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三】

“车祸?裴珍映?”

 

第二天刚到高二班上就得知这个消息。

 

“嗯,具体的不知道,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去问问我们老师。”

 

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朴志训扶着墙一步一步往办公室走。

 

“这事纯属是因为这孩子自己过马路的时候走神才造成的,小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万幸的是只有擦伤,以及紧急避让的时候摔到手造成骨折,人没事就很好了。”

 

向老师道了谢,朴志训抓着手上的地址。

 

裴珍映,你可真会来事儿。

 

 

 

 

朴志训赶到医院病房的时候站在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

 

他突然意识到,昨晚那个时间点……

 

该不是因为我才这样的吧……

 

他透过门上的透明玻璃往里望,裴珍映正安安静静躺在床上,好像是睡着了的样子,周围床位还睡着几个吊着脚吊着胳膊的骨折患者,个个身边都有家属陪着,桌子上堆满了鲜花水果。

 

朴志训转身下楼。

 

小子,你喜欢什么花?

 

 

 

 

 

“珍珍!”

 

其实刚才朴志训抱着花重新回到病房门口的时候还排演了一遍进门后该有的说辞,毕竟他们两个现在的处境与关系,愣是染上了一层没来由的尴尬与别扭。思来想去,朴志训还是决定保持认识最初那个时候的样子。

 

正巧这时候裴珍映已经醒了,朴志训连忙挂着笑脸进门。

 

“你看看,这么瘦弱的美人正适合带着露珠的百合花,来,我帮你插上。”

 

裴珍映靠在枕头上看着朴志训忙来忙去给他插花,心里就想发笑,这人是怎么聪明到自己对什么过敏就把什么递到跟前来的?

 

“你这什么表情?不欢迎我哦!”朴志训瘪嘴以示委屈。

 

谁知道裴珍映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

 

“诶?????”朴志训哑口无言,伸手想去揉裴珍映脑袋,被后者笑着躲开,“有你这么对待病患的?”

 

见裴珍映没有给自己难堪,朴志训又重新挂上了笑,“手疼吗?”

 

“还好。”

 

“睡得好吗?”

 

“还好。”

 

“花喜欢么!”

 

“还……阿嚏!”

 

“诶你感冒了?”

 

“不,不是……”

 

裴珍映看着朴志训恢复了最开始那副样子,心里一种微妙的情愫正在慢慢发酵。明知道这样的他是装出来的,却不再对此厌恶,更多的,竟然是一股隐隐的期待。

 

“那你是怎么受伤的?”朴志训没给裴珍映避过的机会,出乎意料的换上了一张严肃脸,单刀直入:“是不是因为我?”

 

“跟你有什么关……系……”嘴里的后半句吐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那张脸便直直逼近,那双好看的眼睛此时正与自己相距不到十公分,裴珍映从他褐色的瞳仁里看到自己慌张的脸,裴珍映很怕朴志训这样真挚地看他,好像一不小心就会被他看穿。“你别……”脑袋很自觉地别到一旁,想让他不要靠得那么近,反而被人托住了脑袋,硬生生又给扳了回来。

 

“你在躲什么?”

 

裴珍映心里委屈,明明是你先走开的。

 

“我没有——”或许是心里的期待让他莫名矮了一截,尤其是被这样困在朴志训的气息里,他更觉得呼吸困难——呼吸困难?裴珍映扭头看见床头的百合花——“朴志训!快叫人......我对百合、百合过敏!”

 

 

 

 

 

朴志训双手摆在身前,低着脑袋,点头如捣蒜,听着医生滔滔不绝的责备。

 

裴珍映躺在床上,小护士正给他扎针,顺带把他也骂了一顿。

 

“你自己对百合过敏你不知道啊!”

 

“我,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不把花扔掉啊!”

 

小护士没好气地把花塞进远处的垃圾桶,“你看看,一只手打上石膏,一只手又要吊水,你可真折腾。”

 

裴珍映一边听着护士的数落,一边扭头去看被医生骂了个狗血淋头的朴志训,他那副又抱歉又紧张的样子……可真傻啊。

 

裴珍映没忍住,笑了,但是因为呼吸道刚刚被花粉感染,笑着笑着就开始咳嗽,咳着咳着就咳出了眼泪,朴志训立刻紧张地扑到病床上,“你怎么样啊?难不难受啊?怎么这么严重?医生你看看他……”

 

“我没事,谢谢医生,您忙吧!”

 

连忙制止朴志训又要拉着医生不撒手的行为,这么多人看着裴珍映真是没脸。

 

“对不起啊……虾也是我让你吃的,花也是我送的,什么都不知道还逼着你吃,逼着你用——你打我吧!”

 

抓着他的手就往自己头顶放,闭着眼睛等待惩罚。

 

“谢谢你。”

 

没有疼痛,只有一下轻拍。朴志训睁开眼。

 

“你没有丢下我,谢谢你。”

 

 

 

 

 

裴珍映虽然身体并无大碍,但好歹是被折腾了两轮,还是很虚,跟朴志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就睡着了,朴志训坐在床沿看着小孩——

 

怎么这么倔,在鬼屋抱着自己哭也不说为什么,对虾过敏也大口吃掉了自己剥的虾,百合过敏也任由自己把花放在床头,被自己莫名其妙凶了两次也没跟着跳脚……

 

裴珍映,你真的很奇怪。

 

为什么都放在心里,为什么都自己扛?

 

谁允许你这样无条件接纳我给的一切不合理。

 

你这样,我还怎么继续“游戏”……

 

 

 

直到盯着小孩两瓶点滴输完,朴志训喊了护士拔掉针头,才离开医院。

 

裴珍映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人,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臂——

 

“朴志训的!”四个加粗大字歪歪扭扭涂抹在自己的石膏上。

 

幼稚。

 

裴珍映笑了。

 

 

 

 

 

 

带着石膏出现的时候还是略微掀起一阵议论,总结起来也就是一句话——“人比人气死人,受伤还能这么好看”。

 

“不错嘛,风头要被你抢完了!”

 

虽然裴珍映最后也没有说到底为什么会走神出车祸,不过当他说出了那句话之后,朴志训已经在心里默认了一些事情。心花怒放的表现就是鞍前马后,事必躬亲,就差没在自己脑门儿上贴着“裴大人专属小弟”几个字。

 

“你干嘛?”

 

可惜裴大人本人并不太吃这套马屁行为。

 

“没有啊,就,嗯,你要喝点什么吗?我去学校对面给你买!”

 

朴志训扯皮笑了笑就要去买。

 

“珍映回来啦,好些了吗?”

 

被半道拦截,朴志训毫不留情地翻了个白眼,姜义建并不在意,依旧对着裴珍映散发营业微笑。

 

姜义建抬手就要去摸小孩头顶,被朴志训面无表情捏着手腕移开了。

 

姜义建笑,裴珍映倒是又脸红了。

 

“今天还是喝巧克力珍珠吗?要不要加红豆?我给你去冰吧,你老喝冰的不好。”朴志训旁若无人地冲着裴珍映滔滔不绝。

 

“你这次游戏玩儿得挺认真的啊。”

 

闻言,裴珍映和朴志训同时抬头,姜义建却依旧是那个标志性的微笑。

 

“我们一起去买吧!”朴志训继续干笑着,拉起裴珍映往外走。

 

“朴志训,你还没哄腻小孩子呢?”

 

裴珍映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敏感地抓住了关键词:

 

“什么游戏?”

“姜义建。”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始作俑者倒是眯着眼看着一派纯良。

 

“不用理他。”朴志训拉着裴珍映想离开这是非之地。

 

“学长?”裴珍映却是杵在原地不走了。

 

“我看珍映不适合这个游戏,让他退出吧,朴志训。”姜义建收起了笑,过分低沉的声音灌进耳朵,让人不由得发慌。

 

“我早就叫停了,是你一直纠缠不清总是用游戏来定义。”朴志训拨了拨刘海。“姜义建,到底是谁不让珍珍退出。”

 

“哦?”姜义建点了点下巴,“你听到了?”

 

裴珍映早就没了笑,“什么时候开始的?跟踪我开始?”

 

朴志训咬着嘴唇,气糊涂了,这不等于承认之前的亲近都是刻意为之吗!

 

“珍……”

 

“没关系,”裴珍映打断了朴志训,连喊出自己名字的机会都没再给他,“学长要我打扫泳池,我扫了,学长要我补课,我补了,学长要我吃虾,我吃了,学长要我闻百合,我闻了,学长没说过要我期待,是我自己要期待的,是我不对……学长,还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着,游戏才能继续的吗?”

 

你别笑了。朴志训在心里想着。

 

“你这样说,志训会难过的。”

 

火上浇油,朴志训睨了姜义建一眼。

 

“别瞪,我是为大家好。”

 

朴志训没有心情和他争论。

 

“是,一开始,一开始的确是这样的。我们打赌谁先能……接近你。”朴志训用了一个比较中性的词汇,“但是很快我就觉得不应该把你作为游戏对象,是我不对。我——”

 

“你玩得开心吗?”裴珍映打断他,朴志训眨眨眼。“我很开心,这段时间谢谢你了。”

 

裴珍映笑得比任何时候都用力,他不想承认自己的失望。

 

朴志训低头不敢看这张笑脸,石膏上的字迹还没有模糊。

 

“朴志训的。”

 

真讽刺。

 

 

 

 

 

 

裴珍映穿过马路,消失在车流尽头。

 

朴志训握着的拳头始终没有松开,转身瞬间被姜义建抓住,“你放开!”

 

“我是为你好。”

 

“姜义建,呵,你以为你是谁?”

 

“我不是谁,我只是那个见过你歇斯底里哭过的人。”

 

“你闭嘴。”

 

朴志训的轻蔑与不屑写在脸上,抬眼间瞬间红了眼眶。

 

“我闭嘴?你才是清醒一点。”

 

姜义建拉着他就往外走。

 

“你放手!”

 

朴志训使劲挣脱着,偏偏力气敌不过。

 

“姜义建!”

 

正是放学之后,周围安静得很,姜义建把他扯到校门外的小道。以往这里就是见不得人的肮脏地界,朴志训最讨厌这里。

 

“朴志训。”

 

被压在墙上的时候他清醒过来,眼前的姜义建有点危险。

 

“你喜欢上裴珍映了。”

 

肯定句,砸到他耳朵里却是不停放大的疑问句。

 

“你敢说你真的忘掉了赖冠霖。”

 

是陈述句,并不是疑问句。

 

“算了,你当我多管闲事吧。”

 

姜义建先松开手。

 

“珍映有多单纯,你比我清楚。我也不是在跟你,或者跟他,玩游戏。”

 

姜义建转身,只留下这一句话。

 

朴志训靠着墙缓缓蹲下,右手手腕上还套着三根荧光皮筋,拉扯——回弹,打到手臂肌肤上的每一下,都像是打在朴志训心里,疼。

 

他跟冠霖不一样,但是,在彻底忘干净这个名字前,你有什么资格去逗他笑。

 

你又有什么资格让他难过。

 

 

 

 

 

 

裴珍映晃荡着,今天不想坐车回家。好在不算很远,走着应该也不会觉得累。

 

“唉——”

 

可他忘了自己还是个伤员。才走到一半就必须停下来休息了。

 

“喵——”

 

嗯?耳尖听到什么声音。他一转头就看到了缩在墙角的白猫。

 

“喵——”

 

小小的一只,一看就是营养不良。包着石膏他也不好伸手去摸,只是抱着膝盖蹲在一旁。

 

“你一个人啊,我也是。还以为以后不用一个人了,结果——”裴珍映瘪瘪嘴。

 

“你不是啊。”

 

他没有转头就已经听出这个声音。

 

“你是来继续嘲笑我的吗,姜义建学长。”

 

“呐,你这么乖,当然要抱抱你了。”姜义建蹲下,大手拎起小猫,将它抱进怀里,小猫往他怀里使劲钻了钻。“怎么能舍得让你一个人啊。”蹭了蹭小猫,小猫发出了讨好的叫声。

 

“你说是吧,小结巴?”

 

哦,是猫啊。

 

心里的酸泡泡又开始咕咚咕咚冒。

 

“讨厌我吗?把真相告诉你。”姜义建举着猫,抓着它的前爪凑到裴珍映面前。“对不起啊,原谅我吧。”

 

裴珍映弯着眼睛笑了,伸出绑了石膏的手去蹭猫爪。

 

“那你也要乖一点才行。”裴珍映抱着膝盖,一只手逗着猫咪,始终没有抬头看姜义建。

 

石膏上那四个字,可真碍眼啊。

 

 

 

姜义建强行带着裴珍映逛起了小吃街,糖葫芦冰棍棉花糖烤肠炸土豆等等等等应有尽有全买了,由于裴珍映一只手还挂着彩,所以这些吃的就只能由姜义建代劳,两手抓得满满的,裴珍映要吃哪个,就把哪个递到他嘴边。

 

“诶小结巴,这个吃不吃?”

 

“这什么?”裴珍映凑过来,“咦~好臭哦!”

 

“这个呢,叫臭豆腐,吃起来可香哦!”

 

裴珍映一脸鄙夷地看着姜义建。

 

“哎呀信我啦。”

 

最终裴珍映成功屈服于臭豆腐的淫威之下——塞了自己一嘴的臭豆腐,姜义建假装被熏到,捏着鼻子使劲摆手,逗得裴珍映咯咯笑个不停。

 

天色暗了,姜义建跟在裴珍映身后送他回家。两个人静静走着没再开口说话。

 

转角处是一家花店,一大簇百合花被摆放在门口,开得夺目。

 

“为什么是我呢……”

 

姜义建看到小孩站在原地,听到他小声地喃喃自语着。

 

“裴珍映!”

 

姜义建大喊一声。

 

“这周五放学要不要和我去看电影!”

 

看电影?原本还在看花的人转过身,花店的灯光打在裴珍映身上,整个人都是毛茸茸的,和那只奶猫一样。

 

姜义建喊完就后悔了,怎么可能答应呢。

 

“好啊。”

 

就当作是抱着猫的你太可爱了吧。裴珍映咬咬嘴巴跑开了,姜义建愣在原地和这簇百合花大眼瞪小眼。

 

“啊——”

 

是后知后觉的姜义建开心大叫的声音。

 

 

 

 

 

 

这一周内裴珍映再没见过朴志训,除了一次路过高三走廊,从窗外远远望见那个人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我好像从没认识过你。

 

从不知道哪一个你是真正的你。

 

有些感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那就把这个人从生活里拿走吧,把关于这个人的一切,从生命里抽离干净吧。

 

裴珍映低头看了眼手臂上的四个字,等过了这个月,拆掉了石膏,我就和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评论(12)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