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霸道总裁爱上我 【五】



“今天的自我介绍就到这里了,我就不再多占用大家宝贵的时间。作为新人,经验尚浅,还需要在座的各位多多帮助,希望以后的工作能互相配合。”

 

朴志训盯着台上微微鞠躬的人,好看,更好看了,以前的青涩都已褪去,当下入眼只有满满的意气风发。

 

真好,你可真是好样的。他死死掐着手心,疼痛让他清醒。朴志训,你看清楚,这个人是抛弃你的裴珍映,是他抛弃了你,你看清楚!

 

 

 

 

 

简单的任职介绍与职责阐述后,出席会议的管理层纷纷与裴珍映握手简单搭话,之后便陆续离开了。

 

姜丹尼尔留下了朴志训。

 

“这位是销售一部的朴经理,在你来这里之前整个销售团队都是他一个人带的,可以说是MAMOO的业务顶梁柱了,接下来二位会有很多合作,当然,良性竞争也是必不可少的,不过最终目的都是为公司带来更多效益。怎么样,二位认识一下?”

 

姜丹尼尔的一番夸赞倒也没让朴志训脸红或是有丝毫的尴尬,因为他说的都是实话。

 

朴志训,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会跑腿打杂任人欺压的销售助理了。

 

“你好,裴经理。”朴志训先伸出了手,嘴角扬起的弧度刚刚好,是职场上最为标准的微笑。

 

裴珍映伸手,迎了上去,却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开口。

 

“二位这几天应该会很忙,关于一些工作交接和项目安排的事项需要共同协作完成,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姜丹尼尔左右看了两人一眼,“很巧,朴经理和裴经理年纪相仿,都是MAMMO在任经理级别中最年轻的,这样吧,咱们晚上一起吃个饭,二位可都有时间?”

 

见两人都没有说话,姜丹尼尔权当默认,兀自拍了下手:“行,那就这么定了,我们晚些见。”

 

 

 

 

 

“哥很厉害啊,都已经是顶梁柱了?”

 

姜丹尼尔刚走朴志训就想跟着逃开,但是脚下却像被钉住一样,动弹不得。

 

“这么久不见,原来哥也能成长得这么好呢,努力,看来我还是要努力才行。”

 

朴志训维持着面上的笑意,这是他最后的防线。

 

“那就晚上见,以后可有的是机会好好向哥学习讨教。”

 

裴珍映拍拍他的肩膀离开,朴志训这才松下紧绷的肩线。太难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天,这令他措手不及的重逢——和裴珍映的相处远比他想的还要难。

 

 

 

 

 

姜丹尼尔开车载着两位经理到达餐厅的时候朴志训在心里不停暗骂。

 

该死的,去哪里不好偏偏要选这一家。

 

“姜总也喜欢这家餐厅?”刚落座,裴珍映便开了口。

 

“现在是下班时间,也别喊什么姜总啊经理啊什么的了,太见外,你们喊我丹尼尔就行。”姜丹尼尔笑着翻开菜单,“这家餐厅还行,之前跟志训来吃过,觉得味道还不错。怎么,小裴你也来过?”

 

“嗯……出国之前常来这里吃。”裴珍映若无其事地看了一眼朴志训,后者倒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啊,那既然大家都吃过,来,那先点菜吧。”姜丹尼尔招手示意服务员要点单。

 

“先点一份他们家的招牌吧,志训喜欢吃,来一份澳洲龙虾。”

 

“不不用……别点龙虾!”朴志训下意识地阻止了姜丹尼尔,等到自己反应过来时,抬头发现裴珍映和姜丹尼尔双双看着自己。“我是说……这个季节的龙虾……不太好吃。”

 

“是吗,上次不是点了?看来味道确实不好。”

 

姜丹尼尔换了别的菜,朴志训如坐针毡。裴珍映的眼神若有似无地在他身上飘,看得他心发慌,记忆让身体做出应激反应,他只要还记得裴珍映,就没办法把这些记忆从脑子里剔除。

 

没出息。朴志训在心里暗骂自己。

 

“小裴想吃什么?”

 

裴珍映闻声放下茶杯:“都行,只要不是虾类——我都没问题。”边说边敲了敲桌子,震得朴志训手抖。

 

“那行,就这么上吧。要不要开瓶酒?”

 

“不用不用,他不太能喝——”我呸。刚说完朴志训又想咬自己舌头。“……我胃不太舒服。”故意按压装可怜,朴志训垂着脑袋,竖起耳朵听到姜丹尼尔只是让服务员去倒杯温水而没再追究他刚才脱口而出的话,呼了口气,朴志训安下心来。

 

“我去一下洗手间。”

 

姜丹尼尔离席,留下朴志训和裴珍映。

 

“我也去一下——”

 

“哥比我想的厉害啊。”裴珍映不动声色拦下了意图起身的朴志训,“很厉害,连丹尼尔都俘获了。”

 

很亲热的叫法。虽然姓姜的在私下总是笑眯眯地嘱咐大家可以直呼其名,但事实上这么久了除了尹智圣和自己,没人真敢这么叫。更何况是一个刚上任的新人?

 

难以忘记的好处就在于此刻朴志训能轻易从一个称呼分辨出裴珍映的态度。他心里有点奇怪,裴珍映不是一个会轻易亲近别人的人,怎么对姜丹尼尔就这么,特别?

 

 

 

 

 

“你怎么样,胃还不舒服?”用餐中途姜丹尼尔见朴志训始终眉头紧锁,倒是有些担心。

 

“啊?啊,没,没事了。”朴志训整个人不在状态。他以为今日的他已不同于往日的怯懦与卑微,但事实却是,面对裴珍映,他依然无法坦然放下。

 

一个突然闯入的姜丹尼尔就已经把朴志训的生活搅乱了,如今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裴珍映再度出现,朴志训觉得老天一定是嫉妒他的美貌与才华,非要跟他开这个玩笑。

 

“一会儿我送你回去,这段时间你太辛苦了,要早点休息。啊对了小裴——”姜丹尼尔转头去看裴珍映,“你家在哪块区域,我一会儿送完——”

 

“没关系的。”裴珍映打断姜丹尼尔的问话,“你送志训回去就可以了,我可以打车回去,很方便的。”

 

“我听智圣哥说你住得不远,我还是送你吧。”

 

“真的不用,你那么忙,也要早点回家休息才是。”裴珍映放下刀叉,擦了擦嘴,一脸乖顺的模样让姜丹尼尔无法再开口与他辩驳。

 

 

 

 

 

 

“今天看你心不在焉的,怎么了?”

 

姜丹尼尔趁着红灯间隙,伸手帮朴志训扣好安全带。这家伙,不知道发什么愣,安全带都能忘系。

 

“嗯没有,有件事有点棘手,不过想明白就好了,没什么。”

 

嗯,想明白就好了,没什么好怕的。朴志训定下心,他不欠谁,也不用担心有谁来找他麻烦。

 

“对了,你要不要——”

“我要去买东西——”

 

两人同时开口,朴志训伸出的手停在半空。

 

“把我放在超市门口吧。”

 

延续着早上话没说完的剧情,姜丹尼尔再次被打断。

 

“好吧,你真的不要我送?”

 

“不用,你回去吧,太晚了又没时间陪桃桃了。”

 

姜丹尼尔点头,趁着朴志训解安全带的功夫凑过去亲了一口。

 

“注意安全,晚安。”

 

朴志训红着耳尖下车,留下姜丹尼尔在车里笑得见牙不见眼。

 

 

 

 

 

 

在超市里转了一圈买齐需要的生活用品结账出门,刚提着袋子走到门口,就看到裴珍映迎面走来,朴志训掉头就要跑。

 

“这么巧能遇上,哥不打算请我去你家坐坐吗?”

 

“如果有什么工作上的事,那我们可以明天上班时间再谈。”朴志训故作冷淡,“如果不是工作上的事,那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谈。”

 

朴志训甩着脸越过裴珍映大步离开。

 

裴珍映两手插在口袋,没说什么,只是跟在朴志训身后,一路跟着他到了家门口。

 

“原来裴先生这么喜欢跟着人呢。”朴志训停下,却没有转身。

 

“喜欢哥啊,想要看看哥生活的地方怎么样,过得开不开心。”裴珍映悄无声息地从背后抱住他。

 

依然是滚烫的温度,烫得朴志训似乎一眨眼就要落下泪来。

 

“你配说喜欢吗,不是你拍拍屁股远走高飞留我一个人在这里给你擦屁股?裴珍映,飞黄腾达的滋味好吗?”

 

“不好。”裴珍映把脸埋在朴志训颈窝,“没有你陪在身边的日子,很累。”

 

“那是你自己选择要过的日子。”朴志训扳开裴珍映抱着自己的手,“你看到了,我过得很好,所以请你,不要来打扰我。”

 

“你知道我有苦衷的。”裴珍映摸了摸他的耳尖。“都红了。”

 

朴志训偏头避开。

 

“你记得我不吃虾,记得我不喝酒,还记得我们爱去的餐厅——甚至你用的沐浴露都还是我喜欢的那个,朴志训,你跟我说打扰,这是打扰吗?”拿过朴志训手里的钥匙,裴珍映拧开了门:“这叫好梦如旧。”

 

好梦?朴志训抓紧手中的塑料袋,这明明全是一场场的噩梦。

 

 

 

 

 

“你瘦了很多。”裴珍映兀自进门坐到沙发上,“是不是一个人没有好好吃饭?”

 

朴志训没有回答,只是自顾自整理着手里的东西。

 

“你家里怎么这么多酒?”裴珍映起身走到酒柜前,“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喝酒了?我记得你那会儿酒量跟我一样,三杯倒啊。”

 

“呯——”沐浴露被大力摔在桌上。

 

“裴珍映。”朴志训终是忍不住回头,红着眼,死死盯着那张天真的脸,“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你啊。”





评论(21)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