊,你的戏份好像也不是很多,应该没问题的,我们两个节目也隔得挺开。就是辛苦你多跑一跑了。”

 

看着姜义建刻意卖惨的大狗眼神,裴珍映实在无法拒绝。

 

“那就,就这样吧。”

 

他倒是没有想过姜义建从哪里打听来自己会跳舞的消息。

 

 

 

 

 

 

要说裴珍映脑袋聪明,这不假,这段时间生活有着微妙的变化,却也没耽误到课业,只不过——每天在两个社团之间来回穿梭练习,并且还不能被某人发觉,这倒是让裴珍映身心俱疲。

 

为什么不能被发觉?裴珍映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觉得朴志训要是发现了这件事,会生气。

 

他生气又怎么了,为什么要在意他?这一点裴珍映就更无从得知了。

 

“呀裴珍映你怎么又忘词!”被话剧社搭戏的同学一声吼,裴珍映从冥想中被拉了回来,带着歉意地鞠了个躬。

 

“啊学长疼!”那位同学刚吼完裴珍映,不幸立即遭到朴志训一记头皮攻击,“这么凶干什么?”

 

不顾社员“怎么光宠着裴珍映”的碎碎念,朴志训拉着裴珍映就往旁边小屋走。

 

“珍珍啊,上次不是去试裙子吗,你都没有试好,今天我们就把服装敲定了!”

 

裴珍映连连摆手,朴志训以为他是不好意思。

 

“没事儿,就我们俩,道具室是空的这会儿不会有人来。”

 

见裴珍映还想躲,朴志训锁好门直接把裴珍映扯到身边就开始掀衣服。

 

“疼!”

 

裴珍映刚喊了一句朴志训就脸色一变。

 

“你这个手肘怎么回事,怎么全是淤青?”

 

裴珍映拽着衣服想往下扯,朴志训死不松手,拧着眉直直看着他。

 

“我问你话。”声音里没有了往日的笑意。

 

裴珍映左顾右盼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最不会的,就是撒谎。

 

“志训学长。”有人敲门,裴珍映趁机起身,觉得自己得救了,“姜学长来了。”

 

裴珍映扶额,心里大喊一声,完蛋。

 

 

 

“嗯?怎么了?”

 

姜义建一进来就看到裴珍映的校服外套被扯开了,领带也皱成一团。

 

“你来干什么。”

 

天台一别朴志训和姜义建还没有私下再碰过面。

 

“哦,我来叫珍映,人都到齐了只等你一个排新队形。”说着就过来牵裴珍映的手。

 

“你也去了街舞社?”

 

前后夹击,裴珍映的冷汗已经湿透了后背。

 

“我……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裴珍映脸埋得老低,一步步往后退着。

 

“不舒服就不要勉强先休息吧。”

“裴珍映你他妈给我回来!”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裴珍映脑袋嗡嗡的,耳朵又烧起来了。

 

“姜义建,你什么时候和他这么亲热了?”

 

朴志训皮笑肉不笑,堵在门口。

 

“我不知道姜义建跟你说了什么,为了你好,你现在确定好选一个继续练习。”

 

选择题又被丢到自己手上,裴珍映左右看了看说不出话。

 

“瞧你这话说得,好像我拐骗小孩似的,身为学生会会长,亲近新同学,带新同学加入他本就喜欢的社团,有什么问题?”姜义建依旧眯眼笑着。“倒是咱们的全校第一,老是就着成绩不好的理由去找人家麻烦,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啊?”

 

“找人家麻烦?你哪只眼睛看到的?”说不清的火气一直下不去,朴志训本就上扬的眼尾看着更是盛气凌人。“现在的重点是你强行把我的社员抢走,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那你问过他的意见吗?你问过裴珍映是不是愿意陪你——玩游戏吗?”

 

刻意强调玩游戏,朴志训眉头一跳立刻就要发作。

 

“你们别吵了。”

 

裴珍映成为视线聚焦点。

 

“我决定好去哪边了。”

 

面对二人的争吵,裴珍映莫名地烦躁,“我退出,哪边都不去。”语毕转身就走,剩下两人杵在原地。

 

朴志训的拳头捏紧了又松开,烦躁地揉了把头发,头顶的揪揪就这样散开了。

 

“志训,玩玩可以,别伤害到他。”

 

朴志训“嘁”了一声,打掉姜义建放在自己肩上的手,甩门离开了。

 

“也别伤害到你自己。”

 

话剧社只剩下姜义建一个人,他定定看向窗外,又到了这个季节了。

 

到了最后还是和最初一样,不过也有了些许不同。

 

朴志训走在路上看着银杏叶终于发黄,顺着风摇晃着。

 

“哥!等你好久了!”

 

“哥,我很喜欢你。”

 

“你居然真的信了?”

 

“我走了。”

 

看吧,赖冠霖这个兔崽子,就算是最后说话的声音还是软乎乎的,让朴志训根本没办法揪着他的领子打一拳。

 

 

 

 

 

 

裴珍映说退出也就真的退出了,得了空闲反而有些不适应。他甚至想不起,没有往活动室跑的时候他都在做些什么。

 

“裴珍映!”

 

刚走出教学楼就被叫住,立刻他就要跑。

 

“别躲了!”

 

谁躲了!裴珍映想反驳,发现自己没什么底气。

 

“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一直都是姜义建在说话,裴珍映看了一眼姜义建和站在一旁莫名冷淡不再贴着自己的朴志训,低头想了想。

 

“好。”

 

 

 

 

坐在学校对面的小饭馆,裴珍映两只手放在腿上,低着头,始终没能正眼去看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个人。

 

余光能瞥见朴志训手里握着一罐啤酒,他正面无表情地大口喝着,裴珍映皱了皱眉。

 

“诶,听说你对虾类过敏啊,那不点好了。”

 

裴珍映闻言蹭得抬头,姜义建手里正捏着菜单,盯着他看。

 

咔嚓,咔嚓。

 

是易拉罐被捏烂的声音。

 

裴珍映又是一阵心虚,和不敢告诉朴志训自己两边跑一样,这会儿被姜义建点破只能埋头一个劲儿喝水。

 

“下周一校庆结束你到活动室等我,有话和你讲。”

 

朴志训扔了瘪掉的啤酒罐,姜义建看似翻着菜单耳朵却已经竖起来。

 

看来要抓紧了啊。

 

“你确实要多吃一点,”姜义建往裴珍映碗里夹肉,“之前练舞的时候,看你换衣服,就觉得你实在是太瘦了。”

 

裴珍映支支吾吾闷头只管吃。

 

“志训,这个月月考排名发布了哦你看了没,认识你这么久还没见你跌出过前三你这次怎么——”

 

“你今天废话有点多。”

 

朴志训一句话把姜义建剩余的调侃堵了回去。

 

“吃好了没,吃好了回家。”

 

朴志训把钱摆在桌子上起身。

 

“我送你回去吧。”

 

姜义建把裴珍映的书包提在手上。

 

“不用——”

 

“我们不是还有事情要谈吗?”朴志训嗤笑一声打断了裴珍映的话。

 

“嗯,我自己可以回去的,你们忙。”

 

裴珍映抓过书包逃了,朴志训和姜义建也跟着出门。

 

“怎么还不死心呢?”

 

姜义建摸摸额头,“听不懂你说什么。”

 

“玩儿个游戏而已,何必这么认真。”朴志训语气愈发轻佻。

 

“哈,那这样,这次月考你输了,轮到我提要求,你,一个月内不允许接近裴珍映。”

 

“姜义建?!”

 

“哎你看看你这张脸,凶起来可真是吓人,我开玩笑的,你那么认真干嘛。”姜义建把书包甩在肩上,大步向前走去。

 

“玩儿个游戏而已,何必这么认真。”

 

朴志训远远听见他说。

 

 

 

 

 

 

校庆当天学校是久违的热闹,学生们一个个借机释放学习压力,从一大早开始就互相照顾着逛摊点,一系列社团活动结束后便到了晚会时间。

 

裴珍映最后还是没能当成观众,被排练节目时认识的学姐强行拉来打下手。抱着一堆裙子的时候他又想起朴志训那个白花花的胸口和脑门的揪揪。

 

“糟了!扮演王子的同学刚上洗手间摔倒把脚给崴了!”

 

还有两个节目就是他们话剧社的《白雪公主》,朴志训在另一个房间补妆,其他社员在后台急得团团转。突然间,学姐眼睛一斜就看到抱着衣服站在角落的裴珍映,顿时全体社员两眼放光齐齐看向裴珍映——

 

“小裴!你拯救地球的时候到了!”

 

 

 

“裴……”当朴志训看到身穿王子礼服的裴珍映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是一瞬间的愣神。

 

“别问了没那么多时间解释快上台。”裴珍映一只手替朴志训提着裙摆,一只手拉着他就往台上跑。

 

朴志训从后面望着裴珍映,他脖子上细小的白色绒毛让自己出了神。

 

舞台效果是朴志训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好好做的,此刻他倒是有些后悔如此完美主义。怎么这么好看呢?被光环照耀着的人,穿着立领衬衫的人,明明没有试过衣服却正好合身的人——盯着裴珍映他连台词都快要说不出来。直到最后躺在被花丛包围的木板上朴志训才从恍惚中清醒开始紧张,裴珍映不会真的亲下来吧?

 

距离越来越近——朴志训闭着眼,仅能用鼻息间的气味捕捉到裴珍映与自己的距离。近到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近到听不见台下女孩子们的尖叫声,只能听到他的心跳。

 

温润,柔软,青涩。

 

那是一个再浅不过的吻。

 

公主醒了。

 

朴志训却醒不过来了。

 

他想起那个细雨夏夜,有人给过他一个绵长而潮湿的吻。

 

台下的观众鼓掌欢呼,台上的演员各有烦忧。

 

“我——”裴珍映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借位,他自己也不清楚是为什么,和着了魔一样,盯着朴志训紧闭的眼睛和涂红的嘴唇,他就不能控制这个距离。

 

“嗯。”

 

看不出喜恶,朴志训拉开化妆室的门要换下服装。

 

“嘭——”

 

门被关上,裴珍映立在门口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他决定先去活动室等着。

 

姜义建隐在转角。朴志训,他和赖冠霖不一样,你可千万想清楚,别再重蹈覆辙。

 

裴珍映坐在活动室里发呆,他很讨厌思考这些他自己也想不清楚的问题。

 

明明对于那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讨好是抱着厌恶的心理的,可是为什么当他真的开始与自己保持距离后反倒是不习惯了。

 

明明最讨厌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可是为什么当他开始面无表情面对自己时反而心里闷闷的。

 

“在想什么?”

 

裴珍映抬头,是姜义建。

 

“没什么。”这些心事他还没打算和姜义建说。“学长的节目很好看。”街舞社先一步完成舞台,裴珍映在侧边欣赏,虽然因为他的原因少了一个位置,不过姜义建能靠自己补上,的确是很了不起的人。

 

“可惜珍映没有一起,不然一定会更好看的。”姜义建委屈地瘪嘴,逗得裴珍映笑开了。“果然你还是笑起来好看。”被姜义建捧住脸,裴珍映立刻失了笑。

 

“学,学长……”脸被人捧在手里,说话都含糊不清。

 

姜义建看着那张小脸被自己揉得皱皱的,觉得甚是可爱,转手就要去捏他的腮帮子,被人慌张着一把推开了。

 

“哈,身上没肉,脸上倒是肉呼呼的。”姜义建笑得灿烂。

 

裴珍映两只手捧着自己的脸,低头没说话,心跳却是快得不行。

 

“玩的很开心啊。”朴志训靠在墙壁上。“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姜义建停下动作,看了一眼低头不语的裴珍映,“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和朴志训擦身而过的时候姜义建冲着朴志训笑得开心。

 

“裴珍映,你离他远一点。”

 

裴珍映捧着脸抬头,逆光的朴志训看起来和以往任何时候都不一样。他在生气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此刻裴珍映就是想逆着朴志训,“为什么?姜学长人很好啊。”

 

你会真的生气吗?

 

“随便你吧。”朴志训转身要走。

 

哦你看,果然是自己想多了,他哪有生气。

 

“你刘海该剪了。”裴珍映跟在朴志训身后,闷闷地开口。

 

“关你什么事。”朴志训没有转身。

 

他们不一样,朴志训,你想清楚。

 

“朴志训,这就是你要和我说的话?”裴珍映停下,他不该有期待的。

 

朴志训没有再接话,裴珍映站在身后看着他,那个背影看起来,好像有点难过……

 

裴珍映承认,是有那么两秒,大脑停转,只想冲上去抱住那个背影,但是——

 

“别那么假惺惺,裴珍映。”

 

最终他还是捏了捏拳头,略过朴志训,快步离开了。

 

 

 

“诶,志训,你看到小裴了吗?”身后传来话剧社同学的声音。

 

“他刚走,怎么了?”

 

“哝,这是他的东西,刚临着上台表演,我硬是拉他救场,他把东西交给我保管,然后下了台又不知道为啥急急忙忙又跑出来了,东西给落下了。”

 

朴志训接过递来的小盒子,向同学道了谢,说会帮忙转交。

 

好奇心作祟,朴志训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盒子——

 

是三根荧光色的皮筋。

 

“你刘海该剪了。”

 

刚才裴珍映说过的话在他脑子里反复播放。

 

什么啊,明明还想继续扎。

 

朴志训盖好盒子回家了,他以为明天去和裴珍映道歉也来得及,他不该冷淡裴珍映,裴珍映只有一个,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裴珍映,是特别的。

评论(17)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