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殊途同归 【六】

血腥庸俗爱情故事,勿上升真人。

*本章动刀,慎入。



“看来有些事情,需要我这个旁观者来说一说了。” 

 

邕圣祐慢慢蹲下,撕开了手里的包装袋。

 

“你知道,琛叔发现霖霖的时候,已经是你逃走的两天后。”邕圣祐撑着脑袋看着裴珍映,缓缓撕开了一颗水果糖,送入自己口中,他扬着嘴角,仿佛口中所说的故事,与自己没有一丁点关系。“要不是琛叔一个人冒险去救他,恐怕你今天就真的见不到我这个好弟弟了。不过呢,人当时是被救回来了,他在你逃走后的那天经历了什么,你想不想知道?”  

 

“大少爷!”

 

“闭嘴!”

 

林琛和赖冠霖同时开口。

 

邕圣祐很是惊讶,这个好弟弟,居然连面上伪装的尊重都不乐意做了?

 

“他对发生了什么不感兴趣。”

 

赖冠霖把裴珍映强拉起来,邕圣祐依然蹲着。

 

“我们之间的事情就不用牵扯到其他人了。”

 

赖冠霖不由分说地把裴珍映拽进屋里,邕圣祐蹲在地上笑得开心。

 

冠霖,你的弱点终于来啦。

 

“大少爷,希望以后您不会再提起这件事。”

 

林琛上前把邕圣祐扶起来。

 

“琛叔,您就这么看着,看着那个孩子留在冠霖身边?”

 

“我无权干涉小少爷的事情,希望大少爷也放过小少爷的生活。”

 

邕圣祐坐回客厅沙发,看到散落在地上的糖果。

 

“我可是为了冠霖好,我的弟弟太单纯了,害怕他被欺负呢。”

 

 “琛叔,我今晚可以留下吃个饭吗?”

 

 

 

 

 

 

三人坐在长型餐桌,低头吃着林琛吩咐下人准备的晚餐,相顾无言。

 

赖冠霖坐在单人主座,邕圣祐与裴珍映分坐在左右两侧,好一派三足鼎立的模样。

 

“是不是他们做得不好吃?不然我重新去给你做一份——”

 

“你不要多事!”

 

裴珍映原本一直用余光观察着赖冠霖的一举一动,看到他一刀一刀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却始终不往嘴里送,就想是不是最近吃惯了他煮的家常菜,吃不下这种速食西餐了,于是开口想说要不要自己给他重新做一份。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冠霖,养宠物,怎么能这么凶呢?”邕圣祐端起高脚杯悠悠地开口,“看来平日里,这只小猫对你很是照顾啊?”

 

裴珍映低头专心吃着,并不打算参与他们兄弟俩的对话。

 

“好不好那也都是我养的,和哥哥没有什么关系。如果哥哥喜欢可以去找一只来养着。”

 

邕圣祐笑着抿了一口红酒。

 

“我看这只就很不错啊。”

 

赖冠霖摔了刀叉,落在餐盘里,声音不大不小,却是刺耳的很。

 

“诶,怎么生气了呢。”

 

邕圣祐拿过手帕擦了擦嘴,一副优雅做派。

 

“哥哥不是提醒我不要被小猫挠伤吗,怎么还想养宠物了。”

 

“那也得看这只宠物听不听话,如果在你身边不够听话的话我不介意帮你教一教。”

 

邕圣祐起身朝着裴珍映走去,行至中途,被赖冠霖堵在面前拦下。

 

“原来冠霖都比我高了,小时候你还抱着我的腿叫哥哥呢。”

 

“以前的事情,不需要再想。”

 

“是吗?我可是很怀念呢。”

 

邕圣祐歪头冲着身后的裴珍映眨了眨眼,虽然裴珍映并没有抬头。

 

“小珍珍,你什么时候来找我玩?我是很愿意和你聊聊的。”

 

邕圣祐转回头,伸手帮赖冠霖整好衣领。

 

“好好享受轻松日子,很快就会忙起来了。”

 

 

 

赖冠霖目送邕圣祐离开。听到关门声响起,裴珍映放下刀叉起身。

 

“我吃好了。”

 

赖冠霖没有接话,只是走过去从背后抱着他。

 

“你饿不饿,我给你做点吃的,你还什么都没吃呢。”

 

“裴珍映。”

 

赖冠霖紧紧抱着他。

 

裴珍映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在了一双渗着冷汗的大手里。

 

裴珍映有一瞬间的恍惚,对于今天晚上发生的事,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我还是先给你去煮点东西吃吧……”裴珍映意欲挣脱。

 

“别动。”

 

赖冠霖一把抱住裴珍映,微微俯身,整个人挂在了裴珍映身上。“就一会儿……”他的脸埋在裴珍映肩头,呼出的热气一下一下打在裴珍映脖子根。

 

那个人就这样肆无忌惮地抱着自己,这让裴珍映一度误以为是霖霖出来了,但他认得那双眼睛,那是赖冠霖没有错。

 

裴珍映一动不动地承着赖冠霖的重量,直到感觉靠在肩头的人呼吸声越来越沉重,而打在自己皮肤上的热气也越来越烫。

 

“赖冠霖?赖冠霖!”裴珍映轻轻将人从自己身上移开,抚上他的额头,“你发烧了?!”

 

裴珍映一个人抬不动赖冠霖,他叫来林琛一起把人送到卧室。

 

“朴医生很快就来,麻烦你先照顾着少爷。”

 

林琛端来水,裴珍映小心翼翼替赖冠霖把冷汗擦干净,再替他换好衣服包在被子里。

 

做完这些,裴珍映自己身上渗出了一层薄汗。

 

“珍珍,珍珍——”

 

他条件反射握紧了赖冠霖的右手。如果说之前因为大辉的事,他对赖冠霖只有恨的话,那么现在,对于霖霖,他只能是满满的愧疚。这两种情绪在他身体里不断拉扯,不过这一瞬间,“珍珍”占了上风。

 

 

 

“我先看看赖少爷的情况吧。”

 

裴珍映专心盯着赖冠霖,一时没有注意到朴志训已经来了,他有些局促地收回手。朴志训倒没在意,做出一副专业医师的模样。

 

“高烧,打针下不去得输液。你们要小心照顾着。”

 

林琛点头,帮着朴志训着手准备着药水。

 

“今晚我在旁边守着吧。”裴珍映暗自开了口。

 

朴志训准备的手顿了顿,接着拿出输液管。

 

“可以的话,今晚大家最好都别睡。”

 

林琛点头,他暗自退了出去,他需要把黄旼炫叫来。毕竟小少爷轻易不生病,突然的高烧总让他放心不下。万一有什么问题,黄旼炫在他会安心不少。

 

“朴某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被请来赖家了,想必,我们少爷近日待你一定相当不错吧?” 

 

朴志训背对着坐在一旁的裴珍映,手里调着输液速度,漫不经心地说着话。

 

裴珍映自然听得出朴志训话里有话,望了一眼仍在昏睡中的赖冠霖,没有接话。

 

“既然少爷对你很好,那我想——你也得有所回报才是。”朴志训扭头看向裴珍映,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你也得趁少爷生病的机会,好,好,照,顾,他,不是吗?”

 

裴珍映始终没有抬头对上朴志训的视线,只是抿了抿嘴,没有任何回应。

 

朴志训收好医药箱。

 

“我也会喜欢做研究用的小兔子,好吃好喝的养着,但是我知道它们只为研究服务,希望你也知道。”

 

裴珍映握拳,这已经是朴志训的警告了。

 

“他至少能睡上十小时,我会把琛叔支开和我一起回诊所取东西,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想,对于你的身手来说,应该足够了。”

 

“大辉可还等着你带好消息见他呢。”

 

朴志训的声音穿进他的耳朵,裴珍映忍不住抖了一下。

 

“原来你们的关系好到可以贴这么近?”

 

“您误会了,是这位少爷的伤口有些发痒让我看看而已。”

 

朴志训举起裴珍映的手,的确有些开裂的伤口。这是裴珍映无意识自己抠破的,这下被朴志训拿来当做借口,他还有些心虚。

 

“是吗。”

 

黄旼炫收回视线瞧着赖冠霖。

 

“冠霖很少生病,怎么一来就是高烧?”

 

说者不知有没有心,听者是十分有意。裴珍映抿了抿唇,一个个都是针对他而来,一时让他如如芒刺背。

 

“朴医生,需要我跟你回去取药是吗?那我们走吧,黄先生来了,和裴少爷一起照顾小少爷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朴志训点头,不经意瞥了眼裴珍映,后者会意,黄旼炫来了,他这场戏还得接着演。

 

 

 

 

 

 

“你好像胖了,看样子冠霖把你养得不错?”黄旼炫靠在窗沿,还是那副绅士微笑的嘴脸,一度让你误以为是在真的关心你。

 

“嗯,他对我是很好。”不同于方才面对朴志训时的哑口无言,对于黄旼炫这样的老狐狸,裴珍映选择正面反击。

 

“冠霖呢,虽然说年纪轻轻已经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不过小孩子的心性有时候还是有的,譬如对漂亮的男孩子还是有点兴趣,你也不是第一个了。不过呢,我也说了,他这个年纪,走到现在靠的也不是运气,全是自己拼来的,他的手段和行事作风,我想你不会不知道,毕竟你进赖家的第一天,就略微感受过了,对吧?”黄旼炫眯了眯眼,脸上的笑意更明显了,“所以我不得不给些善意的提醒,宠物终究只是宠物,越了界对谁都不好,他是,你也是。”

 

“我只是做好我该做的。”裴珍映脸上读不出任何多余的表情,他伸手贴着赖冠霖的额头感受了一下温度,“他给了我钱,所以我睡在他身边。他要我留下,我便待着,他要我离开,我便滚蛋。”裴珍映收回手,歪着头看着黄旼炫,眼里却多了一份不屑的笑意:“各取所需罢了,不过现在看来,赖少爷,好像还不想我走?”

 

故作姿态地眨动着那双干净得过分的眼睛,裴珍映此刻投去的眼神,让黄旼炫恨不得立刻将他就地正法。

 

“是吗?”

 

黄旼炫转到裴珍映身边。

 

“你只要钱的话,为什么选冠霖?”

 

他凑近了些。

 

“我不行吗?”

 

裴珍映扭头回避,却被黄旼炫掰正下巴。

 

“不行。”

 

“为什么?”

 

“你不配。”

 

“呵。”

 

黄旼炫笑起来。

 

“你说,如果冠霖醒过来发现你衣衫不整睡在我床上,他还要不要你?”

 

原本坐在床沿的人立刻要站起来反抗却被强行压了回去。

 

“或许你是对的,冠霖的确不想你走。不过我不介意帮他赶走你,怎么样,要试试吗?”

 

“旼炫哥。”裴珍映索性对上黄旼炫略带挑衅的眼神,“我可以这么叫你吧?”笑得眉眼弯弯,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为了要把我从赖少爷身边弄走,需要您这样大动干戈,你说,算不算是我的福分?”

 

黄旼炫显然没有料到会被反将一军,下意识想要收回捏着那张脸的手,却在松开的瞬间被人反握住,而自己的手就这样被抓着,贴上了裴珍映的脸颊——

 

“你说是不是呢,旼炫哥?”

 

“你问如果我在你床上醒了赖冠霖会怎么做,你不如想想你会面对什么。一个宠物如果足够重要的话,其他人又算得了什么?”

 

裴珍映笑着勾住黄旼炫的脖子。

 

“来啊,要不要试试?。”

 

黄旼炫打开他的手退后一步,裴珍映好整以暇看着他。

 

“旼炫哥,你对我有偏见,我也不见得喜欢你。为了冠霖我愿意忍受你,但不代表我可以接受你的欺负。你说我恃宠而骄也好,狐假虎威也罢,我只做我该做的事,不需要你插手。你不用来试探威胁我,只要赖冠霖让我走,我不会留下。但是话说回来,只要他不让我走——谁都赶不走我。”

 

黄旼炫也收了那副故作的放浪姿态皱眉看着这个并不比他矮多少但却比他瘦弱许多的人。没想到他诸葛黄的名声叫了这么多年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他以为这是只猫,但事实是,它的獠牙,比起猫,可尖利多了。

 

“嘴皮子再利索,救命的时候也靠不了一张嘴。你——”

 

黄旼炫还要说些什么却被来电打断,他瞥了眼裴珍映接起电话,不过听了两句便面色不佳地疾步离开。裴珍映猜应该是邕圣祐找了什么麻烦,毕竟他说了,赖冠霖要忙起来了。

 

裴珍映笑了笑,消息倒是传得快,不出意外的话,邕圣祐很快就会再来探望一下这个弟弟。

——但现阶段,他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裴珍映盯着墙上的钟,还有三十四分钟,他要试图进入三楼书房。

 

裴珍映摸了摸赖冠霖的额头。

 

“好好休息吧。”

 

他小心从房间出来,探头确认好四下无人,便快步往三楼跑去。

 

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到三楼。书房门口有指纹识别,这倒不难,他拿出朴志训准备好的拓印片,十个指头一一试过去,终于在右手无名指的时候,门开了。

 

他小心推开房门,房间比他想的要小,看起来的的确确就是一个简单的书房,书架上摆着的大部分是心理治疗的书籍,联系赖冠霖本身,裴珍映明白是为了霖霖看的。压下心头翻涌的情绪,裴珍映仔细查看着,他确信这里一定不只是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他一本一本摸过去,在摸到第三排第七本书的时候,他察觉到有些不对。小心抽出之后便看着并排的书架缓缓移开。

 

裴珍映站在门口踌躇了会儿,就在他抬脚打算摸索进那个黑漆漆的机密地带时,耳尖的他听到了楼下有些细微的动静,听上去像是开门声。裴珍映迅速将书房内的摆置恢复原位,悄然从三楼下来,发现赖冠霖房间的门被半掩着。

 

裴珍映本能地提高了警惕,他清楚记得自己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将门关紧了。

 

悄无声息地将门推开,眼前的景象令裴珍映下意识地扑了上去——

 

一个身着黑色T恤的男人正站在床头,手中握着的尖刀晚一秒就会被插进赖冠霖的颈动脉里。

 

裴珍映一把将人按到在地,他记得这个人,是赖冠霖手下的众多打手之一。这样想来,埋伏在赖冠霖身边要置他于死地的人可不止他一个。

 

来不及多想,裴珍映便被这个职业打手翻身反压在下,手起刀落,裴珍映一个侧身,刀尖擦过他的肩侧,没入木地板中,趁着那人拔刀之际,裴珍映一个屈膝,直直打在那人肋骨处,骨头清脆的断裂声即刻传来。而那人虽然生生受了一击,却在被裴珍映痛击的同时拔出刀来,就着被推开的姿势从裴珍映的锁骨处一刀划到了胸口以下。

 

鲜血瞬间渗透了裴珍映身上穿着的白衬衫,破开的皮肉让挥刀之人露出了难掩的兴奋。

 

裴珍映靠着墙喘着气,该死的,倒不是说他解决不了面前这个大块头,而是他要是把人弄死了,要怎么跟赖冠霖解释。

 

二人僵持着,裴珍映在计算时间,还有十二分钟,林琛该从朴志训那里回来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裴珍映打着算盘想要拖延到林琛回来之际,那人猛地一跃,再度挥刀冲着赖冠霖而去。

 

裴珍映离赖冠霖有些距离,只能伸手拉住床单一角,带着赖冠霖整个人从床上被拖到了地上,裴珍映跪地背身顺手护住赖冠霖的头不让他磕到地面,下一秒便感觉到肩上生生挨了一刀——把背部留给敌人,永远是致命的。

 

裴珍映吃痛皱眉,看来不尽快解决是不行了。

 

“呯呯——”

 

与开门声同时响起的,是两声连贯的枪声,裴珍映跪在地上,满身的血水与汗水,他微微抬头看向门口,随身带着枪的林琛正站在房间门口。

 

“琛叔……”


喊完这一句话,裴珍映便倒在了赖冠霖身上。


评论(18)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