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霸道总裁爱上我 【四】

姜·天塌下来我能扛·鬼屋别让我来闯·丹尼尔 X 朴·我都替你丢人·自己牵的狗跪着也要拖住·志训



朴志训站在原地任由他抱着。

 

“桃桃想要你多陪陪,家人的陪伴对孩子很有好处的。”

 

“朴经理育儿很有一套啊。”

 

姜丹尼尔蹭了蹭颈窝,朴志训嫌痒扭头就要躲,又被拦腰抱了回来。

 

“叮——”

 

饭菜热好,朴志训指使姜丹尼尔去端菜,他去盛饭。

 

“嗯,真好吃!”

 

姜丹尼尔借故偷香,朴志训就知道不能对他好,这个尾巴又摇起来了。

 

“好不好吃跟我没关系,那是你家保姆阿姨做的!没事我就走了,还有,你和桃桃瞎说什么我就成老师了——不过看在桃桃那么可爱的份上,我就当了这老师吧。”

 

姜丹尼尔晾着两颗大白牙,看着朴志训解开围裙走去玄关。

 

“你傻笑什么呢?”朴志训皱眉。

 

“这么晚了,你不然在这儿住?”

 

朴志训一脸嫌弃地看着姜丹尼尔。

 

“啊你放心,桃桃房间在二楼,我房间在三楼,绝对不会有事!”

 

朴志训闻言立刻把手里的围裙揉成一团砸向姜丹尼尔。

 

“姜老板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

 

朴志训又气又羞,姜丹尼尔眯眼笑着死死盯着他——这只猫大概不知道自己害羞的时候耳朵会红透?

 

“脑子里想的都是你啊。”

 

 

 

 

 

最后朴志训还是合了姜丹尼尔的心意留下。

 

“客房也在三楼是吧……?”

 

姜丹尼尔眨眨眼装听不懂。

 

“算了睡觉吧。浴室在哪儿?客房怎么没浴室?行那去你主卧洗。我睡衣呢?你有没有睡衣借我?”

 

姜丹尼尔面对朴志训劈头盖脸的质问,只是傻笑着摇头。

 

“说啊!”

 

被逼急了朴志训抬眼就要瞪人,姜丹尼尔大手一捞便把人抓在怀里:“我当然喜欢你不穿了!”

 

朴志训一个肘击把姜丹尼尔捅得哇哇大叫一脸惨样,管他装的还是真疼,朴志训憋着笑在姜丹尼尔房里翻箱倒柜找出一件白衬衫,头也不回就往浴室去了。

 

洗完澡换上白衬衫,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朴志训登时就翻了个白眼……真是低估了姜丹尼尔的尺码……

 

扭扭捏捏从浴室走出来,姜丹尼尔正端着杯子喝着水,一眼看到红着耳朵的朴志训走近,口中还没咽下的水喷了一地——

 

自己宽大微透的白衬衫就这样罩在朴志训身上,衣摆长度恰好盖过屁股,两条白花花的腿一览无遗。胸口的扣子随意地扣了两颗,本就微透的布料经过水迹的浸染,此刻干一块湿一块地贴在白净胸膛上,好一派诱人春光。

 

还不如不穿。姜丹尼尔下好结论。

 

“晚安。”

 

朴志训捂着脸说完就要跑。

 

“客房没被子。”

 

拿出平日撑场面的样子,姜丹尼尔放好杯子站那儿等着。

 

“你!”

 

摆明了要他出丑,朴志训瞪他一眼。

 

“嗯?”

 

挑眉,坏笑,姜丹尼尔姿态做得到位。朴志训生气的样子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那我睡哪儿呢?是这里,还是你这里——”猎物收了爪子靠近猎人,从胸膛摸下来停在好地方,朴志训抬眼冲着姜丹尼尔舔唇。

 

搂住腰一个翻身直接把人带到床上,姜丹尼尔屈膝把朴志训压在身下,单手勾起身下人的下巴,凑近,再凑近,直到二人唇瓣恰能蜻蜓点水般触碰到对方——

 

“我的小猫……”每一下开口,都是唇瓣间若有似无的厮磨触碰,“别急……乖乖等我洗完澡再来吃掉你。”

 

姜丹尼尔松开手,看见朴志训别过头去,那鲜红的耳尖让他很是满意。

 

 

 

 

 

待到姜丹尼尔从浴室出来时,朴志训已经卷着被子睡着了。姜丹尼尔轻手轻脚躺在他身边,伸手捏了捏他柔软的小耳垂,这段时间应该很累吧,我的小猫咪。

 

好好休息吧,毕竟我们,来日方长。

 

 

 

 

 

 “早啊。”

 

一大早被姜丹尼尔强行讨了个morning kiss,朴志训眨巴着眼睛还有些没转过弯。昨夜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原以为自己会被闹醒,结果姜丹尼尔只是搂着他而已,于是自己也就安心往宽厚胸膛蹭了蹭便又睡了过去。一夜好梦,一早睁眼,便看到那人赤裸着上身撑在脑袋直勾勾盯着自己看,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朴志训眨巴着眼被姜丹尼尔趁机连亲两口,后者一脸满足地揉着头发下床去楼下叫醒桃桃。

 

“嗯……早……”

 

等人走了朴志训才反应过来,便整个人蒙着被子缩起来,这种温情时刻比真枪实战更让他害羞。不过他躲了一会儿倒也缓了过来。没多想便下床去厨房做起了早餐,他倒是没想过为什么会这么自觉做事。

 

姜丹尼尔抱着洗漱完毕的桃桃出来便看见朴志训光着两条腿的背影。除开同昨晚一样的激动,此刻他还有种很微妙的感受,仿佛他们已经这样生活了好久好久。

 

坐在餐桌上吃早饭的时候桃桃一个劲儿的夸小老师做饭好吃,朴志训捏捏他的小脸,心里想着小孩嘴皮子这么溜八成是跟姜丹尼尔学的。

 

“留下来吧。”

 

朴志训听见姜丹尼尔开口说出这四个字,愣了两秒,又若无其事地舀起碗里的粥来,并没有接话。

 

他当然知道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

 

“桃桃,小老师以后就住在咱们家了,你说好不好呀?”

 

朴志训闻言猛得抬头,好你个姓姜的,利用桃桃来框我?!

 

“好啊好啊!我喜欢小老师!”

 

朴志训尴尬一笑,摇了摇手,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姜澜懿就趴在桌上眨巴着眼睛委屈巴巴地瞅他,“小老师你答应过桃桃要陪桃桃的……”

 

姜丹尼尔在一旁有样学样地也趴在了桌上故作委屈,“小老师留下了陪桃桃吧~”

 

我可真是着了道了!

 

朴志训看着桌上趴着的这一大一小两只萨摩耶——

 

点了点头。

 

“耶!”

 

一大一小击掌笑得欢,一个站起来一个跳到桌上一左一右把朴志训固定在中间。

 

“mua!”

 

脸颊上两个软软的触感逗得朴志训笑个不停,看他抱着桃桃继续闹,姜丹尼尔打算乘胜追击:“那我们明天去游乐园吧,明天下班就去!朴经理也给自己放个假别老加班了好不好?”

 

“好啊,姜总都发话了,我哪有回绝的道理?”朴志训笑得眉眼弯弯。

 

虽然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一场梦,但既然是一场美梦,又为什么要去抗拒呢?

 

接受吧。

 

 

 

 

 

 

大概是因为心情好,做事都顺心不少。这天非常顺利的迎来下班,小文在办公位悄悄补妆等着参加待会儿的聚会。

 

“小文——”

 

不会吧,现在安排工作不就是等着加班了?她丧气地盖上气垫盒。

 

“经理——”

 

“别这个表情,刚人事拿来的销售部新入职员工以及一些面试者的资料,我顺手带进来了,没时间看,你把这些资料整理起来放我桌上,要不了二十分钟吧,现在离下班可还有半小时,要提高工作效率哦。”

 

哼,就是这张笑脸够骗人吧,可不得加快完成。小文揉揉头发开始做分类。

 

“裴珍映?”

 

注意到这份简历倒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职位一栏赫然写着【销售经理】四个字。有意思,这种职位的资料居然会和招聘面试者的材料一起递过来,看来不是人事出错,那就应该是故意摆给朴志训看的。唉,看来上次的“汇报”还是给朴经理添了不少麻烦呢。

 

“可惜了,朴经理能力那么好,你就算来了,也是没机会的,还是别碍他眼了。”

 

团起来扔在垃圾桶,小文继续着手上的整理。

 

当然,如果她没有这样擅自主张的话,或许之后朴志训也不会显得那么狼狈了。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要说有什么能让姜总迫不及待赶着下班的,那必定就是载着“一家三口”驱车前往游乐园了。不过去到游乐园要体验的第一个项目,就让姜丹尼尔后悔莫及。

 

要说他一个一米八的霸道总裁大高个在这世上还会有什么怕的事不成?!

 

有……

 

他怕他的猫生气。

 

还有,他怕鬼……

 

走在门口排队的时候朴志训就看出姜丹尼尔的踌躇,那口水咽得,喉间上下起伏的幅度比在床上做运动时更甚。

 

“你怎么了?”朴志训歪头看他。

 

“没,没什么,我,我就是,就是兴奋……激动……”姜丹尼尔一脸大义凛然的样子。

 

“哦,听说这个鬼屋很逼真,应该会超有趣的。”嘴上说着超有趣,脸上却是写满了冷漠。

 

鬼屋这种东西,对朴志训来说可是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不好意思啊,小朋友不能进。”

 

“诶?!”

 

好不容易排队排到入口处,“一家三口”被工作人员无情地拦下了。

 

“我们鬼屋恐怖程度比较高,为了健康安全,未成年是一律不允许进入的。”工作人员又补充了一遍。

 

“那怎么办,要不然我们就不进去了吧。”朴志训牵着桃桃的手就要退开。

 

“不要不要,你们两个去吧!”桃桃突然甩开朴志训的手,跑到工作人员小姐姐身后,“我们排队排好久哦,不可以浪费!桃桃在这里等你们出来!”

 

朴志训与姜丹尼尔面面相觑,而姜澜懿已经很自觉地坐到了小姐姐的腿上。

 

“那好吧……”朴志训扶额投降。

 

“嗯?”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局面,这下是赶鸭子上架,不成也只能成了。姜丹尼尔深吸口气。

 

“算了吧,你不喜欢我们也不是非要去的。”

 

“谁不喜欢了!我这是担心你害怕,到时候跟在我后边。”

 

呵,朴志训冷笑,姓姜的你都怂得快让桃桃看出来了吧。

 

“那就进去了?”

 

姜丹尼尔再次后悔,逞什么英雄,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怎么就不能认个怂呢!暂且不说所谓的“鬼怪”,光是这些布景已经把他吓得只敢抓着朴志训的胳膊眯着眼往里走。

 

“姜总,你掐得我好疼。”

 

朴志训也直摇头,果然是傻狗。

 

“啊!——”

 

躺在手术台的“尸体”坐起来,身后的高分贝尖叫刺激着朴志训,他还没来得及批评就被甩开了。

 

“丹尼尔!”

 

就该警告他不准瞎跑!朴志训跟在后面,能见度不高,他也只能根据模糊的身影判断没有追丢,却没有注意跑到了什么地方。

 

“嘭——”跑得太急带上了一旁原本开着的门。

 

“姜丹尼尔?”

 

朴志训走近了看清靠着墙发抖的人,一米八的个子缩成一团看着好不可怜。

 

“别怕,我在呢。”

 

朴志训轻轻拍着他的头顶,没有喷发胶的头发摸起来软软的,也很是让他心软。

 

“我们先出去吧。”

 

姜丹尼尔点了点头,他深深吸了两口气,缓了缓心跳,平复不少之后总算是能牵着朴志训正常走路了。

 

“怎么打不开?”铁门紧闭,用尽办法也弄不开,朴志训冲着姜丹尼尔摇头,“只能向桃桃求救了。”

 

 

 

进鬼屋带不了通讯工具,只能等工作人员来救。照理说鬼屋四面八方都有摄像头监控,你招招手,就会有工作人员带你出去。

 

朴志训环顾着四周,黑暗中看不到一丁点红外摄像该有的光点——这下他明白了,姜丹尼尔进的就不是鬼屋本身的活动区域,这根本就是跑到了鬼屋里面某间储物室之类的房间,朴志训摇摇头,这下可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被人发现了。

 

大力拍了拍门,发出的声响全数淹没在鬼屋自带的背景音效中。姜丹尼尔在后边紧紧抓着自己的手,手心里全是冷汗。

 

“我,我们什么时候能,能出去……”一个平日里舌战群儒毫不费力的总裁被生生吓成了个结巴,说实话朴志训倒觉得一点都不好笑。

 

“别怕,很快的,很快就会有工作人员过来的。”朴志训紧了紧握着的手,这会儿还不能告诉丹尼尔实情。

 

 

 

两个人头靠头坐在地上不知道坐了多久,久到朴志训都感觉到了腿麻,他也不敢多动,怕会吓到旁边瑟瑟发抖的大狗。

 

“诶上次给你的茶叶怎么样,好喝吗?”朴志训试图转移注意力。

 

“好,好喝,你,你送什么都好喝……”都抖成这样了还不忘说甜言蜜语,也是没救了。

 

朴志训伸手把姜丹尼尔整个揽进怀里,其实他并没有很大只,只是肩膀宽了些,这样把他紧紧抱住,才意识到原来他身上也没多少肉。

 

“我,我们出去之后就回家,我要回家!”姜丹尼尔蹭在朴志训怀里,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

 

“诶?那不行啊,我们还没带桃桃好好玩儿呢!你乖啊,出去了就没事了。”朴志训把下巴磕在姜丹尼尔脑袋上,哄孩子一样哄着他。

 

“那,那你要答应我,一会儿,一会儿出去了,你,你不能光牵着桃桃,你,你也要牵我!!!”

 

“好好好,牵你,牵你。” 

 

虽然知道这家伙完全属于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过朴志训还是蹭了蹭他的头发满口答应。握着的那只手又紧了紧。

 

 

 

最后工作人员确实是来了,打着手电筒打开门进来看到两个大男人紧紧搂抱在一起,这副景象倒是没把工作人员吓一跳。

 

往外走能看见光亮了,姜丹尼尔终于是恢复了正常,小声嘀咕着你们工作人员来得也太慢了是我我就开除你们……

 

工作人员很是委屈,“我们在监控里找不到二位的时候就想进来找你们了,是您家小朋友拽着我们愣是不让过来找人,说什么给你们点儿时间……”

 

姜丹尼尔在心里骂娘,真是自己养的崽哭着也要养完,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低头看了眼那只仍旧紧紧握着自己的手,姜丹尼尔突然就露出了一个傻笑——

 

算了原谅你了。

 

“小老师!”

 

刚到门口就被小娃娃抱住腿,朴志训想要拍拍他脑袋。

 

“小子,过来!”

 

行吧,看来是小狗怕被大狗骂先来找主人讨好求情了。

 

“你别吓着孩子,怎么的呢!”右手还被姜丹尼尔抓在手里,朴志训拨了拨桃桃的刘海,“桃桃啊,你怎么不让哥哥姐姐去找我们呢,要是我们出什么事怎么办,他——害怕的呀。”带着几分揶揄,朴志训晃了晃还被抓着不放的手,姜丹尼尔倒是满不在乎,只冲着姜澜懿瞪眼。

 

“对不起啊——是我错了,不该这样的。”小娃娃瘪嘴移动到姜丹尼尔跟前,小心抓着他的牛仔裤,“我不知道你害怕嘛……”

 

姜丹尼尔看着真把孩子整委屈了也顾不得生气,立刻把孩子抱了起来,“我们桃桃可不能像我一样怕这个,丢死人了!”贴着磨磨鼻尖,姜丹尼尔抱着孩子往前跑,逗得桃桃哇哇大叫。

 

“抱歉先生,让二位等了那么久,这个玩偶就当我们赔偿的心意吧,希望您别投诉我们。”

 

朴志训正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热闹的身影,被工作人员拍了拍肩膀,转过头去就看着一只大白狗毛绒玩具冲他吐着舌头。

 

“嗯,不过下次还是别管孩子的阻止了,毕竟大人更害怕。”笑了笑接过来,朴志训抱着大白狗去追萨摩耶。

 

 

 

桃桃吵闹着玩一些他根本玩不了的项目,到最后还真是苦了姜丹尼尔。

 

“你可以帮我玩啊!去吧,我相信你!”

 

姜丹尼尔瞪大眼,这小子是仗着有人能撑腰了都敢这么说话了是吧!好在除开鬼屋别的他都不害怕,这个形象才算是树立起来没有继续崩塌。

 

“小老师,你真的要住到我家来吗?”

 

刚看到姜丹尼尔坐上跳楼机扣好安全带给他们打招呼,桃桃就摇了摇朴志训的手。

 

“怎么了,昨天不是还挺高兴的吗,今天就不欢迎我了?”

 

不管那条空中飞舞的傻狗,朴志训蹲下戳戳小娃娃的脸颊。

 

“不是!欢迎的——但是我怕,怕你不是真的想来陪我玩,只是骗我、哄我开心的……”

 

“小老师不会骗人的,只要桃桃乖乖的,小老师就会陪着桃桃。”朴志训伸出双手捏了捏姜澜懿的脸。“呐,要是姜丹尼尔那货欺负你呢,你就告诉小老师!不过以后不可以在学校惹事哦,他也挺忙的,你要乖乖的才行。”朴志训抬头望了一眼还在空中“飞舞”着的姜丹尼尔,又看了看周围来来往往走过的小情侣、一家三口……

 

其实他至今都没能想明白,一场一夜情而已,怎么会演变成如今这种地步?

 

 

 

 

 

收尾的游戏项目还是老掉牙的摩天轮——当然,姜丹尼尔对此的唯一嫌弃点就是带着姜澜懿这个电灯泡。

 

早知道这小猫心这么软就该直接上,还要桃桃做借口干什么!越想越后悔,连带着看桃桃的眼神都哀怨起来。

 

“你干嘛?”

 

倒是朴志训先注意到,搂着孩子进去了,姜丹尼尔跟在后面碎碎念:

 

“说好的也牵我呢,手呢?”

 

哼,朴志训看着委屈的大狗直发笑。

 

“手。”

 

朴志训摊开掌心,对面委屈的萨摩耶眨眨眼。

 

“小老师让你伸手!”桃桃跳下座位抓过姜丹尼尔的手放在朴志训掌心里,“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嗯?!两个大人惊了一下双双回头。

 

“你从哪儿学来的,是不是智圣叔叔又给你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了!”

 

“电视上这么演的啊,结婚,结婚!”

 

朴志训满脸尴尬收回手,原本只是想逗逗大狗,结果被小狗甩了一嘴巴毛。

 

“小心点,别乱跳。”姜丹尼尔把孩子抱好也悄悄瞧着朴志训的脸色。

 

对面的人看着窗外,明暗光线印在他的侧脸,很好看,他看起来在想着什么事情,姜丹尼尔也跟着陷入思考。

 

不过一场一夜情,自己投入的情绪与心思却好像有些过了头。从只是想养猫到一心希望这只猫开心,似乎也不过就是几个星期的事。他和朴志训之间尚且不清不楚就已经随意地开口让人留下来,偏偏这人还答应了。当下的确很是开心,可现在回头来看,这样是合适的吗?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桃桃,他们确定要这样一起生活吗?

 

 

 

“姜丹尼尔,我们现在算什么关系呢。”

 

把睡着的桃桃抱进车里,最终还是看着朴志训挥手向自己说再见。姜丹尼尔反复思考着分别时朴志训问的这句话和始终带着亮光的眼睛。

 

他是不是应该走出这一步呢?

 

 

 

 

 

“小老师呢?他不是要和我们一起住吗?”

 

回家之后桃桃倒是醒了,抓着姜丹尼尔不放。

 

“桃桃,你觉得让他和我们一起住真的合适吗?他是爸爸公司的同事,你觉得,合适吗?”

 

桃桃挠着他的手背,姜丹尼尔也耐心等着孩子回答。

 

“为什么不合适?小老师那么好看,还陪我玩,你也很喜欢他啊,鲁尼和皮特也会喜欢的!”

 

很喜欢他?姜丹尼尔愣了愣,很喜欢吗?难道不是因为喜欢猫而是因为喜欢他,喜欢朴志训所以才想和他一起住?

 

这个认知让姜丹尼尔有点害怕,虽然谈不上花花公子,不过他也是真的没有想过会有被圈住的一天,尤其这个人并不能真正意义上称之为自己的理想型。

 

“你,不想找一个妈妈?”

 

虽然桃桃只是自己收养的孩子,不过既然认定了要陪伴他长大,那就应该照顾他的情绪。

 

“是小老师的话——没有问题,不需要妈妈。爸爸,你让小老师来和我们一起住吧,他说了会教我,还说你也很忙让我不要淘气。小老师真的很好,你别把他丢了!”

 

丢了?

 

姜丹尼尔拍了拍还被桃桃抓在手里的大狗玩偶,是啊,可不能放开这只猫。

 

 

 

 

 

 

第二天一早,朴志训去到公司,一路上都能听到周围的小姑娘们叽叽喳喳八卦个不停,大致内容都是关于今天新上任的销售二部经理。

 

“哇你看到了吗,超年轻的……”

 

“好帅好帅啊,就是看起来凶凶的……”

 

“听说是刚从国外进修回来呢一定超能干的……”

 

朴志训一路听来,摇着头笑了笑,什么时候来的二部经理,头一天就能引起这番轰动?倒是颇为期待呢。

 

走到最里间自己的办公室——推开门的瞬间又退出来确认一遍……

 

诶?没错啊,这是我办公室啊。

 

“姜丹……姜总你坐我这儿干嘛呢?!”

 

朴志训关好门放下包,一脸鄙夷地看着坐在自己靠椅上的姜丹尼尔。

 

“没什么啊,今天来早了,就过来看看你。”姜丹尼尔一脸坦荡的样子。

 

看他这幅模样,朴志训反而更怀疑了,“说吧,你又打的什么算盘。”索性坐在桌子上,居高临下望着姜丹尼尔。

 

“呃……其实也没什么……”姜丹尼尔挠头,“就是,其实吧,嗯那个啊,我觉得我们……那个,你能不能——”

 

结结巴巴话还没说完,手机响了,是尹智圣。

 

“人都到了是吗?好的我和朴经理马上过来。” 

 

姜丹尼尔挂断电话,“走吧,我先带你去见销售二部新上任的经理。”

 

 

 

如果时间能倒退,姜丹尼尔一定会选择把那句没能说出口的话说完。

 

“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陪在你身边一直照顾你。”


评论(27)

热度(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