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霸道总裁爱上我 【六】

姜丹尼尔挂断了电话。

 

手机紧紧握在手里。

 

电话那端方才发生了什么,他再清楚不过。那只猫在卸甲的时候是怎么叫的,他再熟悉不过。

 

姜丹尼尔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眼前漆黑一片夜色,唯一的那盏昏黄路灯一闪一闪,忽明忽暗,“啪——”

 

灯灭了。彻底灭了。

 

一夜情而已,是你自己想得太复杂了。

 

一只狡黠的猫,是你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爸爸爸爸。”姜澜懿从楼下跑上来,扒着门探出脑袋喊着姜丹尼尔:“小老师还不来吗……”

 

“他不会来了。”

 

“为什么?他不是说了——”

 

“他说什么了!不会来,不会来了,你听不懂吗!”

 

姜澜懿一手抱着那只毛绒大狗玩偶,一手抓着楼梯,嘴巴一瘪就要哭。

 

“不许哭!”

 

姜丹尼尔胡乱揉了把头发。

 

“哇——”

 

孩子的哭声刺得他太阳穴直跳。

 

“我说了不许哭——”

 

“爸爸——爸爸!”

 

这两个字终于让他清醒,姜丹尼尔扔了手机跑到孩子身边,“对不起,对不起桃桃,是我不对,不该吼你,对不起,对不起——”

 

他抱着还在大哭的小孩又亲又拍。

 

“爸爸——”

 

这是自己的孩子,怎么能迁怒呢?姜丹尼尔,你真是失败透顶!

 

“对不起,对不起——”

 

“我想小老师!”

 

爸爸也想啊,可是,他不是爸爸的,不是想他来就能来的。

 

“我们先去睡觉吧,乖。”

 

姜丹尼尔捏了捏桃桃的手,看来他们之间还是少了点缘分。

 

 

 

 

 

 

“哥,你的身体还是这么敏感。”

 

另一边,裴珍映搂着朴志训,听他瘫倒在自己怀里微微喘着气。

 

“你满意了。”朴志训突然就笑了。“满意了就放开我。”

 

挣扎着要从裴珍映身上起来,下一秒,却被人反压在身下。

 

“裴珍映你放开我!”

 

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一次又一次践踏我的尊严。

 

为什么我就是逃不开你的手掌心。

 

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

 

“放开?我可从来没说要放开哥呢。”裴珍映贴近身下人:“你以为一个人在外漂泊的感觉很好吗?刚去的时候吃不好饭睡不好觉,只能靠着想哥度过,想着等我变强了就能和哥一起,去哪里都好,过我们想过的日子。”

 

朴志训咬了咬牙。

 

“可是很快我就发现,这个世界啊不是我想就能做到的。我很努力才能有一点点回报——可惜这点回报不足以承担我的期望。”

 

裴珍映起身看着朴志训因为怀有怒气而瞪大的双眼,他摸了摸朴志训还有些泛红的眼尾。

 

“我真的很喜欢哥,也是发自内心感谢哥能这么照顾我。但是,我想要变得更强一些,这其中自然是要付出些代价。切断所有联系,害怕哥找过来,更害怕我忍不住回来让所有努力都白费。你知道这有多难吗?哥应该恨我的,我的确是把哥抛弃了,你应该恨我的。所以我来给你赔罪了。”

 

“赔罪?你离我远一点我还要感谢你才是!”

 

朴志训还想要挣扎。诚然,他还不能把裴珍映从身体里剥除,可他总能做到的。就像裴珍映放弃他一样,他也可以为了活得更像个人而放弃裴珍映。

 

“明明你的身体还是很适应我,并且需要我——哥为什么不接受我呢?”故作委屈地埋头在朴志训脖颈处舔舐,像是受伤的小狼,藏着獠牙只露出脆弱的触角。

 

“你知道我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吗?”

 

裴珍映停下,黏糊糊地同他耳鬓厮磨。

 

“整颗心被你扔掉,不敢去捡,害怕看到它被扎得千疮百孔,害怕它血肉模糊,可我更害怕它依然跳动,依然都印刻着你的名字。你说你很难?你该来看看我,看看我是怎么顶着胸口的窟窿过活,看看我是怎么受着那些指指点点爬到现在这个位置;你该来看看我,看看我是怎么一个人抛弃所有来换得一个片刻的安稳。你说你难,你该来看看我。” 

 

朴志训松开拉扯的双手,放弃了抵抗,他望着洁白的天花板,一副任人摆布的样子。 

 

裴珍映,曾经的你,天真无邪,无忧无虑,会害羞,会委屈,会哭,会笑。给你一颗糖,你能抱着我撒娇一晚上。那时候,在你眼里,我就是全世界,那时候,你说,哥,我想跟你过平平淡淡安安稳稳的小日子。

 

我会保护你的,哥。

我会照顾你的,哥。

我会爱你一辈子的,哥。

 

“人都会变的。”

 

裴珍映有一瞬间的失神。他把脸埋在朴志训脖颈处,没有人能看清他的表情。

 

“是,人都会变的。——那你还喜欢这样的我吗?”

 

朴志训没有立刻回答。在自己最痛苦最不堪的时候失去爱人的一切联系方式,那时候他就已经决定不再爱了,他的世界从那一刻开始崩塌,然后重建。这个过程很痛,只有他一个人,缓慢愈合。

 

姜丹尼尔出现的时机刚刚好,在他的世界基本已经重建完成只差一个太阳的时候,他来了。所以他是希望、并且渴求这束光的——可他的阴云也来了,夹杂着狂风暴雨,他无路可退,所有的遮蔽都被摧毁。

 

“不。”

 

但他还活着,他的世界就有机会再次重建,驱散阴云,只留着晴天,他还有机会的。

 

“是吗。”

 

裴珍映俯下身凑到朴志训唇角轻吻着。

 

“志训哥,在公司遇到你我也很惊讶,没想到还这么有缘分,初恋,听起来实在是太美好了,所以我想再争取一次,看能不能找回昔日好梦——但你不愿意,理所当然的不愿意。”裴珍映眨眨眼笑了笑。“没关系,我回来的目的也并不是你,所以虽然有一点点伤心,不过也还好。你只需要知道,我依然是爱你的。”

 

朴志训依旧躺在地上,有点凉。

 

裴珍映站起来帮朴志训整理好掉在地上的东西。

 

“我们都是成年人了,爱情这种东西,太幼稚,太可笑,比爱情重要的东西,有太多太多。相爱也有很多种方式,不需要一定以恋人的身份,只需要我和你爱着彼此就可以了。”

 

呵,朴志训冷笑,他目光呆滞地看着裴珍映收整好自己离开。

 

相爱?他的爱人已经死在过去,葬在废墟。

 

朴志训伸手,抓过已经黑屏的手机,紧紧握在手里。

 

“姜丹尼尔?”

“姜丹尼尔。”

“姜丹尼尔……”

 

 

 

 

 

 

太阳照常升起,生活还在继续。

 

隔天上班,一如往常,好像发生了很多事,又似乎什么都没变。

 

与裴珍映做了很多工作上的交接,朴志训不得不承认,他变强大了,很多事情放在以前,都是需要他手把手教的,现如今,裴珍映,已经完完全全能够独当一面了。

 

“和盖斯的这个项目我会回顾一下,因为按你刚才的阐述来看我觉得对公司以后与它旗下其他品牌的合作会有不利因素,这个我研究一下有问题再来请教你。”裴珍映翻阅着手里的文件,头也没抬一下。

 

“好,那我先回办公室了,你有什么事再叫我就行。”

 

“好的,谢谢朴经理了。”

 

朴志训推门出去,留在他眼底的,是关门瞬间裴珍映那个再商业不过的微笑。真是专业啊,在公司就要当好同事,比他可专业多了。

 

胃怎么又痛了。

 

朴志训捂着绞痛的肚子,扶着墙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姜丹尼尔握着要拿给裴珍映的文件,站在不远处看着。

 

他看着朴志训推门出来,看着朴志训低头沉思,看着朴志训捂紧肚子一脸痛苦。

 

但他没有追上去。

 

 

 

 

“经理,又胃疼了?这个是——是我朋友带给我的药,你先吃一点,我给你倒水。”

 

朴志训趴在桌上,听到小文放下药盒离开,才睁开眼。

 

朋友?他拿起药盒,眼熟的包装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姜丹尼尔,你都不知道换个牌子给。

 

【谢谢。】

 

意料之中没有回复的信息,朴志训也不失望,吃了药之后又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丹尼尔,你?”

 

“没事,三点不是还有个会吗,快去准备吧。”

 

“你真的?”

 

姜丹尼尔让尹智圣一定要把胃药盒交到小文手上的时候他就明白姜丹尼尔是动了真心了,偏偏对象是朴志训,他实在放心不下。

 

“没事的,只是桃桃还会闹着找小老师,这让我有点头疼。”

 

“你呢,你和他之间还能怎么样吗?”

 

“我倒是想怎么样啊。”姜丹尼尔笑了笑,像是自嘲一般:“只不过他不这么想。”

 

“丹尼尔,虽然这么说不好……”尹智圣顿了顿,“但站在朋友的立场,我还是想提醒你一点事,是关于朴志训的,不知道你想不想听。”

 

姜丹尼尔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来MAMOO之前,他为他的上一家公司,争取到了一份被业内认为是天价的合约,然后他离开了那家公司。”尹智圣叹了口气,“小道消息,不过你也可以不信,就是,那份合约,是他睡来的。”

 

“不是说他没有能力,只是结果完全超出他当时能够做到的范围太多,因此对于这个人的风评也有许多——不确定因素。我知道用他人的话来评价一个人不客观,可是宁可错杀不可一放,该怎么做,你再想想吧。”

 

姜丹尼尔站在窗边思考着尹智圣的话,他明白尹智圣大概是看出来自己过分重视朴志训所以才提出这样的忠告——不过,他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那么在意这件事。无论是真是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他看到的是现在的朴志训,喜欢的也是现在的朴志训。

 

可惜,他把朴志训看得太简单了,以为自己是他需要的人,事实却是,朴志训身边从来不缺人。

 

“姜总,这是您需要的报表。”

 

姜丹尼尔没有转身。

 

“怎么是你送来?”

 

他想起朴志训在电话那端传来的声响,和朴志训捂着胃的难看脸色一起在他脑子里轰炸着。他不介意也不关心朴志训的过去,可对于朴志训的现在,他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以什么样的立场来看待。 姜丹尼尔握紧了手中的茶杯,依旧没有回头。

 

“昨天的事情是个意外,明明应该干脆挂掉反而让你听到那样不堪的声音是我的问题,对不起。”

 

听到这三个字,姜丹尼尔愣了一下。端着茶杯轻抿一口,今天的茶叶好像放多了,有些些苦,有些些涩。

 

 “为什么?”

 

朴志训,为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为我个人的失误向你道歉,接受与否是你的选择。”

 

朴志训并不打算解释,无论是说自己被前男友纠缠不得已来了电话直播还是直接说“啊,那个男人是裴珍映”,两者都不是适合的话头。

 

“那你的答案呢。”

 

姜丹尼尔深呼吸之后转过身,他认了,他就是不愿意放弃。

 

“愿意让我当你男朋友,让我照顾你,然后一起照顾桃桃吗?”

 

“姜丹尼尔……”朴志训没有想过他会再度问出这句话——在听到那样不堪的东西之后。抓着办公桌边沿,朴志训控制着自己不要后退。

 

“你愿意吗?”姜丹尼尔走近,一步之遥,看着朴志训。

 

 朴志训低了低头,他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说他愿意,并且感谢姜丹尼尔驱散他周身的阴霾?说他不愿意,不想再有掉入深渊的可能?他既无法点头也舍不得摇头,一时间这方空间陷入沉默。

 

“桃桃很想你。那天桃桃哭了,因为我没有把小老师带回家。我不准他哭,他却哭得更厉害。”

 

姜丹尼尔再走近了些,把手覆在朴志训的手背上。

 

“我不会教他,你可以的,是吗?你可以教好他,你是爱他的,是吗?”

 

朴志训还是低着头,手却反转一圈,同姜丹尼尔掌心相对。

 

“哪有你这样管小孩子的,都在哭呢还吼他。”

 

 

 

裴珍映透过门缝站定看着,他咬了咬嘴角,扯了扯食指上的倒刺。啊,流血了。“丹尼尔,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人?”

 

 

 

 

 

 

 

“桃桃你看看谁来啦。”

 

姜丹尼尔提着朴志训的行李推开门。

 

“小老师!小老师我好想你啊!”

 

姜澜懿从里头冲出来,一把抱住朴志训大腿,蹭了又蹭。

 

朴志训把小孩抱起来,两个人坐到了沙发上,“桃桃有多想小老师,嗯?”

 

“很想很想!超级无敌想!”小孩抱着朴志训不肯撒手,“但是小老师我悄悄跟你说哦~”姜澜懿故意假装靠近朴志训耳朵,“那个人——”小肉手指了指在一旁整理东西的姜丹尼尔,“他比我还要想你!”

 

顺着看过去,姜丹尼尔的头发被灯光度上了层暖色。现在,是个家庭了?一想到这朴志训就红了脸。

 

“小老师脸好红,生病了吗?”

 

被桃桃捧着脸看来看去,朴志训笑得更开心。

 

“因为小老师饿啦,桃桃想吃什么啊?”

 

“我啊——”小娃娃悄悄看向姜丹尼尔的方向,看到他还在整理便安下心来凑到朴志训耳边:“我想吃糖!”

 

朴志训歪头,果然还是小孩子,姜丹尼尔肯定管得严。

 

“好,我包里带了桃子软糖,你乖乖的,一会儿给你吃。”

 

“最喜欢小老师了!”姜澜懿抱着朴志训脖子就要亲。

 

“诶,你最喜欢的不是我吗!而且你不要随便亲他,只有我可以。”

 

“姓姜的!”朴志训轻拍抱着自己的人,果然是那么大的个子,把自己环在怀里不够还能伸手逗着自己怀里的桃桃。

 

“怎么,不对吗!”姜丹尼尔蒙着桃桃的眼睛在朴志训唇上亲了一口。

 

“咯咯咯,我知道的!亲亲!mua !”

 

朴志训气得在姜丹尼尔嘴上咬了一口,带坏小孩子!

 

 

 

 

 

晚上一家三口吃饱喝足,洗漱完毕后朴志训便抱着桃桃回屋去睡觉。朴志训又是唱歌又是讲故事连哄带骗也没把姜澜懿哄睡着。

 

“桃桃你今天不乖哦,还不睡?小老师要生气了。”朴志训装作气鼓鼓的样子。

 

姜澜懿拉了拉被子,盖住了半张脸,就留下两颗小葡萄一样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

 

“桃桃怕睡着以后小老师又不见了……”姜澜懿想起上次被“放鸽子”的事,一脸委屈。

 

朴志训听到这话,心底漾开一圈涟漪。他是被需要的那一个,从此以后他不会再是一个人了,有人惦记着他,这种感觉,真好。

 

“小老师跟你保证,绝对不会再离开桃桃了。”朴志训举手,扮作发誓的模样。

 

“那,那小老师你亲亲我,亲亲我我就睡觉……”小脑袋探出被子,噘嘴仰着小脸,活脱脱一条向主人撒娇的小狗。

 

“mua~”朴志训故意大力亲在桃桃肉肉的脸颊上,惹得小孩一阵害羞缩进了被窝。

 

哄完姜澜懿睡觉,朴志训轻手轻脚出了房间,刚转身关好门,一回头就瞅见姜丹尼尔倚在楼梯口看他。

 

“你干嘛!”朴志训瞪他,“吓我一跳。”

 

说完转身便朝着客房走去——

 

“呀姜丹尼尔!姜丹尼尔你给我放手!”拦腰被人扛起甩到肩头的滋味可真不好受。“姜丹尼尔你什么毛病!”朴志训压低声音对着那副宽肩一顿拳打脚踢。

 

“你还想去客房睡?”姜丹尼尔重重一掌拍在朴志训屁股上。“想得美。”

 

“还亲桃桃,不止他不能随便亲你,你也不许随便亲他知不知道!”

 

姜丹尼尔扛着人拉开卧室门。

 

“你和一个小孩子争,多大了!”

 

“不仅小孩子,你要是多亲近鲁尼我都不乐意。”

 

“鲁尼是谁?”

 

朴志训压住姜丹尼尔掀睡衣的手。

 

“你的前辈!”

 

朴志训一脚踹在姜丹尼尔小腿肚上。


“你把话说清楚!”

 

姜丹尼尔干脆先脱自己衣服。

 

“你是小猫,她是老猫,看我待会儿不把你弄得喵喵叫!”

 

“姜,姜丹尼尔!”朴志训一眼瞄准他下身鼓起的大包就发怵,“你逮谁都发情吗!”

 

“唔——”脸颊被一只大手从两边往里握住,又被惩罚性地用力捏了捏,朴志训难以控制地鼓着脸撅着嘴,这副可爱又憋屈的模样让人忍不住就亲了下去。

 

“猫叔很挑的。”姜丹尼尔把那双柔软的唇啃得鲜红,才舍得松开了嘴。

 

“你骗谁!”朴志训大口呼吸着,“就你这经验老道的贼样,我看你是夜夜一夜情吧!唔——”

 

嘴唇又被人惩罚性地咬住了。

 

“呐,你说错一次话,我就亲你一次。”

 

“你!”朴志训被吻得七荤八素又气急败坏,“你这叫吻吗?你这叫吃人!”

 

“吃的就是你。”姜丹尼尔伸手去捧那张红透的脸,朴志训没有躲开,只是瞪他。

 

这双清纯又带着情欲的眼,连带瞪人的模样,都是要诱人犯罪。

 

“你是我唯一的一夜情。”姜丹尼尔满脸真挚,“你别不信。不过你刚刚那话,我能不能理解成你是在夸我技术好?”

 

“我是说你色欲熏心。”

 

朴志训舔了舔嘴唇。

 

“你就是故意的。”

 

姜丹尼尔咬着他的锁骨,朴志训笑着拥住了身上人。

 

 

 

 

 

 

或许是心头的结被人解开了,这一晚睡得太过放松,第二天朴志训没有按照上班时间清醒过来。

 

“我给你放假。”

 

迷迷糊糊要起来的时候他又被姜丹尼尔一把抱住揽了回去。

 

“你这是假公济私。”

 

姜丹尼尔没睁眼,不过很准确地锁定在朴志训的嘴唇,狠狠亲了一口。

 

“我这叫行使正当权力。”

 

朴志训懒得多说,正想安心在姜丹尼尔怀里继续睡时突然又想起件事来:

 

“等等,不去送桃桃上学吗?”

 

姜丹尼尔闻言蹭地一下坐起来,揉了揉一头乱毛随便披了件衣服就下床往外走。

 

“姜澜懿你干嘛!”

 

一打开房门就瞅见桃桃蹲在门口一脸嫌弃地望着他,吓得姜丹尼尔立刻手忙脚乱关好了房门。

 

“等你啊。”姜澜懿提了提肩上的小书包。“小老师还不起床哦?”

 

“嗯让他再睡——嗯?!姜澜懿你看到了什么不对你听到了什么不对——你怎么知道小老师跟我睡的?!”

 

“什么什么啊,我早上起床想先去跟小老师说早安的啊可是客房没有人诶,不睡你这里还能睡哪里啊?”姜澜懿摊手。

 

姜丹尼尔摸了摸自己心脏,差点吓出毛病。他还真不敢真正意义上“教坏小孩子”。

 

“快走吧爸爸,要迟到了。”姜澜懿小步下着楼,“啊对了爸爸,你穿的是小老师的衣服,记得换掉。”

 

“道德败坏!”

 

这是姜丹尼尔出门前朴志训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对此,他居然有些无言以对。

 

“你真没用。”

 

帮桃桃扣好儿童安全带,姜丹尼尔刚坐上驾驶座就听到儿子这么一说,气到连插三下才扣好自己的安全带。

 

“姜澜懿我要断你网了!也不许看电视!”

 

小娃娃无所畏惧吐舌卖乖,姜丹尼尔认真思考收缴姜桃桃小朋友的电子设备事宜。快到学校的时候姜丹尼尔接到尹智圣的电话。

 

“哥。”

 

“我送桃桃呢。”

 

“嗯,在我家,以后和我们一起住了。”

 

“桃桃的身份?”

 

这么一问他才想起自己似乎并没有和朴志训说过姜澜懿是自己的养子这件事。而且为了姜丹尼尔个人的发展,姜澜懿从小就被他爷爷奶奶嘱咐过,在外人面前尽量不要喊出“爸爸”这个字眼。如此想来,朴志训对这件事还真是一无所知。

 

“应该,不要紧的……”

 

抬眼通过镜子看到后座正在玩书包上玩偶挂件的小孩儿,没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改天找个时间讲清楚应该就可以了。

 

送完桃桃,姜丹尼尔直接开车去了公司。

 

走到办公室发现裴珍映正坐在候客厅等他。

 

“嗯?裴经理,有什么事吗?”

 

“姜总……是您昨天发邮件让我和朴经理早上来您办公室的……”

 

姜丹尼尔一拍脑袋,果然是美人误事啊……没想到自己也有犯这种蠢的一天。

 

姜丹尼尔边致歉边把人往里边请。

 

“不过我刚刚经过销售一部,朴经理好像还没有来。”

 

“啊他今天请假。”

 

“是身体不舒服吗?又胃疼了?”

 

刚恋爱的人总是异常敏感,裴珍映的语气听着实在是过分关心,姜丹尼尔顿了顿拉开座椅。

 

“嗯,我批他假了。先谈正事吧。”

 

看着姜丹尼尔笑了笑摆出工作模样,裴珍映也跟着笑笑低头翻开文件。

 

丹尼尔,丹尼尔,真想知道志训哥的位置可不可以被替代呢。无论你喜欢的是他的脸还是他的性格,你都会发现,还有更好的人选在等着你。

 

“所以,您想让我来接TM这一单?”裴珍映翻着手里的材料,指尖刮过纸上的一个名字。

 

TM副总裁,林天鹤。老熟人啊。

 

朴志训,你果然没与姜丹尼尔提过当年的事情。

 

“TM这一单如果做下来,对MAMMO会有很大帮助,对方也一直在向我们抛橄榄枝,只不过这一单压在朴经理手底下有段时间了,一直没有任何推进,我想或许是因为他太忙了,所以我现在把这件事正式转交给你,希望你能把TM拿下。”

 

“好,我会尽力的,姜总。”

 

“不过,应该也有需要朴经理配合的部分,希望姜总能和朴经理说清楚这一点,以免他对我的安排有什么意见。毕竟我是新来的,所以——”

 

有些尴尬的笑显得裴珍映看起来真诚的不得了,姜丹尼尔歪了歪头,他仔细看了看裴珍映。当下不觉得,此时回头想起那天在餐厅的情况,朴志训和裴珍映,这两人明显就应该是认识的关系,不过他们又为何要故意装作不认识呢?姜丹尼尔暂且搁下心中的疑虑。

 

“嗯,我会让志训全力配合的。”

 

裴珍映回了声好便离开了,姜丹尼尔点亮手机屏幕,桌面背景是昨晚偷拍的朴志训的睡颜,只看一眼他便心下一软,嘴角也不自知地扬起了笑意。用指尖描绘着屏幕里的轮廓,姜丹尼尔轻点那个微微鼓起带点肉肉的脸颊。

 

“你可要多笑才好看啊。”

 

无论你有什么秘密,都没关系的,只要你能一直笑着就好。


评论(26)

热度(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