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六】

*all狼  

前情提要:

三人成虎【一】

三人成虎【二】

三人成虎【三】

三人成虎【四】

三人成虎【五】



裴珍映最近很少再见到朴志训,倒是让他有些新奇,想着这人是不是又在酝酿些什么“阴谋”。

 

他们的关系还是有几分晦暗不明,看似一切都说清楚了,事实上又都没有说出最肯定的那句话。

 

唉,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裴珍映摇摇头。

 

“你怎么了?”

 

赖冠霖拍拍他的肩膀。

 

“怎么愁眉苦脸的?”

 

“嗯……有一个人我不知道该不该去找他。”

 

“是那天那个学长?”

 

裴珍映点头,赖冠霖笑了笑。

 

“你们关系看起来很好。认识很久了吧?”

 

裴珍映摇头。

 

“也不过半个学期,我上学期才转来的。”

 

“哦,这样啊。”

 

赖冠霖没再多说什么,拍了拍裴珍映肩膀,说了声明天见便背着书包离开了。

 

裴珍映依旧等到人走得差不多才开始收拾,他不喜欢挤。

 

先走一步的赖冠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一个地方,一个许久未再涉足的地方。

 

 

 

 

 

刚开学的时候天还没有回暖,这棵大树也还是光秃秃的样子。赖冠霖不顾泥土灰尘,直直跪在地上扒拉着树根。

 

“还在!”

 

他兴奋地挖出一个铁盒,里面存放着他的回忆。

 

和朴志训的。

 

“你没有把它毁掉,就证明你没有忘记我。”

 

赖冠霖咬咬嘴唇,他知道他现在只想做一件事——把人抢回来。

 

 

 

 

 

【一会儿天台见哦,有东西要给你!不见不散】

 

裴珍映的短信。

 

【好!爱珍珍一万年mua!】

 

朴志训笑着回完了短信,将手机放回了口袋。

 

“我们聊聊。”

 

朴志训抬头,姜义建正站在他座位前敲着他的桌子。

 

“改天吧,一会儿我跟珍珍有约了。”朴志训转动着手里的笔,那是裴珍映送他的……嗯荧光色的笔。

 

跟小结巴约了?那最好。

 

姜义建笑笑回到自己座位。

 

只要不是回去找赖冠霖就行。

 

傍晚的风吹得人凉飕飕的,天色看起来不太好。朴志训收拾好东西打算出教学楼去对面楼顶的天台。

 

“学长,这是有人托我给你送的纸条。”

 

是一个陌生的低年级学妹,朴志训摇着头接过了纸条,他以为那是像往常一样小学妹送的告白信,一边走一边把纸条拆开——

 

【那棵树,老地方,我想见你,你不来,我就抱着那个盒子一直等到你来为止。—— lin  】

 

朴志训将纸条揉烂在手心里,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好像要下雨了。

 

 

 

 

 

前脚赶到树下,后脚就下起了雨,朴志训拧着眉拉着赖冠霖躲进了旁边公园的亭子里。

 

这雨看来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朴志训想着,掏出手机来给裴珍映发了条短信:

 

【米阿内珍珍,今天有点事先不过去了,明天我去你教室找你哦!下雨天回家路上小心哦~heart!】

 

短信发送出去,还没来得及将手机收好,转而跌入了一个已经忘记温度的怀抱——

 

“哥,我好想你。”

 

朴志训面无表情靠在赖冠霖肩膀,抬头望了望外边越下越大的雨——

 

珍珍,你应该已经回去了吧?

 

他当然不会知道,裴珍映的手机早就没了电。

 

他更不会知道,天台的门,被人上了锁。

 

“赖冠霖,你配说想这个字吗。”

 

不同于面对裴珍映,此刻,甚至连厌恶这种情绪,朴志训都不愿施舍给赖冠霖。

 

“我知道是我做了错事,不过那是有原因的!”

 

“我不想知道原因,你也没必要告诉我。我现在过得很开心,并不希望再被人——”

 

骗人,又开始骗人了。赖冠霖甚至不用开口辩驳,只需要直直望着他,朴志训就再也说不出任何冠冕堂皇的句子。

 

“你看,你没有扔。”

 

还是那个故作委屈的小奶音。

 

赖冠霖小心揭开盖子。

 

“这是我们一起在花园拍的照片。”

 

“这是我送给你的项链。”

 

“这是我们一起给蜂窝煤洗澡用的毛巾。”

 

“你看,还有这么这么多,你记得的。”

 

别再骗人了,赖冠霖,别再伪装深情了。

 

“我只是懒得再想起你这么个人而已,所以也懒得特意去扔这个破盒子。我要回家了,你叫司机来接你吧。”

 

朴志训转身想要离开这是非之地,却被人从背后紧紧抱住。

 

“朴志训,你喜欢上裴珍映了是不是,你不要我了是不是?”

 

语气里的哭腔混杂着淅淅沥沥的雨声,生生砸进朴志训心里,那一瞬间他其实只听见了五个字:

 

“你不要我了”。

 

他定定看着地面。

 

“究竟是谁被抛弃?你为了自己的前程出国的时候我是怎么挽留你的。”

 

他微微颤抖着,停顿了一会儿,试图让自己恢复冷静。

 

“冠霖啊,你别太自私了。”

 

赖冠霖抱得更紧了些。看看,还叫他“冠霖”啊,还有机会的。他想到落单在天台的人——

 

抱歉了,毕竟感情一定要有个先来后到的。

 

 

 

 

 

 

姜义建的手上还在淌血,那是他砸锁的时候伤到的。

 

此刻他紧紧抱着浑身湿透神志不清的裴珍映赶去医院,他看着怀里这个不停颤抖的小人,觉得自己从心脏正中央开始,蔓延到全身,每一个地方都是令他奔溃的痛。

 

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裂开了。

 

 

 

放学的时候姜义建看着裴珍映笑嘻嘻地去了天台,他想起朴志训跟他说他和小结巴晚上有约,姜义建站在角落看了一会儿,离开了。

 

离开学校没多久天就开始下起了雨,回家的路上,姜义建摇下车窗,看着雨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朴志训?!

 

车子驶过公园,一眼看到那个身影。姜义建愣了两秒——

 

“师傅!掉头!快!回学校!”

 

小结巴,你可千万别……

 

 

 

朴志训怎么还不来呢?又被凶巴巴老太婆抓住啦?切,这回别又想着拖他下水,他才不会傻乎乎的再陪着去打扫泳池……

 

朴志训怎么还不来呢?雨好大啊,还打雷,很冷,还很怕,能不能再来抱抱他……

 

朴志训怎么还不来呢?不是说喜欢他吗,为什么还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呢……

 

“朴志训,你怎么还不来啊……”

 

姜义建听着裴珍映的呓语,捏紧了拳头。

 

 

 

 

 

“我还有事,先走了。”

 

朴志训还是放心不下裴珍映,万一他生气了可怎么办?短信也没回,该不是真的生气了吧?

 

“哥……”然而身后的人紧紧抱着自己不愿意松手,“你别不要我……”

 

赖冠霖伸手环抱着朴志训,脑袋磕在他的肩膀,吐出的气打在朴志训颈窝,朴志训没有回话,也没有掰开他的手。

 

赖冠霖没有再开口,他紧紧盯着朴志训手臂上那条疤——那个伤口,是因为他才留下的。

 

“赖冠霖,我没有心情陪你玩这种过家家游戏。结束了就是结束了,没有再来的可能。”

 

朴志训忍住想要抓住那双大手的欲望,这个怀抱太熟悉了,熟悉到只要他靠近朴志训就能模拟出那个胸膛的形状。

 

都说十五六岁的感情最纯粹,他们只知道互相喜欢,连伤害都只是“今天为什么没等我一起放学”而已,可朴志训已经感受过最为痛彻心扉的挽留和离别,他的身体、他的心都记得这份痛,他怕了,再也不敢了。

 

“我不需要你,你也别再沉迷过去不放了。”

 

朴志训终于下定决心掰开赖冠霖禁锢在腰间的手。

 

“裴珍映对你有这么大影响?”

 

赖冠霖把他转到正面,压着他的肩膀逼迫他正视自己。

 

“裴珍映,有这么重要吗?”

 

“你不会懂的。”

 

朴志训留下这句话,冲进了大雨里。

 

 

 

一路小跑到裴珍映家,敲开门阿姨说珍映还没有回来,打电话是关机状态,朴志训突然有点慌张,谢过阿姨递的雨伞,再度折回学校,一路狂奔到天台——

 

没有人。

 

只不过舒了口气庆幸了一秒,眼尖的朴志训立刻发现了躺在地上的那个纸盒——已经被雨水泡烂的盒子,里面躺着一根皮筋,还有一块被剪成了心形的布,上面是四个熟悉的歪歪扭扭的大字:

 

“朴志训的”

 

旁边被粉色的笔添上了三个字——

 

“裴珍映”

 

朴志训的裴珍映。

 

 

 

 

 

“肺炎?”

 

姜义建不敢相信,不是只淋了雨吗怎么立刻就成了肺炎!

 

“患者本身肺部就不太健康,应该是小时候生病没有好好医治留下的病根。现在淋雨勾起旧疾,暂时还需要观察一下。”

 

姜义建点头,他看着裴珍映被推进病房。

 

那张小脸,惨白而无生气。

 

朴志训,你可真是好样的。

 

 

 

 

 

第二天,朴志训还是没见到裴珍映。

 

连带着姜义建也没来上课。

 

直觉告诉他一定出了什么事,但是一个电话始终关机,一个始终无人接听,他无从得知事情的真相。朴志训坐在天台,抓着自己的头发,觉得快要疯了。

 

最后还是在老师那里得知两人去向。站在医院门口,朴志训才意识到自己昨天犯了多大的错误。

 

“会内疚吧?那就该离开了。”斜靠在路灯下,赖冠霖隐在黑暗里,和朴志训一起仰望着医院高楼,他笑起来,轻声说着。

 

从校门口出来,赖冠霖一路上都远远跟着,他知道朴志训心神不定不会发现他,当然,他也要当好这个黑暗骑士,免得朴志训自己出什么意外。

 

他静静等着,毕竟他从来都知道朴志训有多心软有多善良。

 

 

 

朴志训问到了病房号,他站在门口,这回的病房大门没有玻璃窗户,他不再拥有站在门口静静看向病人的资格。

 

朴志训,这是第二次了,你站在医院里,他躺在病床上。

 

朴志训,这是第二次了,你害他进医院。

 

朴志训,你有什么资格让他喜欢你。

 

朴志训,你有什么资格说喜欢他。

 

“你来干什么。”

 

朴志训回头,姜义建正提着水壶站在他身后。

 

“我——”

 

朴志训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可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没有资格。

 

“你走吧,真的不要再伤害他了。”

 

姜义建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去。

 

“你有赖冠霖就够了,别贪心。”

 

朴志训背对着病房,没有动,他听到病房门被拉开又合上的声音。

 

活该,是他活该。

 

朴志训将那块布揉进掌心,转身决定离开。

 

身后的病房门突然被大力推开——

 

“医生!医生!他咳血了!”

 

是姜义建冲出病房咆哮的喊声。

 

有医生护士进进出出的声音,有医疗器械的碰撞声,不过没有一个,能盖过那两声撕心裂肺的咳嗽咯血的声音。

 

姜义建说得对,他不该贪心。

 

他不配拥有裴珍映。

 

 

 

赖冠霖守在门口,他依然靠在马路对面昏暗的路灯下,依然看着朴志训的身影,这次是垂着头出来的模样。

 

二十分钟,比他预计的时间短很多,看来是没能见到人。

 

他的好哥哥,记得回家的方向就好,他在家里等着小可怜回来呢。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裴珍映和姜义建依旧没有来学校。朴志训安分地在教室里上课,写作业,偶尔被喊去打扫卫生。话剧社社长的位置他已经让了出来,最后一次去到排练室,他站在那面镜子前,亲手剪短了自己的刘海。

 

他还是会坐到天台去发呆,也只是安安静静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似睡非睡。

 

他知道赖冠霖有时候会站在天台陪他,但是他们两个,都没有开口打破过这份安静。

 

 

 

“来。”

 

姜义建削好苹果递过去,裴珍映摇摇头。

 

“你得吃点什么吧。”

 

医生说可以进食之后裴珍映却依旧不太愿意吃东西,食欲消退得厉害,小脸也没有一点血色。

 

“我真的不想吃,你快休息一下。”

 

裴珍映伸手拍了拍姜义建的手背。

 

“你啊……”

 

姜义建收好剩下的水果,起身去洗手。

 

裴珍映看着姜义建转身的背影,终于放下一直勉强挂在脸上的笑意。

 

朴志训,你怎么还不来呢。

 

“小结巴,我跟你说个事。”

 

姜义建背对着裴珍映的病床,他觉得有些事,还是要告诉他为好。

 

“你离赖冠霖远一点。”

 

“嗯?”

 

“我知道我这么跟你说很唐突,但是……”姜义建手里忙活着给裴珍映病房的花瓶里换上小雏菊,他没有停下动作,他想尽量将这件事描述得更加轻描淡写一些,“但是他真的很聪明。”

 

“冠霖他确实是聪明的啊……他考试——”

 

“他和朴志训认识。”

 

姜义建还是说出了口。

 

“诶?你说冠霖吗?冠霖和那个傻子——”

 

冠霖?

 

赖冠霖?

 

赖,冠,霖?

 

Lai Guanlin.

 

裴珍映突然明白了一切。

 

“姜义建。”

 

被点名的人一愣,这还是他第一次被裴珍映直呼名字。

 

“朴志训心口的lin是不是赖冠霖。”

 

姜义建手一抖,扔了抓在手里准备给裴珍映擦脸的毛巾。

 

“我知道了。”

 

裴珍映闭上眼,他知道自己等不来朴志训了。

 

“小结巴……”

 

“你让我静一静吧,拜托了。”

 

“好,我在外边,你有事叫我。”

 

我睡一觉吧,睡一觉,起来就都好了。

 

果然流浪猫,跟家里养的宠物,还是有差别的。

 

 

 

 

 

“叮铃铃——”

 

终于迎来久等的放学铃,学生们兴冲冲地收拾好东西背着包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诶,他又来等你了。”

 

连着五天准时在后门报到,先不说那人顶着那样一张脸,就冲着这份精神赖冠霖的名号已经在高三二班传遍了。

 

“哦。”

 

朴志训没有理会同学的调笑,自顾自继续趴在桌子上。

 

大概是他的怨念光波太强,惹得同学们纷纷摇头,连忙高呼惹不起躲得起吧。

 

“朴志训。”

 

等到教室空了,赖冠霖走了进来,拉开邻座的位置坐了下来。

 

朴志训立刻换了个边趴下,只留给赖冠霖一个后脑勺。

 

“你就这么不愿意见我?”

 

“冠霖,你放过我吧。”

 

朴志训的声音里满是疲惫,除此之外听不到任何一点感情。

 

“你看看我,我是冠霖啊……”

 

赖冠霖索性蹲在地上,用着可怜而毫无尊严的眼神,乞求地看着朴志训。

 

“你看看我,看看我……”

 

两只修长好看的手扒拉着朴志训的衣摆,声音里满是委屈的哽咽。

 

“冠——”朴志训转身,想移开他的手,却在对上他那双眼睛的瞬间软下了心来。

 

“你别哭,别哭啊……”

 

他没有料到一向意气风发骄纵高傲的赖冠霖此刻会蹲在他脚边,盛着满眼的泪水,用这样的方式试图与他对话。

 

“我知错了,我真的知道我不该那样走掉。你不用原谅我,只要不推开我就可以了,只是这样就够了,就够了——可不可以呢?可以吗?”

 

朴志训永远都无法拒绝赖冠霖的示弱,轻易就能让他所有固若金汤的防线崩溃。

 

朴志训无意识地盯着赖冠霖噙满泪水的双眼。

 

“好。”

 

他想,他没有资格拥抱裴珍映,那他也放过自己,放过冠霖。


评论(32)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