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殊途同归 【一】

血腥庸俗爱情故事,勿上升真人。


赖冠霖进门的时候脸色很不好。

 

“都是新人没经验所以……”

 

酒吧经理还在解释,他挥手示意闭嘴。要不是黄旼炫提醒,这个地儿还藏了不少东西必须得亲自来确认一番,否则他还真不想来这里处理这些破事。

 

“招你们来是要你们做事,不是通知我来做事。”

 

梳着三七分大背头的经理点头哈腰心里直发怵,本来也没想惊动您这尊大佛,您来一趟他这条小命可也是折寿不少。

 

“哪儿找的人扔回哪儿去。”

 

“我不走。”

 

赖冠霖闻声回头,角落里有个人正抬着头死死盯着他,一屋子的人都只敢小心压低脑袋就怕被点名,他一个人挺着胸膛目不斜视,倒是一点儿也不觉害怕。

 

“我不走,我需要钱。”

 

嗯?赖冠霖仔细看着说话的人,平淡的黑发,素着一张脸,刘海有点长遮住了一点点眼睛只看得到似乎很亮。

 

“你不想走?”

 

那人点头。

 

“那可得有好业绩,我不养闲人。”

 

那人抿了抿嘴,没有吱声。半垂的刘海下一双眼睛从方才的晶亮转为黯淡,视线也转移到了斜下方,像是要把地板盯出个洞来。

 

赖冠霖鬼使神差地凑上前,这个地方他不喜欢来,因为这里的男孩子一个个油腻而世故,赖冠霖生怕多在这里吸上一口气都会使得自己犯恶心,但此刻不知道是什么好奇心在作祟,大概是因为今天上午那比枪火交易走得很顺畅,所以如今整个人呈了松弛状态,挑着眉靠近那个瘦薄小人,一下伸手大力扣住了他的下颚,居高临下逼迫他抬头正视自己。

 

稚嫩得很。

 

这是赖冠霖的第一反应。

 

“长得还不错,留下吧。”收了手转身便要走。

 

“少爷……就是这人,被客人看中了死活不肯‘干活’,人家客人不乐意了才闹得出动了条子,还搞出扫点这一出!”经理叉着腰从鼻孔里出着气,一副标准的欺软怕硬模样,斜斜瞪着角落那个死咬着下嘴唇的人。

 

“哦?”赖冠霖饶有兴味,来了Mars还有不乐意卖的?

 

有趣。

 

“留下。”赖冠霖说了第二遍。

 

经理讪讪点头哈腰,这叫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先把他送到311。我一会儿过去。”

 

311?经理已经顾不得擦掉额头的汗,那可是少爷在Mars专用的房间,这……

 

“让他收拾干净进去。”赖冠霖斜眼瞥了瞥埋头的人。

 

趁着今日的兴致,消遣一把也未尝不可。

 

被吞了两次,后半段戳链接吧

评论(15)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