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霸道总裁爱上我 【九】

*此章小虐



“麻烦你送个资料,把这个带给林总,他点名要你送到,我也没办法。”裴珍映摊手,“你放心,我把手上这份方案写完就去找你。”

 

刚回公司不久,朴志训就被喊去了裴珍映办公室,美其名曰:协助。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和他接触,何必故意制造机会?”

 

“的确,我是很想看看如今的你会怎么面对林天鹤,但是我可没有一点坏心思,我向你保证,把这份方案交了我就来。放心,我警告过林天鹤了,以你现在的身份,想必他也不敢对你做什么的。不过上一份天盛的合约已经黄了,这份TM的再黄,大概姜总就要被董事会——”

 

朴志训面无表情盯着裴珍映,此刻他觉得甚是可笑,当初是别人用裴珍映来威胁他,他才不顾一切只身冒险,宁可自己摔得粉碎也不愿裴珍映被伤害一分一毫。而如今,反过来威胁自己的人,竟然是他曾竭力保护的人。

 

“你的算盘是打在我身上,还是姜丹尼尔身上?”

 

种种针对,朴志训心里自然清楚这其中的猫腻。裴珍映耸肩并不回答,只把资料袋放下,帮朴志训拨好刘海。

 

“我会尽快过来的。”

 

朴志训打掉他的手,裴珍映也不生气,退后几步。

 

“麻烦朴经理了,毕竟姜总说了,你要配合我的工作。”

 

朴志训抿唇,带着资料离开了裴珍映办公室,拿起手机给姜丹尼尔发了信息——

 

【中午要见客户不和你一起吃饭了,我们晚上一起去接桃桃吧。】

 

 

 

裴珍映转动着手中的钢笔,看着朴志训离开的身影,牵起嘴角笑了笑。他确实很想把朴志训曾经经历过的那件事捅破,看看姜丹尼尔会是什么反应。

 

但是,假如裴珍映能预料到一个小时后会发生什么,他绝对不会让朴志训去送这份资料。

 

 

 

 

 

 

到了饭店,朴志训捏紧了手里的资料,敲开了包间的门。

 

毕竟是在饭店,不会怎么样的。朴志训这样告诉自己。

 

“志训来啦,快坐快坐。”

 

偌大的包间,环顾四周,只有林天鹤一个人,朴志训皱了皱眉。

 

“咱们有多久没见了?”一上来就开门见山,言语之中尽是暧昧语气,林天鹤倒是一点遮掩都没有。

 

“林总,这是您需要的资料,裴经理让我带给您的。”朴志训放下文件夹,坐到了稍远的位置。

 

“麻烦你了,还亲自来送一趟。不过都过了这么久了,你们两个竟然还能在同一个公司,真是缘分不浅啊。”林天鹤起身给朴志训斟了杯酒,“当初听说你离职了,还没来得及询问你的去处,你就人间蒸发了,连带着小裴也是,啧,完全联络不上啊。”林天鹤敲了敲酒杯,“不过幸好,咱们的缘分也不浅,这不是,又见面了。”

 

面对林天鹤的刻意调侃,朴志训只是笑笑,也不开口说话。

 

“别这么拘束嘛,毕竟都是老朋友了,这份合约呢,我回去会递交董事会过目,等裴经理的整体企划书出来,我觉得问题就不大了。”林天鹤举起杯子,示意朴志训喝酒,“这次合作就快成了,所以朴经理,可否赏林某我一个面子,喝一杯?”

 

朴志训愣了愣,不自觉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胃部。

 

半年都不能再喝酒哦。姜丹尼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次合作再黄,姜总还不知道会被董事会怎么样呢。裴珍映的声音同时响起。

 

喝一杯,就喝一杯,没关系的。

 

朴志训握住了酒杯,一饮而尽。

 

 

 

“听小裴说你前段时间身体不是很好?是怎么了?”

 

“听说你越来越有气度了,今天一看,的确啊!”

 

“这份合约,我可是等了很久啊……”

 

“志训呐,这几年你过得可好啊……”

 

 

 

林天鹤的声音越来越远,脸越来越模糊……朴志训只觉得头昏脑涨,四肢无力,眼皮越来越沉,越来越沉……

 

 

 

 

 

再睁眼时,眼前已是曾经熟悉的场景——

 

是当年那个房间。

 

“志训醒了?真是不胜酒力,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样呢?”

 

林天鹤依旧衣冠楚楚,看起来好一副商人做派。

 

“当年也是这样,东西送到了,人也送到了。”

 

林天鹤揉揉太阳穴仿佛在认真回忆。

 

“怎么不说话呢?当初你可还说了不少呢,骂我的话还有几句我可是记忆犹新。”

 

林天鹤抚过朴志训的耳廓,朴志训拧着眉躲开了。

 

“你还是想像以前一样?睡一次,就把单子给我?”

 

没有意料之中的惶恐,林天鹤看到的,只是一个面无表情的朴志训。

 

“呵,朴经理说的什么话,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心想帮小裴?”

 

朴志训转过头看着林天鹤。

 

“我帮的是姜丹尼尔。”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朴经理还是这么‘牺牲奉献,乐于助人’,看来姜总是你的新欢了?倒是误会你还钟情于小裴呢。”

 

“那好,睡一次,这个单就给MAMOO。”

 

 

 

 

 

 

姜丹尼尔正在签字的手一抖,斜出的痕迹弄花了文件,一旁等着的尹智圣把它抽走。

 

“我去重新打印。”

 

“哥,裴珍映和朴志训之前是不是一家公司的?”

 

“对啊,而且不是说了吗,当时因为朴志训签了一个天价单子还在业内火了一把。”尹智圣一边整理一边回答。

 

“当时那个单子是签的哪家?”

 

姜丹尼尔觉得这似乎是一个突破点。

 

“代华?好像是这个。对了,最近跟进的TM就是代华分出来的,林天鹤林总当初在代华可也是了不得的人物,不过倒是不知道朴志训那个单子是不是他签的。”

 

“嘭——”

 

姜丹尼尔捶桌。

 

怪不得,怪不得。

 

“中午要见客户——”

 

姜丹尼尔想起朴志训的信息,不会的,不会出事的。

 

啥也没干反正被吞了就是了保持微笑戳这里

评论(24)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