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殊途同归 【三】


道上繁重的琐事彻底冲淡了赖冠霖对甜果味的印象,他将自己关在暗房里已经三天三夜,翻阅着交易账目,查看着手下线人呈交上来的各帮派近期动向安排。直到琛叔通知诸葛黄来了,他才打开了暗门。

 

“不是跟你说过你可以直接进来。”赖冠霖揉了揉太阳穴,从暗房里走了出来。

 

“我可不想进你那暗室,怪阴森的。”黄旼炫坐在书房沙发上,抬手从茶几上折了朵月季,捏在手里把玩,“你哥要回来了?”

 

“是。”

 

“怎么处理?”

 

“按老爷子的想法来。”

 

“哦?”

 

“白的,明面上那些走商走官的,归他,黑的,我原本就铺开的那些,还是归我。”

 

“哈,有意思。”黄旼炫笑了笑,“你爸这是摆明了要你们兄弟俩联手,这说黑说白的哪里真能分得清楚,还不是要逼你放下心结顺带压得你低人一等?”

 

赖冠霖自然懂其中意思,他不反抗,只是因为他确实还没那个只手遮天的能力。

 

“不说这个了,诶对了,你什么时候又对小男孩上手了?用完了也不处理好,不像你温柔赖少的风格啊。”黄旼炫转动着手里的月季花,一片一片将花瓣卸了下来。

 

“什么。”赖冠霖皱眉。

 

“哝,你自己看,把这么瘦小的孩子扔在门口,多难看啊。”黄旼炫起身拉开窗帘,指了指落地玻璃窗,视线落在大门外。

 

这栋赖家大院坐落在郊区,周边一望无际皆是荒野,而此时从楼上望去,那个正斜靠在不远处的大铁门外的小脑袋,像是一朵蔫了的花苞。

 

“怎么回事?”赖冠霖沉着脸拉开房门,问向在外边候着的林琛。

 

“人本来按少爷的吩咐拾掇好了就开车送出去了,没想到这个孩子不知怎么的又自己回来了,我看少爷您在房里忙,就没来打扰您。”

 

“多久了?”

 

“送出去当天他就折回来了。坐在那里三天了。”

 

妈的。

 

赖冠霖在心里暗骂着跑了出去。

 

 

 

 

裴珍映靠着铁门想,再这样等下去他大概会先饿死在这儿。他抠着铁门闭着眼,又想起朴志训三天前给自己上药时说的话:

 

“我倒是不知道你的打算是把自己弄成这样。早知如此,不如直接把你砍几刀扔赖冠霖面前。”

 

“接下来你能不能继续接近他,就看你舍不舍得用力了。不过,你可得把握好软硬兼施的度,别先把自己赔进去了。”

 

裴珍映还有力气干笑几声,真让朴志训说中了,赖冠霖再不理会自己这种愚蠢的示弱,他可真就得把自己折进去了。

 

“裴珍映!”

 

哦?

 

睁开眼恍惚间看到赖冠霖向他跑来的身影,裴珍映扯了扯嘴角,终于安心闭眼倒下。

 

 

 

 

 

 

赖冠霖抱着裴珍映回房的全过程被黄旼炫尽收眼底。

 

那张向来处变不惊的脸上露出的焦灼是黄旼炫所陌生的,甚至是在交易失败时他都没从赖冠霖脸上看到过这种表情。

 

“哟,还把人放自己床上了?你不是洁癖?还是我记错了?”黄旼炫倚着门揶揄。

 

“少爷。毛巾和水盆,还有开水。”林琛弯腰放下东西,又看了一眼床上紧闭双眼的人。

 

赖冠霖拧着眉,直接忽略了黄旼炫的调侃,眼中只有那个软绵绵躺在自己床上的小人。他脸上的伤口已经结痂,赖冠霖忍不住轻抚上去。

 

“麻烦您了。”

 

不同于之前的亲力亲为,赖冠霖收回手退到一边。林琛想到当时少爷的话,在心里叹了口气,小心扭干了毛巾轻轻把裴珍映身上的脏污擦干净,收拾好之后,林琛端着水盆又听到赖冠霖的吩咐——

 

“把朴医生喊来。”

 

“是。”

 

“哟,你这小孩不过是身体虚了点喂点吃的就行了,还要把志训喊来,你也太大动干戈了吧。”

 

赖冠霖不接话,黄旼炫也没生气,就在那儿看着赖冠霖替小孩穿好衣服,给他一点一点喂水喝。

 

冠霖,你这样不对。

 

 

 

 

“之前的伤口没有处理好,再加上多日未进食导致虚脱,这位的身体底子还是不差,不过经由这么一折腾……得多加照顾。”

 

朴志训重新处理好有些发炎的伤口,也给裴珍映打了退烧针,不过他的热度暂时还降不下来。收好医药箱解释了目前的情况,朴志训同两人致意后离开。

 

“冠霖。”

 

赖冠霖并未理会黄旼炫,只坐在床边盯着裴珍映的睡颜。

 

“赖冠霖!”

 

黄旼炫抓住赖冠霖的肩膀强行将他提起来,他不禁后悔怎么一时疏忽让裴珍映接近了。方才不过是第一次的见面,他就已经感觉到裴珍映有多么,危险。当局者迷,他得把这小小的火苗掐灭。

 

“你想清楚你在干什么,想清楚!”

 

还想再说些什么,不过黄旼炫在看清赖冠霖表情之际愣住了,他张了张嘴却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赖冠霖眼中含泪,虽然并没有多余的表情,不过黄旼炫与他相处多年,这样的情况实属罕见。

 

“他就这么重要?”黄旼炫一脸不可置信。

 

赖冠霖低着头不再回答,黄旼炫放开他任由赖冠霖继续抓着裴珍映。

 

林琛站在门外一眼看出了问题所在,他的小少爷是什么情况,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黄先生,少爷这里我会留意照料,您先回去休息吧。”

 

黄旼炫看了一眼林琛,老管家冲他点了点头。

 

“那我先走了。”

 

黄旼炫转身之际再看了眼躺着的人——

 

裴珍映,你真有本事。

 

 

 

 

 

等到卧室里只剩下两个人,赖冠霖终于彻底决堤,噗哒噗哒眼泪直掉,裴珍映还在发烫,闭着眼睛唇色发白,好像再也醒不过来似的。他很害怕。

 

“你醒醒啊——别丢下霖霖——你醒醒啊——”

 

赖冠霖跪趴在床头,一边哭一边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戳着裴珍映自然鼓起的脸颊。

 

“你醒醒……珍珍你醒醒好不好……”

 

“霖霖有糖……你醒过来霖霖就给你糖吃好不好……”

 

“霖霖不要你生病……不要……”

 

赖冠霖呜呜噎噎哭得像个孩子,眼睛里的戾气与傲气全然褪尽,此时只剩下孩童天真无辜的模样。

 

判若两人。

 

就在他哭得鼻头红红,满脸是泪的时候,裴珍映微微动了动,眯了眯眼,醒了。

 

“你醒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霖霖的!”

 

裴珍映被抱了个满怀,差点让他难以呼吸又要晕过去。

 

“赖冠霖?”

 

晕倒前最后的记忆是赖冠霖向他跑来的模样,但是他也想过那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哥哥太难受回去了,你醒过来就好了,饿不饿?我们去吃东西啊!”说着就要拉裴珍映起来,裴珍映不自觉皱了皱眉,浑身使不上劲再加上后背的疼痛让他无力思考。

 

“噢对不起,我忘了你是病人,朴医生说了你身体不好……我给你端进来,等等啊!”

 

裴珍映看着赖冠霖跑出去的身影,奇怪,太奇怪了,脸是赖冠霖的脸,不过为什么他称赖冠霖为……哥哥?说话的语气做事的样子也一点不像赖冠霖——

 

怎么回事,他的资料里没有这一项啊?

 

 

 

 

 

赖冠霖端着白粥回来的时候裴珍映已经又躺了回去。

 

“诶,别睡,吃点东西再睡。”

 

他拍着裴珍映的脸颊,裴珍映迷迷糊糊睁眼。

 

“来,吃饭,珍珍要好好吃饭。”

 

看着床头的餐盘,裴珍映迷迷糊糊间没有多想,就这么将心里的疑惑直接问了出来:

 

“你是谁?你不是赖冠霖?”

 

“对啊。我是霖霖。”

 

“那你叫赖冠霖哥哥?”

 

看到他一脸真挚地点头,裴珍映被惊得一个激灵,没忍住往被子里滑落了一些。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做出咬人的样子,这个顶着赖冠霖的脸却说自己是霖霖还叫赖冠霖哥哥的人坐在床边晃着腿。

 

裴珍映此时倒是有些清醒了,仔细思考着着眼前人的话——难道?

 

“霖霖?”

 

“嗯?”

 

“帮我把粥端过来吧。”

 

“好!”

 

一边帮着拿起勺子,一边嘴里还在念叨珍珍要好好吃饭好好养身体不能再生病。裴珍映接过勺子,试探性地继续问着:

 

“你怎么知道我叫珍珍?”裴珍映咬着勺子做出十分天真的惊讶模样。

 

“你不是吗?可是你和珍珍一样都有黑黑的眼睛,笑起来眼睛会弯弯的——而且你们闻起来都是甜甜的,所以你肯定是珍珍!”

 

赖冠霖瞪大眼一副笃定的神情,倒是裴珍映被盯得慌了神先收回了视线。原本赖冠霖就长得干净乖巧,一旦带着些小孩模样看着就软乎的不行,面对这样的人,裴珍映实在无法再做出更过分的试探行为。

 

他摸了摸赖冠霖——应该说是霖霖的头,虽然还有很多疑惑,不过当下他却只想这么做。

 

“嗯,我是,我是珍珍。”

 

对面之人听到这话,立刻笑得咧开了嘴。看到霖霖这副样子,裴珍映下意识也跟着笑了起来。

 

“珍珍笑起来最好看,哥哥怎么还要欺负你呢!”

 

裴珍映又笑了笑小口吃着白粥。霖霖,赖冠霖——这段是连朴志训都没有提供过的信息,他该如何接招呢?

 

是继续装乖,还是强行威胁……他瞥了眼玩着被子上流苏的人——对着这样的,孩子?他下不了手。

 

“霖霖你……多大啦……?”裴珍映带着哄孩子的语气询问着。

 

“霖霖已经上学了!多大……我多大……我多大了啊……”赖冠霖挠着脑袋,像是陷入了什么困境,开始不停自言自语,逐渐又演变成拼命抓着自己的头发,“我多大了……我多大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霖霖一直这么大……一直……一直……” 

 

裴珍映看着赖冠霖鬼打墙一般扯着自己的头发,原本凛冽的眉眼变得柔软而孩子气,脸上是越来越焦躁越来越委屈的表情,裴珍映看着这样的赖冠霖,心底铺开一层奇妙的情愫,下意识便伸出手来,将霖霖揽进了怀里。

 

“霖霖乖,霖霖乖,珍珍不问了,不问了,我们不想了不想了啊……”裴珍映一下一下轻轻拍着他的背,轻轻抚着他的脑袋。

 

 

 

房间内就这样安静了下来,裴珍映小心拍打着,他想起很久很久之前,他曾经也做过同样的举动。

 

“你在做什么。”

 

裴珍映一惊,那个声音再度变回了熟悉的语调。

 

赖冠霖回来了。

 

“在帮你拍掉头上的脏东西。”

 

裴珍映不动声色放开还环在他后背上的手,赖冠霖却并没有起身。

 

“你见到他了?很喜欢你吧。”

 

赖冠霖说话的热气打在裴珍映锁骨,他想躲开,又被赖冠霖压得动弹不得。

 

“但是你怎么能让他难受呢?你做了什么让他难受了?”

 

赖冠霖的语气里满是些引诱的滋味,裴珍映缩了缩跟着开口:

 

“我问他多大了,啊——”

 

裴珍映的头发被狠狠抓住,整个人跟着被提了起来。

 

“你不许问他问题知不知道!你不许和他接触知不知道!”

 

裴珍映闭着眼睛咬牙忍受,他猜赖冠霖会这么生气,一定是因为霖霖对他而言太重要,重要到必须要保护好,藏匿好。

 

当然要护好藏好,这可是从来没有人找到过的弱点。

 

 

 

明明应该是轻易就能掰折的花偏偏总能把他扎伤,赖冠霖想要彻底捏碎这朵花,逐渐施力的手却在看到裴珍映皱眉的时候悄然松开。

 

 “对不起——”

 

裴珍映闭着眼,意外地落入一个轻柔的怀抱——他能感受到自己被抱在赖冠霖怀里,那个喜怒无常的人,正一下一下顺着自己的头发。

 

黄旼炫是看着自己如何为裴珍映着急的,可能他就快有所行动了吧。对不起,他不会允许你成为一个影响和变数的。


评论(16)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