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殊途同归 【四】

血腥庸俗爱情故事,勿上升真人。



裴珍映被留在了身边。

 

被赖冠霖留在了身边。

 

他还是会早起煮粥,只是在安安静静看着赖冠霖喝完粥后,会接过他的碗去洗干净。

 

他还是睡在他的床上,只是不再被暴力对待,也不再有鱼水之欢。赖冠霖会在他熟睡——以为他熟睡之后,从背后抱住他,轻轻地,靠近他,抱住他。

 

“你为什么会回来。”

 

赖冠霖曾问过他。

 

“我无处可去,你别赶我走……”

 

然后他便再没有问过这种问题,也没再有要他离开的意思。

 

赖冠霖有时不会回来,有时又会在书房待上好久,裴珍映大部分时间精力都花在做家务上,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这栋房子有三层,一楼是厨房和客厅,二楼是主卧和客房,三楼是书房,裴珍映只会安安分分打扫两层,至于三楼,他听从林琛的嘱咐,绝不能踏入。

 

林琛,以及几个打手样貌的男人,住在不远处的另一栋更大的别墅里,每天一早,林琛会到赖冠霖的房子里来,随时听候差遣,而那些打手,基本是赖冠霖出门,便会紧密跟随其后。

 

 

 

 

“嘶——”

 

裴珍映按紧了伤口,偏偏就是止不住血。林琛听到声响,随即进到厨房。

 

“对不起。”

 

林琛看着低头的少年,紧紧按压着的右手和地上的玻璃碎片以及点点血迹已经足够解释发生的事情。

 

“我看看你的手。”

 

裴珍映低头杵在原地,似乎并不打算麻烦林琛,只想着让血流个干净。

 

林琛叹气。

 

“我找朴医生来,你先去外面坐着吧。以后有什么问题你叫我就可以了不用自己来,毕竟你是客人。”

 

林琛心里很清楚这个少年在小少爷眼里有多么不同。

 

“谢谢。”

 

裴珍映依旧低着头往客厅走,林琛叫来人把厨房碎片收拾干净。看着白砖上的红,林琛想到赖冠霖特意交代过要保护裴珍映安全,唉,小少爷万一追究起来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交差。

 

 

 

朴志训来的时候裴珍映正抱着腿靠着沙发坐在地上,林琛跟在朴志训身边。

 

“也有一会儿了,不肯让人帮他清洗只坐在那儿,麻烦朴医生了。”

 

朴志训点头,靠近蹲在裴珍映身边。

 

“好在伤口不深,不过你要是继续这样动不动就受伤,对你自己身体可不是什么好事。”

 

裴珍映并不理他,只是盯着桌子上的水果发呆。

 

“琛叔,麻烦你帮我接盆温水再拿块干净毛巾。”

 

林琛点头离开,朴志训继而抓着裴珍映划伤的手看似在仔细观察。

 

“大辉怎么样?”

 

朴志训停下观察,手却没有放开,他知道裴珍映一定是借故弄伤自己,以换取与他接触的机会。

 

“老样子,没有恶化就是好事。”

 

裴珍映猛地抽回手,砸在沙发上,染花了一小块布料。

 

没错,大辉是被赖冠霖害成这样的,就冲着这一点,一定,一定不能心软。

 

你要牢记自己的身份。

 

你不要忘了你是谁。

 

你不要忘了你是来做什么的。

 

 

 

 

 

 

 

“在想什么?” 

 

被人从背后抱住,裴珍映从今早与朴志训的对话中回过神来,不动声色地将赖冠霖环抱着自己的手移开,然后举着手里的勺子转过身去,“尝尝今天的大酱汤吧。”

 

赖冠霖看着裴珍映举起勺子放在自己嘴边吹了吹,然后递到了他嘴边。

 

“嗯,好喝。”

 

赖冠霖伸手揉了揉那个毛绒绒的脑袋,还是软乎乎的,和他这个人一样。

 

“听琛叔说,你今天又把自己弄伤了?”赖冠霖视线下移,落在裴珍映的手上。

 

“不小心的……”

 

裴珍映看着赖冠霖轻轻捏起了自己藏在身后的那只手,然后他听到赖冠霖说:

 

“会疼吧。”

 

裴珍映盯着赖冠霖,没有抬起下巴,只是像只小猫一样抬着眼,看着又可爱又可怜。

 

“汤要糊了。”

 

赖冠霖退开,裴珍映抽回手转身关火,不紧不慢盛好一碗汤端了出来。

 

“我给你的卡你用了吗?”

 

裴珍映摇头。

 

“为什么不用?”

 

裴珍映笑笑:“我在你这儿吃好喝好,上哪用去?况且,如果你哪天又不要我了,我还得靠这些活下去呢。”

 

赖冠霖小心吹凉了汤,鲜美的汤汁随着喉结的滑动淌进胃里,果然,多喝几口就有点咸了。

 

“不会的。”

 

裴珍映正准备转身上楼,这三个字不轻不重砸进自己耳朵。

 

“是吗?”

 

 

 

 

赖冠霖又一次被裴珍映抛下,同样是这个地点甚至同样是这口锅。赖冠霖又舀了勺汤送进嘴里,是咸了些,不过他很喜欢。

 

“旼炫哥。”

 

赖冠霖接起电话。

 

“查过了,如你所料,是个孤儿没错。”电话那端嗤笑一声:“冠霖,你要是对他有所怀疑,还大费周章让我查什么查,我帮你把他做掉就是了。”

 

“黄旼炫。”

 

“干什么,生气?你该不会真对这个毛头小子有了想法?”

 

赖冠霖不说话。他也并不想解释什么。他只是在怀疑一件事,也是在确认一件事。

 

“你这是不相信我。”赖冠霖转了话锋,“你觉得这样一个人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赖冠霖冷笑一声,像是在否决黄旼炫的猜疑,其实,更像是在否定自己的内心。

 

“你问我能不能?呵,我清楚,你更清楚,冠霖,你好自为之。”

 

被黄旼炫挂了电话,赖冠霖将碗里最后一口汤喝干净,起身将锅碗细细洗了一遍,然后,拿起在回来的路上买的糖,上了楼。

 

 

 

 

赖冠霖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就看到裴珍映抱着腿坐在飘窗上。

 

“如果我跳下去,会死吗?”

 

赖冠霖坐在床沿,剥了一颗糖塞到嘴里,甜腻的味道在口腔里撞来撞去,和裴珍映一样,不怕痛似的。

 

“大概死不了,不过可能会残废。”

 

裴珍映靠着窗眯眼笑起来。

 

“过来。”

 

赖冠霖招手,裴珍映瞥了他一眼并不动作。

 

赖冠霖放下手,坐在那儿等了一会儿,裴珍映还是没有动。

 

“想出去就过来。”

 

赖冠霖以为这是他的命门。

 

“赖冠霖,我是自动飞进笼子的鸟,你以为我还贪恋外面的天空?”

 

裴珍映又笑,他望向赖冠霖,而后者也只是定定看着他。裴珍映收回眼神专心看着窗外,赖冠霖盯着他毛绒绒的后脑勺看了一会儿,起身走了过去。

 

“珍珍。”

 

裴珍映一转头就被封锁在赖冠霖的气息中,他瞪大眼感受着他们唇齿相接处赖冠霖用舌尖送过来的东西。

 

“好吃吗?”

 

裴珍映已经很多年没有再吃过莓果味的水果糖,那是他的一段噩梦,一段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回想起来的经历。

 

“不好吃。”

 

裴珍映把糖嚼碎咽了下去。

 

他应该加快脚步了。

 

“你可以不要让琛叔跟着我吗,我不跑。”

 

“我让他跟着你是保护你。”

 

“是保护你自己。我不好奇你三楼有什么,你愿意收留我就够了,我只是想要一个对我好一点的笼子,你别把我想得那么奇怪。”

 

裴珍映的眼睛总是那么干净,所以赖冠霖分不清他到底说的是发自内心的真话还是用来欺骗的真话。他摸了摸裴珍映的眼睛,睫毛扎得他有点痒。

 

“再说吧。”

 

裴珍映不再继续争取,他又靠回去,赖冠霖也坐到身边抱着他一起,并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外面的天。

 

 

 

 

 

 

朴志训回到诊所,盯着桌面上摆着的相框,发了会呆。

 

那是他拿着医学院毕业证书的照片。

 

他叹口气拆开相框,拿出压在底下的另一张照片。

 

有他,有裴珍映,还有李大辉。

 

如今,他们三人都不能好好的、笑得像照片上那样开心了。

 

朴志训是主动申请作为赖家私人医生的,过硬的医术以及不怕死的性格很快让他接触到了计划中的人,可是他还是没有机会真正接近赖家权利中心,至少接近赖冠霖。

 

他想过用身体来换,不过裴珍映站出来阻止了他,他说,他愿意去。

 

朴志训一开始是反对的,他知道这有多危险,与虎相伴,一不留神就会被猛虎咬死。

 

但他心里也清楚,为了大辉,为了他的身份,裴珍映不会退步放弃。

 

所以,最后一次以朋友身份相见时,朴志训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

 

朴志训摩挲着照片,点了点照片上裴珍映笑容灿烂的模样,他觉得裴珍映有点变了。

 

“可别说你是动心了。”

 

 

 

 

 

 

黄旼炫转动着手表站在接机口,路过的人都有意无意地小心瞧着这个戴墨镜的男人,而他并不在乎,只是专心等着那个男人。

 

“延误很久啊。”

 

“没办法,毕竟我还没有能力开一个航空公司。”

 

“那是你不愿意坐自己的飞机来。走吧,委屈您坐一下我开的车。”

 

邕圣祐笑了笑戴上墨镜。

 

“赖少爷的军师亲自来迎接,是我的福气才对。真是想念我的弟弟呢。”

 

黄旼炫发动引擎向着赖家出发,他很好奇,如今的兄弟二人究竟谁更厉害呢?

 

 

 

 

 

 

 

“好久不见,我的弟弟。”

 

此时,赖冠霖与邕圣祐两人面对面,分别坐在大厅两端,而黄旼炫,正端着茶杯坐在一侧看着二人。

 

若不是知晓这是兄弟二人,否则作为旁观者来看,这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必然以为是两位大佬在经历一场谈判。

 

事实是,这番看似家长里短的寒暄,确实堪比谈判。

 

“在国外待得好好的,怎么想到要回来了?”

 

“毕竟是父亲大人的旨意,我也无力违抗,你知道的。”

 

“哦?那提前把金三角那一边的势力从我手底下抽走,也是老爷子的意思?”赖冠霖眯眼笑着,堆在嘴角的狠劲却让人无法忽视。

 

对面的人没有抬头看他,从桌上端起茶杯,移到嘴边吹了吹,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我这不是刚飞回来就来见你了,那些事情,我哪里知道?”

 

黄旼炫看着二人一来一往,出招,拆招,觉得甚是有趣,他瞥了赖冠霖一眼,心里暗想,稳住,冠霖。

 

“啪——”

 

在这死寂之中骤然出现玻璃打碎的声音,邕圣祐与黄旼炫同时抬头望向二楼。

 

“冠霖家里,还有别的人?”

 

邕圣祐放下茶杯,笑着问道。

 

“小猫不小心而已,还不需要劳烦哥哥。”

 

赖冠霖脸上笑意不变,心下却暗自一惊。裴珍映不是在睡觉吗,怎么这会儿醒了。好在人没出来,不然当下这局面,他还真不知道要不要保下裴珍映。

 

邕圣祐先收回了视线。小猫?有点意思。

 

“我就不住这儿了,免得琛叔照顾我麻烦。”

 

林琛笑了笑,对着这两兄弟他曾经也是向着大少爷的,不过自那件事之后,他只心疼小少爷了。

 

“那下次见,哥哥。”

 

赖冠霖并未起身,黄旼炫也只是站起来示意,只有林琛把他送出去。邕圣祐也不介意,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侧头对着赖冠霖高声说到:

 

“小猫不好养,弟弟可要小心,别被挠了。”

 

赖冠霖不置可否,他倒了杯水,事实上,比起邕圣祐,黄旼炫更让他为难。

 

“为什么他还在。”

 

赖冠霖漫不经心喝着水,黄旼炫双手环胸看着他。

 

你们兄弟俩在装死这方面倒是挺像的。黄旼炫再度抬头看了眼二楼。

 

“你这是开始走佛路,路边的野猫野狗都要养在家里了?”

 

“这种小畜生,多半有狂犬病,你就不怕挠你一下害死自己?”

 

“还是说觉得小动物可怜,亲亲抱抱的就下不了手了,需要有人来帮你解决?”

 

黄旼炫说话向来有一种轻巧的负担感,说者轻描淡写,听者心惊肉跳。再加上他时刻挂在嘴角的笑意,时常让人误以为是在释放温柔善意,而实际上,诸葛黄早在心里为你谋划好了一万种死法。

 

“少爷,老爷的电话。” 

 

林琛的出现适时打破了二人之间的僵持。赖冠霖接过林琛递过来的电话,看到老管家用唇语告诉他:“问关于大少爷的事……” 

 

赖冠霖看了黄旼炫一眼,接起电话背身走去了院子。

 

黄旼炫正了正衬衫衣领,隔着大厅玻璃窗能望见赖冠霖在门外院子里低头打电话的背影,黄旼炫歪了歪头,径直向二楼走去。

 

裴珍映原本的确是在睡觉,不过一楼的动静足以让他有所警觉。他挪动到房门口,敏感地听到谈话声,他听出两个不熟悉的声音,也就是说至少来了两个人。具体的内容他听不真切,原本还想再探出去一点听得清楚些,结果不小心摔了手里佯装喝水的杯子。

 

看来的确是太久没有练习,身手有些懈怠了。

 

裴珍映躲在暗影里,听到有人上来的脚步声。不是琛叔,也不是赖冠霖,那来的人会是谁呢?

 

 

 

“你倒是被冠霖养得很好,看来他的确很喜欢你。不过,你知道吗,冠霖之前想要在家里养条狗,是一只两个月大的金毛,很可爱,和你一样,瘦瘦小小的。”

 

是黄旼炫,久仰大名的诸葛黄。

 

裴珍映不自觉咬紧了牙。

 

“可他爸爸还是杀了那条狗,就埋在花园里,或许现在花园里长得正好的月季就是受它滋养。”

 

黄旼炫走近了些,他和裴珍映一起隐在了黑暗里。

 

“冠霖总归还是年轻,容易喜欢上一些可爱的小东西。但是我不会,别人更不会。”

 

裴珍映抬起头,黄旼炫看着他的眼睛,这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视。

 

“我不是他养的宠物,我只是寻求一个蔽所。至于别的,我不感兴趣。”

 

裴珍映转身走进房间。

 

“我叫裴珍映,你可以叫我的名字。”

      

黄旼炫当然知道他是谁,这第一次的交锋不由得让他对这个人产生强烈的好奇心,或许,他想,冠霖也只是因为如此,才把他留在身边吧。

 

“旼炫哥?”

 

赖冠霖打好电话回来发现黄旼炫不在大厅,本以为他已经离开,没想到却在这里。

 

“别的不说,大少爷有一句话是对的。”

 

黄旼炫擦着赖冠霖肩膀往楼梯口走。

 

“真的要小心不要被这只小猫挠伤了。”

 

 

 

 

 

“你怎么样?”

 

黄旼炫离开后,赖冠霖抓着裴珍映的肩膀把他原地转了个圈,“旼炫哥没对你做什么吧?”

 

裴珍映愣着摇了摇头。

 

“对不起,我刚刚又打碎了个杯子……”

 

赖冠霖顺着裴珍映的视线看向散落在地的玻璃碎片,“没关系,我一会儿让人来清理。”赖冠霖摸了摸裴珍映的脑袋,“刚刚家里来了客人,是我哥,他从国外带了点礼物回来,要不要下楼一起去看看?”

 

“好啊好啊。”裴珍映略带兴奋地点着脑袋。赖冠霖揽着他的腰,带着他出了房间。

 

余光悄无声息地在地上那堆玻璃碎片上停留了一下——

 

杯子原本应该是在床头,而不是在门口。


评论(10)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