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九】

*all狼,本章主旼狼,微昏狼


裴珍映早晨迷迷糊糊醒来,揉着眼睛就要下床,走没两步被地毯上的不明物体绊了个狗吃屎。

 

“啊……疼……”裴珍映坐在地上揉着屁股,“嗯?黄,黄老板?”

 

“哦,你醒啦。小裴啊,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裴珍映愣愣地点头。

 

“小裴啊,你睡觉可太不老实了,昨晚好不容易把你背回来按着你才总算是让你乖乖不踢被子了。结果我倒是被你踢下来直接撞晕。”

 

黄旼炫揉了揉自己肚子。

 

“对不起啊,我、我不知道喝醉了是这样的……”

 

裴珍映抱歉得很,对于昨天的记忆都停留在喝下的那口酒,之后的就都不记得了。

 

黄旼炫摆摆手撑起来:“没事,那我先去做饭了,你收拾一下来吃。”

 

裴珍映点头,他想跟着下去,被黄旼炫拦住了。

 

“先洗个澡吧,不然不舒服。”

 

黄旼炫又揉了揉他的刘海,裴珍映想了想,转身乖乖去拿换洗衣服了。

 

 

 

“不要,不要,放开我!”

 

下楼的时候黄旼炫回想着昨晚的场景,他给醉倒的小孩盖好被子,却没想到一按住裴珍映的肩膀就遭到剧烈反抗,他的确被弄得一身酸痛,不过事实和他说给裴珍映听的完全不同。他留在那里一整晚,是想一旦发生什么意外,他可以及时帮忙。

 

得了解一下这个情况啊,小朋友遇到过什么事情让他这么害怕?

 

 

 

 

 

到了下午,店里没什么事情,黄旼炫主动请缨要带裴珍映逛当地特色老街。

 

“好哇好哇!”

 

裴珍映双手摆在胸前大力鼓掌表示欣喜,眯着眼笑得整张脸皱成一团。

 

“有没有人说你笑起来很好看?”

 

黄旼炫伸手想揉一揉眼前这个傻小子的脑袋,顿了顿最终手还是停在了他的肩膀。

 

“没有……倒是有人说过我不笑脸很臭……”

 

小孩低下了脑袋。

 

黄旼炫意识到一定是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决定岔开话题:“来来来,快走吧,今天我作为东道主请你吃好吃的!想吃什么随便开口!”

 

 

 

 

 

两个人在人头攒动的老街里游荡着,路过很多小吃摊,黄旼炫都停下来介绍这是如何如何美味怎样怎样珍贵的特产,问到裴珍映想不想尝一尝,小孩都是笑着摆摆手,说,我看一看体验体验就好啦。

 

黄旼炫走在前面,口中仍旧滔滔不绝地替裴珍映介绍着这座小城市的风俗人情地域文化,一回头却发现小孩站在一个小吃摊前停下了脚步。

 

“你想吃这个?”黄旼炫走过去指了指热腾腾的小吃问他。

 

裴珍映盯着小吃摊老板手中的东西,点了点头。

 

“那好,老板,给我来一碗剥好的香辣小龙虾!”

 

 

 

裴珍映跟在黄旼炫后头,手里举着一个纸盒,里面装满了肉质鲜嫩的龙虾肉,黄旼炫回头看了看他,小孩低着头,正不停地往嘴里塞着龙虾。

 

看来是真的喜欢吃啊,黄旼炫笑了笑。

 

走过一座小桥,步入人烟稀少的区域,黄旼炫说着这个地方一般游客找不到,是块清静惬意的风水宝地呢。

 

黄旼炫说完发现无人回应,扭头,裴珍映又不见了。他正想原路返回去找人,骤然发现小孩正蹲在不远处的小角落里,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小裴,小裴?”

 

黄旼炫凑近看才发现,蹲在地上的这个小人,一只手正捂着肚子,一只手仍紧紧捏着那只装了虾的碗,而他面前的灰色水泥路面,已被一滴滴泪水浸湿,失去了原本的颜色。

 

 

 

 

 

黄旼炫没想到有人会这么不要命的。

 

“你不知道自己不能吃吗!你是不是疯了!”

 

即便压低了音量还是能听出黄旼炫的愤懑与不解,裴珍映自暴自弃似的缩在椅子里任自己被消毒水的气味覆盖。

 

闻得多了,他已经不再害怕这个味道。

 

看见小孩这副样子,黄旼炫也没了办法,懊恼地抓抓头发盯着输液瓶。

 

“我就是想再试一试。”

 

裴珍映轻声说道。

 

“我就是想知道,如果喝酒的时候还能想起他,那吃虾的时候是不是就不会了……”

 

没有逻辑也没有章法的话语,让黄旼炫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语句来,他调了调药水滴落的速度:“任何时候,只要是和自己身体过不去,都是愚蠢的。”

 

裴珍映一缩,肩膀上的伤口似乎疼起来了。

 

很愚蠢吧。

 

说过与你不再相见,如今我却连你曾经给过的疼痛都贪婪地想要找回。

 

你给的喜悦我都快忘得差不多了,而你带来的那些伤痛,我却还想经历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痛的时候就会觉得,你好像还在我身边。

 

“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裴珍映闭着眼,听到身边陪伴的人用着最温柔的语气劝告着自己。

 

“这个世界上会有很多人给你爱,即便这个世界本身并不美好。”

 

 

 

很快就输完了药水,这次黄旼炫执意要背着裴珍映走。

 

“万一你又躲在角落自己一个人难受怎么办。”

 

裴珍映抿抿嘴不再反抗,乖乖趴好了。

 

“谢谢你啊黄老板。”

 

“叫哥就好,我们算是亲近起来了吧?”

 

连续得知裴珍映的一些秘密,职业习惯让黄旼炫有了些不一样的想法。

 

“对不起啊,黄——旼炫哥,本来今天要去好多地方看看的,但是被我搞砸了。”

 

裴珍映说不好为什么当时就是那么傻一定要做,不过现在想来也算是得到一个答案。

 

他忘不掉朴志训。

 

“没关系,本来今天的最后一个行程也就是要晚上才能做的。”

 

黄旼炫笑了笑,背着他一步一步往江边走去。

 

 

 

 

 

夜晚的江边人群稀稀拉拉的,多数都是一家人或者是小情侣坐在一块儿。黄旼炫把裴珍映从背上放下,接着又脱下了薄外套裹在小孩身上。

 

“晚上风大容易着凉你裹裹紧。”

 

裴珍映缩了缩脖子没说话。

 

不一会儿,伴随着人群的尖叫声,夜空中燃起了璀璨夺目的烟火,忽明忽暗,华光熠熠,像是一朵朵开在深蓝海域的花火,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裴珍映呆呆地望着夜空,每绽出一朵花来,他便会惊讶地张嘴。

 

“你怎么跟没见过烟火似的。”黄旼炫调笑他。

 

“是没见过……这种真实的……”裴珍映咬了咬嘴唇。

 

“诶?”家里人或者是朋友情人都没有带你看过吗?

 

当然,后半句话黄旼炫没有问出来。

 

“你如果真的考到这里来上大学呢,夏天的时候每周末这个点,都能在这里看到烟火。”

 

“真的?”裴珍映转头望向黄旼炫。

 

那副一路上都黯淡无神的眸子,此刻闪着的光,却让黄旼炫莫名心疼起来。

 

“真的。”

 

如果你想看,每周我都可以带你来。

 

“小孩。”

 

黄旼炫捋着头发看着裴珍映。

 

“你真可爱。”

 

裴珍映沉浸在漫天的花火里,没有回头,咧着嘴直直回了一句——

 

“你很烦诶大叔!”

 

“喂喂喂你喊谁大叔呢臭小孩!”

 

“喊你啊大叔!大叔!”

 

如果当时裴珍映回头,他一定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黄旼炫不是没谈过恋爱,不过仅仅因为在一双眼睛里看见焰火就沦陷的情况还真没有出现过。

 

他看着裴珍映的侧脸,明明白白写着的都是一个十几岁小孩对于美好的期待,可他想起昨晚的挣扎又太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这个小孩的美好破碎了。

 

思考了一会儿黄旼炫还是决定开口。

 

“小裴啊,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要不要和我说说?”

 

“大叔。”

 

裴珍映依旧没有回头。

 

“你说喜欢一个人,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呢。”

 

黄旼炫没有出声,只是又坐得离裴珍映近了些。

 

“想得到一点点的爱,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这个世界,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友好呢……”

 

“他为什么就是不来接我呢……”

 

“我给你放,放最大的烟花给你看!”那时候朴志训还在哄骗自己去话剧社,他说只要自己答应就放烟火庆祝。

 

结果这场焰火他还没有等到,他们就再也见不到了。

 

“大叔,怎么样才能放弃一个人呢——怎么样,才能让一只流浪猫适应流浪而不再奢求关爱呢?”

 

“等这只流浪猫遇到下一个对的人,他就会放弃那个错的人,如果这只流浪猫愿意等,他会遇到那个愿意给他一辈子爱的人。”

 

黄旼炫将肩膀借给了流浪猫,感受到他身体的微微颤动,假装着没有看到他的眼泪。

 

“人活着,要学会放手,放过自己,也放过别人。”

 

黄旼炫没有料想过裴珍映居然会觉得自己是一只流浪猫,明明是那么纯真可爱的人,应该是被爱包围着长大的人,怎么会是这样呢?

 

他背着睡着的人回到旅馆,他和裴珍映还有三天。

 

 

 

 

 

裴珍映第二天一早是被黄旼炫捏着脸叫醒的,眼睛还没完全睁开两只手揉个不停,口中含糊不清地喊着大叔你干嘛,还带一点起床气。

 

黄旼炫没撒手一路把人带到餐桌旁,把小孩摁在座位上,这才温柔地揉了揉小孩的脸颊:“你怎么赖床,快先吃点东西再去洗漱,你胃昨天才折腾过,今天可不能再饿着!”

 

裴珍映索性软绵绵地趴在桌子上,说话声音还是黏黏的:“大叔……我想睡觉……”

 

“那你吃完再睡!”

 

黄旼炫端着早餐走了过来。

 

“大叔,老板,旼炫哥,你就放我去睡觉吧!”

 

裴珍映噘着嘴求情,黄旼炫摇头表示不吃这一套。

 

“哼!”

 

气鼓鼓地戳着盘子里的煎蛋,黄旼炫看到他这样,笑了笑,接着给他倒了杯牛奶。

 

“今天带你去看看你想考的学校。”

 

裴珍映停下来。

 

“那你会骑车带我吗?”

 

眼睛咕噜噜转动着,清亮的眼神忽而有了微妙的闪动,黄旼炫看得有些发愣。

 

“你想我骑车带你?”

 

小孩双手捧着杯子喝着奶,眨巴着眼睛点了点头。

 

黄旼炫应了一声便匆忙转过身去假意有事要忙。

 

你呀,唇上留的那一圈奶渍,真不知道你是无心,还是有意。

 

 

 

 

 

“你不会骑车?嚯,裴珍映原来不会骑车!”

 

裴珍映在天台上追着朴志训打,结果他还没抓到朴志训就被反抱在怀里。

 

“没事,以后我天天骑车送你到处玩!”

 

裴珍映瞧着黄旼炫离开的背影,想起以前的事情来。

 

你看,朴志训,不是只有你才愿意做这些。

 

 

 

 

 

“大,大叔你你你慢点儿……”

 

到了下午,黄旼炫就履约骑着单车载着裴珍映一路疾驰奔赴学校。

 

“啊啊啊大叔太太太颠了我我我屁股疼!”

 

“你忍一忍啊这条路就是这样,坑坑洼洼的,哎你抱紧我啊。”

 

“我不——啊!”我不抱还没说出口,一个急转弯吓得裴珍映立刻扑腾着抱紧了黄旼炫的腰,整个人也跟着惯性靠到了黄旼炫身上,小脸蹭在略显单薄的背脊上,扁着嘴一脸好不委屈的样子。

 

“大叔你是不是故意的!”

 

黄旼炫爽朗的笑声从前方传来,惹得裴珍映又气又笑,一个调皮就伸手一把拧上了黄旼炫的腰——

 

“哎哎哎哎哎臭小孩!”车龙头跟着晃了晃,黄旼炫好不容易才扶正稳住,“危险啊你懂不懂!”

 

裴珍映在后头乐得笑出了声,手还揽着黄旼炫的腰,两只脚跟着车子不停晃荡着,摇摇摆摆,晃晃停停。

 

“诶,大叔,这里的伙食好不好啊?”

 

还没等黄旼炫停好车,裴珍映就跳了下来。

 

“你不挑食就还不错。”

 

黄旼炫笑了笑,小孩儿看着轻搭着还挺累人。

 

“你又瞎说,我可好养活了。”

 

或许是来了学校,裴珍映又放松了一些。

 

“如果能遇到好的老师和同学就更好了。”

 

裴珍映踢着路边的石子,黄旼炫跟在后面笑。

 

小孩儿,你可一定要来啊。

 

 

 

假期的校园人群三三两两,并不是特别热闹,裴珍映一路好奇一路问询一路蹦蹦跳跳,黄旼炫跟在后边有一答一,偶尔上前揉揉小孩脑袋,跟他开开玩笑。

 

“诶大叔,我怎么……怎么总觉得有人在看我们……”

 

裴珍映不明所以又有些害羞起来,挡下了黄旼炫要替自己摘掉头发上树叶的手。

 

“因为我好看啊。”

 

裴珍映甩给他一个白眼。

 

“好啦,因为你好看。”

 

黄旼炫牵起他的手,裴珍映想躲却没能躲开。

 

“你可别迷路了。”

 

黄旼炫丝毫不在意之后可能会出现的流言,如果以后没机会再见到裴珍映,这就是最后和小孩牵手走在校园的机会了,他不想放过。

 

“诶,这不是黄老师吗?”

 

“啊,你们暑假留在学校复习?”黄旼炫面对迎面而来的两个女同学,并没有露出丝毫尴尬之情。

 

“是…是的黄老师……”反倒是两个学生看了裴珍映一眼,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黄旼炫简单和学生招呼了两句,就牵着裴珍映继续往前走。

 

裴珍映想松开手,奈何那人好像故意似的,抓得紧紧的,不给一点逃脱的余地。

 

“大叔。”小孩荡了荡手臂,“黄老师是什么?”

 

“那是他们对我的戏称,都是经常出去玩的小丫头们,回的晚了都是住在我店里的。”黄旼炫用空着的另一只手刮了刮裴珍映的鼻子。

 

“要不你也叫来听听,黄老师?”

 

“不——要——”

 

故意拖长了语气,趁着黄旼炫不注意,裴珍映还是甩开他的手往前跑了。

 

“你抓到我再说!”

 

黄旼炫摇头,这个裴珍映比他想的还要皮一些啊。

 

 

 

“不过黄老师居然会牵着别人的手?他不是有肌肤接触恐惧吗,这还是拿来当过心理研究课题的——那人是谁啊?”

 

女孩子们的议论留在路边,淹没在裴珍映的笑声里,一点也没听见。

 

 

 

“带你去心理系看看吧。”

 

黄旼炫驾轻就熟地往心理实验室走。

 

“诶?大叔,大叔?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啊……哎大叔你等等我!”

 

裴珍映跟在黄旼炫后头进了心理实验室,里头的实验器械以及各种文献让裴珍映赞叹不已,黄旼炫看着小孩惊讶到张嘴的样子,觉得甚是可爱。

 

“对什么好奇你都可以动手看看。”

 

“不,不好吧……”

 

“没事的,这个点他们系没有人会过来。”

 

裴珍映摆弄着实验器械,这些他都不懂,但他想着,一定要努力,让自己一年后能够有资格操作这些。

 

走到书架墙前,裴珍映又是一阵赞叹:“这里的书看起来都好专业啊……”

 

“那可不就是,A大心理学系可是招牌。”黄旼炫靠在书架旁,一脸得意的样子亏得裴珍映没有看到。

 

“心理创伤……”裴珍映停在了一列著作前,“这个……治得好吗……”

 

他又开始了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

 

黄旼炫走近了些。

 

“没有,我们还是——”一转身却发现自己被黄旼炫以半圈着的姿势包围在书柜前,裴珍映登时就红透了脸。

 

“你怎么了?”

 

偏偏他还越靠越近,裴珍映憋不住偏过头去,肩头的衣服滑落了些。

 

“这是什么?”

 

黄旼炫失了调笑的心思,他看见裴珍映肩膀上的伤痕,他很熟悉这是自残出来的。

 

“没……没什么。”裴珍映匆忙伸手拽紧了衣领。

 

“别,大叔你别!”发觉黄旼炫似乎要伸手触碰他,裴珍映立刻露出了慌张的神色。

 

“小孩,裴珍映,你别怕,我没别的意思,我不碰你。”黄旼炫试图安抚他的情绪,“你告诉大叔,发生了什么,好不好?”

 

是哄孩子一般温柔又带着引导性的语气。

 

“你走开!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

 

裴珍映突然大力推开圈住自己的人,像是某根弦突然被人拔起,横冲直撞地跑出了实验室。

 

虽然事发突然,不过这些在黄旼炫眼里并不算是意外,这样的情况只是让他更加断定,这个小孩,一定受过什么严重的伤害。

 

黄旼炫皱了皱眉,快步跟了出去。

 

 

 

裴珍映扯着领口,他的污点就这样被别人看见了。

 

他想逃,逃得远远的。

 

“裴珍映!”

 

黄旼炫一直在后面跟着,这小孩儿看着瘦弱,跑得倒是很快。

 

裴珍映却和没听见一样,只是低着头不停快步往前走。

 

“裴珍映!”

 

被抓在怀里的时候裴珍映还没有放开领口,背后抱的姿势并没有给他温暖和安心,他只立刻想起那个破碎的黑夜,他也被这样抱过。

 

“放开我!放开我!”

 

他挣扎着,他崩溃着,他祈求着。

 

“求求你,放了我吧,放过我吧……为什么是我呢……”

 

他又一次放弃了,慢慢跪倒在地上。

 

车主愤怒地鸣笛怒斥这人是不要命了吗,黄旼炫却并不关心,他紧紧搂着裴珍映。

 

他想,他可能知道裴珍映经历过什么了。

 

黄旼炫把裴珍映抱到安全地带,他没有阻止裴珍映的打闹,没有开口劝慰,任由那个小人歇斯底里地宣泄自己的情绪和恐惧,从精神病学上来看黄旼炫想试一试这种整合心理剧疗法,想让裴珍映自己处理心底的伤口——

 

但他作为一个专家,自己却举手投降宣告失败了。他实在无法忍心看着裴珍映不停撕扯抓挠自己的身体,面对他的奔溃与哭泣实在无法置之不理。最终他还是从正面轻轻抱住了裴珍映,而两只手随即便大力抓住了裴珍映的手腕,逼迫他停下对自己的自残。

 

“没事,过去了,都过去了。你看,你现在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大叔陪着你,陪着你呢,没有人能伤害你,不会再有人碰你,都过去了,过去了……”

 

裴珍映木讷地抬起头,他盯着黄旼炫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就笑了起来。

 

“碎了的镜子就是碎了,粘回去它也都是裂缝,照的人也会被分割开来,被迫承受着镜子带来的痛苦。”

 

“黄旼炫,你不怕吗。”

 

“小孩。”黄旼炫没了往日的悠闲神色,他捧着裴珍映的脸,强迫他直视自己,“再破碎的镜子,只要遇到光,它所折射出的痕迹,就会是澄清明亮的。”

 

裴珍映扭头想要挣脱,他不想听这些大道理的说教。

 

“还有——”

 

裴珍映再度跌入一个温柔而有力的怀抱。

 

“我店里,缺一只猫。”


评论(19)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