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今日营业中【狼昏/短完】

裴·忙着可爱·忙着生气·珍映x朴·营业大佬·不服憋着·志训


行程多得跟妓女似的,只管上不管叫什么。

 

这大概就是近期wanna one各位的心路历程了。

 

不过在这之中,最操碎了心的当属队长尹智圣——

 

“志训呐,一会儿拍摄的时候你跟珍映——”

 

“不好意思哦哥,今天是非营业时间哦~”带着再刻意不过的撒娇意味的上扬尾音,朴志训眯眼奉上一个甜美假笑。

 

尹智圣扶额。

 

于是他只能转头向裴珍映求助——

 

而后者只是面无表情摊手耸肩,意思是他今天不愿意营业我也没办法啊哥他那个脾气你还不了解吗你别看我了再看我我一会儿拍摄的时候黑脸给你看!

 

尹智圣,KO.

 

 

 

说到“营业”这个词,裴珍映第一次知道它的意义,还是在101比赛期间。

 

在那个全民夹缝找珍映的时代,他还真要感谢“营业”二字助他脱颖而出。

 

 

 

 

 

“你好啊西奈裴珍映,我是马路朴志训。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起营业吧!”

 

合宿第一天,面对邻床这个比自己大一岁的看!起!来!可爱乖巧的男孩子,裴珍映一头雾水。

 

“什么是营业……”

 

“就是我们俩得在镜头前表现得关系非常非常亲密的样子!”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好看!”

 

“为什么我要跟你……”

 

“因为我好看!”

 

……

 

“那我有什么好处……”

 

“诶?好处就是我们能因此获得更高的人气啊!现在的姐姐妹妹阿姨奶奶们都喜欢看这个!”

 

……

 

“可我……”

 

“哎那不然这样吧,你答应跟我营业,我就答应你一个心愿!”

 

“我没……”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啦!你什么时候想好了愿望就告诉我哟!”

 

不由分说就是一个wink,裴珍映被这张笑脸吓得一哆嗦,抱起被子就往墙角缩。

 

“(面对这里的凶神恶煞)我不会被打倒的!”——缩到角落的裴珍映掏出枕头下的记仇小本本,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然而没过多久,裴珍映就发现是自己太天真了。

 

他的所谓营业拍档自那天起几乎与他成了连体婴。

 

譬如:

 

朴志训:“珍映啊,一会儿选C你投我啊。”

 

裴珍映:“我不。”

 

朴志训:“你好不听话哦。”

 

裴珍映:“我又不是声控的你说投我就投啊。”

 

朴志训“啪”的一巴掌糊在裴珍映背上……裴珍映乖乖在投票时将颤抖的手指向了朴志训。

 

朴志训:“原来你是触屏的哦。”

 

裴珍映:“……”

 

又譬如:

 

Staff:“珍映呐,这句高音你唱一下,会播出的哦。”

 

裴珍映:“我唱不上去……”

 

朴志训:“男子汉要自信一点大胆一点裴珍映!”

 

于是裴珍映握拳,嚣张且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老子唱不上去!”

 

“……”

 

再譬如:

 

裴珍映走路时候老低着脑袋又不看路,啪叽一下抱着节目组发的iPad就从二层练习室楼梯滚了下去。

 

疼倒是后话,当下裴珍映蜷缩成虾米状瘫在地上羞得不肯动。

 

朴志训立刻紧张兮兮从楼上一蹦三跳跑下来,抱起裴珍映的小脸就是一通观察。

 

“没事吧?没事吧!”你这张宝贵的小脸可不能受伤。

 

裴珍映看着眼前人一脸紧张的模样,倒是忘掉了羞耻感,一张皱皱巴巴的通红小脸赫然进化成了可达鸭问号脸,疑惑地摆在了朴志训面前。

 

“没事吧平板电脑!”朴志训一把捧起可达鸭怀里的iPad,“苍天啊幸亏没事,这玩意儿可贵了!”

 

“……”

 

裴珍映扭捏着站起来拍拍屁股抢回iPad。

 

我就知道!

 

 

 

 

于是很快,名为WinkDeep的Team就火遍了大江南北。

 

“朴志训给裴珍映竖大拇指了哎!”

 

营业!

 

“朴志训给裴珍映摘掉了彩带纸哎!”

 

那是营业!

 

“朴志训跟裴珍映十指紧握给他加油鼓劲还点头发誓呢!”

 

营业营业营业!

 

“朴志训C位投票果然投给了裴珍映呢!”

 

营业营业那些都是营业全部是营业!

 

“珍映宣布出道的时候志训激动得都快哭出来了!”

 

啊啊啊啊啊说了是营业你们到底懂不懂啊!

 

裴珍映抱头痛哭。

 

他觉得这两个多月的比赛征程,算是毁在朴志训手里了。每每看到网络上姐姐妹妹阿姨奶奶们冒着粉红泡泡的留言,他都恨不得冲进屏幕跟粉丝撕逼,甚至一度注册小号在各大论坛发布类似于“朴志训和裴珍映那是营业!”“WinkDeep都是假的!”诸如此类的留言——然后迅速被警告删帖禁言拉黑。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

 

裴珍映坐在wanna one新宿舍沙发上默默握拳,一想到还要与朴志训以这样的状态共同生活工作一年半,裴珍映就憋屈。

 

于是刚赶完通告回来的朴志训一进屋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双手握拳皱着张脸的裴珍映。

 

“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来,我们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你夸我一个小时。”朴志训默默拆了根巧克力棒坐在了裴珍映旁边,一脸语重心长的慈祥模样。

 

裴珍映觉得他不能再坐以待毙,他要反抗!

 

“你不是减肥吗!还吃!”

 

“噢我的珍映,你知道吗,食物都是有保质期的,过期了就会坏掉,坏掉了就会被抛弃。食物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让人们不会饿肚子。而你就这么忍心看着他们带着遗憾被无情地抛弃吗?我觉得我可以为他们做点什么。只是为帮助他们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而你竟然说我贪吃!”

 

是的。总是有这么一种人,轻而易举就能把人惹得心烦气躁,肝火怒烧。而朴志训就是这个中翘楚。

 

裴珍映看着他那张好看的脸,想起在网上看到的一剂来自大中国的去火良方:金银花4.5克,连翘3克,竹叶3克,黄芩0.9克,加三碗水大火煎成一碗——

 

然后趁热泼对方脸上。

 

裴珍映看了眼桌上放着的那杯热开水,深吸口气,他忍。

 

“脸都这么大了还吃吃吃……”裴珍映翻着白眼小声嘀咕着。

 

“我长这么好看,脸不放大岂不是浪费?再说了,脸大如我脾气好,脸大翻脸翻起来慢,哪像你啊,脸小,动不动就在镜头下翻脸黑脸皱脸哥跟你说多少回了你要有做艺人的自觉你看看你哪能在直播的时候……诶你去哪,喂珍映!裴珍映……”

 

“嘭——”

 

裴珍映逃离现场关紧了房门。

 

“怎么的,又跟志训吵架了?”河成云坐在床上敷着面膜,翘着兰花指指着裴珍映:“不是哥说你,志训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老跟他过不去。”

 

裴珍映摇着头一副你不会懂的表情,缩进被子团成一团。

 

是啊,你们都觉得他对我好!他对我那是营业你们知道吗!你们知道我有多委屈吗!

 

委屈?

 

裴珍映蹭地把脑袋从被子里探出来。

 

为什么会委屈?

 

其实……他也不知道委屈的点在哪里。是觉得朴志训做什么都管着自己?还是看不惯朴志训台上小甜心台下冷冰冰的双面人做派?

 

裴珍映挠了挠头,只觉得莫名的烦躁,朴志训朴志训朴志训,这个人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珍映你去哪儿?”河成云看着裴珍映揉着鸡窝头出门,倒是有些担心他和朴志训打起来。

 

“没事我洗个冷水澡冷静一下。”

 

裴珍映边往外走边回答,半句话倒是落进了仍旧坐在客厅的朴志训耳朵里。

 

“珍映你干什么?”朴志训起身跟着裴珍映走去洗手间。

 

“我洗澡!”裴珍映试图关门,被朴志训伸出的一只胳膊挡住了。

 

“我听到了,洗冷水澡?你哪里不对了洗冷水澡,你知不知道接下来行程安排很忙,你这样感冒生病了怎么办?冲冷水会头痛你知不知道!”

 

又来了又来了又来了!裴珍映只觉得耳际嗡嗡作响,闹得他完全无法正常思考。

 

“你烦不烦!要你管!滚啊!”

 

没忍住。

 

裴珍映终于还是没能忍住,扯着嗓子冲着朴志训就是一通吼。

 

朴志训脸上顿时失了笑意,盯着裴珍映看了两秒,堪堪收回了自己的手。

 

裴珍映吼完就后悔了,此刻看着朴志训这副模样,悔上加悔。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一声吼,把三个房间的人都震了出来。尹智圣冲在最前面,一个大跨步横在了两人中间。

 

“是我——”

 

“没事,我俩抢洗手间呢,开玩笑的。”

 

朴志训重新挂上了笑脸,抢在裴珍映前做了解释。

 

“谁刚刚喊了‘滚’字?珍映是不是你?你怎么跟哥哥说话的?”黄旼炫跟在后头,气氛着实严肃了起来。

 

“啊没事,我俩闹着玩儿呢,随意翻滚50元三百六十度旋转翻100元,花样翻滚200元螺旋式翻滚400元,全部来一遍1000元,旼炫哥你要是给我打钱我马上滚哈哈!”朴志训边回头解释边把裴珍映往洗手间推,“快去洗澡吧珍映,洗个热水澡,心情能好一点。”朴志训笑了笑,把裴珍映推进了洗手间,替他关上了门。

 

 

 

 

 

最终裴珍映还是洗了个热水澡。

 

再度躺回床上的时候倒是有些清醒了。闭上眼满脑子都是朴志训刚才站在洗手间门口一瞬间垂下眼的样子。

 

于是裴珍映又没能忍住,拉开门缝发现朴志训在客厅黄旼炫在厨房,于是便屁颠屁颠转到厨房门口,靠着门框,看起来是在关心黄旼炫做饭,实际上眼神全落在了背对着他正站在客厅角落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的朴志训身上。

 

“这个体重秤的显示屏怎么不亮啊,也不显示数字……”朴志训小声嘟囔着,顿时紧张了起来,“难道我真的已经胖到超重测不出来了?”

 

“志训,你踩我新买的电磁炉干什么?”黄旼炫探了个脑袋出来,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得站在“秤”上的人和靠在门框上的人都抖了一抖。

 

“诶?”朴志训挠着头从“秤”上下来,回头望向厨房,而那个靠在门上的人只能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假装关心地跟黄旼炫唠起嗑来。

 

“旼炫哥,瓜甜吗?”裴珍映心虚地胡乱问起话来。

 

黄旼炫手里顿了一顿,没理他。

 

“哥这瓜到底甜不甜?”

 

黄旼炫“啪”的一下扔下手里的瓜:“你家黄瓜甜不甜?!”

 

 

 

最终这一天的闹剧结束于黄旼炫切了几片黄瓜贴在裴珍映小脸上,惹得众直男一拥而上集体要求黄旼炫一视同仁给他们每一个人都敷上黄瓜面膜,于是一天的紧张氛围在哥哥弟弟们的抢瓜大战中得以恢复正常。

 

“志训不来吗,这里还有半根瓜!”尹智圣冲着朴志训挥舞着手里的战利品。

 

“啊,不了。”朴志训一个人坐在稍远的地方,冲着人群摆了摆手,“我脸大,算了吧,就不浪费黄瓜了。”

 

一句再小声不过的自我调侃,淹没在吵闹的哄笑声中。

 

却重重砸进了裴珍映耳朵,砸在了裴珍映心里。

 

他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裂开了。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行程安排依旧满满当当,朴志训依旧笑靥如花。裴珍映坐在角落偷偷瞄着朴志训眯眼讨巧笑嘻嘻的模样,觉得这人真是业务能力满分,亏自己昨晚趴在床上翻来覆去折腾懊悔了一晚上,结果人家压根就没事!

 

“我们珍映尼几岁啦?”

 

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混杂着台下粉丝们的猪嚎声将裴珍映云游的思绪拉回。

 

我几岁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十八岁啦……”我呸!怎么的呢,说好的不想跟他继续这样营业下去的呢!心里骂得欢怎么嘴上答得比谁都快!

 

伴随着台下愈加震耳欲聋的嚎叫声,台上皱脸假笑的人此刻只想扇自己耳光。裴珍映你可真是条巴普洛夫的狗!

 

 

 

裴珍映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就像以往的很多次一样,他的小脾气总是来得莫名其妙,他自己都理不清楚,然而那个人,反正,每次都会笑着跟他说,没事的。

 

没事的,对吧?

 

然而回到宿舍,当朴志训把一张名为“营业安排表”的纸条放到裴珍映和尹智圣面前的时候,裴珍映终于开始没来由地心慌起来。

 

“这是什么?”尹智圣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看着这张手写纸条,“周一营业,周二不营业,周三不营业,周四……”

 

“就是哪天营业哪天不营业呀。”朴志训笑着,“和西奈裴珍映。”

 

“今天是周一,所以我还是营业了。”朴志训依旧笑得眉眼弯弯,而那个低着脑袋望着纸条的人,始终一言不发。朴志训盯着那颗蘑菇一样的脑袋,很想伸手再摸一摸他,但是,他忍住了。

 

“所以明天——”朴志训顿了顿,“不营业。”

 

你自由了。

 

裴珍映,如果我的“营业”真的让你这么讨厌。

 

如果我,真的让你这么讨厌。

 

那我躲远一点就是了。

 

裴珍映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朴志训在相顾无言中起身回房,关门的瞬间他还是笑嘻嘻地说了句:“智圣哥,明天见。”

 

目光却依旧是落在另一个人身上。

 

 

 

 

 

隔天,朴志训还真按照安排表上所说的,没再跟在裴珍映身边。

 

于是便发生了开头那一幕。

 

裴珍映站在角落看着朴志训搂着朴佑镇拍着画报,而他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一个人站在角落了。

 

明明应该高兴的,这不就是自己的目的?

 

高兴起来啊裴珍映!给我嗨起来!欧耶!

 

尹智圣看着裴珍映一整天心不在焉强颜欢笑我最活泼我最闪亮我最开心的样子,还有朴志训一整天各种一反常态搂搂抱抱的谄媚模样,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签售会上,朴志训的“交际花”状态再度亮瞎众人。

 

先是一如既往钻向朴佑镇胳肢窝,再是就着完美身高差把脑袋搁在姜丹尼尔肩膀,然后还频频伸出手指去戳赖冠霖酒窝,偶尔会站在河成云身后吓他,低着脑袋又和李大辉说着悄悄话,冲着邕圣祐又是收藏又是wink,挪到尹智圣身边两人笑得只见牙不见眼。

 

他还想凑到黄旼炫身边去,只不过被金在奂巨大的“谁也不准靠近我旼炫哥”的气场给弹开了。

 

哎呀主唱大人你的结界功力好深呢我都攻不进去啊嘤嘤嘤。

 

朴志训撅着嘴看向金在奂,一脸委屈。

 

朴志训我麻烦你回头看一眼那块乌云罩顶的望夫石好嘛。你别看我了行不行我压一根旼炫哥的黄瓜你身后那个小黑脸绝壁在心里问候我爹妈。

 

是的,此刻,裴珍映不断给自己洗脑,不要动怒不能动怒这没什么好怒的那个家伙就是故意要做这些给你看的认真你就输了。

 

……

 

可是老子真的很想怒啊!

 

朴志训你不跟我营业就算了。

 

可是你他妈为什么还要跟别人搞得这么亲密无间啊!

 

你想让我瞎你就直接拿你的葱白小手指来戳啊!有种你来戳啊你来戳啊来戳啊戳啊!

 

 

 

最终签售会在一种看似愉快(?)的氛围中接近尾声,并以尹智圣的一句“wanna one永远都是相亲相亲的一家人哟!”宣告结束。

 

这摆明了又是来刺激我的!

 

裴珍映扭头就走。

 

 

 

 

 

结束行程后朴志训拉着朴佑镇去了练习室,等两人回到宿舍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各回各房,客厅没有开灯,伸手不见五指。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靠在自己房间门口说话。

 

“朴志训你今天练舞心不在焉的。”

 

“我吗?我没有啊。”

 

“还说没有,你不小心打了我三拳踩了我两脚你知道吗。”

 

“哎呀对不起嘛。”

 

“真是的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打人力气好大我现在肩膀疼胳膊疼背疼腰疼腿疼脚疼……”

 

“佑镇呐。”

 

“嗯?”

 

“你在哪儿!我怎么看不见你!啊!我的佑镇你去哪里了!”

 

……

 

“呀……朴志训!”

 

朴佑镇伸手要去打朴志训肩膀。

 

“啪。”

 

房间门从里面被打开。

 

原本单手撑着房门的朴志训一只手直接摁在了开门人的脸上……

 

回过神来看清来人,朴志训赶忙收回手,一个踉跄就要平地摔,幸好朴佑镇眼疾手快一把把他捞了起来。

 

朴志训诧异回头,裴珍映正一脸冷漠地站在门口。

 

“你怎么在我房间?”是朴志训问的话。

 

“等你啊。”裴珍映上前一步,“佑镇哥。”

 

黑暗里闪着光的眼睛,投射出的视线,始终落在另一个人身上。朴志训低头咬了咬唇。

 

“明天陪我练歌吧佑镇哥。”

 

???

 

“唉?”朴佑镇满脸都写上了“懵”字。

 

“练歌?你们?”

 

“对,就是我们。”裴珍映背对着朴志训,“哥那我们就说好了哦。”

 

“嗯嗯,那好。”朴佑镇乖巧点头。

 

“好什么好,朴佑镇你一个Rapper练什么歌你应该跟我去练rap!”

        

“啊?”

 

“哥你要知道当一个全方位的艺人还要学很多东西你不可能念一辈子的rap……”裴珍映伸手去扯朴佑镇右手。

 

“佑镇啊我想你应该明白一个刚出道不久的艺人应该先做好自己的本分……”朴志训去扯朴佑镇左手。

 

“啊啊啊啊啊啊!哥!智圣哥!尹智圣!队长!救命!”

 

朴佑镇挣开挂在他臂膀上的两只手,抱着脑袋飞一般地逃走……

 

 

 

尹智圣最终还是决定出马,这日子再这么搅和下去铁定没法儿过,但朴志训他可没信心搞定,于是他决定先从裴珍映下手。

 

“所以,你的意思是这段时间闹别扭就是因为不想‘营业’?”尹智圣听着裴珍映语无伦次的解释,下了这样一个结论。

 

裴珍映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你到底是因为他跟你营业才生气还是因为他不跟你营业生气?”

 

“我不知道。”

 

“那你是希望他继续像以前那样陪着你还是希望他离你远点?”

 

“我不知道。”

 

“那我换个简单的方式问,你是喜欢他还是不喜欢他。”

 

“当然是——”

 

差一点,差一点点,就脱口而出,那三个字。

 

是不经大脑思考就能脱口而出的三个字。

 

裴珍映捂着自己霎时加速跳动的胸口,咚咚——咚咚——心里的小鹿大概已经一头撞死了。

 

尹智圣一眼看穿小孩的想法:“关上这个门,我们就是一家人,谁要是敢在内部谈恋爱,那就是乱伦。”

 

裴珍映瞪大眼睛蹭地抬头。

 

“我跟你开玩笑的。”

 

裴珍映又把脑袋垂了下去。

 

“你觉得那些真的都是营业吗?”尹智圣拍了拍裴珍映肩膀,“握紧你的手给你鼓励,伸胳膊让你咬他,三番四次投票给你,你出道他高兴得把你背起,在你没镜头的时候cue你,直播的时候觉得你可爱忍不住戳了你的脸颊……我都看在眼里呢珍映。志训从来就不是个主动的人,但他已经把他所有温柔的主动都给了你。”尹智圣顿了顿,“你不知道吗?其实你都知道的。”

 

知道的。

 

我都知道的。

 

“当你极度想要与什么亲近的时候,你却忽然害怕它的存在了。所以你想着逃避,你怕你碰到了抓住了就把自己丢了,你怕你伸手了越界了事情就变得复杂了。”尹智圣站了起来,“你好好想想。”

 

裴珍映抬头,这才发现,朴志训抱着电脑正站在不远处。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从房里出来的。

 

不知道刚才的话有几句落进了他耳朵里。

 

 

 

漆黑的客厅只剩下两个人。窗外的光从缝隙里悄无声息地溜了进来,笼罩在裴珍映身上,让这颗蘑菇看起来毛绒绒又莹莹亮。

 

“我出来打游戏的……”朴志训盘腿缩在了沙发角落。

 

“哦……”裴珍映顺手就把盖在腿上的小毯子甩到了朴志训身上,“那你玩,我回房间去睡觉了。”

 

朴志训没理他。

 

三分钟后,裴珍映抱着自己的电脑从房里出来。

 

“别,别看我,我,我只是失眠!”

 

朴志训看着他结结巴巴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别装了,来,我们一起吃鸡吧。”

 

于是——

 

“哥带你这个萌新大干一场!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哪里有人!”

 

“卧槽别舔包了跑毒了跑毒了!”

 

“啥叫跑毒!”

 

“车车车有车卧槽你开车轧我干嘛!!!你怼我干嘛你怼外边啊!!!你打树干什么你怎么又开始打墙了!!!”

 

“啊啊啊?我不知道!我枪哪儿去了!哦在手里!”

 

“卧槽这兄弟外挂啊快快快跑跑跑不打了不打了噢噢噢噢噢好的我死了嗯咦你没死啊!!!你这神走位可以啊妖孽啊噢噢噢噢噢珍映干他干他干他!!!”

 

“别别别吵快告诉我我在哪儿我人呢?!”

 

“……”

 

朴志训悄悄抬眼,裴珍映正瞪圆了眼盯着屏幕,这个小傻子,一紧张就容易不自觉地蹙眉撅嘴。朴志训看着他手忙脚乱猛戳键盘狂摁鼠标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还笑!不教我!我死了啦!”裴珍映凶巴巴气鼓鼓地从游戏里回过神来,借着微光,他看见缩在毯子里的那个小人,正捂着嘴,望着自己,眼泪汪汪气喘吁吁软软地笑倒在沙发一角。

 

他的眼睛里,流泻出比星河、比月影更灿烂、更柔软的光。

 

他的眼角,弯成一条小桥,看向自己的时候眉眼溢出独有的温柔,念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嘴角是微笑的弧度。

 

“珍映?”

 

“裴珍映!”

 

“啊啊?”

 

“你看什么呢。”

 

“我……”裴珍映从那弯迷人湖泊中回过神,哼唧了一声,装作委屈的样子:“我冷。”

 

“冷?”朴志训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毯子,“冷的话那你去角落站着。”

 

“啊?为什么啊?”

 

“因为角落有九十度!”

 

“……”

 

“你怎么不索性让我去天花板上贴着啊那里还一百八十度呢!”

 

“我怕热死你丫的!”

 

“……”

 

“志训哥。”裴珍映突然就收了笑,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这一瞬间,朴志训就像是看到了初初见面时穿着黄色C班队服的那个乖戾沉默的小孩。

 

“我是不是很幼稚。”是陈述句,并不是疑问句。“无理取闹,还喜欢冲你发脾气,开心的时候就想你陪着我笑,不高兴的时候就希望你也跟着我难过。心情好的时候靠近你,心情差的时候又推开你。明明都独占了你对我的好,却把这些都当成了理所当然。”

 

裴珍映没头没脑兀自说着语无伦次的话,小脑袋垂得低低的,始终不愿意抬头看一眼正靠在沙发上带着温柔笑意望着自己的人。

 

“你过来。”朴志训冲他招手。

 

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的人愣了一下,身体比大脑更快作出反应,一如往常乖顺听话地靠了过去。

 

“蹲下。”

 

“你干嘛。”

 

“我让你蹲下。”

 

于是鼓着脸,像一朵皱皱巴巴的蘑菇,又听话地蹲在了沙发前。

 

“你很好。”朴志训跪趴在沙发边缘,披在肩上的毯子被双手撑开,带着一点点草莓牛奶的香气,带着一点点柔软的温度,朴志训张开双臂,带着毯子,将自己和裴珍映包裹进了同一个温暖的世界。

 

“你很忙。”朴志训凑近,再凑近,直到额头抵着额头,裴珍映一瞬间红了耳朵根。“你忙着可爱,忙着长大。”

 

“所以——”

 

是一个突如其来浅尝辄止的吻。

 

“所以那些费心费力的事交给我就好,我只想你开开心心顺顺利利地长大,长成最好最好的裴珍映。”

 

“我一直以来都自说自话地把我的东西强行塞到你手里,我的关心,我的注意,我的偏袒,我的小心翼翼,还有我自己。我没问过你要不要,但我想告诉你,裴珍映,这些,我从没给过别人。”

 

裴珍映跌坐在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啊苍天,这软绵绵甜丝丝的触感简直要人命。

 

“你,你的嘴真甜……”

 

当初气吼吼让我滚的时候倒是义正辞严,亲你一下就原形毕露成了小结巴。朴志训把自己埋在毯子里,看戏似的挑着眼尾与嘴角,望着脸红脖子红耳朵红还坐在地上没能恢复的人,“那你要不要再尝一下?”

 

裴珍映忽然觉得自己又被当作幼稚小孩子对待了,气得他又要跳脚,“你别用这种态度哄我!”

 

“我没哄你。”朴志训从沙发上下来,跪在了裴珍映跟前,微微倾身,再度逼近。

 

裴珍映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张脸,那人身上酸酸甜甜的味道萦绕着,呼吸间鼻息之气全数打在裴珍映心尖。

 

“那你可别后悔!”

 

毫不犹豫将人带到自己怀里,一只手紧紧揽着他的腰,一只手轻轻托着他的脑袋,裴珍映直直吻了上去——温柔而莽撞,青涩而真挚,唇与唇的触碰就像口渴的时候喝了一大口橘子汽水,酸酸甜甜,带着攻击性的碳酸气体侵占了从唇齿口腔直至肺腔的每一个角落,让人窒息却又欲罢不能。

 

“我想好了。”直到怀里的人彻底瘫软在自己的怀抱里,裴珍映才放开了他的侵略。

 

埋在怀里的人眼里氤氲着雾气,正小口喘息疑惑地看着他。裴珍映低头,看着那瓣湿漉漉红艳艳的唇,没忍住又凑近狠狠亲了一口。

 

“你属狼的吗!”

 

朴志训一边捶着他的肩,一边把他推开。“你刚刚说什么?想好什么?”

 

“我说——”裴珍映咂咂嘴,一脸满足地把推开自己的人再度拥进怀里,“我说我想好了,当初答应你营业的时候你承诺我的那个愿望。”

 

朴志训歪头看他。

 

“我的心愿很小,很小,很小,你听好了。”

 

“嗯。”

 

“跟你营业一辈子。”

 

裴珍映一把抱起朴志训,把他抱回了沙发上。

 

“我重要吗?”

 

“再重都要。”

 

 

 

 

 

我就是那盏声控灯,在我的世界里,酸甜与苦涩都是你,只要听到你的一点点声音,我的世界就亮了。

 

 

 

 

 

第二天众人顶着鸡窝头起床,从房间出来一眼看到了睡在沙发上的朴志训以及——大概是掉到地上的裴珍映。

 

两人被尹智圣喊醒,坐在一边愣了半天,直到被两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彻底唤醒——

 

“他昨晚上打你了?!”

 

李大辉和朴佑镇分别指着裴珍映和朴志训脖子上若隐若现的红痕,异口同声地尖叫起来。

 

尹智圣扶额。

 

看来未成年line的生理教育课该提上日程了。



——————————————————————————

*难得的甜文,原本是给糖盒的圣诞特供,后来换成另外一篇啦,这篇就当做是给大家的圣诞礼物吧~

评论(42)

热度(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