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五】

*all狼  

按出场顺序主西皮为:昏狼/丹狼/旼狼

太久没更,前情提要:

三人成虎【一】

三人成虎【二】

三人成虎【三】

三人成虎【四】




朴志训倒在裴珍映怀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人已经全身滚烫到什么程度。

 

“志训?朴志训!”裴珍映拍着他的脸,脸上柔软的红晕四散开来,带点肉肉的脸颊整个陷在自己怀里,裴珍映将自己的脸凑了上去,紧紧挨着朴志训滚烫的脸颊,“撑住啊,朴志训,你不能有事……”

 

 

 

姜义建冷着脸关上房门,他预想过可能会看到什么场景,没想到实际发生的比他预想的更过分。

 

“先洗澡,擦干了再把他裹到被子里,我去前台问问有没有退烧药,实在不行就先将就着吞两粒感冒胶囊。还有你的腿,我待会儿把碘伏棉签放桌子上,你自己处理一下。”

 

姜义建转身,看到裴珍映还是背着朴志训傻站在镜子前,他更气了。

 

“算了你傻了我来!”

 

“不用——”

 

裴珍映甩了甩湿透的刘海,“麻烦你了。”

 

姜义建摸了摸他的脸,“他还要靠你照顾呢。”

 

 

 

其实留下裴珍映来照顾朴志训,一是想着让裴珍映顺便把自己清理干净,二是姜义建自己要再想想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应该怎么继续才好。

 

“珍珍——”

 

等着水热的时候朴志训又在说胡话,裴珍映无视他,手里忙着帮他把身上湿透的衣服脱下来。

 

本来以为自己会害羞,可他的视线一瞬间被朴志训心口的印记固定住了——

 

“lin?”

 

裴珍映把朴志训抱进浴缸,温水的刺激让朴志训清醒了一些,只不过烧得还是厉害,脑袋垂着,说话声音黏黏糊糊,呜呜咽咽的。

 

“珍珍……”

 

裴珍映听到喊他,抬头摸了摸他红扑扑的脸,“哎,我在呢。”

 

“珍珍我头好痛……”朴志训噘着嘴半眯着眼,睫毛上挂着细密的小水珠。

 

“你活该。”裴珍映把泡沫打在朴志训身上,又把手上多余的一坨抹在了朴志训鼻头。

 

“昂……”朴志训扭了扭肩膀。

 

“诶对了,”裴珍映突然抬头,“你胸口的纹身是什么?”

 

“珍珍我头疼——”

 

朴志训斜靠在浴缸边,眨巴着眼睛看起来好不可怜。

 

“你别——”

 

明知道他是在转移话题,不过看着他红扑扑的脸颊是因为自己才造成的,裴珍映只能无奈叹气。

 

算了,就这样吧。

 

“珍珍。”

 

垂下的手被抓住,裴珍映看着他。

 

“你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气。”

 

你在道什么歉啊,裴珍映摇头。

 

“那,你说喜欢我是不是真的?”

 

后知后觉,裴珍映这才回忆起刚才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

 

“你不是——”

 

你不是烧晕了?话还没说出口,朴志训就冲着裴珍映笑了起来,眼睛亮成一片星河。

 

“还有一点点,一点点的印象留在这里——”朴志训仍旧抓着他的手,撑着浴缸费力撑起来——

 

“啾。”

 

唇上的触感还是那般滚烫而柔软,退开之后朴志训满意地点了点头——“果然就是这个。”

 

裴珍映被这突然的一个轻吻惹得有些羞赧,甩开朴志训的手就要起身。

 

“你腿受伤了?!”朴志训一眼看到裴珍映膝盖上的伤口,挣扎着要从浴缸里出来。

 

“呀呀呀你别动,安分一点。”裴珍映按着他的肩膀把他压回了水里。

 

“是不是因为我……又是因为我……”

 

朴志训垂下了头。

 

“朴志训。”裴珍映突然托住他的脸,“你喜欢我什么?”

 

“那你喜欢我什么?”

 

朴志训反问。

 

裴珍映没有作答,只是把喷头拿在手上,朴志训看了一眼,缓缓挪动身子把自己沉入水里。

 

“和我一起的时候你都是在遭殃……”

 

“你说得对——但我很开心。”

 

裴珍映开了喷头把朴志训头上的泡泡冲洗干净。

 

“可你和姜义建在一起的时候也很开心啊。”

 

朴志训闭着眼睛,心里却是一个劲儿的打鼓。

 

“我不会亲他。”

 

这句话正好在关水的那一刻冲进朴志训耳朵。

 

“那你现在回答我——你喜欢我什么?”

 

“裴珍映。”朴志训浮出水面,不再闪躲裴珍映的问话,“给我当肉垫,听我话打扫卫生,被我骗来补课,吃虾过敏,闻花过敏,因为我而受伤……裴珍映——”他又喊了一遍他的名字,眼里是从未见过的柔软,“你不傻,我也不傻。”

 

“你漏了一点哦。还有你说的玩游戏,我就陪你玩了。”裴珍映笑着接下朴志训的话。

 

“对不……”

 

“别道歉,是我自己栽进来的。”

 

“裴珍映,没有人这样真心对待过我,像你这样,真心对我。”

 

裴珍映把话听进耳朵里,并没有接着说什么,他把朴志训抱出来擦干水,再给他把头发擦干穿上衣服包裹进被子里,朴志训不知道裴珍映下一步要做什么,只能抓着被角眼巴巴望着。

 

“那lin是什么?或者,是谁?”

 

裴珍映的眼神太过真诚,真诚到朴志训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眨眨眼,他决定说真话。

 

“是一个回忆。一个过去而已,都忘了。”

 

“是吗?”

 

裴珍映拆开棉签咬着牙点上自己的伤口,嘶——真疼。

 

 

 

 

 

裴珍映再次抬头的时候朴志训正咬着手望着他。

 

“怎么了?哪里难受吗?”裴珍映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腿,躺到了朴志训旁边。

 

“没有……”朴志训故作扭捏窝进裴珍映臂弯里,“你身上有多少伤……是因为我。”

 

“那你以后要不要对我好一点?”裴珍映低头抓了抓朴志训额前的碎刘海,也没给他回答的余地,“刘海是长了,还是剪了吧。”

 

“我不。”

 

“你生个病怎么变得那么爱撒娇……”

 

“你不喜欢哦……”

 

“不是……”

 

“那你就是喜欢喽!”

 

“……”

 

有一搭没一搭的斗嘴斗了没多久,朴志训就靠在裴珍映肩上睡着了,裴珍映托着他的脑袋把他轻轻移到枕头上,下一秒就又被拽住了手臂,一颗滚烫的脑袋又靠了上来。

 

裴珍映一夜没睡,每过一小时就伸手摸一摸朴志训额头。

 

而姜义建,一夜没回。

 

裴珍映给他发了短信,等了一夜,没有回应。

 

 

 

 

 

姜义建当然没法儿回复,他甚至都不知道裴珍映联系过他。

 

给两人腾出房间后就一个人在海边坐着,直到半夜荒无人烟之际,被一声“救命”给吸引过去,年轻气盛的少年就这样出了拳头。

 

 

 

“没事就好。”

 

妈妈轻轻拍着自己的肩膀安慰,姜义建低头认错的模样也足够真心。

 

“你啊,也算是对得起男子汉担当。”

 

爸爸抽完烟回来也拍了拍他的肩膀,脸上多少还是写着欣慰二字。

 

毕竟出来玩却因为半夜在海边打架进了警局,虽然调查清楚后被认定属于见义勇为,不过用在一个高中生身上还是有些冲动了。连带着还摔坏了手机,刚换的还有些心疼。

 

当然,姜义建身上的伤倒并不是因为他本事不够,而是他在海边驱赶欺负弱小的歹人之时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虽然只是一瞥而过,但只此一眼,他也能确定就是那个人——

 

那个怎么都不应该出现的人。

 

他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朴志训呢?

 

 

 

 

 

 

 

假期的日子结束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要开始回校补课了。

 

朴志训原本提议翘课出逃带裴珍映“私奔”旅行,被裴珍映追着打了一顿驳回了。

 

裴珍映其实很迫切地想回归校园生活,他想以一种截然不同的身份和心态,去到那间器材室,那个游泳池,那层天台——去嗅一嗅当初嗅不到的味道。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他想见姜义建。

 

自那日起他再没能联系到他。

 

 

 

“姜义建受伤了?”

 

朴志训从老师那儿听来这个消息,很是惊讶。第一,姜义建这个人虽然非常会打架不过作为和平主义者他向来不喜欢这种行为;第二,姜义建就算打架也不会输,更不会受伤。

 

所以,突然听闻这个消息,一时间朴志训除了惊讶根本作不出其他反应。

 

怪不得之后都不见人,当时问过妈妈是怎么回事也只说他家里有事就先回去了。那时还在庆幸这人不在恰好能给自己和裴珍映留下独处时间。

 

还是得去看看啊,再怎么说,他们两个都算是从小一起陪着对方长大的。受伤这种事,如此后知后觉才传到自己耳朵里,朴志训倒是觉得是自己过分了。

 

 

 

“靠不靠谱啊?哪儿有那么好运又来帅哥转学生!”

 

“真的啦!我亲眼看见的!哪个年级不知道,不过长得实在是满分!”

 

“切,信你才有鬼!”

 

仍旧是女生们的八卦时间,朴志训从老师办公室出来,笑着穿过了走廊。

 

假如他能再走慢一点,也许就能听到最重要的内容。

 

“我瞥到他的档案袋,好像姓赖,还挺特别的姓氏吧……”

 

 

 

 

 

 

朴志训到姜义建家里拜访的时候姜家人很是热情,毕竟从小到大在亲戚朋友眼里朴志训都是个乖到不能再乖的小甜心好学生人设,当然,喝酒打架追男人这种事,只有姜义建最清楚。

 

“你怎么来了。”

 

“干嘛摆一副臭脸?这么不欢迎啊!姜阿姨刚还责备我说我好久没来家里了呢!”朴志训倚着门框打量着姜义建,除了脸臭了点以外并无明显外伤,这他就放心了。

 

“他还好吗。”

 

“我们之间的话题就只剩下他了?”

 

“志训。”姜义建从座位上站起来,“不管发生什么,不要再伤到他。”

 

这是我退出这场游戏的唯一条件。

 

“怎么突然摆起情圣的派头?”

 

不是没见过认真起来的姜义建,不过这种带着乞求意味的模样,朴志训倒是头一次见到。

 

“你怎么了?”

 

“没事。”

 

姜义建摇头。希望是他多虑,那只是一眼意外。如果赖冠霖真的回来,他不能保证朴志训究竟会不会回头。

 

——可是,无论他回不回头,对于裴珍映都是伤害。

 

可千万别回来啊。

 

 

 

 

 

 

刚开学就来了场全校摸底考试,朴志训拿回了属于自己的年级第一,裴珍映趴在天台栏杆上跟他抱怨,本来能拿第一的,一分之差输给了一个新来的转学生。

 

“转学生嘛,肯定只是运气好。”朴志训撑着脑袋安慰他。

 

“没有哦,他超级聪明的,人也挺好的,第一天我就跟他亲近起来了,我觉得我俩能变成好朋友!诶说起来我上学期转来的时候怎么没人来跟我亲近亲近……”裴珍映自言自语嘟囔着,转头发现朴志训拍拍他指了指自己。

 

“诶你不算啊,你这种算哪门子的亲近啊!”裴珍映嫌弃地弹了弹朴志训脑门上的揪揪。

 

短信铃声响起,裴珍映掏出了手机,“啊他给我带了吃的,要不你跟我下去认识一下新朋友吧!”

 

裴珍映拉起朴志训就往天台下跑,朴志训跟在后头一脸嫌弃,他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又来跟他抢他的珍珍了!

 

“冠霖冠霖!这里!”裴珍映停在操场,向着前方招手,他扭头去看朴志训,“我给你介绍一下啊,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他——”

 

“你好,我是赖冠霖。”

 

朴志训望着他伸出的手,眯了眯眼睛。

 

“嗯。”

 

没有伸手,对面的人也不觉得尴尬,镇定自若地插回裤袋。

 

还是那副贵公子姿态,朴志训看着就一肚子邪火。

 

“我先走了。”

 

害怕自己忍不住动手露出马脚,朴志训打了个招呼就转身离开,那句话甚至都不是对着裴珍映说的。

 

“诶!”

 

裴珍映收回挽留的手。

 

“他好像不太喜欢我?”

 

面对赖冠霖的提问,裴珍映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嗯……他大概有事吧。”

 

裴珍映傻笑着接过赖冠霖带给他的可乐,两人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往教学楼走去。

 

隐在操场树后的姜义建站了出来,拧着眉望着逐渐走远的两人。

 

赖冠霖,难道你还想从裴珍映身上下手?


评论(10)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