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失恋阵线联盟【丹昏&罐狼/短完】

姜丹尼尔x朴志训

赖冠霖x裴珍映



姜丹尼尔走进咖啡厅看见使劲往冰拿铁里扔方糖的赖冠霖,没忍住笑了出来:“你看看你这黑眼圈,哎这眼睛肿的,怎么,通了几个宵给人家发小论文道歉,那小孩还是不理你?”

 

赖冠霖闻声便知道来人是谁,手里倒腾咖啡的动作没有停下,“你也好意思说我,这两天我给你办公室打电话都是你助理接的,问你去哪儿了也是一问三不知,我琢磨着,某人大概是全天候守在小朴家门口也没逮到人吧?”

 

“哎我那是出去谈合同了!”

 

“拉倒吧什么合同那么重要需要你亲自去谈?”

 

“卖身契!行吗!”

 

“那人家也不乐意签啊。”

 

“赖冠霖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拆我台对你有什么好处?”

 

赖冠霖拧着眉敲了敲杯子,没再作声。

 

是没什么好处,可当下他们两个的处境已经容不得他这颗智商140的脑袋做出什么正常的运转了。

 

要说两位西装革履仪表堂堂意气风发的人物是如何沦落至此的,故事还得从另外两位主角说起。

 

 

 

朴志训遇到姜丹尼尔的时候正是要给自家总裁送文件的紧急时刻,没成想车子半路抛锚只能站在风中凌乱等救援,恰在此刻天降救兵一般出现一辆路过的豪车,车上的人礼貌地停车问是否需要帮助——于是朴志训就上了这辆“贼车”,在对方“顺路”、“我是司机”、“没关系不用给我钱留个电话有空请我吃顿饭就行”的攻势下,久而久之,一顿饭,两顿酒,三顿聊天四顿炮友,两人就这么情投意合水到渠成地默认在一起了。

 

裴珍映遇到赖冠霖的时候正是集团在五星酒店租了场地开大会的时候,作为女同事口中“最英俊的部门经理”,裴珍映奉命站在大厅门口等候集团董事会成员的到来,正站在门口昏昏欲睡的时候只听见一旁酒店的迎宾小姐拦住了一个穿着运动服戴着鸭舌帽看起来学生气十足的少年,对方很明显是因为着装问题被狗眼看人低了,善良如裴经理自然是看不过去直接伸手拉过了少年将人带了进门——于是在对方“谢谢您替我解决了尴尬”、“我是跟家里人来这个酒店吃饭的刚运动完没换衣服没想到进不来了哈哈”、“不介意的话留个电话交个朋友吧”的攻势下,久而久之,聊美食,聊运动,聊星星聊月亮,两人就这么情投意合水到渠成地默认在一起了。

 

可是世事难料啊,作为大学同门师兄弟、一路互相扶持的亲密好友,朴志训和裴珍映这俩一般不随随便便开口与对方谈论自己情事的好兄弟,在各自感情进入稳定期并且打算好好走下去的当口,终于选择与好友坦诚相待,于是二人互掏手机打开相册递给对方打算互诉衷肠——结果你猜怎么着?

 

好家伙,你家那位是我司总裁我家这货是你企董事啊亲!

 

 

 

朴志训是总裁助理,总裁姓赖。

 

裴珍映是部门经理,顶头董事姓姜。

 

 

 

一个以为对方是在校大学生能谈一场青春懵懂纯纯初恋;

 

一个以为对方是踏实肯干专职老司机能寻一场无关金钱利益抛开世俗的真爱——

 

“结果他妈的姓姜的他还真是个肯、干、的、老、司、机!我呸!”

 

朴志训火冒三丈,裴珍映愣在原地。

 

于是乎,真相大白,两位大老板就此被判死刑。

 

 

 

 

 

“依我看,一定是小朴在背后偷偷唆使珍映不要跟我联系,我家珍映不是这样的人。”

 

“你怎么说话呢,我们志训人有多好你这个当领导的还不知道?倒是小裴,听说他在部门里本来就很冷淡啊啧啧……”

 

“你瞎说什么呢我们家珍映可爱天真懂事乖巧!”

 

“你才乱开炮呢我们家小训性感潇洒双面娇俏!”

 

“我们家的软萌易推倒!”

 

“我们家的床上功夫好!”

 

“……”

 

“行了行了行了你好歹一商界大咖白日宣淫你说说合适吗。别说我没提醒你,今天我车子拿去保养了,小朴很仗义地让出了他那辆总是抛锚的车给我开,据我了解,他今晚会加班,大概十点左右才会回去,据我打探,他会在我公司门口右转那条路上坐公交回家,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祝你好运。”

 

 

 

 

 

晚上,姜丹尼尔日常社交,酒过三巡,他看了眼时间,九点半!

 

于是他选择直接发短信向朴志训求助:

 

【我在和朋友吃饭,有急事需要脱身,给我打个电话假装有事找我,快!】

 

朴志训看见手机屏幕上的“姜丹尼尔”四个字就上火,本想直接忽视这条短信,转念一想,趁机玩玩儿这位大老板以泄心头之愤也是不错的。

 

于是他拨通电话,接通后一共说了三句话:

 

“你是猪吗?

 

“姜总让我捅一个呗?”

 

“赶快过来吃屎啊哈哈哈哈!”

 

只听电话那端故作淡定地回答:

 

“嗯……嗯对是我。”

 

“呃那什么……”

 

“行!好!我马上过去!”

 

朴志训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看了眼时间,整理整理赖冠霖今天莫名多交给他处理的文件,也差不多该下班了。

 

姜丹尼尔开车赶到路口一眼看到站在公交车站牌下晃晃悠悠啃着手指的朴志训,于是悄咪咪停好车做贼似的蹑手蹑脚慢慢靠近,姜丹尼尔踮着脚尖倒是突然发现自己有跳芭蕾的天赋!

 

“猜猜我是谁?”从背后捂住朴志训的眼睛,姜丹尼尔笑得一脸猥琐。

 

“你是猪吗姓姜的!”

 

“哎呀被你猜对了,那你猜猜我要干嘛!”

 

“我哪知道!你给我松手!”

 

“那我给你点提示喽,你是不是在等最后一班13路公交车呀?”

 

“是。”

 

“那就对了。”姜丹尼尔把手移开,“看!刚刚开走!”

 

“……”

 

“姜老板你有病吧!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谁家丢了一百多斤肉随随便便就放过的?”

 

“……”

 

“没车了,我送你回去。”

 

“……”

 

朴志训扭扭捏捏不情不愿地又上了贼车。

 

这辆豪车实在太过熟悉又太过舒服,朴志训坐进去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等他醒过来的时候——

 

“卧槽,丹尼尔这是哪儿?!”

 

“小训你知道吗,人在慌乱中下意识喊出的第一个名字,就是他爱的人的名字。”

 

“……那你介绍我跟‘卧槽’认识一下吧。”

 

“……”姜丹尼尔端着碗筷从厨房出来,“之前都是去你家,你还没有来过我家呢。你睡着了,所以我就把你带回家了。”

 

???逻辑呢???

 

“我估计你忙到现在应该还没吃晚饭吧,刚把你从车上抱下来的时候你肚子咕咕叫呢,给你煮了面,你快吃点。”

 

朴志训很没面子地接过了碗,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姜丹尼尔站在一边看他。

 

其实能让自己高兴的方式有很多种。

 

聚会,签单,喝酒,挣钱。

 

可最简单粗暴的一种方式就是,见你。

 

只是光看着你,就能让我开心。

 

“你瞅我干什么?”

 

“我也想吃。”姜丹尼尔可怜巴巴,试图博取同情。“可是家里就这一包面了。”

 

朴志训冲他招了招手:“来。”他拍了拍沙发:“坐着看!”

 

姜丹尼尔不服输,坐在一边,“你每次吃我做的东西都吃得这么香,这几天没机会给你做,你是不是很想我?”

 

“还好吧,最多也就饿的时候想想。”朴志训呲溜吃完最后一口面。

 

“饿的时候?那你岂不是每分每秒都在想我?”

 

“呀姜丹尼尔!”

 

“哎。”丹尼尔接过朴志训手里的碗放在桌子上,“吃饱了?”

 

“吃饱了那就该让我吃你了。”

 

不顾怀里人的拳打脚踢,姜丹尼尔打横抱起朴志训就往卧室走去……

 

 

 

 

 

“听说你跟他和好了?”

 

几天后,裴珍映气鼓鼓地给朴志训打了电话。

 

“嗯……那天我去他家了,他家的大理石地面干净整洁,踩在一整面平铺的绣花地毯上柔软又温暖,早晨起来阳光照进巨大的落地窗户,他为我端来一碗燕窝粥,我拿起汤匙,柄上还镶着金线。那种感觉……”

 

“你的意思是因为这些生活细节很美好所以就原谅了他?”

 

“不,是因为那套房子真挺大的,得值个1000万吧。”

 

“……”

 

裴珍映气鼓鼓地挂断了电话,心里暗骂朴志训这个没出息的。

 

其实,朴志训真的很能冷战,也很能吵架,生气的时候什么话都骂得出口,可只要丹尼尔真真实实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管他骂什么都不松开抱着他的手,朴志训就会自动泄气,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仰起脸,冲着姜丹尼尔笑容满面地喊着:

 

“你真行啊,老子还是喜欢你。”

 

 

 

 

 

“听说你跟他和好了?”

 

赖冠霖边敲着电脑边给姜丹尼尔打着电话。

 

“嗯,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吵架冷战这种事嘛,睡一觉就能解决,实在不行,那就睡两觉。”

 

“……”

 

“唉不过我也挺苦恼的,自从那次之后,小训有事没事就找茬跟我吵架,我就只能……”

 

“嘟——嘟——嘟——”

 

“诶喂?赖总?赖冠霖?”

 

 

 

赖冠霖挂断电话,眼冒亮光地盯着电脑弹出的消息框,裴珍映找他了!

 

【我……我电脑不知道怎么了邮件就是发不出去,我不太懂这个,有点急,麻烦你帮我看看吧……】

 

赖冠霖一边笑得眯起了眼,一边一本正经回复:

 

【好啊,你开一下你电脑的远程屏幕共享,我看看。】

 

裴珍映乖乖开了远程,赖冠霖一边教他如何设置收发服务器端口,一边想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讨好自己宝宝:

 

【对不起啊宝宝,是我错了,虽然是你一开始就断定我是个大学生……但是我没有跟你解释!所以是我的错!我是个大屁眼子!可我也是怕吓到你嘛……】

 

见裴珍映没有反应,赖冠霖继续他的攻势:

 

【宝宝,原谅我好不好啊?】

 

赖冠霖盯着屏幕,只见裴珍映在打字栏里慢慢敲出几个字:【那你给我买草莓蛋糕吃,我就考虑原谅你……】三秒后,又看到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把没发出来的消息删掉,傻傻地打出了一行字:

 

【自动回复: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稍后与您联系。】

 

赖冠霖盯着闪退的屏幕笑弯了腰,看了眼手表,他决定买好蛋糕去裴珍映家门口堵着。

 

 

 

 

 

“你,你怎么在这里……”

 

裴珍映被躲在家门口的人吓了一跳。

 

“你回来得好晚,脚都站麻了。”

 

赖冠霖作势揉了揉腿。

 

裴珍映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他手里的蛋糕盒子一眼,扁了扁嘴,没办法,只能开门把人放进去。

 

赖冠霖跟在裴珍映屁股后面,盯着他小小的后脑勺,好像分开的这几天他剪头发了?脖子那块的碎发被剃得整整齐齐的,很是可爱。

 

赖冠霖意识到自己笑得像个傻子,他想起前些天姜丹尼尔跟他说裴珍映工作的时候很冷淡很孤僻,同事都说他不太好相处的样子。赖冠霖听着听着竟然笑了,姜丹尼尔对此很是嫌弃。

 

赖冠霖想,真的喜欢一个人,大概就是当旁人向你吐槽他的缺点时,你并不想多做解释,而是想着他那些缺点也觉得可爱,然后笑着说,对呀,我知道他有这些缺点,可他就是我的宝宝呀。

 

“你发什么呆啊。”

 

裴珍映戳了戳傻笑着的赖冠霖,手里已经把蛋糕切好,思考了两秒,最后还是选择把那块带着最大的草莓的蛋糕递给了赖冠霖。

 

没错啊,喜欢你,所以愿意把最最喜欢的草莓也给你。

 

赖冠霖其实不喜欢吃甜食,咖啡也喝纯美式,不过为了跟裴珍映的食性更贴近些,他已经开始尝试喝加了无数方糖的拿铁,也开始喜欢上草莓蛋糕酸酸甜甜的味道——

 

和裴珍映一样的味道。

 

赖冠霖伸手把裴珍映嘴角的奶油擦掉,裴珍映扭头直愣愣地看着他,看得他一阵心痒。

 

“我喜欢你的眼睛,干净,好看。”赖冠霖凑近了些,“可你的眼睛没有我的好看,因为我的眼睛里有你。”

 

裴珍映红着脸接收下赖冠霖传递而来的气息,他的舌尖,还残留着草莓香气,很喜欢,所以想舔一舔。

 

“那……那个,我家里的被子洗了还没干……”

 

“嗯?”

 

“所,所以,我没被子盖了……”

 

“嗯?”

 

“你,你能不能晚上抱抱我,做我的被子……”

 

“嗯。”

 

其实谁都会有小脾气,赌气不过是为了看看对方会为自己退让多少空间,因为仗着喜欢,所以肆意妄为地不理不睬,而把你当宝贝看待的人,会为你放下所有架子。

 

“你别把我当三岁小孩,一盒蛋糕就想哄我,起,起码得三盒!”

 

“好,所有蛋糕都是你的!”

 

反正,你是我的。

 

 

 

 

 


——————————————————————————————

这个故事告诉大家,在爱情里犯错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你有钱长得又帅谁他妈不会原谅你!!!


评论(25)

热度(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