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阿司匹林 【上】

朴志训 x 裴珍映 x 赖冠霖

*中短篇



“卡,这场戏过,准备下一场。”

 

“导演,你看看wanna one这三个孩子演技都还不错啊。”

 

“你们两个刚刚那场离别戏,一遍过,很棒,本来以为小伙子会尴尬,没成想你俩挺敬业。”听着导演滔滔不绝的夸赞,朴志训依旧是一副乖顺模样。“哦志训你的哭戏很好,跟珍映对戏时候情感特别饱满,有前途。”副导给朴志训递来纸巾,让他把脸上的泪痕擦擦干净。

 

“谢谢导演,有这样的客串机会我们都很感谢。接着还有行程我们就先走一步了,以后再拜访您。”客套一番,朴志训领着裴珍映和赖冠霖从片场后门离开。

 

“志训哥。”身边行色匆匆的人都忙着收整场地,这一方三人行的角落反而成了最安静的地方。“你是真的哭了吧,为了谁呢。珍映哥?还是我?”走在最后的人几步上前想把人锁在怀里。

 

“别太过分了。”裴珍映扣住赖冠霖的手。

 

“都给我安静点。”朴志训的怒色向来不展露于形,只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一句话,就能让两个弟弟乖乖闭嘴。“今天还睡大辉那儿?”朴志训头也不回地问着。

 

“嗯……”身后传来另一个人的应答。

 

“行,有空把柜子里你的衣服都搬隔壁房去吧。”

 

“那我呢?我能去你房间睡吧。床空着多可惜。”赖冠霖丝毫没有被训斥的自觉,顶着个酒窝仗着最年龄小又黏了过去。

 

不行!裴珍映在心里喊出了声,但是顶个屁用,拧着眉看了一眼朴志训,后者倒是若有似无暼了他一眼,转而将目光落到后面的人身上:“冠霖……睡觉不流口水吧?”

 

流口水?赖冠霖自然听得明白这句话背后的意思,硬生生压住心里的不爽,脸上依旧挂着笑意:“抱着哥睡觉的话当然不会。”

 

“嘁,小子,晚上要来我房间就带上炒年糕来,否则别想进门,听见没?”

 

“听见了。最喜欢志训哥了!”赖冠霖黏糊糊地抓着朴志训的肩膀摇了摇。裴珍映跟在身后仔细盯着,一点也没错过赖冠霖瞥过来的眼神:你输了。

 

 

 

坐上车,一路上赖冠霖都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朴志训说着话,朴志训嗯嗯啊啊的应答着,心思却全在后座那个压低帽檐的人身上。是你要避开我去隔壁房睡的,你现在又给我来哪一出?

 

裴珍映想要戴上耳机躲过这些叽叽喳喳,偏偏耳机又忘在昨天背的包里。心口一团邪火没处发,只能缩在后排来个眼不见为净。偏偏赖冠霖和上了发条一样说个不停,裴珍映刚抬头想让赖冠霖闭嘴就看见朴志训投来打探的眼神:哦?

 

哼!对上眼的瞬间,裴珍映还以他哥一个标志性的皱脸超凶表情包。

 

“噗。”朴志训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

 

嗯?赖冠霖原本眉飞色舞的样子凝滞在旁,他顺着朴志训的眼神,看向了后座。

 

感情真的有个先来后到吗?赖冠霖不信,他努力了,也得到了反馈。可是不够,远远不够。他的自信让他对朴志训有迷恋和不曾有过的偏执,他要的不仅仅是第二的位置,他要当第一,唯一。

 

“哥,要不要玩个游戏。珍映哥也一起。”这把火还是应该让他来烧。

 

裴珍映揭下帽子倾身靠近,满脸的不以为意。朴志训看着他一头翘起的乱毛,习惯性地就抬手去顺,顺到一半才意识到,哪里不太对。

 

不管眼前两个人的行为有多碍眼,赖冠霖握紧拳头笑意愈加明显:“我们玩的游戏很简单,可以说是演技考验,内容就是——一日男友。例如,从今天开始到明天,我和珍映哥就要开始谈恋爱了。”

 

“我拒绝。”裴珍映拧着眉退回自己的座位。

 

“干嘛拒绝得这么干脆?”朴志训挑着眉反问他。

 

“我……”

 

“玩玩而已。”

 

“你想看?”

 

“想。”

 

“那好。”

 

裴珍映毫不犹豫地拉过赖冠霖,一个吻,落在他的嘴角。

 

没有经纪人跟着,司机也没有在意他们,三人就这样躲进一个奇幻世界,仿佛出现什么都是合理的,做出什么都没有关系。

 

“好看吗?”

 

朴志训面无表情的样子果然是最好看的。

 

朴志训打了个响指,没有说话,扭头看向了窗外。赖冠霖微微有些错愕,条件反射抬手想去擦拭嘴角,却在抬眼对上裴珍映目光的瞬间停住了手。

 

“冠霖的唇膏是牛奶味的。”他笑着说。

 

是挑衅吧,赖冠霖想。这一刻他的学识没有丝毫帮助,该是波澜不惊的人却不由自主摸着心口转回去,甚至忘记去关心朴志训。

 

裴珍映舔了舔嘴唇,他是瞎说的,牛奶味的只有朴志训而已。

 

 

 

三人行必有一人不行。朴志训面无表情走在前面,裴珍映微微拱手,示意赖冠霖挽住他的手,后者先是一愣,不过两秒的思考时间,竟然就鬼使神差地将手挽了上去。摁下宿舍门铃的是朴志训,开门的是李大辉,冷着脸进门的是朴志训,手挽着手非要一起挤进门的是裴珍映和赖冠霖,李大辉挠了挠脑袋,这个世界太可怕了。

 

“其他人都去赶行程了,我马上也要走,你们先洗个澡睡觉吧。”24小时完全不够用,恨不得把自己拆成两个来。正巧被选去客串演戏的三人幸运的成为此时最闲的人。

 

“裴裴,你的衣服我给你叠好了待会儿记得放衣柜。”李大辉笑眯了眼,裴珍映陪着他笑起来,甚至捏了捏他的脸颊。

 

“我们先进去吧。”不打算继续围观,朴志训牵起赖冠霖的手要走,但第一时间,赖冠霖的反应却是躲开了。

 

不妙啊,朴志训眨眨眼,他养的鱼想跑出去了。

 

 

 

 

 

晚上,赖冠霖如约带着炒年糕来到朴志训房间,虾酱味的炒年糕深得其心。

 

“不是说好七点就能让哥我吃上热腾腾的年糕吗,你看看现在都八点了,冠霖你买个年糕很慢诶!不过看在你酱料选对了的份上哥原谅你了。”朴志训吃得开心,赖冠霖伸手给他递水,示意他吃慢点。

 

“啊对了……”朴志训突然想起什么,“大辉……嗯……大家都还没回来?”

 

“嗯,今天的行程要到凌晨才结束。”

 

“那大辉不在……”朴志训想说的是,裴珍映一个人会好好吃饭吗。

 

“我刚回来的时候看到珍映哥去拿外卖了。”赖冠霖随口应答。朴志训闻言点了点头,不吱声了。他当然不会知道,其实赖冠霖七点就买好了第一份炒年糕,回到宿舍,在准备敲开朴志训房门前,他站在那里,对着隔壁房间的门,愣了很久。

 

然后他转身,奔回年糕店,买了第二份炒年糕。甜辣酱味的炒年糕。

 

“是吗,外卖啊。”朴志训戳起年糕。又软又糯,和赖冠霖一样。“那这个外卖员是不是冠霖呢?”

 

这是他的渔场,除非他愿意,否则一条鱼都别想跑出去。

 

“嗯?哥你说什么?”语言初学者的好处此刻显现,当然,是装疯还是卖傻,朴志训无从得知——毕竟赖冠霖一旦有刻意藏匿心迹的情况出现,任谁都是无法从他这张冷淡的脸上读出什么细节的。

 

“我说这年糕真的很好吃。谢谢冠霖。”朴志训又是那副好哥哥的模样,赖冠霖心里却心虚的不得了。奇怪了,明明只喜欢志训哥,为什么又关心起“情敌”来。

 

“冠霖待会儿真的要来我这儿睡吗?”

 

“哥如果觉得不行的话也可以不的……”

 

“挺好的啊。”朴志训打断他,“一直在这里睡都可以。”

 

“是吗——”该是开心的,该是兴奋的,赖冠霖调控起自己的表情,弯弯眼,大酒窝,很好,就是这样。

 

“咚咚咚。”

 

两人看向门口,虚掩的房门被推开。“我洗好了,你们谁去?”裴珍映手上正提着的那个透明袋子里装的东西——和朴志训端着的食盒一模一样。

 

赖冠霖握紧了手里的筷子。

 

“珍映过来吃块年糕吧。”朴志训头也不抬,依旧是面无表情,伸手去夹了一块沾满酱汁的年糕,抬手,示意裴珍映来吃。

 

“好。”

 

“不好!”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前者是欣喜,后者是焦灼。

 

朴志训没有抬头去看两人的表情,他只是转手将年糕送进了自己嘴里,然后,他笑了。

 

“我先去洗澡。”快离开,越远越好,赖冠霖几乎是跌撞着冲出去。同裴珍映擦肩的时候他抬眼,第一次,他第一次在这样的对视中成为先移开视线的那个。

 

“进来啊,珍映。”

 

塞壬的歌声响起了,门口的二人都控制不住加速了心跳。


 

 



“麻烦旼炫哥了。”朴志训顺道去接了杯水带回房间。当初对于自己的室友是黄旼炫这件事他心里还有几分介意,毕竟这个人太聪明了,一不小心就会被看透,很危险。

 

裴珍映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因为病症已经睡着了,裹着的是他的被子,朴志训心软了几分,想着要不要把小孩儿叫醒吃药。

 

“别玩儿了吧,志训。这一次是珍映,下一次受伤的是冠霖吗?”

 

快乐总是转瞬即逝的,朴志训拉下嘴角,迎上黄旼炫质问的目光。

 

“我没有玩过。”

 

他就知道,黄旼炫是最危险的。

 

 

 

裴珍映醒来的时候没敢动,朴志训就这样趴在他床头,安安静静睡着,手里还握着一块给他敷脸的毛巾。一旁的黄旼炫一边喷着香水,一边用手指指朴志训,口型是在说:一夜没睡。说完便关门出去了。

 

今天成年组有广告要拍摄,于是又剩下了半屋子的未成年。裴珍映撅着嘴有些心疼又有些兴奋,怪自己身体不争气,害朴志训忙活了一夜,但也因为他的彻夜照顾,让裴珍映暗暗自喜起来,他慢慢挪动着去靠近朴志训,想蹭蹭他的头发——“叮~”Kakao响了。

 

【给你买了早餐,是你爱的巧克力蛋糕,快出来吃。】

 

 是赖冠霖。

 

“醒啦?”朴志训凑近摸了摸额头。“没发烧就好了,我去给你买早餐,想吃什么?”

 

“不…不饿……”裴珍映伸手,示意要抱,朴志训笑了笑,哄小孩一般把他带到怀里。

 

“哥。你对我好一点行不行……”朴志训心里一紧。“你以前对珍映儿很好的……”裴珍映紧紧抱着朴志训不撒手,像是怕一松开手就会被人抢走一样。“但是自从我们合宿开始,你就对大家都一样好了……所以我……”

 

“所以你不高兴了?”朴志训接话,果然,生病的时候,最像小孩子了。

 

“哥你别讨厌我……我知道这段时间我很幼稚,很无理取闹……很……”

 

“好啦,我都知道的。”朴志训打断他,“小傻子。”

 

明明裴珍映说着的都是舍不得他,可朴志训怎么都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还不出来吗?”赖冠霖来敲门了。

 

门被直接推开,动静不大不小,恰好将赖冠霖这份不知名的愠怒传达给了床上的二人。

 

“巧克力蛋糕。”——赖冠霖递给裴珍映。

 

“起司蛋糕。”——递给了朴志训。“有多加一份起司。”

 

语毕,留给朴志训的,只剩一个驼着背匆忙离开的背影。

 

“冠霖。”朴志训叫住他。“谢谢你给的药,不然珍映不一定能恢复得这么快。”

 

裴珍映抓了抓被子,已经是入夏的时候,空调开得正足,体虚让他不自觉地冒着冷汗。

 

“不过下一次就别让我用亲吻做交换了。”

 

赖冠霖终于转过身来,双目通红。

 

“一点恶趣味而已,何必当真。”赖冠霖咬牙,收住自己的心思,也不过就是一瞬而过的怒意,立刻换上了往日的笑脸。“还有,一日情侣游戏,我后悔了。”

 

裴珍映闻言,睁圆了眼抬头看他。

 

“情侣游戏,要玩,就该玩一个月的。”

 

“哦?”朴志训瞥了眼裴珍映的反应,真可爱,他想。可惜这副可爱的模样不是他给的,那就不该有。“冠霖,你以为全世界都要陪你玩游——”

 

“可以。”裴珍映拆了蛋糕盒,今天的巧克力蛋糕怎么这么甜。“不过,这一个月我只和志训哥一起睡。”他费力咽下。“是一起睡。”

 

“冠霖说你吃虾了你怎么吃虾了谁允许你吃虾了!”伴随一股脑的抱怨声进入视线的,是气鼓鼓的李大辉。朴志训不动声色看着房里的三个人,悠悠地开口:“怪我,是我虾酱吃多了。”

 

“志训哥?”李大辉原本满肚子的火气收了回去。随之而来的疑问便是你吃多了和他吃了有什么关系——当然,现下最重要的是确认裴珍映的情况。

 

“我没事,真的,你放心。”裴珍映把手上的蛋糕递过去。

 

“别以为这就能糊弄过去!才一会儿没看着你就能整出这种事来!”嘴上骂骂咧咧手里倒是迅速接下蛋糕,毕竟裴珍映看起来状态还好,这事儿也算是翻篇了。“不过,情侣游戏是什么?”李大辉咬着叉子笑得和水獭一样可爱。

 

朴志训有的时候很嫉妒李大辉这种真实的天真,因为那是他做不到的,是他早就没有了的东西。“那是冠霖跟珍映在开玩笑,你别当——”  

 

“没有开玩笑哦。”随之而来的是赖冠霖故作姿态的打断。

 

空气凝滞,李大辉满脸写着疑惑,看着朴志训和赖冠霖二人之间一股难以言明的对峙感,李大辉一万个摸不着头脑,冠霖平时不是最黏志训哥了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那,那我回房间等你啊……别忘了回来睡……”大辉支支吾吾冲着裴珍映喊话,他只想随便找两句话说,好打断这诡异的气氛。

 

“接着一个月珍映都在我这儿睡了,算是我对他的补偿。”朴志训没有理会赖冠霖,只是转而伸手顺好裴珍映翘起的头发。

 

事实上,从昨天车上的那个亲吻开始,他就知道赖冠霖不再是自己的鱼,他没有在渔场里,他以自杀换取自由。

 

——奇怪的是,这条鱼曾经,明明是最听话的那一个。

 

 

 

 

 

日子在三人的互相妥协与心照不宣中缓慢推动着进度条——所谓的一月情侣暗度成仓,三人的角色不断转换着,赖冠霖与裴珍映的一月情侣关系在风平浪静中结束,而与此同时,裴珍映也不再有资格睡在朴志训的床上。

 

“今天录的节目是个户外活动,难得的全团参与,大家注意安全。”听完经纪人的嘱咐,众人点头表示知道了。

 

“冠霖要保护好我哦。”说话的是朴志训,毕竟这个月的“情侣关系”是他们俩。

 

Running Man 这种节目,看者开心,实际上录制起来还是相当费力的。在对战环节中,成年line基本负责动脑,体力活全丢给了未成年,这不,四个小孩排排站,而作为未成年的中心——朴志训手中抱着代表胜利的旗帜,被四个人护在中间——却仍旧难敌金钟国的迅猛攻击,他直直向着朴志训扑来。

 

赖冠霖作为巨婴忙内不甘示弱强行硬碰硬,朴志训见状立刻上前帮忙,却忘了金钟国本就是冲着他来的,一时间三人纠作一团。眼看朴志训就要被扑倒,在一旁的裴珍映急忙挣脱开李光洙的束缚,一个箭步窜到朴志训身后,紧紧护着他——承着朴志训和赖冠霖两个人的重量,生生向后倒在了钢筋支架上。

 

所有人都乱作一团倒在地上继续“搏斗”,朴志训没有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裴珍映和赖冠霖大概是在自己周围,给了自己一个缓冲,没让自己直接摔到地上,他的手和赖冠霖的手架在一起,所以摔倒后第一反应是去扶冠霖起来。

 

“志训……哥……”他当然没能听到身后裴珍映越来越轻声的呼唤,以及,未能说出口的那句,好疼啊。

 

裴珍映最后是被李大辉扶起来的,后者一脸担忧,裴珍映却也只是扯着嘴笑笑:“没事哒,大辉。”

 

最终这场游戏,以朴志训和赖冠霖联手将旗帜插上领地为胜利,告终。

 

“呼——大家都没有受伤吧,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可是要给国民制作人和碗拿包们下跪道歉了!”刘在石夸张的反应引得成员们拍手大笑纷纷作出跪拜姿势,只有裴珍映一边笑一边躲在李大辉身后揉着后腰。

 

“真的没事吗?”大辉靠得最近,凑过去捏了捏他的手背。裴珍映摇头,只是盯着正被金钟国揽在怀里揉头夸奖的“同公司后辈”。

 

我好疼啊,志训哥。

 

 

 

录制完毕回到宿舍,朴志训洗完澡出来正看见大辉翻箱倒柜忙东忙西的,对上眼的瞬间接收到了一股强烈的怨气。朴志训擦着脑袋回了房间,床上坐着赖冠霖——是的,所谓的一月情侣,他们俩睡在了一块。对于弟弟们的混乱睡法,哥哥line早已见怪不怪,只不过今天奇怪的是,就连对床的黄旼炫都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盯着他,朴志训被盯得发毛。

 

“哥不去看看他吗。”发声的是赖冠霖。

 

“诶?什……什么?”朴志训依旧一头雾水,转头去看赖冠霖。

 

“没什么。”赖冠霖对上朴志训的眼睛,突然决定不再多说。“快睡吧,志训哥。”他最终决定,把这件事,烂在心里。

 

 




*文是六月份写的,在分配宿舍之前,所以和真实情况有些出入。


评论(31)

热度(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