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困兽

勿上升真人。


【终章】


朴志训觉得自己变成一只鸟,漫无目的一直在飞。

 

飞着飞着就落在一棵树上,赖冠霖和李大辉在树下一起玩儿,好久没看到冠霖这么开心了。


然后他又飞,飞到姜丹尼尔家里停在窗口,他看着姜丹尼尔一边听着音乐一边踩着地毯跑来跑去,他曾经笑过姜丹尼尔这样看着好傻。

 

他继续飞,飞到一个摩天轮上。他看着裴珍映坐在里面,一个人。不害怕了吗?他想。他轻轻啄着玻璃想要吸引裴珍映的注意力,可是没能成功。裴珍映只是盯着外面,然后说了几个字。

 

“我爱你。”

 

朴志训听见他在自己耳边说到。

 

“我爱你啊。”

 

 

 

姜丹尼尔放下针管的手在抖,跪在朴志训身边小口缓着气。幸好,幸好秦瑞不知道朴志训本就在吸毒,用在他身上的这一针反而不起作用了。不过他也不太好受吧,物极必反,能撑住吗——求你,求你一定要撑住啊,只要还活着,还活着就够了。

 

姜丹尼尔抬眼看向秦瑞,“满意了?”


秦瑞笑得猖狂,“要说你们年轻人怎么这么有趣呢——把人带进来。”

 

裴珍映一惊,回头看清被压进来的人,他感觉他的世界,正在一点一点坍塌。

 

“冠霖?!”

 

赖冠霖的脸色是不正常的苍白,朴志训在听到裴珍映叫出冠霖两个字的时候就挣扎着要起来。

 

“冠霖——”

 

他挪动着身体试图爬到他身边。

 

“哎呀,没和小朴说一声就把小少爷带来是我不对,得和你说声不好意思。”

 

朴志训咬紧牙关抬起下巴。

 

“别急,还有角儿没来呢。”

 

秦瑞拍拍手,又有人进来。

 

“大哥。”

 

“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这人吗?来,给咱们小朴展示一下有多喜欢。”

 

秦二笑了,使个眼色,手下会意泼了桶冷水,赖冠霖这才转醒。

 

“又是一副美人胚子,这样的脸蛋与身体不用来享受,太暴殄天物。”

 

秦二搓着双手,脸上的猥琐笑意令人作呕。秦瑞背手站在一旁,如同局外人一般,云淡风轻地看着这牢笼中的众生困兽。

 

“没有什么是控制不了的,小姜,你可要学好了。”

 

姜丹尼尔咬咬牙,看着朴志训与裴珍映被拦截在赖冠霖身旁,而被压在地上撕扯开衣物的那个孩子,是这场困兽之斗中最无辜受累之人。

 

赖冠霖那一副通体雪白的身子暴露在众人面前,秦二早已饥渴难耐忍不住上了手。

 

“不要……冠霖……不要……”朴志训紧紧攥着裴珍映的手,却只能发出无力的呼喊。

 

那是冠霖呐,那是干干净净的赖冠霖啊,那是在初夏站在和风煦日里害羞地看着你的小男孩啊,怎么能,怎么可以这样一次一次伤害他,不可以,不可以!

 

“秦二你住手!有什么事冲我来!”裴珍映挣扎着上前,被秦瑞手下一脚踹在腹部,狠狠压在地上,秦二闻声停下动作,靠了过来:

 

“别急啊,我的头牌,等一等,一会儿就轮到你了。”秦二扣住裴珍映的下颚,手上力道慢慢加重,疼得裴珍映眯了眼。

 

赖冠霖睁着依然有些迷茫的眼睛,他的脑袋此刻是混乱的,一部分是肌肉注射导致的眩晕,还有一部分属于什么他不确定,但他知道这来自于他此刻模糊看到的人影。

 

“冠霖……冠霖……”

 

是哥哥的声音,赖冠霖有片刻清醒,他努力眨了眨眼终于确认自己眼前不远处瘫倒在地的是朴志训。

 

“哥——”

 

他想过去,他想抓住朴志训,可是身体的无力感让他只能被困在原地,他试图挣开束缚在手上的绳索,可双手被绑在身前却做不出更多的举措,赖冠霖甚至动嘴想要咬开。

 

“哎哟我的小少爷,可别伤着自己,这么漂亮的皮肤可不能留下什么难看的疤痕。你想被放开?可以啊,先为大家表演一个自慰,怎么样?来,为小少爷鼓个掌!”一扭头就看见赖冠霖的挣扎,秦二笑了笑放开裴珍映,朝着自己的盘中餐走去。

 

赖冠霖发狠作势就要冲上前,被两个手下强行按压下去,秦二装出害怕的模样退后两步:

 

“原来小少爷是不想看着我们朴少爷安安稳稳出去了?”

 

赖冠霖停下,他撇头看了眼朴志训。

 

“不要,我不要你这样!”

 

哥啊。赖冠霖笑了笑,朴志训却被惊得浑身颤抖。

 

“冠霖!”

 

朴志训眼睁睁看着赖冠霖垂下头,那双纤长白净的手伸向了自己的裤链。

 

“唉,还是算了,小少爷做这些事还是太委屈了些。还不如——让咱们直奔主题,如何?”

 

秦二的惺惺作态让赖冠霖犯呕,偏偏他还掏出来自己的物件企图塞进赖冠霖嘴里,腥臭味刺激着赖冠霖,他扭动挣扎着,被按压禁锢着,他喘息着,躲避着,他的余光看见了那个紧紧揽着哥哥的人,那双黑亮的眼睛里,失了真——失去了他最喜欢的天真。赖冠霖望进那双眼睛,混混沌沌地想起先前与裴珍映的对话:

 

“……对不起。”

 

赖冠霖站在楼梯口。如往常一样告知裴珍映关于大辉的近况,又确认好朴志训的状况没有变得严重后,他便要离开,却在转身之际听到裴珍映的道歉。

 

“小英,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他转身扶住裴珍映愈发瘦削的肩膀,“毕竟我没有履行承诺帮你报复哥哥,虽然如今你已经不需要再做这些。但我没能保护好你,甚至间接把你拉向更深的泥潭。是我的错。”

 

“我无法再给你什么,但我会尽我所能让你不再受伤,不再害怕。”

 

赖冠霖记得那时他说的话,此刻他能实践这个承诺。

 

小英,你别怕。

 

“啊——”

 

是秦二的惨叫声,赖冠霖啐出一口鲜血,猖狂地笑了起来。

 

秦二捂着淌血的下体,如同一个跳梁小丑:“哥,哥,救我,救我!”他踉跄着跑去抓秦瑞,被后者一脚踢开。

 

“没用的东西,带下去!”

 

秦二被属下架走,赖冠霖边笑边擦着嘴角的血迹,此时他的脑袋已经完全清醒。

 

“很有胆量。”

 

秦瑞蹲下,看着恢复往日戾气的赖冠霖:“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啊——”鲜血从白净的后背涌出,细微的伤口霎时布满了光滑的背脊,疼得赖冠霖不停吸着气。

 

“呀,流血了呢。”秦瑞握紧了手里的东西,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秦瑞!秦瑞你放开他!你这个畜生!秦瑞!”

 

啪——裴珍映被扇得偏过头去。

 

“你别看……”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们都是蝼蚁。裴珍映捂着朴志训的眼睛,假装看不见就不会心痛,不会担心。

 

“是我没有保护好他……都怪我……都怪我……”朴志训向后摸索着,“姜丹尼尔——姜老板——建哥——你帮帮他,你再帮帮他——”

 

眼泪顺着裴珍映的指缝渗出来,伴随着赖冠霖的吸气声,姜丹尼尔别过头去,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令他痛苦至极。

 

黄旼泫,旼泫哥,求求你,求求你快来,求求你救救他们。裴珍映在心里无声呐喊着。

 

黄旼泫在前不久与他摊牌,告知他其实自己是个卧底三年的警察,为的是从姜丹尼尔这里顺藤摸瓜,最终扳倒秦式。可他在汉斯蛰伏三年,见过秦二,见过秦瑞,却始终无法接近,更无法从姜丹尼尔这里得到关于秦宅那间藏污密室的任何线索——因为姜丹尼尔从来都只是单人奔赴秦宅,而那些从汉斯被送出去供奉给秦瑞的男孩子,没有一个是活着被放出来的。黄旼泫当初在救下裴珍映,并把他带回汉斯的时候,不是没想过利用他接近秦瑞,可他不忍心,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直到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一系列波谲云诡的事情,直到裴珍映将这一切统统告诉于他,他才选择与这个愿意为爱拼死一搏的孩子合作——

 

“我是埋在土里三年的蝉。”

“我是警察。”

“我们只有一次机会。”

“定位系统装在了你的小刀里。”

“最理想的结果,你找出了秦宅密室,摁下刀柄末端的按钮,我便知道你进入了密室,便能人赃俱获。”

“最折中的结果,你没能找到密室,若你能接近秦瑞,动手取他性命,我便随后带人攻入。”

“最坏的结果,你会死在秦宅。”

“不管结果如何,我都答应你,我会保朴志训周全。”

 

裴珍映与黄旼泫达成了协议。

 

但他骗了黄旼泫,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找什么密室,他只有一个打算,杀掉秦瑞。最不济的,无非就是自己赴死,换朴志训周全。

 

所以当他失手后坠入水牢时,他是平静的。可现在——可现在,阴差阳错进了密室,却害朴志训、赖冠霖,害他们身陷囹圄——不能,绝对不能让他们死在这里。

 

旼泫哥,警察,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他们。

 

 

 

 

 

裴珍映眼睁睁看着赖冠霖晕了过去。

 

“嘁,太不好玩儿了。”

 

秦瑞将嵌在赖冠霖后背的那根带着倒刺的棍子拔出,他回头,看着身后的三人:

 

“年轻人就是太过幼稚,你说说看,早一点服软,也不至于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你说是不是?”他踱步逼近,裴珍映将朴志训紧紧护在身后。

 

“我们头牌,你说你要是早点来,就没这么多事儿了。本来我对你没那么大兴趣的,你要是来了玩玩儿也就算了,没来有小姜赔的东西倒也划算——可你现在躺在这儿,还有我们小朴一起,如果让你们就这么安稳出去了,以后我秦某人的名号可能就没那么响亮了。这可不行,你说是不是?”

 

裴珍映此刻反而冷静下来:

 

“你想要什么。”

 

朴志训抓着裴珍映的肩膀,不许!不可以!

 

“要我这条命的话给你就是了。”他回头拍了拍朴志训的手,“只要你愿意放过别人。”

 

“怎么就要了命呢?那可是暴殄天物。你这副皮囊确实很和我心意——”秦瑞俯身,直直盯着裴珍映,笑着,“不过他才是最适合被重塑的。”手略过裴珍映的肩膀,向后伸去,停在朴志训脸上——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带有风情的眼睛。有这一双,别的都是垃圾。也没见过这样狠得下心又柔情满怀的人,多好啊,只可惜不能为我所有,太可惜了……”

 

秦瑞伸手,手下恭敬递上一把小刀。提着刀尖,秦瑞拿着在裴珍映眼前晃了晃:

 

“眼熟吗?这可不就是你想用来杀我的那把。”

 

秦瑞反转一圈握住刀柄。

 

“哗——”

 

裴珍映的脸颊出现一道伤口。

 

“哎呀这么嫩呢,只是轻轻一碰就出血了,可得小心些别伤着了。”

 

装模作样地摸了摸伤口,把血迹晕染开之后转而看向朴志训,脸上还挂着那副慈祥笑脸:“还记得我说的需要你们做的选择题吗。现在很简单了,只要小朴把这刀捅进这里——”秦瑞点了点裴珍映的心口,把刀子扔在朴志训面前,“再把它挖出来,我就考虑放你们走。听说以前你就做过这种事,应该很顺手吧。不要手抖得太厉害,偏了,小裴可更难受。”

 

秦瑞拍了拍袖口,后退一步打算欣赏这出好戏。他最乐见其成的,便是看到这些蝼蚁之辈反抗无能的样子。

 

朴志训仔细看着这把刀——他确定,这就是当年他捅进裴珍映身体里的那把。

 

没想到,裴珍映还留着。

 

“来吧。”

 

裴珍映捡起刀子,不动声色地按下了刀柄末端隐蔽的凸起物,而后将刀塞进了朴志训手里,他伸手拂过朴志训的耳侧摸了摸他的耳垂,真凉,可别生病了。

 

他需要拖延时间直至黄旼泫带人攻入,即便是要用他这条命来换取这个机会,他也心甘情愿。如果最后是由朴志训来结束他的性命,他很安心。

 

朴志训握紧了刀子,他能感觉到方才姜丹尼尔注入自己身体的是什么,很奇妙的是他甚至感觉自己恢复了力气。或许是回光返照吧,朴志训平复着打算用自己的命——再赌一把。

 

他颤颤巍巍站起,握起那把刀,刀尖对准自己的颈侧。

 

“秦爷不是想重塑我吗?那就请您好好收着。”说着便要下手——

 

“啪!”手中刀被人打落,“我改变主意了。”秦瑞摊手,做出一副孩童玩游戏般的天真模样。他厌恶朴志训这种忤逆他命令的人,身为蝼蚁困兽之命,你又有什么资格拿自己的一条贱命来破坏我的游戏规则。“小姜,你过来,”他冲着姜丹尼尔招招手,“你再帮我个忙?”

 

姜丹尼尔拳头紧握,不为所动。

 

“这种小美人儿,不尝尝味道岂不是太可惜了?那我就成人之美,帮帮你,你要不要感谢一下我?”朴志训身上单薄的衬衣被一把撕开,秦瑞就着力道使劲一推,朴志训站不稳,向姜丹尼尔的方向倒去。

 

姜丹尼尔接稳了人,朴志训烫得他快要抓不住。

 

“你在发烧?”

 

朴志训抬头冲他笑了笑:“他说得对,每一次你都没有做到最后,快死了,要不要爽一爽?”他抓起姜丹尼尔的手,顺着自己的衣服开口摸进去——嗯?朴志训对上姜丹尼尔眼中一瞬间的错愕,他冲着姜丹尼尔眨眨眼,这是他最后的手段,多亏秦瑞看在他们已经没了战斗力而没对他们搜身——

 

他的后腰藏着一个微型炸弹。

 

如果没有生路,那就殊死一搏,看看谁能从死神手里逃脱。

 

 

 

 

 

黄旼炫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只来得及听到一声巨响。

 

为了揪出秦瑞这条大鱼他们牺牲了太多人,好不容易终于能收网——黄旼炫咬牙再次确认手里的定位装置,裴珍映既然按下了按钮,红点显示定位就在前方地下传来的爆炸声处,那这一定就是赃物所在之处了。

 

原来是在地下,怪不得无迹可寻。

 

警员在黄旼泫的指挥下从平地口炸出了一条地道,循着地道一进去就看见四散开来的秦瑞手下,大概都是被那声巨响震慑着全跑了出来,黄旼炫指挥着让警员一一抓捕带走,而自己则是领了几个精锐往深处探去。

 

顺着定位点来到最终确认的位置,然而挡在眼前的却还有一道石门。在经历了里外两轮爆破后这扇门看起来竟仍旧毫无影响,黄旼泫确定这一定就是他要找的地方。

 

“轰开。”

 

黄旼炫在一旁看着爆破队动用了两次最大限度的爆破,才将石门炸碎,门一打开的瞬间,就呛得黄旼泫没忍住咳起嗽起来。

 

“姜丹尼尔?”

 

黄旼炫眼尖看着倒在里堂地上的人,一旁正躺着赖冠霖。

 

“志训——朴志训还在他手上——”

 

刚迈开步子黄旼炫就感到自己的裤脚被抓住了,一回头发现是裴珍映。此刻他的模样看起来可并不好,不过黄旼炫倒是安心了一些,找到人就好了。他和裴珍映说好里应外合拿下秦瑞,可中途他却被人拦截,当下就说不好,兴许是暴露了,好不容易请求支援带人攻到这里,结果此刻在这现场却还出现了多余的人,姜丹尼尔,赖冠霖,还有——朴志训?黄旼泫皱了皱眉头。

 

“快去救他!水,那边的水——”

 

裴珍映死死抓着。

 

原本想同归于尽,结果被秦瑞抢先一步发现,要不是他们躲得快全都该死在这里。

 

朴志训,你不是命大的很吗,撑住啊!

 

爆炸的前一秒,朴志训与姜丹尼尔交换了眼神,微型炸弹被启动丢出去的瞬间,姜丹尼尔护住赖冠霖,朴志训推开裴珍映,但他们未料到秦瑞老奸巨猾瞬间洞察一切,反应极快地避开了中心爆炸区,反倒相安无事。而他原先安排在密室内的几个手下死伤惨重,他不得不先挟持朴志训逃跑,以防断了自己后路。

 

黄旼炫捂着口鼻小跑至密室与水牢相接的通道,秦瑞正拖着朴志训渡到水中央,朴志训浑身是血,整个人被秦瑞拽在手里,看起来撑不了太久。

 

“呵,汉斯老板,皇帝,可真是万万没想到啊,若不是方才接到线报,秦某此刻可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呐。”

 

“你跑不出去的,我们的人早就包围了,你出去也逃不过的。”

 

“哈哈哈哈,皇帝,这种话你说给年轻人听听还不错,我都这把年纪了,享受得也差不多了,临了能拉着这么个美人陪葬也算是值了。”不可避免的受了些冲击,秦瑞的额角破了口,渗出点点腥红,“小朴,反正你也活不了了,咱们就做个伴吧。”

 

秦瑞举起刀子——

“嘭——”

 

在黄旼泫开枪的瞬间,刀子歪斜着捅进了朴志训心口。

 

原本就被血水浸湿的人此时又被染红了几分,破碎的瓷娃娃就这么倒在冰冷的铁块上。

 

 “朴志训——”

 

是裴珍映的喊声。

 

“你不会死的。”

 

裴珍映拖着被炸伤的腿靠近了。

 

 

 

 

 

 

日子开始过得慢起来,慢得就像是裴珍映拖着有些不利索的腿行走一样——

 

原来这就是正常人的生活啊。

 

朴志训常常坐在阳台这样想。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天凉了,你身体这么虚,出来阳台透气的时候多穿一件!”

 

身后传来一阵抱怨声,紧接着身上多了一件外套,朴志训没有回头,他有些享受平日里裴珍映的这种责备。

 

腰际被环上一双大手,“冠霖和大辉来了,咱们出去吧?”

 

朴志训转头自然地给了裴珍映一个轻吻,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朴志训在白道上的家业交给了赖冠霖打理,至于走黑的那些,朴志训原本涉及的就不多,剩下的那些污点——被姜丹尼尔全数揽在了自己身上,黄旼泫在这几人周身卧底多年,个中缘由也基本清楚,何况他曾许诺裴珍映,要保朴志训周全,所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对朴志训深究。

 

按姜丹尼尔自己的话来说,大概是要把牢底坐穿了,不过他也说了,在这里边,能感受到从前没有过的安稳。裴珍映有时候会去看他,跟他聊聊天,告诉他,朴志训过得很好。

 

 

 

 

 

“哥!我觉得志训哥瘦了!你是不是没照顾好他!”

 

李大辉靠着朴志训的肩膀,对着裴珍映指指点点。

 

“呀你小子!”裴珍映伸手作势要去打大辉。“不许你欺负他!”被朴志训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裴珍映怏怏地跛着腿坐到了隔壁沙发上去。

 

“诶,珍映哥,他这么压迫你,你真的不考虑下我么?”赖冠霖挺直了身板,故作姿态一本正经地问裴珍映。

 

“呀想死么!”一个抱枕飞了过来,被赖冠霖笑着接住,“哥你力气好像恢复得不错嘛。”

 

“小子,别再打你珍映哥的主意,胸口没有两个一样的‘纹身’,可是没资格在一起的哟。”朴志训说着,轻轻按了按心口,隔着薄薄的衣料,还能感受到那里一道微微的凸起。

 

裴珍映摇着头笑着坐到了朴志训身边,大辉很识相地让开了位置绕到赖冠霖旁边,抬起胳膊捅了捅他的好哥们儿,两人相视一笑,互相抬手遮眼装作一副没眼看的样子。

 

朴志训没理会他们,裴珍映也不恼,伸手握紧了朴志训总是发凉的手,将他的手带到自己胸前,那心跳声,伴随着那道伤疤,几不可察地跳动着,起伏着。

 

心口有两道相同伤疤的人,没有什么能再把他们分开。

 

没有什么,能再将我们分开。

 

END


评论(26)

热度(327)

  1. 不吃红薯哦匿名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