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霸道总裁爱上我 【七】


【桃桃我已经接回家了。啊对了刚刚跟苏阿姨做饭打下手发现盐快用完了你回来的时候记得捎上一包,我就不让阿姨特地去买一趟了。开车不准看手机!说的就是你!你!】

 

下班路上收到朴志训的短信,姜丹尼尔笑成了傻子。

 

也许这就是一直以来想要的生活。他想。

 

姜丹尼尔捏着两袋盐推开了家门,朴志训系着围裙边擦手边迎上来把拖鞋递到他跟前,顺手接过他手里的盐就走回了厨房。

 

姜澜懿扒在角落看人走远了就跳出来拉扯着姜丹尼尔往里屋走。

 

“姜澜懿你偷偷摸摸地又干啥!”姜丹尼尔被拽到墙角,蹲下来捏了捏小孩的脸。

 

“嘘——爸爸我跟你讲哦,今天小老师来接我放学,我们方老师老盯着他看!眼睛都直啦!啊疼!”话没说完小脑袋就被敲了一下,姜澜懿一脸委屈,“我说真的!我最近都有乖乖的,没有犯错!可是方老师就是非要找小老师谈话,很奇怪的!”

 

姜丹尼尔哭笑不得,不知道小孩子的脑袋里想的都是些什么。

 

“总之,爸爸,你加油!”姜澜懿一本正经地做了个“加油”的手势,头也不回地就走开了。留下他爹站在角落一脸错愕。

 

他想抓住姜澜懿问问他对自己老爸追人的能力是不是有什么误解?显然他已经把朴志训也就是小老师吃干抹净了,还需要加什么油?他觉得得和儿子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你还不来吃饭?”

 

“哦来了!”

 

餐桌上朴志训左右开工,一边给桃桃擦嘴一边给姜丹尼尔夹菜,忙活得不行。

 

“诶,你自己吃就好,我们可以自己照顾自己的!”

 

桃桃拿袖子抹嘴:“对!我们可以的!”

 

姜丹尼尔捂脸,这就叫猪队友吧。

 

“待会儿我就给你检查功课,有错就拍手心了。”

 

“啊——”

 

桃桃耷拉着眼向姜丹尼尔求助,后者埋头扒饭。

 

“我能带个布丁进去吗?”

 

朴志训摇头。

 

“全部做对才能吃。”

 

姜澜懿低头叹气,姜丹尼尔埋头笑得开心。

 

“对了,你去把碗洗了。”

 

“啊——”

 

姜丹尼尔瞪大了眼,朴志训无视他的哀求直接拉着桃桃去洗手,姜桃桃小朋友趁机给姜丹尼尔做了个鬼脸。

 

行吧,反正有洗碗机。姜丹尼尔收起无辜脸继续安心喝汤。

 

 

 

 

 

“呀!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洗碗机坏了!!!” 

 

姜丹尼尔在厨房咆哮,朴志训和姜澜懿在房里憋笑。

 

“小老师说,等一下下检查你洗的碗,有一只碗没洗干净,晚上就不许你上床!”姜澜懿冲着厨房大喊。“啊痛!”脑袋又被敲了一下。

 

“小兔崽子哪里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不学好!”朴志训涨红了脸,拿过姜澜懿的作业本匆忙转移了话题,“这次有进步哦,来我们看看这一题……”

 

桃桃还是很聪明,功课都没问题,得了特许,不仅吃了布丁还能吃两颗糖。

 

“小老师,问你个问题哦,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啊?”

 

朴志训正在帮桃桃整理书包,听到桃桃因为嘴里包着糖还有些模糊的声音笑了出来。

 

“因为,他很傻啊。得照顾好这个傻狗,还有你这只小狗。”

 

“那你,是真的愿意当我妈妈吗?”

 

“妈妈?”

 

朴志训转身。

 

“嗯,你要嫁给我爸爸的话,那就是我妈妈啊!”

 

朴志训愣在原地。

 

原来这是姜丹尼尔的儿子。

 

 

 

 

 

 

洗完澡,姜丹尼尔还没完全擦干水就往被窝里钻,朴志训看着手机往旁边挪了挪。

 

靠近,挪开,靠近,挪开……

 

“你干嘛!”  姜丹尼尔一把将人拽到怀里,“你再挪就到地上去了!”

 

没有注意到身边人的异样,姜丹尼尔半眯着眼使劲往朴志训怀里蹭了蹭,“你看我今天洗碗洗得手都变粗糙了啦!”丹尼尔把手伸到面前,一副讨好的模样。

 

“姜丹尼尔。”

 

“有!”

 

“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我。”

 

“怎么会!我还有什么能瞒着你的。”黏糊糊拉过人就要亲,朴志训偏过头,颈部的青筋明显,他控制着自己的呼吸。

 

“我再问一次,有没有事情瞒着我,任何事情。有,还是没有?”

 

姜丹尼尔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朴志训这副态度他已经很久没见到了。

 

但是他认真想了一下,没有,真的没有什么刻意隐瞒的事情。

 

“没——”

 

“我讨厌虚伪和自以为是的人,我有没有说过。”朴志训偏过头看过来,暖黄色的床头灯衬得他格外好看。“我很讨厌。”他又重复了一遍。“姜,丹,尼,尔。”

 

 

 

 

 

 

“你是要给桃桃找妈妈,何必来找我呢?”

 

朴志训离开前的话反复在姜丹尼尔脑中循环。

 

真是被说中了,他丧气地躲在桃桃房门口。其实他可以告诉朴志训桃桃是自己的养子,不过对于桃桃而言这是不是一种伤害呢?桃桃自从记事开始就一直被自己带在身边,家里人待他也都像姜家自己人一样,从未有人提起过他被领养的身份。所以桃桃,这么小的孩子,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吧……

 

姜丹尼尔捶了捶脑袋,是自己疏忽了,如果早一些跟朴志训把事情说开,以他的性格,加上他那么喜欢桃桃,一定是能接受的吧?怪就怪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理所当然了。

 

自以为是,没错,朴志训骂他是个自以为是的人,还真说对了。

 

姜丹尼尔靠在姜澜懿房门上,里面的人是自己的宝贝,离开的人也是自己的宝贝,唉,他摸了摸门缝,还是先去追会跑走的宝贝吧。

 

 

 

 

 

 

驱车赶到朴志训家里,发现人并没有回来。姜丹尼尔急了,朴志训摔门离开的时候除了手机什么也没带,这深更半夜的跑出来,能去哪里!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该死!

 

姜丹尼尔拍着方向盘不知如何是好。从窗户外吹进来的风竟然让人觉得生冷。姜丹尼尔缩了缩脖子,啊!对了!

 

立刻发动油门调转车头开了出去。

 

他想起朴志训曾经抱着膝盖坐在江边,小小的,弱不经风的样子,就好像风一吹,他就会消失在潮湿的夜色里。

 

“志训!”

 

姜丹尼尔急上心头,冲到江边便开始胡乱抓人。

 

“对不起,是我认错了……”

 

姜丹尼尔放开被自己抓着的人。

 

朴志训,你在哪儿呢?

 

 

 

 

 

 

被记挂着的人正在酒吧坐着,红扑扑的脸颊看着就是一个惹人怜,他一杯接一杯漫无目的地喝着,并不知道自己早就成了众人的焦点以及觊觎的对象。

 

“姜丹尼尔,你都有孩子了还来招惹我干什么?耍我好玩吗?”

 

朴志训指着面前的酒瓶。

 

“去他妈的爸爸,我和你说,你别想再来招惹我!”

 

“是啊是啊,伤你心的人可不能让他再靠近,让好哥哥来安慰你吧——”

 

朴志训被人揽着离开吧台,脑子发晕,根本不知道揽着他的是谁。

 

“你就算了,还不配。”

 

刚出了门口没走两步就被拦下,那人仔细看了眼打扰自己好事的人。

 

“你想把我朋友带到哪里去?”

 

“朋友?你看他认识你吗?”

 

被折腾了一会儿朴志训其实清醒了一些。

 

“呵。”

 

裴珍映笑了笑,大力拍掉那人揽着朴志训的手,顺势抓着朴志训手腕就将人收到自己怀里,对准他的嘴唇吻了下去。

 

“嗯——珍映?”

 

是熟悉的触感,即便意识朦胧,身体却能代替大脑先作出反应,朴志训被熟悉的味道包裹着,迷蒙着眼只专心回吻着。那人见状知道自己这个主意是打不成了,啐了一口便转身灰溜溜地走开了。

 

裴珍映放开朴志训,软绵绵的还是那么好欺负啊。他笑了笑,幸好在路上看到人跟过来,不然可就被别人抢去用了。

 

目前来看,能让你这样难过的也只有姜丹尼尔了吧,那就再帮帮你们好了,快点分开,才方便下手啊。

 

裴珍映笑的开心,招来出租车。

 

 

 

 

 

 

手机提示音响起,姜丹尼尔赶忙掏了出来,生怕错过朴志训任何一条信息。

 

划开屏幕才知道,是裴珍映。原想摁掉提示继续忙着找人,但不知为何手不听大脑安排愣是点开了消息,就好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一样——

 

来自裴珍映的图片中,安安静静睡在床上的那个人,不正是自己在找的人。

 

【啊对不起啊姜总,发错消息了!您忽略就好!】

 

两秒后便收到了来着裴珍映的第二条信息。

 

姜丹尼尔皱了皱眉,仔细看了看照片,一眼认出那是朴志训家,摁灭了手机,立刻驱车再度赶了过去。

 

 

 

裴珍映将手机扔到一旁,一边脱着朴志训衣服,一边想,哥,如果丹尼尔看到你这样,会怎么想啊?

 

他俯下身子含住朴志训颈侧,留下两三个红色印记。

 

 

 

“咚咚咚——”

 

来了。裴珍映抬头,眼睛里藏着的都是些狡黠的光。

 

“姜总,您怎么——”

 

裴珍映湿着头发来开门,姜丹尼尔眯了眯眼直接往朴志训卧室走。

 

“姜总——”

 

人还是乖乖睡着,如果没有看到凌乱的床和他裸露的肩膀,姜丹尼尔会很喜欢这个场景。

 

“你们什么关系?”

 

裴珍映没有回答。

 

“我问你们什么关系!什么时候——”

 

一开口他就想起那通电话。

 

“当时是你?”

 

裴珍映避而不答的模样让姜丹尼尔更为火大。

 

“你们串通好了?”

 

还以为朴志训是因为在乎自己才离开,结果只是借了由头而已。一口气堵在心口,憋得他此刻竟然想哭。原来两人不仅仅是认识,更是——难怪那样刻意地装作不熟。

 

“我们分手了,今天——今天是意外。”

 

裴珍映的刻意解释并没有让姜丹尼尔好过,那天在餐厅朴志训的反应都是为了裴珍映吧,啊,太有意思了,他,姜丹尼尔,居然还有被这么戏弄的一天。

 

“好,很好。”

 

姜丹尼尔捏着朴志训的下巴,一不小心又被他颈部的吻痕刺痛了眼。

 

“你真是好样的!”

 

说完便放手离开。裴珍映揉了揉朴志训被姜丹尼尔捏红的那块皮肤——

 

“辛苦哥了。”

 

 

 

 

 

 

 

第二天朴志训是被胃部的绞痛生生痛醒的。屋里没有第二个人。头重脚轻昏昏沉沉,接了两杯凉水下肚算是彻底清醒过来。

 

清醒过后便断断续续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来,以及大概了解是谁把自己送回了家。

 

至于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全然不知。

 

胃部突然一阵异样,朴志训捂着嘴跑去了洗手间。

 

摊开掌心,是刺目的红……

 

朴志训愣了愣,抬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唇上沾染的血渍异常夺目,而自己领口若隐若现的红色印记,让他皱紧了眉。

 

胃部的疼痛让他无心思考,跌跌撞撞冲进房间翻找出手机来,他需要求助,他快要撑不住了。但当他划开手机屏,首先冲入眼帘的,是昨晚来自姜丹尼尔的三十条未接来电……

 

“丹尼尔,你救救我——”

 

他还是拨通了电话,虚弱与疼痛让他说不出多余的话来解释自己的情况。

 

“朴经理还找我干什么,你应该找裴经理,毕竟,他才是昨晚和你共度春宵的人。怎么,裴经理不在身边就想起我了?”

 

姜丹尼尔正看着裴珍映一早交来的项目计划书,他甚至不想去确认朴志训上班没有,不过现在看来,是还在家里呢。

 

“你救救我——求你,救我——”

 

又是一口鲜血呕出,朴志训捂着嘴,血腥味刺激着他的感官,他分不清是脸上的是生理泪水还是因为心痛流出的眼泪。

 

快来救他吧,姜丹尼尔,快来啊。

 

“朴志训。你问我有没有瞒你什么事,那你呢?”

 

“朴志训。姜澜懿是我领养来的,我没有要刻意隐瞒。”

 

“朴志训。那你呢,你跟裴珍映的事呢,打算骗我到什么时候?”

 

“朴志训。你知不知道,我真的想好好跟你过日子的。”

 

“朴志训。”

 

“朴志训你说话。”

 

“朴志训?”

 

姜丹尼尔兀自说着话,而电话那头已然没了动静。姜丹尼尔这才反应过来这通电话里朴志训从头到尾都在说着两个字——

 

救我。


评论(17)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