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四】

三人成虎:三个人谎报城市里有老虎,听的人就信以为真。比喻说的人多了,就能使人们把谣言当作事实。(摘自百度百科)


坏消息总是比好事要更快来临。

 

“听说了吗?朴志训因为打架要被通报批评!”

 

“通报批评?这么严重啊?”

 

“老妖婆那个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屁大点事都要大肆宣扬,这会儿正抓着人教育呢!”

 

之后的话裴珍映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了。说是不在乎,可是抱过流浪猫的手怎么能说放就放呢。

 

“朴志训,你还不知悔改!不过我也奇怪,为什么你会打架,你可不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再一次见到一脸凶相的教导主任,裴珍映还是缩在后门,和那次一样。

 

“我是伸张正义。”

 

“你?正义?说说,为了哪个受害群众啊?”

 

话说到这儿他倒是闭嘴了,任凭教导主任翻着嘴皮教育他。

 

 

 

 

 

“听说是有人说裴珍映坏话朴志训才动手的。”

 

“哦?之前不是一直看他黏着?”

 

“不知道吧——”

 

路过的女生轻声说着八卦,按照以往他听听也就过去了,不过如今作为主角之一,裴珍映却没有什么好心情。

 

你以为你是谁啊,真以为是救助流浪猫吗。

 

 

 

 

 

“朴志训!”

 

听到身后传来这一声久违的呼喊,朴志训愣在原地。

 

“是姜义建告诉你我在天台的?”朴志训趴在栏杆上,没有回头。

 

“不说话?找我有事?”声音里的冷淡听得裴珍映心底泛起一阵阵微小的难过。

 

“你打架是因为——”

“跟你没关系。”

 

你早就料到我要问什么了吧。

 

“你这次考试为什么会跌到十——”

“跟你有什么关系么。”

 

“你一定要对我这副态度——”

“我一直是这态度。”

 

“朴志训!!!打断别人说话很不礼貌!!!”

 

朴志训从背后的声音里听出裴珍映急了,他转身,想用更加过分的态度呵退裴珍映:“裴珍映你——”却在转身瞬间看清眼前人红透了的眼眸时,失去了声音。

 

“我不需要你可怜。你收起那副同情心。”

 

双眼通红还死硬着嘴,裴珍映,也就你会这样了。

 

“随便你说什么吧,没事的话我就走了。”

 

朴志训离开护栏往楼梯口走。

 

“为什么选我呢?为什么选了又放手呢?”

 

裴珍映太想知道答案了,他抛开自尊心,扮演好流浪猫的角色,等着朴志训再抱一抱他。

 

“姜义建人挺好,啊,听说你们每周五都去看电影?那他对你应该很——”

 

“朴志训!你混蛋!”

 

是,我混蛋。

 

根本就给不了你什么,抱着目的接近你,害你过敏,害你住院,害你被人议论纷纷,害你——

 

朴志训不敢再正眼看裴珍映,余光偷偷瞥见他紧紧捏着自己衣角。

 

还有,害你难过。

 

“顾左右而言他,朴志训,你就是不敢承认。”裴珍映抓起他的领子,他不想再继续等待了。是不是游戏他不在乎,他只想知道他的期待是不是对的,错也要错的明白。

 

“你喜不喜欢我?”

 

朴志训闪躲着眼神,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你呢,裴珍映,你喜不喜欢我?”

 

第三人登场,朴志训却没能松口气。

 

“姜义建,你别添乱了。”

 

“我没有。”

 

来人还是一副营业微笑。

 

“裴珍映,你回答我啊。”

 

三人对峙,是片刻的沉默。

 

“我觉得挺好玩儿的,”裴珍映突然就笑了,“你们的游戏。”

 

再度听到“游戏”两个字,朴志训心里一沉。

 

“只不过,我看起来,挺好笑的。”裴珍映笑开了,脸上扬起了两道褶子。“呐,高三了,好好努力吧,别混日子了。”裴珍映松开了朴志训的领子,一下一下用力替他抚平褶皱。

 

“还有,学长,”他转头去看姜义建,“谢谢你,愿意收留没人要的流浪猫。”

 

但是流浪猫,终究只是一条流浪猫。

 

 

 

 

 

裴珍映离开了,又一次留下两人对峙。

 

“你满意了。”

 

朴志训蹲下揉乱自己的头发。

 

“我都已经没有再招惹他,为什么你又要来强插一脚?”

 

“你没有招惹?那为什么裴珍映还留着你写的布条。‘朴志训的’,你才是阴魂不散。”姜义建不愿意把话说的刻薄,可是他一想到第三次周五之约他就忍不住。

 

那时候裴珍映刚拆下石膏,他鼓足勇气要牵手,反而被裴珍映一把甩开,动作太大以致于背着的包掉到地上,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他一眼就看到那段被裁剪下来的,只写着那几个字的布块。

 

裴珍映,你到底在想什么?

 

“朴志训,你想清楚了,如果你喜欢他,我欢迎你来竞争,但是如果你心里还有别人,你还来招惹他,伤害到他,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姜义建严肃起来向来骇人,而此刻他站在更高一层的台阶,居高临下,愈加给人压迫感。

 

朴志训索性靠在墙上,背上还带着之前与人打架时留下的伤,此刻压着,越疼越是让人清醒。“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种话?姜义建。”朴志训拧眉轻笑,“从小到大哪样东西你不跟我争?你以为你真的喜欢他?该想想清楚的是你。”

 

“如果你伤到他,我一样不会让你好过。姜义建。”

 

 

 

 

 

身处漩涡中心的时候其实不会对于周遭有太多认知,所以当寒假来临的时候裴珍映居然有点恍若隔世。

 

同学们三三两两讨论着假期安排,只有他一个慢条斯理地收拾着课桌。不过也只能放上二十天就要回来补课,没什么好开心的。

 

“出去玩吧,小映?”

 

晚饭的时候他收到这样的提议。

 

“嗯,和几家人一起开车出去,本来想去旅行社的,结果今天在校门口等小映的时候遇到的几个妈妈都很投机干脆就约着一起了。去海边玩个几天放松一下,小映学习太辛苦了。”

 

阿姨给自己夹了一块排骨,他笑笑收下。其实原本对所谓的旅行散心压根没什么兴趣,不过阿姨照顾自己这么久了,今天还特地来学校接他,而自己平时也没怎么陪阿姨出去玩过,这次,就当是陪陪“家人”吧。

 

 

 

 

 

不过几家人汇合的当天,裴珍映立刻就想钻地逃走。

 

“诶,这不是来看望过小映的同学吗,这么巧啊!”

 

不想有这种巧合。

 

“是啊阿姨,真是很有缘分呢。”

 

不想有这种缘分。

 

裴珍映不顾姜义建不停看向自己的眼神,瘪着嘴转身躲避,却直直掉进另一个注视。

 

朴志训你又来干什么!

 

唉,裴珍映掩面低头,这都什么事儿啊……

 

 

 

“小映,不打个招呼吗?”

 

还有两家人没有到,先到的这几户便又回到各自车上等着。

 

“以后有时间的。”

 

裴珍映笑了笑。还打招呼,他唯恐避之不及。

 

 

 

终于等来了人,兴高采烈的有,无可奈何的也有。最终到达海边,感受着南方海风的时候也算是有一个好的开场。

 

“那我们先去放东西吧。”

 

另外两家人带的是女儿,小姐妹一见如故立刻就申请要住一间。

 

“正好,还有一间三人房。”

 

裴珍映心想不好。还来不及拒绝就听到阿姨给他下的裁决书:

 

“那就三个男孩子一起吧。”

 

 

 

 

 

头一天的长途奔波,所有人都疲倦不堪,不约而同选择回房休息一晚先。裴珍映一路上都没有开口说话,他看着朴志训手里提着自己的行李——五分钟前被人从自己手中接过大包小包,“你手刚好,东西给我吧。”在手指触碰到的刹那,裴珍映心底还是泛起一层涟漪。

 

他说话还是那样温柔,那样好听。

 

“珍映好像又瘦了。”姜义建跟在身旁,伸手想去摸裴珍映脑袋,被后者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裴珍映笑笑,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走路。

 

三人之间何时变成这种境地,裴珍映想不明白。明明自己是一只没人要的流浪猫罢了,路过的人高兴了,就给点吃的,无聊了,就给个拥抱,不高兴了,就踹一脚撒气,兴致来了,打个赌看谁先赢得流浪猫仅有的自尊心——不过就是这点用处罢了。

 

你可真没用啊,裴珍映。

 

 

 

 

 

或许是因为来得比较早,整片海域包括驻扎在这附近的酒店,都还没正式到热闹的时候,于是当房门被关上,也就隔绝出一方世界。

 

“先去洗澡吧。”朴志训开口,他先放下了包,虽然没点名不过明显是冲着裴珍映说的。

 

“不用了,我想先躺躺。”

 

尴尬,三张并排的床铺,朴志训锁定最内侧,姜义建见状抢先到最外侧坐好。

 

“那——”

 

“那——”

 

朴志训和姜义建对看一眼,偏过头去。

 

“我还是先洗澡吧。”

 

裴珍映叹口气去朴志训床上拿过自己的包。

 

“你刘……”

 

你刘海长了。

 

看着朴志训低头的侧脸,裴珍映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却在朴志训抬头看他的瞬间意识到这不是从前了,后半句话没说完,收住了口。

 

“没什么,我先去洗澡了。”急急忙忙拿过包里的衣服毛巾,快步走去了洗手间。

 

 

 

“你说这是有幸还是不幸。”姜义建靠在床头,眼睛盯着正前方墙壁上一幅蓝色油画,喃喃开口:“我们三个,好像是注定的?”

 

“我只希望他回到原来开开心心的样子。”朴志训躺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脸。

 

淅淅沥沥的水声回荡在房间,外面的两个人也没有睡觉的心情。

 

“诶,你是不是故意的。知道他在吧。”

 

朴志训睁开眼。

 

“姜义建,你才是故意的吧。还看望——真是厉害。”

 

刚想反驳,浴室的门开了。

 

“谁接着洗?”

 

外面的两人闭嘴,专心看着头发还在滴水的裴珍映。

 

“头发要擦干,不然会头疼。”姜义建起身,手里多了一块毛巾,盖住那颗小脑袋就开始一通乱揉。

 

“呀呀呀……”裴珍映整颗脑袋被人掌握在手里,毛巾盖住了脸什么都看不清,手忙脚乱之余就开始伸手胡乱去打人,被姜义建大手一握,逮个正着。

 

“嘭——”

 

是洗手间门再度关上的声音。

 

裴珍映看不见,但他听得到。手里的嬉闹停止了。

 

姜义建感觉到裴珍映的沉默,他也只是继续帮他擦着头发。

 

“你不用对我好,我不介意了,真的。”

 

“小结巴,你以为我们还在赎罪?”

 

姜义建停下,裴珍映整张脸被毛巾裹住,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姜义建能想到他是怎么皱着一张脸说的。

 

“裴珍映,我们都很喜欢你。只是因为喜欢你而已。”

 

语气怎么能这么真挚呢,会当真的啊。裴珍映眨眨眼,他不想再被骗一次了。

 

 

 

 

 

姜义建进去洗澡的时候看了一眼裴珍映,他正缩在被窝里,只露出两个眼睛来,被子卷成一个条状,看起来瘦瘦小小。姜义建又看了一眼隔壁床的朴志训,穿着黑色宽松大背心,背对着裴珍映的床坐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湿漉漉的头发。

 

姜义建摇头笑了笑,进了洗手间。

 

“你不吹头发?”

 

嘴贱,裴珍映你问什么。

 

“没带吹风机。”

 

朴志训继续顺着头发。

 

“过来吧,我帮你。”

 

手指伸进他头发的瞬间,便想起替他扎苹果头的那段日子,裴珍映一只手拿着吹风机,一只手轻轻揉着朴志训的头发。朴志训闭着眼睛,感受着头顶那只手温柔的动作。

 

“刘海真的很长了。”

 

他听到他说。声音很轻,几乎都要淹没在吹风机的鼓风声中。

 

“怎么不去剪头发?”

 

朴志训始终没说话。

 

他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他想留着这片扎眼的刘海,去等下一次被温柔挽起的机会。

 

“你送了我什么。”

 

裴珍映没听清,他停下来。

 

“你说什么?”

 

朴志训抬起头,两人贴得很近,裴珍映想躲。

 

“你记不记得,校庆那天你送了我什么。”朴志训固定住裴珍映,裴珍映隐约觉得这瞬间好像回到了自己住院的时候。

 

他愣了愣,只看见朴志训伸出手来,右手手腕上分明是戴着三根荧光皮筋。

 

“你怎么……”

 

“我一直带在身上,戴在——”朴志训顿了顿,“戴在手腕上,因为没有人帮我扎刘海。”

 

裴珍映不做声,默默拉过朴志训的手,从他手腕上取下一根皮筋,然后轻轻揽过朴志训的脖子,把他脑袋压低了一些,面对着面,撩起了他的刘海。

 

“你可以自己学着扎一下的……”裴珍映一边顺着手里的头发,一边轻声说着。

 

“那我宁愿剪了。”

 

裴珍映被噎得说不出话。

 

 

 

 

 

“朴志训你这样好傻!”

 

姜义建出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分开,朴志训顶着个揪揪在打游戏,裴珍映戴着耳机大概是在听歌。

 

“我喜欢你管得着吗。”

 

朴志训翻了个白眼,等着姜义建坐回床上才翻了个身又说了句话:

 

“我还等着他再给我扎呢。”

 

 

 

 

 

海边的天气变化总是很快,猝不及防的雷雨落下,不过惊醒朴志训的是裴珍映的哭声。

 

“珍珍?珍珍!”

 

隔壁床的姜义建还在磨牙熟睡,朴志训听清了哭声急忙下床坐到裴珍映床头轻声唤着。缩在被窝里的小人并没有醒,只是不停地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啜泣声,眉头皱得紧紧的,枕头已经被濡湿大半。

 

“不要丢下珍映……不要……珍映不要一个人……别走……别走!”猛地惊醒,睁眼看到的却是那双充满担忧的眼睛,裴珍映立刻伸手抱住了眼前人:“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朴志训紧紧回抱住怀里的人,这个拥抱,与那天那次在鬼屋时一模一样,却已经是远去很久很久的事情了。

 

“没事的,你别怕。”朴志训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又一次看到他的脆弱,朴志训却不愿意因此而开心。

 

“珍珍,你到底在怕什么?”

 

裴珍映依旧不愿回答,只是紧紧抱着朴志训,仅此而已。

 

 

 

 

 

姜义建早晨醒来的时候下意识看向隔壁床——

 

朴志训你小子什么时候上了他的床!

 

不过定睛看了看,发现裴珍映的手隔着被子紧紧搂着朴志训的腰,姜义建坐在床上摇了摇头。

 

 

 

“起床了。”

 

裴珍映是被姜义建拍醒的。他揉揉眼睛,还没适应新环境。

 

“嗯?”

 

姜义建笑了笑捏捏他的脸颊。

 

“再不起来吃不到早饭了。”

 

裴珍映眨眨眼,算是终于意识到自己正在外出游玩。他想撑着起身时才发现自己正抱着什么。

 

“喂!”

 

他大叫一声一巴掌拍在朴志训脸上直接把人震醒顺便吓到了正在翻行李箱的姜义建。

 

“你怎么在这儿!”

 

哦?姜义建停下来,他也很想知道原因。

 

“你昨天抓着我不放手,我只能躺下陪你啊……”

 

刚睡醒嗓子都是哑的,裴珍映莫名心虚。

 

“我什么时候拉着你不放了?”

 

朴志训揉揉眼睛,“哦,好吧。”说着就起身回到自己床上打算接着睡。

 

“你不起来吃早饭吗?”想了想他还是开口问了,朴志训摇摇头。

 

“小结巴快换衣服,咱们去吃。”

 

说不好是不是生气,姜义建只想赶快把裴珍映拖走。

 

“哦……”

 

瞥了眼好像又睡着的人,裴珍映拿过昨晚放在床头的衣服。放在衣服上的手机顺势掉下来,他正好接到手里。

 

“我在呢,你别怕。”

 

是凌晨收到的未读短信,来自朴志训。

 

 

 

 

 

 

来了海边吃的基本就全是海鲜,什么鲜虾粥虾仁面虾饺虾饼看得裴珍映心惊肉跳。

 

“来,你吃这个,小结巴。”姜义建端过碗,推到裴珍映面前,是一碗皮蛋瘦肉粥,“还有你的小蛋糕。”两枚裱花精致的巧克力蛋糕。

 

“妈妈我也要喝那个粥!”

 

不远处传来小孩撒娇的声音。“好好好,妈妈给你点这个,来一碗皮蛋瘦肉粥。”

 

“不好意思啊……这个粥,是这位客人一早自己买了食材借用了我们厨房自己熬的……我们这儿只有海鲜粥,您看看您要不——”

 

“啊啊啊我要吃我要吃我不管!我要吃巧克力蛋糕!!!”小孩没能称心喝到皮蛋瘦肉粥,又开始哭喊着要吃蛋糕。

 

牵着小孩的女士看起来有些无奈,走到裴珍映桌边,“不好意思啊,小孩喜欢吃这东西,但是我这一路上过来都没看到有卖啊,请问一下,这个蛋糕,我可以在哪里买到?”

 

裴珍映扭头看向姜义建,姜义建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这、这个店……有点远……在那个,那个市中心……”说完,姜义建像是被戳穿心思一样,尴尬地挠了挠头。

 

“妹妹不哭,这个给你吃。”裴珍映笑笑把另一个没动过的蛋糕放在小姑娘手上。

 

“收到礼物要说什么?”女士拍了拍小姑娘的头顶。

 

“谢谢——哥哥真好看,要嫁给哥哥!”

 

小孩子的话逗得在场听到的人都笑了起来,裴珍映也红着脸点点头。

 

“嗯,哥哥等你哦。”

 

女士要给钱但被二人拒绝了,带着小姑娘鞠躬道谢便回到自己位置上。

 

“你哪里有时间做这些?”

 

一边舀着粥一边看似漫不经心地提问。

 

“起得早了些。”

 

姜义建小心回答着,毕竟他摸不准裴珍映的态度。

 

“我要是没起来呢?或者不愿意来呢?”

 

姜义建接不上话,只能挫败地低头抠手。

 

“就倒了呗,反正也不需要嫁给你。”

 

裴珍映暗笑,“那之后吃的到吗?我想吃青菜粥。”

 

嗯?姜义建惊喜抬头。

 

“买的到就做!”

 

傻子,不睡觉啊。裴珍映吹吹勺子里的粥——咸了点……也算不错吧。

 

 

 

 

 

朴志训日晒三杆起床洗漱完毕走到海边的时候裴珍映和姜义建正扎在海里玩儿双人冲浪。朴志训看了两眼缩了缩脖子——天知道他其实根本不会水。

 

裴珍映玩儿得开心,身上套着救身衣,一根带子被姜义建绑在了自己身上,一只手被姜义建紧紧握着,海浪冲刷过来一阵又一阵,却始终安稳地站立着,教练夸奖裴珍映虽然看起来瘦弱没想到定力不错,裴珍映笑笑,他当然知道自己的重心全靠在姜义建身上了。

 

裴珍映在海浪刮过的瞬间忘掉了很多烦心事,这大抵是因为身边有个人能给自己从未感受过的安全感吧。

 

裴珍映这样想着。

 

“你喜欢他吗。”

 

姜义建的声音一半飘进裴珍映耳朵,一半吹散在海风里。

 

“嗯?”

 

“我说,你喜欢朴志训吗。”

 

……

 

“诶!”只一瞬间,教练没来得及抓住人,只看见裴珍映自己解了绑带便往海里栽,后方的姜义建也被连带着倒下去。

 

“珍珍!”

 

朴志训在岸边看得心惊肉跳立刻就往海里冲。

 

“裴珍映!”

 

明明就在咫尺,姜义建却怎么也抓不到人。

 

所有人都在救援裴珍映,他却只想沉入海底。他只是想有片刻的安宁。

 

为什么要问他,为什么。

 

为什么要逃避呢?裴珍映想,他明明可以直接回答不喜欢。

 

不喜欢害他进医院的人,不喜欢欺骗他的人,不喜欢自以为是侵入他的生活又擅自转身离开的人,不喜欢给了他关心又告诉他这只是一场游戏而已的人。

 

他不喜欢的。

 

——可是,当他看见岸上的人时,否认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所以他逃开了。

 

“裴珍映!”

 

姜义建的声音离自己最近,可是他不想把手伸过去。不过憋足的气马上就要耗尽,所以他需要浮出水面去。

 

“朴志训!朴志训!”

 

是更焦急的声音,他有些好奇,是什么让姜义建比救他还要紧张。

 

“你抓着我!朴志训,你他妈抓着我!”

 

当他浮出水面时便看见姜义建把朴志训的头拖在自己肩膀,朴志训显然是溺水状态。

 

“你不会游泳还过来干什么!”

 

哦。裴珍映想,你可千万别是来救人的。

 

你别来。

 

朴志训被姜义建扛到岸边,幸亏只是轻微呛水加上一点抽筋,被姜义建按压了胸口便咳出几口水来,脱力地倒在一边,嘴里还不停喊着裴珍映的名字。

 

裴珍映抱着膝盖安静地坐在一旁看他。

 

你相信吗,旱鸭子为了救落水的猫愿意不顾性命。

 

他不敢相信。

 

“朴志训你是不是想死?!”是姜义建愤怒的责问。

 

“珍……”朴志训恍惚着伸手去抓坐在一边的裴珍映。

 

“珍你个鬼!他没事。”姜义建看了一眼裴珍映,“还有你!怎么回事!一个个都不想活了是吗!”

 

裴珍映没敢看姜义建,他只是呆呆地盯着朴志训伸来抓他的手。

 

如果有一个人,不顾一切向你伸手,你会不会去握住?

 

他不敢握住。

 

 

 

 

 

姜义建确认朴志训身体没有大碍后便离开了,离开前他对裴珍映说,好好跟他聊聊吧。

 

此时朴志训体力已经恢复了些,他双手撑地直直看着裴珍映,他知道此刻的自己看起来一定狼狈至极,但他不在意这些,他想起几分钟前发生的事他还是觉得害怕,不是因为自己被海水淹没短暂失去意识而感到害怕,而是在裴珍映倒进大海的那一瞬间,他朴志训人生中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害怕。

 

怕,怕得要死。

 

怕失去你,怕抓不住你。

 

“裴珍映,你喜不喜欢我。”

 

又是这句话,又是这个问题。裴珍映的手指嵌入泥沙,他死死咬着下嘴唇,红透了的眼眶昭示着一切。

 

“你喜欢我。”

 

朴志训扳过他的身子。

 

“朴志训!”

 

裴珍映将靠近自己的人一把推开。

 

“你算什么!”

 

谁允许你随随便便走进我的人生。

 

“你以为你是谁啊!”

 

谁允许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看穿我。

 

“你,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不就是个游戏吗!你会玩,我也会!”

 

裴珍映声嘶力竭喊完这些话,瘦薄的胸膛起起伏伏,海风吹得刘海纷纷扬扬。

 

他大概不知道自己已经哭了,他错以为那是海水。

 

“你会送我这个……”朴志训从手上摘下皮筋,举到裴珍映面前,“就证明你喜欢我。”

 

“你闭嘴!”裴珍映一把扯过朴志训手里的皮筋,转身将它扔进了海里。

 

裴珍映离开了海岸,没有回头。

 

他在不远处的石板路上走了很久,一个人来来回回,走走停停。流浪猫需要被可怜吗?被玩弄之后还要不顾尊严蹭回去讨好吗?还要再尝一次被踢开的滋味吗?

 

 

 

裴珍映回到酒店的时候天色已暗,推开门进去,姜义建正靠在窗沿看着窗外。看到人回来了,去接了杯水递给裴珍映。

 

“志训呢?他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还没回来?!”

 

不好。

 

 

 

 

 

裴珍映从酒店门口跑出来的时候摔了一跤,膝盖上破了好大一条口子,混着细沙扎得他生疼。可他一点也不在意,他只想着要跑得快些,再快些。

 

朴志训,你个傻子不会还在海边吧?

 

海边的天气变化就是那么快,前一晚的雷雨接着就是今天的艳阳,今天的艳阳过后又是呼呼啦啦的风。裴珍映一想到这种时候浑身湿透的朴志训可能还在海边他就着急生气,最后演变成害怕——害怕他仍旧一个人留在那片海。

 

“朴志训!”

 

他撑着膝盖缓气,咸腥的海风刺痛他的肺叶,喊出名字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胸口快要爆炸了。

 

“你疯了!”

 

过了退潮的时候,波浪缓慢推进,一波一波,循环往复。朴志训的前进后退都看得裴珍映心慌。

 

“你是又想淹一次是不是!”

 

裴珍映跑过去抓着朴志训往岸上走。

 

“你放开!我还没找到!”

 

挣扎得过分厉害,本就累极的裴珍映没抓住人反而被推得跌坐在地上。膝盖的伤口被海水一洗反而让他原本有些昏涨的头脑清醒过来。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忍着剧痛,他开口问道:

 

“你在,找什么?”

 

他猜朴志训可能都没意识到来的人是自己。

 

“珍珍送我的——那是珍珍送的——”

 

裴珍映擦干脸上的水,都怪海盐害他眼睛疼。太疼了,他忍不住要哭出来。

 

“朴志训,你看看我——”

 

他爬起来捧着朴志训的脸,是烫手的温度。

 

“我会送你更多的。”

 

他擦干净朴志训脸上的沙子。

 

“我喜欢你的。”

 

他闭眼凑过去,终点是朴志训那滚烫到快要灼伤他的嘴唇,像是最初的那个触碰一样——

 

朴志训,你赢了。


评论(20)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