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霸道总裁爱上我 【三】

朴·老少通吃·育儿专家·不服憋着志训 X 姜·你说什么都对·狗就该怕猫·铲屎官丹尼尔



这个姜丹尼尔闹什么?朴志训拍拍额头一阵发晕。

 

昨天要他低声下气去求,今天又趾高气扬断了合作,朴志训实在摸不透这人什么路数。

 

算了,他现在的精神不允许他费心猜。朴志训拉开座位趴了会儿,唉,也怪他昨天先踢了姜丹尼尔的兄弟,不然也不会遭这种罪。伸手揉了揉肚子,朴志训安安分分趴在桌上等了半小时,直到小文敲门告知董事会那边方才已经散会,才理了理衣袖起身前往总裁办公室。

 

“姜总。”知道人回来了,连门都没敲就急着推门进去了,“我想知道怎么回事。”

 

“你都听说了?”姜丹尼尔放下茶杯,“没什么,对于人品有问题的人,我并不想合作。”

 

朴志训闻言一怔,他大概是懂了。

 

“朴志训。”

 

姜丹尼尔起身,走到朴志训面前,脸上是不可多见的严肃,“我不处理,你是打算永远不说?”

 

“说什么?说求求你帮我?”

 

关心?朴志训在心里冷笑。

 

“就像您说的,在您看来最重要的是我的工作态度不好,如果只说工作内容,我的确是没做好,对此我没有否认,任您惩罚。不过抛开工作谈个人——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没有到这种地步,况且,我自己也能解决。”

 

“不劳您烦心。”

 

朴志训笑眼弯弯,姜丹尼尔捏紧拳头。

 

“被人欺负了不说?”

 

“被同事陷害了不说?”

 

“被误解了不说?”

 

“痛到都要晕厥了也不说?”

 

姜丹尼尔连声质问,握紧的拳甚至能看见凸起的骨节。明明只是一夜情对象,偏偏一夜缠绵醒来发现这是自己下属。自问不是什么专情的人,更不会因此有什么其他情绪,对着旁人完全可以无视过去只谈工作,可对于朴志训就是有点奇怪的心思——或许是那晚他喃喃说着梦话又拉着自己说别抛下他时的语气太过可怜,像只被踩了几脚扔在角落的野猫,他这个猫奴怎么也舍弃不了。

 

“朴志训,你就非要这样一个人死扛?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谁?那你又以为你是谁?

 

“姜总觉得我的工作能力怎么样?”话锋一转,朴志训抛出提问,姜丹尼尔皱着的眉头并没有松开。“我能到现在,靠的都是我自己。别人?都靠不住的。”

 

他想起那份被称为“床单”的合约,想起被前上司推出去承受责骂的瞬间,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裴珍映看待他时那异样的眼神。

 

怎么能那样看他呢,如果不是为了保护裴珍映,他怎么会——当时的他仍然想的是解释,他没有背叛,没有投机取巧。可裴珍映只留下出国进修的短信就走了,一切联系方式清空,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他。

 

“不过我还是很感谢姜总,起码您在判断是非方面很正确,对于挑选日后公司的合作对象应该是很有帮助的。”

 

朴志训一直没有撤下笑脸,在说完这句不知是阿谀奉承还是真挚夸赞的话语之后,他无视姜丹尼尔的黑脸,头也不回地走了。

 

“丹尼尔——”

 

尹智圣从里间秘书室过来,他只听到最后这段话,不过很明显姜丹尼尔看起来极不高兴的样子,对于即将说出来的事情他有些迟疑。

 

“怎么了?”

 

尹智圣是大学认识的学长,虽然之后自己去了国外不过联系倒是没有中断,决定来这儿也有几分是看着尹智圣的面子。尹智圣也知道他家里的情况,帮了不少忙。

 

“桃桃——”

 

仅两个字就让姜丹尼尔头疼起来。

 

“小祖宗又被请家长了?”

 

尹智圣点头,姜丹尼尔摇头。

 

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嗯,我知道了。”

 

 

 

桃桃是自己在上大学时就资助的孩子,那会儿桃桃还在襁褓中,姜丹尼尔家境本就优渥,再加上他读书期间不断的拿到奖学金以及各种项目活动奖金,所以就萌生了资助弃婴的念头。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知道自己喜欢的是男人。不是没试着谈过女朋友,上过床的也有那么几个,可一想到要和女人结婚,他就从心里抵触。可他想要孩子也喜欢孩子,这种方式能最大避免麻烦。

 

大学毕业后姜丹尼尔就不再仅限于出钱资助,而是把桃桃接到了家里,带在自己身边,包括自己出国的那几年,桃桃也一并带出了国。

 

如今回了国,恰是桃桃上学的年纪,就给他安排了学校,没成想,这孩子在家乖巧,在学校竟是反复惹事,姜丹尼尔为此很是头疼。

 

 

 

 

 

 

“姜先生,对于姜澜懿同学——”

 

“过来。”

 

一到办公室就看到桃桃面壁罚站,老师看到家长来了就要开始“介绍”姜澜懿的“罪责”。姜丹尼尔却不在意,只是先让儿子过来。

 

“说吧。”

 

小孩儿时候不觉得,三岁之后倒是越长越像姜丹尼尔,那双豆豆眼看着都是无辜的很,这会儿盯着姜丹尼尔眨巴两下更是委屈的不得了。

 

“老师,您说说吧。”

 

姜丹尼尔本人气质在那里,怎么看都是高位者姿态,年轻老师也只在他开口之后才敢说话。

 

“这次姜澜懿同学是扔石头敲了美术室窗户。”

 

“嗯,实在抱歉,稍后把账单发给我吧,我会赔偿的。还有其他问题吗?没有的话我就把孩子带走了。”

 

老师点头,一时间她还真想不出有什么别的问题能留下这位帅气多金的年轻爸爸唠个嗑。

 

姜丹尼尔先出了校门等着儿子背好书包出来。一个七岁小孩儿怎么这么皮呢?这个问题简直比方案合同还让他费解。

 

“爸爸……”

 

糯糯的声音打断姜丹尼尔的思考,他盯着面前的奶团子:

 

“今天的糯米团没有了。”

 

看小娃娃还要反对,他举起一根手指:

 

“再争明天的也没有了。”

 

奶团子瘪瘪嘴乖乖拉开车门进了后座扣好儿童安全带抱着小书包坐好。

 

这小孩儿,就是在这些方面又乖又省心,搞得丹尼尔每次都不好意思真的骂他。

 

“坐好了,我们回家了。”

 

“桃桃你告诉我,为什么总是在学校里犯错?”姜丹尼尔开着车看了眼后视镜里的小孩。

 

小孩挠了挠头假装没听见。

 

“爸爸你今天晚上可不可以不加班……”问话里带点乞求带点讨好,声音却越来越小。

 

“桃桃乖,爸爸今天还有点事,你先回去写作业,晚上要是爸爸回来得晚你就先睡。”见小孩扁着嘴不说话,姜丹尼尔又重复了一遍,“听见了没,桃桃?”

 

“听到了啦。”

 

把孩子送到家里,交给请来的钟点工阿姨,姜丹尼尔就走了,坐在驾驶座他才想起朴志训会不会已经下班回去了,拨通电话等了好几声才听到回复。

 

“这是下班时间,您要有什么吩咐可以明天上班的时候通知我。”

 

姜丹尼尔并不在意朴志训的冷枪,他是看清楚了,这人犟得很,来不得硬的。

 

“我就是私下想请你——和你一起吃个饭。”

 

姜丹尼尔可记得清楚,对于他们之间的个人关系,朴志训完全没有要认可的意思,即使他们两个之间的“亲密指数”已经为“负”。姜丹尼尔觉得自己会这么在意朴志训,是因为自己的胜负心被挑起,他可不信会有不服软的猫。

 

朴志训敲了敲键盘结束今日所有邮件回复。

 

“时间,地点。”

 

姜丹尼尔敲了敲方向盘,经验告诉他养猫得顺着。

 

“你定吧。”

 

 

 

 

 

不过姜丹尼尔是真没想到,朴志训居然定在这里。

 

“我倒是不知道原来朴经理这么怀念——那天?”

 

朴志训走到餐厅门口才发现隔壁就是上次一夜情酒店,这会儿听着姜丹尼尔的话可真是哑巴吃黄连,不过他可不会就此认栽。

 

“这家东西好吃而已,点餐吧。倒是姜总一来就想到这事儿,看来怀念那天的人可并不是我。”面上做得镇定专心翻着菜单,姜丹尼尔坐在朴志训对面靠着椅背抱臂欣赏。

 

有趣。

 

 

 

“不可以喝酒。”看到朴志训翻菜单的手停留在了酒水页,姜丹尼尔敲了敲桌子,沉着脸开了口。

 

朴志训愣了一下,没有抬头看坐在对面的人,也没有开口说话,手里将菜单翻到了下一页。

 

“以后凡是我在的场合,都不会再允许你喝酒。”姜丹尼尔又补了一句。

 

朴志训笑了,索性将菜单合上,抬手撑在餐桌上,托着脸,眯眼笑着看向姜丹尼尔,“你点吧,你点什么我吃什么。”

 

“一份澳洲龙虾——”

 

只听到这几个字朴志训就愣住了,这家店是他最喜欢来的几家之一,偏偏他从来没有点过作为招牌的龙虾,因为裴珍映不能吃,所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会点,分开之后不敢点。

 

“怎么了?不喜欢?”姜丹尼尔把菜单递给服务生就看到朴志训睁着眼放空,一时判断不出他是怎么回事。

 

“没有,我很喜欢。”

 

或许还是怪昨天生病让他意识模糊,不然朴志训怎么能对着姜丹尼尔笑得这么这么甜?甜到姜丹尼尔有一刻心脏紧缩,只有一个念头——太好看了。好看到他怀疑自己这么在乎到底是因为胜负心还是……因为别的?

 

“这个是养胃的药,很难买,我托人弄来的,你吃完告诉我一声。”

 

姜丹尼尔从包里掏出一袋子药,一盒一盒拿出来给朴志训讲解着。

 

“然后这个,解酒的,我不让你喝酒,但你做销售的,饭桌上肯定还是会喝,我不在也没人替你挡酒,记得溜去洗手间吃药,啊还有,记得别再空腹喝酒。”

 

“还有这个……”姜丹尼尔顿了顿,“跌打损伤用的,回去记得抹一下肚子……”

 

朴志训脸上的笑意一点一点消失,他看着桌上这些瓶瓶罐罐大小盒子皱紧眉头。

  

“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成这个样子的,家里各种药备得齐全,结果都是临期。冰箱也空的很,老吃外卖也不是解决办法不是。”

 

姜丹尼尔切好牛排,接着把盘子和朴志训面前的对调,被关照的对象举着刀叉一脸冷漠。

 

“怎么不吃,这个和你点的一样。”

 

“姜总,您想做什么。”

 

“‘对于员工体贴一点’这句话可是你说的。”姜丹尼尔笑了笑。

 

“您对每位员工都这么好?”朴志训叉起一块牛排,往嘴里送。难不成姜丹尼尔是真想泡他?好歹是个总裁来倒追他一个下属,还真是新奇,他还没心思玩什么霸道总裁的戏码。

 

“我喜欢猫。”

 

姜丹尼尔放下了手中的刀叉,看着朴志训说。

 

“喵——”

 

这声可不是朴志训发出来的,姜丹尼尔一偏头就看见邻座盯着他看的波斯猫,漂亮的不得了。

 

“原来这里还允许宠物进入的?”

 

姜丹尼尔的猫奴本性显现出来,脑袋晃来晃去哄着猫咪,朴志训笑了笑。

 

“你这只萨摩耶不也进来了?”

 

姜丹尼尔正想着反驳,手机震了起来。

 

“怎么了苏阿姨?”

 

“姜先生,桃桃发高烧了!我在医院等着呢,刚输上液。”

 

“哪个医院我马上来!”

 

只顾得上和朴志训说了声抱歉有事要先离开,姜丹尼尔拿了手机就跑出去。

 

 

 

赶到医院姜丹尼尔就被医生数落了一顿。

 

“小朋友已经连续低烧两天没人发现以至于今天爆发出来演变为高烧,这么久了你这个当爸爸的都没发现?你这个爸爸怎么当的!”

 

从头到脚扫了一眼,看清了姜丹尼尔西装革履的模样后医生又愤愤补了一句:

 

“平时工作挺忙的吧?那也不能不管孩子啊。”

 

姜丹尼尔点头哈腰送走医生,转身坐到桃桃身边,小孩正躺在病床上打点滴,看到爸爸来了原本懵着的眼瞬间有了精神。

 

“对不起啊桃桃……”姜丹尼尔伸手摸了摸孩子红扑扑的小脸,滚烫得让人心疼。

 

“爸爸你忙不忙……”桃桃眨巴着眼睛看着姜丹尼尔,生了病,声音愈加软软糯糯,“不忙的话可不可以陪陪桃桃……”

 

“是爸爸不好,回来之后太忙了都没有好好照顾桃桃,连你发烧都不知道,爸爸给你认错了。”姜丹尼尔捏了捏孩子的脸颊,红扑扑的小脸看着可怜兮兮的,姜澜懿抓了抓被子。

 

“也没有照顾鲁尼和皮特——它们也很想你。”

 

软糯糯的声音说得姜丹尼尔立刻心软得不行,低头用脸蹭了蹭桃桃的额头。

 

“嗯嗯,我会多陪着你们的。乖,睡一会儿就好了。”

 

姜丹尼尔轻轻拍着桃桃,哼着些没有词的旋律,他想起哄朴志训睡觉的时候。

 

真是不知道拿那只猫怎么办呢。

 

 

 

【对不起啊,没来得及跟你解释就跑了,家里出了点事,回头我再请你吃饭跟你道歉。】

 

收到姜丹尼尔的短信,朴志训仍旧坐在餐厅里。他叉着手里的牛排,漫不经心地塞进嘴里,一旁是叠成小山的药盒,一旁是服务员刚刚送上来的一盘大龙虾。

 

【没关系。】

 

只回复了三个字。

 

放下手机,他仔细品着这道没有机会尝过的美食。不愧是招牌,味道真好。朴志训小口吃着鲜嫩的虾肉,其实他都快忘了虾的味道。裴珍映不能吃,他就跟着不吃;裴珍映不喜欢他做,他就都不做。或许这就是初恋带给他的,正是遇到了这样的人他才知道,很多时候,迁就换不回他想要的爱。

 

可是,姜丹尼尔,姜丹尼尔——朴志训像是被卡了喉咙,他急切地拿过水灌下去。他好像不太一样,又不该有什么差别。朴志训在心里默念。

 

“我们只是上下级关系。”

 

这些药盒什么意义都没有。

 

 

 

 

 

 

第二天一早公司开例会,各部门管理层已经在会议室等候,姜丹尼尔姗姗来迟,朴志训抬头,一眼看出他穿的还是昨天那身衣服。

 

虽然会议进行中的逻辑口条一如既往的清晰缜密有说服力,但姜丹尼尔眼中的红血丝和他那标志性绅士笑容中露出的疲惫还是被朴志训看在了眼里。

 

有些好,他不该要;已经拿了,就得还。

 

 

 

 

 

会议结束后,姜丹尼尔留了几个总监继续交谈,其余人员全部回到部门继续工作。

 

处理了一些部门间协作的琐事,姜丹尼尔按着太阳穴回到了办公室。

 

桌上多了点东西,姜丹尼尔冲着秘书室问了话:

 

“有人来过办公室?”

 

“啊,是朴经理,说是有材料要递交,我跟他说放桌上就行,怎么了吗?”尹智圣在里头办公室回应着。

 

“没事。”姜丹尼尔挪开文件夹,底下放着一包东西,打开文件夹,里面只是一张白纸,上面写着:

 

咖啡可以提神,但常喝对身体不好,你桌上的咖啡我带走了,换了一包托人从中国带回来的茶叶,你喝喝看。拿人手软,姑且算是谢谢你的药。

 

姜丹尼尔打开茶盒,虽然不懂茶道但是这香气也足够让他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好东西。他笑了笑捻了些到杯子里,去泡水的时候叫住正要往外走的尹智圣。

 

“桃桃生病了,这几天七点以后的行程都取消吧。还有,联系一下恒优,天盛做不了的,这家天盛的老对手应该没有问题吧。”

 

话尾带了些冷意,主意敢打到MAMOO经理头上,胆子也真是肥。

 

 

 

 

 

 

连着几天,姜丹尼尔再没找过朴志训,除了会议上会坐在同一个空间里,除此之外也别无交集。

 

朴志训看了眼手里的胃药,按时吃确实让自己身体舒服了许多。

 

不过所谓一夜情给自己平淡生活带来的冲击,大概到这里也就停止了吧。

 

死水里曾经荡起的那一点点的涟漪,再度沉静了。

 

“那经理我先走了?”

 

嘱咐小文注意安全,朴志训继续看着手上的合同。其实加班是他的日常之一,毕竟回去也是一个人,不如留在公司。

 

“志训,好久没见了出来吃个饭吧!”

 

偶尔会有以前同学发来临时的邀约,一般他都会拒绝,不过今天莫名的就不愿意再推开——不想再刻意回避过去的一些记忆。

 

“好啊,在哪儿呢?”

 

 

 

 

 

多年没有参与同学聚会,再加上在校期间人缘本来就好,导致朴志训一上饭桌,就被老同学各种敬酒。

 

“听说现在志训已经做到大企业经理级别啦,厉害厉害!这种企业像我们大概是进都进不去呢!”

 

“我们志训可真是越长越好看,不像我等屌丝,哈哈哈!”

 

“哇你看,果然level不一样啊,喝了那么多杯,脸不红心不跳的,肯定是久经沙场!”

 

……

 

朴志训大概和一整桌的人都喝了个遍,头倒是并不怎么晕,只不过这胃,又开始犯起了老毛病。

 

“不过不知道珍映过的怎么样了——”

 

酒过三巡,自然都有些散漫起来,偏偏提及的就是这个碰不得的名字,在场的也有几个清楚个中缘由,当下也都醒了一半互相打量着就怕朴志训发作。

 

“志训——”

 

“我和他也没有联系了,人家有大好前途,没必要再和我有什么纠葛。”

 

一边说一边又干了一杯,其他人大概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纷纷闭了嘴。可惜,还是有那么一两个脑子不清楚的——

 

“你和裴珍映那会儿不是黏糊的很吗,怎么,飞上枝头就不管不顾了?呵呵呵呵,当初不是他死缠烂打追的你吗,结果——”

 

话没说完就被人捂着嘴拖走了,其他人打圆场说醉鬼的话别放在心上。朴志训嘴上应承得好,心里倒是和摔在地上的碎酒瓶一样,扎的他疼。

 

 

 

 

 

“喂。”

 

姜丹尼尔接到电话的时候刚把桃桃哄睡着,看到屏幕上亮起的名字时,有一瞬间的惊讶,又有一瞬间的欣喜,毕竟这是朴志训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还是在这个点。

 

“朴志训……?”接了电话对面却没有吱声,姜丹尼尔试探性喊了一声。

 

“我想你……”

 

姜丹尼尔皱了皱眉,没有接话。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我改,我改……”

 

“你别嫌弃我好不好……”

 

“你别丢下我好不好……”

 

姜丹尼尔一言不发地听着手机那端传来的声音,他握着手机的手就快要把壳子捏碎。

 

“你在哪里。”

 

姜丹尼尔冲出家门立刻开车上了路。他很心疼,他很担心,他莫名的烦躁又莫名的愤怒,这个语气比那晚梦呓时候更委屈——

 

那个从不示弱从不服软又犟又嘴硬的人此刻在哭,他听出来了。

 

“我在等你啊。风太大了,好冷。”

 

风?这个季节还能吹大风的只有江边,姜丹尼尔调转车头,果然在江边的阶梯看到人。

 

那晚抱着朴志训的时候就知道他其实就小小一只,尤其是胃疼缩成一团的时候看起来更是可怜,不过此刻看着埋头环抱着自己的身影更是让姜丹尼尔揪心。

 

“志训。”

 

听到自己的名字猛地回头,眼睛里闪的尽是期待的光。

 

“珍映!”

 

可当他看清来人之后脸上的笑慢慢垮了下去,光也熄灭了。

 

“不是你,不是你。”

 

“你喝了多少酒!”闻到朴志训一身的酒味,姜丹尼尔很是恼火。

 

朴志训抱着膝盖不说话。

 

“你知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姜丹尼尔气不打一处来,能让朴志训这种酒量的人醉成这样,该是喝了多少!

 

蹲在矮一级的台阶上,姜丹尼尔从下往上看着朴志训,他把自己的脸整个埋在了膝盖里不愿意出声,姜丹尼尔没辙,只好伸手去捧那张泛着红晕的脸。

 

“朴志训你——”指责的话还没说出口,借着昏暗的光影看清那张脸上还未干涸的泪痕以及那副委屈的表情时,姜丹尼尔下意识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把他紧紧抱进了怀里。

 

 

 

有人抱着自己真的很暖,朴志训想,或许他没有自己想的坚强。

 

“没有人会扔下你的。”

 

听到这话朴志训埋在姜丹尼尔的颈窝轻轻摇头,才不是呢,他就是被抛弃的那个。

 

“我送你回家。”

 

朴志训的手缩在袖子里,一下拉住了想要起身的人——

 

“你再抱抱我吧。”

 

贪恋一下也不是错吧,不要再怪他了,他真的很努力、很努力了。

 

 

 

 

 

 

姜丹尼尔把朴志训送回家的时候后者已经迷迷糊糊半梦半醒。

 

把人抱到床上,拨开他的刘海摸着他的额角。这一晚,姜丹尼尔捕捉到的信息太多了。明明是只受伤的猫,却非要躲起来自己舔伤口,有人要靠近,他就会下意识举起爪子反抗。想保护他,他却觉得那些都不可靠,一只本就柔弱的小猫,伤口淌着血,还非要把自己武装起来,装作铠甲锋利无坚不摧的样子。

 

他叹口气,转身想去倒杯热水,衣角却被人拽住了。

 

“你别走……”

 

朴志训的唇覆上的时候姜丹尼尔是想要推开的,他知道朴志训只是找一个替代品而已。可是他舍不得,滑进嘴里的舌头全是小心翼翼,一旦放开就什么都抓不到了。

 

“你知道我是谁吗?”

 

好像回到初见那天,必须要朴志训记得自己的名字。不过同那天一样,朴志训看起来并不在乎只是亲了亲他的嘴角。

 

好吧,姜丹尼尔解开朴志训的衣领,不在乎就不在乎吧,反正在朴志训看来,他们不过只是肉体关系而已。

 

 

 

等到朴志训被抱在怀里顶弄到射/出的时候,他才在心里暗暗回答着:

 

知道的,我知道你是姜丹尼尔,不是裴珍映。

 

 

 

朴志训清楚地知道,是谁在释放之后没有松开环抱他的手;

 

朴志训清楚地知道,是谁把他抱到浴室小心温柔地清洗干净;

 

朴志训清楚地知道,是谁临睡前哄他喝水吃药;

 

朴志训清楚地知道,抱着他睡了一夜的是谁。

 

他知道,他都知道。

 

他想假装不知道的。

 

他想借着酒精把他当作另一个人。

 

但是这个肩膀,这个怀抱,温暖坚实得让人贪恋,让人不想把它当作是一种错觉。

 

“姜丹尼尔,你到底想做什么呢?”

 

感觉他已经睡着,朴志训转过身仔细看着枕边人的面貌。没有关上的床头灯柔化他的锋利,只留下和那些药盒一样的温柔。

 

小心贴着他的胸膛,朴志训想,算了,不能再贪心,醒来之后就该回到原样了。

 

 

 

 

 

 

姜丹尼尔第二天醒来一睁眼正看见朴志训背对着他在换衣服,索性赤裸着上身靠在床上眯眼盯着那个背影。前一晚算是把这只傲娇的小猫从真正意义上吃干抹净了,那些藏着掖着的伤口已经略窥一二,却是惹得姜丹尼尔愈加不愿将这一切定义于所谓的“一夜情”,也不想将这份关系局限于“上下属”员工情。

 

他承认了,这不是胜负心,是喜欢,不是喜欢猫,喜欢的是朴志训。

 

所以他想对朴志训好,也想朴志训喜欢他。

 

这不是比赛要争个高低,是在感情里想要回应。

 

“看够了?”朴志训整理着衬衫衣领没有回头,“看够了就去上班,姜总,不早了。”

 

姜丹尼尔笑了笑,这只猫啊,果然还是一觉睡醒翻脸不认人。

 

姜丹尼尔翻了个身赤裸着站在朴志训面前。

 

“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

 

朴志训只专心扣扣子。姜丹尼尔蹲下,朴志训想要转头移开视线却被扳住了下巴。

 

“我不想再和你玩这种一夜恩爱的游戏——你要不要和我谈恋爱?”

 

姜丹尼尔一边固定住他的下巴尖一边用大拇指抚摸着他的嘴唇,朴志训笑起来。

 

“姜总别和我开玩笑了,我们之间说这个,合适吗?不过睡了两次而已,各取所需释放自我,除了这些,还能有什么?”

 

“我不想你再一个人缩着忍胃痛。”

 

“不想你一个人哭。”

 

“一个人死扛。”

 

姜丹尼尔察觉到了朴志训表情细微的变化,接着便看到他的嗤笑与不屑。

 

“姜总,我最讨厌虚伪与自以为是的人。”

 

手被人大力推开,姜丹尼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上班路上朴志训久违的坐了地铁,他需要拥挤的环境给他划分一块独属于他的地界儿。高峰期,他如愿以偿被逼到角落里。

 

“我不想你一个人。”

 

这种话说出来的时候总是轻而易举,和永远一样,一点儿也不可信。朴志训暗自呸了一声。

 

“分手啦!不是才交往没两个月吧?”

“炮友转情侣,你觉得靠谱吗?”

“那倒也是。”

 

旁边姑娘小声议论着,朴志训听得一阵心惊肉跳。没错,一点儿都不靠谱。

 

 

 

 

 

姜丹尼尔赶到公司的时候尹智圣一脸焦虑地递给他一份文件,打开一看,里面详尽地罗列了销售二部张经理这一年来擅改合约、私吞回扣、项目明细做假等多项违规条目。

 

“这份报告是……?”

 

“销售一部助理小文送过来的。”

 

尹智圣满心焦虑地看着姜丹尼尔,而后者的表情,竟是从严肃逐渐转变为一丝调笑。

 

“需要把张经理喊过来谈谈么?”

 

“不用了。”姜丹尼尔合上文件,“让人事部直接处理掉吧。”

 

 

 

朴志训满意地欣赏着人事部的公告,本来是打算睁只眼闭只眼放张健一条生路,不过人都欺负到头上了自然没有做圣母的道理。

 

【朴经理,二部暂时先交给你管理了,能者多劳,相信朴经理不会让我失望的。】

 

哼,工作阶级分的这么明显却发的私人短信,朴志训都能想到姜丹尼尔那副摇尾巴的样子。

 

【姜总可能不在意,不过工作安排还是走正规流程吧,合乎公司规章制度。】

 

可不能让这只萨摩耶笑的太开心。

 

【朴经理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吃个饭?】

 

【没空。】

 

【接管了两个销售部门,也算是升职,吃顿饭权当是庆祝一下。】

 

【不用了。】

 

【朴经理这么不赏脸?】

 

【姜总可不需要我赏脸。】

 

【那我换一种方式,可爱鬼什么时候有空,给猫叔一个机会?】

 

朴志训握着手机,看着消息迟疑了几秒,直到手机屏幕暗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苦。

 

【昨晚的还不够?】

 

姜丹尼尔看到这条短信笑得把杯子里刚泡好的名贵茶洒在了桌面。

 

“智圣哥,晚上那场酒会你就不用去了,通知一下让朴经理陪我去吧。”

 

机会,是创造出来的。

 

 

 

 

 

朴志训把刘海梳开露出眉毛的样子,与平日里柔软刘海盖住额头的样子,差异甚大,这副西装笔挺英气逼人的模样,着实又让姜丹尼尔惊了一把。

 

“别盯了大哥,天盛那老头朝你走过来了。”朴志训端着酒杯凑近,一句话把姜丹尼尔拉回了神。

 

“王总。”

 

姜丹尼尔最会做场面,主动寒暄,好像驳了天盛面子不是他一样。

 

“姜总好厉害,恒优的梁总最近可是开心的不得了啊。”

 

姜丹尼尔只喝酒,多的话他可不愿意接着和这老头讲。

 

“没关系,看到朴经理还是这么漂亮,我的心情也很好。”

 

原本作壁上观的人被点名,倒也不惊慌,转转酒杯扬起嘴角打算给点回应。

 

“如果王总继续这样的话,不仅梁总会心情好,SK的李总,月上天的杜总都会很开心的。”

 

点的全是天盛的对头,言下之意已经足够明显。

 

“原来我错在没找对人,是我不对,惹了姜总不快。希望以后还有机会合作。”再难吃,老油条也是在滚油里烫的最久的,心下一转自然明白过来。

 

朴志训咬唇笑了笑,有人撑腰的感觉,好像也不错。拈了颗草莓,挑眉送进了嘴里。

 

“姜总刀子很锋利啊。”

 

朴志训不动声色转着酒杯轻声说到。

 

“那是当然。举起刀子可比举起爪子要有用的多。”姜丹尼尔从后贴近朴志训,微微俯身在他耳边说道:“猫叔护起自己的猫来,可是会不顾一切的。”

 

“自己的猫?姜总是在说笑呢。”一个转身错开,朴志训放下酒杯拿着餐盘走了。

 

真是不听话啊,姜丹尼尔摇头。还是鲁尼皮特好,给亲亲抱抱。

 

 

 

 

 

 

姜丹尼尔毕竟刚到MAMOO,等着看他笑话的也不在少数,就算对小猫有兴趣,他也没有过多的精力专心抓猫,并且对于工作,他的要求还十分严格,一来二去,他和朴志训倒是更像工作伙伴了,这让此时得空闲下来的姜总很是沮丧。

 

“桃桃最近省心不少吧。”

 

尹智圣把资料放好敲敲桌板,小憩的姜总叹气:

 

“哪儿呢,还不是皮,不过倒确实不去砸玻璃了,这点很好。”

 

真是和自己一模一样,小时候他也手欠的很就爱砸玻璃,为此妈妈不知道骂过自己多少次,还是自己因为砸玻璃划伤手才没有继续这种游戏。

 

“你说小孩子到底该怎么教才好呢?”

 

爸爸当了好几年,收获却是没有一点点,姜丹尼尔虚心求教。

 

“找个他喜欢的他愿意听从管教的人来教一教不就行了。”

 

他喜欢的?

 

姜总裁靠着转椅想,除了自己他还喜欢什么?苏阿姨?他奶奶?——不行,都是宠孩子宠的不得了的,可不能再腻着。除开这些,就只有鲁尼和皮特了——猫?猫!

 

他一拍手,这不就有个现成的。他略一思索给家里打了电话:

 

“桃桃啊,爸爸给你找个小老师好不好啊?

 

 

 

 

 

 

朴志训此刻坐在姜丹尼尔车上,他看着窗外,在心里暗骂自己,不知道是哪根筋没搭对地方,竟然答应去他家里。大概是这一个月来由于工作繁忙完全没有再与他独处的关系吧……

  

朴志训摇了摇头。

 

“怎么了?”姜丹尼尔开着车,把朴志训的异常看在眼里。

 

“没事。”朴志训始终盯着窗外没有回头。

 

“那下车吧,到了。”

 

一栋别墅。

 

“你一个人住那么大套房子不瘆得慌啊?”

 

“还好啊,我也不是一个人住。”姜丹尼尔输了大门密码,“哦对了,密码是100726。”

 

“哦。嗯?”为什么告诉他密码?

 

刚进屋子苏阿姨就边解围裙边迎了上来,“姜先生你回来啦,晚饭刚做好,桃桃在楼上写作业,等他下来就能吃了,没什么事我就先离开了。”

 

姜丹尼尔点点头,刚把拖鞋拿出来要给朴志训换上,手机铃声就响了。

 

“智圣哥,怎么了?什么,好,没事,别急,我马上回来。”

 

姜丹尼尔挂完电话,朴志训正看着他,他挠挠头对着朴志训一脸抱歉:

 

“发现一份合同里有问题,原稿在我密码箱里,我得回公司处理一下,我——”

 

“你快去吧。”朴志训冲着他摆了摆手。

 

“那你等我啊,我尽量快些回来!”姜丹尼尔推门出去,“啊对了,家里有孩子需要你帮忙照看一下!”

 

朴志训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本能地点了点头。

 

礼貌的和看起来应该是保姆的阿姨说了再见,门一关整个房子就空下来,朴志训只觉得安静得诡异。

 

姓姜的搞什么?把他扔在这儿就算了,还要照顾孩子?

 

朴志训坐到沙发上,怎么,姜总有孩子了?帅气多金单身父亲???

 

这可是个惊天消息,要是此刻他用邮件一发,保准不到一分钟公司上下都要炸,尤其是那些个心怀不轨的小姑娘怕是要一边抹泪一边争当后妈。

 

他在这儿想得开心直拍大腿,没注意到逐步靠近的奶娃娃。

 

“你是谁?怎么在这儿的?”

 

朴志训转身,小孩儿正捏着作业本站在他身后。

 

仔细看了看,模样倒是跟姜丹尼尔颇有几分相似,只不过这个年纪吧,看起来也不应该是姜丹尼尔的孩子,再加上姓姜的这个性取向……朴志训认定,这八成是姜丹尼尔他弟。

 

“你是桃桃?”回想起进门时保姆说的话,朴志训揉了揉小孩的脑袋,笑得一脸灿烂。

 

“你是小老师?”不在姜丹尼尔面前,姜澜懿看着可一点不像个七岁小孩。他捏着作业本绕到朴志训面前:“嗯,好看,我喜欢。”

 

哟,这家人有意思了,朴志训习惯性给了个wink,小孩儿居然捂着脸跳到一边,连作业本都扔了。

 

魅力不减嘛,朴志训笑的厉害捡起地上的本子。

 

“姜澜懿?姜丹尼尔怎么给你取这么个名字,你们不是在国外生活吗?”

 

小娃娃大概是缓过来了拍着心口回答:“这是爷爷取的,说是意思好。虽然我们都不知道这什么意思。”

 

朴志训点头,指望姜丹尼尔明白这个?大概是指望不上了。

 

“不过你说小老师——我什么时候要当你老师了?”

 

听到这话小娃娃不高兴了,一蹦坐到朴志训身边抓着人手臂不放。

 

“你不是来教我的吗?”

 

朴志训低头看着小孩委屈巴巴眨着眼看他,一下就心软了。

 

“嗯……那你想让我教什么?”

 

“太好啦!我有漂亮的小老师能陪我了!我要老师教我画画!”

 

小孩绕着朴志训一蹦一跳转着圈圈,笑起来还缺了颗门牙。

 

朴志训拦腰把桃桃抱起,假装要把他扔出去,惹得小孩咯咯咯笑个不停。

 

“你有点重吼。”朴志训把小孩抱到沙发上,让他乖乖坐好,自己坐在一旁假装累得喘大气,小孩立刻绕到后面,小肉手搭上朴志训的肩膀,有模有样地给他按起肩膀来。

 

这个小娃娃,装乖还真有一套。朴志训看的分明,明明一开始还瞪他结果现在粘着自己的样子可不又是一只小萨摩耶。

 

“姜丹尼尔很宠你啊。”趁着人不在叫了人大名,朴志训笑弯了眼。

 

“没有!”本来高兴的小孩儿扔了手里的彩笔,“他都不回家陪我,只有我生病了才来看看我。”

 

“别的同学放学都有人来接……我只有犯错的时候他才会来……可是我又不能一直犯错……他会生气……不想他生气……”小孩越说声音越小,小脸皱在一起越来越委屈,“我知道他很忙的……可是有时候我、我等到晚上十点他也不回来……一个人睡觉……桃桃会怕……”

 

朴志训看着小孩喃喃自语的样子,心疼得一塌糊涂,伸手把姜澜懿抱到腿上,把自己的脸贴在小孩肉嘟嘟的脸上——

 

“那,以后小老师经常来陪你,好不好?”

 

“你不忙吗?”

 

朴志训听着这句问话想起刚接手的二部,脑袋就有些发晕。

 

“和你玩的时间还是有的。不过男子汉还是要独立些,不能一直粘着别人,会被看不起的。——唉,跟你说这个干什么,来,先去吃饭。”

 

朴志训抱着小娃娃坐到餐桌上,一看菜就愣了愣,几乎是上次和姜丹尼尔一起吃饭时候的翻版,没想到姜丹尼尔把这都记下了。

 

 

 

 

 

 

姜丹尼尔赶回家时已经十点半,冲进家门发现朴志训正盘腿坐在客厅里,手里在忙活着什么,听到动静也没抬头看他一眼。

 

“桃桃我哄着睡着了,你小声点。”说话间手里依旧忙个不停,也还是没抬头看姜丹尼尔一眼。

 

姜丹尼尔坐到沙发上,伸手去碰朴志训放在腿上的东西——“哎你别动!”被朴志训一掌拍掉了手。

 

姜丹尼尔摸摸手背,摆出一张委屈脸来。

 

“干嘛?委屈啊?你委屈个啥,桃桃才委屈呢!平时老师布置要跟家长一起完成的作业你也没帮着做过,哎哎哎你给我放下!这是我给桃桃折的航空母舰,是老师今天布置的手工作业,你别添乱!”

 

姜丹尼尔闻言不乱动了,乖乖坐在朴志训身边,歪着脑袋看他捣鼓着手里的彩纸,直到最后一面小旗帜被黏上,朴志训拍了拍手——“搞定。”

 

“这个我放桌上啊,你收拾起来小心点啊,花了我俩小时呢。”朴志训小心端着他的成品把它摆到一边,“你还没吃晚饭吧?”扭头看向沙发,姜丹尼尔正坐得端端正正乖乖冲他点头。

 

“那你等一下啊,我去给你热饭。”

 

朴志训端着盘子抱着碗塞进微波炉,刚调好火候摁下开关,便被人从后面伸手环抱住了——

 

“让我抱抱你。”




评论(31)

热度(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