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阿司匹林 【下】

朴志训x裴珍映x赖冠霖

“人生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慢性疼痛,生命里出现的那些珍贵的人,是我们的阿司匹林。”

【上】

【中】


日子在三角缺了一角的情况下平稳渐进,一切都好似回到正轨。

 

这天大家都很高兴,因为朴志训被著名大导演挑中去参加新电影的选角,或许被选上的概率几乎为零,但对于新人爱豆来说,能被赋予参加选角的机会、能被大导演见一见,都是异常难得的宝贵经验啊!  

 

于是晚上大家都有一搭没一搭的聚在客厅等待朴志训回来,想听他说说这种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经历的“大事”——但是一直等到晚上十点,都不见人踪影。

 

尹智圣给经纪人发了短信询问,经纪人说这次情况比较特殊,是志训一个人去的,于是尹智圣又打电话给朴志训,电话响了很久,无人接听。黄旼炫正示意让接着打电话,裴珍映的kakao响了:“志训哥说他会很晚回,让大家不要等他”,裴珍映如实传达。

  

大家了解情况后都稀稀拉拉各回各房睡去了,裴珍映坐在自己房间,莫名感觉到了不安。撑着脑袋一直强撑等到了凌晨,终于听到了开门的动静!蹭地站起来,立刻打开房门——“志训…”

 

“哥”字还没喊出口,门口的人便直直倒下,裴珍映眼疾手快将朴志训捞进了怀里,“哥,哥?!你怎么了,志训哥,朴志训!”裴珍映手忙脚乱抬手去拨朴志训凌乱不堪的刘海——

 

“别…别碰我……”

 

裴珍映心里一惊,“哥啊……”他这才看清——被撕烂的衣领,被扯坏的纽扣——这件衣服,是去年他送给朴志训的生日礼物。

 

 

 

“他就是靠脸上位的嘛不知道有没有被睡过哦。”

 

“长成那样肯定是要被潜规则的!”

 

“看着那张脸就想睡啊……”

 

脑中响起一句句戏谑的嘲笑声,朴志训冲进浴室,反锁好门,一步一步走到花洒下。

 

好冷啊,他慢慢蹲下把自己缩成一团。

 

已经是五月初了怎么还是这么冷?

 

他盯着地漏,为什么他不能像这些水一样流走?

 

“哥!志训哥!你开门啊!哥!”

 

珍映,珍映在外面呢。朴志训笑了笑,站起来脱掉衣服。镜子里还是那张脸,可他此时此刻却不想再看见这张脸,他眨眨眼睛,敲碎了镜子。

 

“朴志训你给我开门!”

 

听到玻璃碎裂的声音,裴珍映怕了,怕得要死。他尽量压低声音并不想吵醒其他人,只是一遍遍唤着朴志训的名字。

 

“珍映呐……”

 

门内传来朴志训的声音。

 

“天为什么还不亮呢。”

 

裴珍映扒着门缝,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捶击着他的胸膛,心口一阵阵钝痛,他听着朴志训说出的每一个字,撕裂感扑面而来,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整颗被掰碎了。

 

“朴志训,开门,求求你开门。”

 

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我在,珍映在这里陪你,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一起解决好吗?”

 

“志训哥!朴志训!”

 

“不是说一辈子一起走的吗!我们拉过勾的你忘了吗!”

 

裴珍映在门外撕心裂肺,朴志训在门内心如止水。

 

他抓起一块碎片,残缺地印照着他的狼狈。

 

“虽然来的不是我最想要的,不过有你也不错——你看起来比裴珍映要乖一点。”他又想起那双油腻的手是怎样摸向自己的胸口,那张腥臭的嘴是怎样说着污言秽语靠近自己。

 

“珍映啊,我也保住你了。”

 

朴志训笑着,一拳一拳,捶打在破碎的玻璃渣上。

 

“呯——”门被撞开,冲入裴珍映眼帘的是满地的狼藉,他不顾满地的碎片,径直踩了过去,重重跪在地上,玻璃碎片生生扎进了膝盖——感觉不到痛,感觉不到,他跪在朴志训身边,眼里写的满是心疼与愤恨。朴志训的手里紧紧握着玻璃碎片,掌心割裂,鲜血绽出,他的睫毛挂着水雾,整个人的皮肤被水蒸气氤氲得透明异常,他看向裴珍映的每一个眼神,都是一把把利刃,生生刺进裴珍映的心脏。

 

“珍映……”

 

他柔软地靠在墙角,嘴角带笑。

 

“我好想你。”

 

裴珍映甚至不敢再靠近,他没有想过朴志训会有如此脆弱的时候。无论是比赛时期还是活动时期,朴志训都是自己身边最可靠的那棵树,一旦自己飞累了,随时都能去这棵树上休息。

 

可现在,这棵树倒下了,连根拔起,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这棵树,早就被蛀空了。

 

“哥……我来接你了,你别怕……”

 

裴珍映跪着爬过去,小心翼翼,他怕自己太快吓着朴志训,又怕自己太慢赶不上拥抱朴志训。

 

“不用了,你别来接我。这里太黑,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热气氤氲,朴志训的脸怎么都有些模糊不清。水声不停,敲打在瓷砖上的声音正如亡灵序曲。

 

——脆弱的大树终于不堪重压悄然倒下,裴珍映距离朴志训还有两步。

 

 

 

 

 

“朴志训…朴志训…不要睡…不要睡……你看看我……你看看我啊……”

 

裴珍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朴志训送到医院的,此刻他跪倒在急诊室门口,身边是陆陆续续经过的医生护士,不一会儿有个小护士蹲下来问他:“先生,你的腿在流血,需要包扎——”

 

“医生医生!救他!你要救他!”裴珍映跪在地上抓着护士的胳膊,语无伦次地乞求着。

 

“里面那位病人没有大碍的您放心……”护士被吓得不轻,急急忙忙从裴珍映手中挣脱。

 

半个小时后,医生走了出来,“人没事,过度刺激导致的晕厥,要注意休息,手上的伤口比较深,血止住了,要按时上药。人已经清醒了,现在在里面喊着什么裴什么的什么要回家……你是家属,可以带他回去没有什么——”医生的话还没说完,裴珍映便冲了进去。

 

“哥……”

 

他轻吻他的额头,眼里是破碎的温柔。

 

“我来带你回家了。”

 

 

 

 

 

裴珍映慌乱的心神有了片刻安定。听着朴志训匀称的呼吸声,裴珍映此刻已经完全清醒并且冷静下来。他的树虽然倒下了,不过没关系,衔起一片叶子,他还能带着他回到他们的家。

 

回去的路上裴珍映背着朴志训慢慢走,凌晨一点五十的街道是它该有的寂静。朴志训趴在肩头睡着了,刚才在急诊室的呓语已经耗尽他最后的力气,见到裴珍映之后便安心闭上了眼。

 

怎么办呢。裴珍映瞥见路灯的影子,昏黄得令人安心,却又孤单得让人心寒。赖冠霖的恩情还没有还,朴志训又成了这副模样。他们的关系就是莫比乌斯环,无论怎么转,最后都是在这一面上,他想逃离,可是如何翻转,他就还是在这里。

 

他继续向前走着,脑子里想的却是赖冠霖究竟该不该回来。

 

 

 

 

 

在朴志训床前坐了一夜,裴珍映想清楚了很多事。第二天一早,便起身去了公司。

 

裴珍映毫不畏惧地将这一切避重就轻地与公司高层摊牌。他心里很清楚这位大导演吃准了爱豆为了自身发展并不会将事情披露,他要做的是,警告公司,不允许再接这种工作,否则就算鱼死网破也要将事情搞大,赔掉一个小小的艺人,去毁掉一个知名公司,这笔账还是划算的——这是裴珍映的威胁。第二,他要求公司给朴志训足够的时间去修养调整,待他恢复后,尊重他的一切决定,这件事不允许提,更不允许因为他的误工而做出任何惩罚,否则他与朴志训将会双双退团,到时候这个团还能挣多少钱,可就不好说了——这是裴珍映明码标价的要求。

 

条理清晰,不卑不亢。裴珍映冷静而镇定地与公司高层谈判着,他不怕,他不慌,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幼稚,不能再一味依靠他人——他想成为那棵树。

 

那棵能为重要的人遮风避雨的树。

 

就算这棵树并不高大,并不茁壮,就算这棵树还在努力成长,但他愿意伸出枝桠,拼尽全力张开双臂,为他爱的人,圈一方干净安全的土地。

 

无可奈何,公司只能选择退让。对于朴志训遭遇的事情他们不是不清楚,就像一开始导演点名裴珍映,却被他们换成朴志训一样,怕的就是这只狼崽发狠露出尖牙。可惜,护食是本能,伤在朴志训身上的,他都要拿回来。

 

“还有,赖冠霖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不想再装傻了,被动等不到答案,那就主动解决。

 

他得到的准确回答是:冷处理。

 

那很好,裴珍映咬了咬牙,索性将事情一次性解决。

 

“这个月,最后的期限,我给你们一个台阶下,我生日,赖冠霖回归团队,一切时间点都恰到好处,不然,我、朴志训、赖冠霖,三个退团,也不是不可以。”

 

裴珍映不咸不淡,冷静坦荡地直面高层,提出这些条件。是啊,汽水line——就像当初粉丝们说的那样,是捆绑在一起的,不是吗。

 

“裴珍映,你真以为自己有这么重要吗?”高层也没了耐心,的确,WANNAONE是他们最大的摇钱树,不过这棵树该怎么长,该是由他们来决定。

 

“我没有,可是,你们不敢赌。”裴珍映单指敲打着桌面。“希望十号的生日会能如期举行,我很期待团体完整体集合问好的场面。”

 

高层咬牙,只能看着裴珍映鞠躬致谢后潇洒离去。对于赖冠霖擅自脱离团队的行为原本该有不小的惩罚,但是碍于Cube的压力,加上那次意外本就是工作人员失误才导致那样大的伤害,而粉丝也一直闹着让赖冠霖快解约,几方作用,对于这件事,当下能做的,反而是干脆听从裴珍映的话,把事情落实下来,才能有个圆满可观的结局。

 

狼崽已经不再摇摆尾巴,再不安抚好,可就要咬人了。

 

 

 

 

 

折腾了一夜,再加上这一个白天的谈判,裴珍映的憔悴任谁都能一眼看出。

 

“珍映?昨晚?”

 

回到宿舍,最有眼力见的黄旼炫试图询问,裴珍映强扯了个笑脸:“哥,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拜托你了。”微微鞠了个躬,回了房间。

 

黄旼炫望着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   

 

“哥……”终于是脱力跪倒在朴志训床沿,看着仍在安睡中的朴志训,他的胸膛微微起伏着,柔软的刘海盖住额头,眉眼间依旧是凝出水一般的温柔。“对不起啊……没能从一开始就保护你……对不起,珍映来晚了。”

 

“珍映,别去,别去!”朴志训惊醒,看到床边趴着的人立刻跳下来把自己揉进这个怀抱。“你没去,没去,真好。”

 

朴志训夹杂着轻笑的声音让裴珍映更加难受。“我该去的,都是因为我没到你才——”

 

朴志训从裴珍映怀里退了出来:“不,你没去才好。”

 

他依旧不打算把真实情况说出来。诚然,昨晚他经历了人生中最崩溃的事件,虽然一向自诩坚强,虽然内心认定自己是个男子汉没有他扛不住的事,但他是人,他也会承受不了。在那一刻他想得很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他能挡就挡得住的,只要他能保护好一小部分安稳就好了。这不贪心吧,他想。

 

老天啊,别再下罪罚了,他知错了,他再也不贪心了。

 

“你怎么看起来精神不好?”

 

裴珍映摇头,扶着朴志训躺下。

 

“睡一会儿就好了,你也再睡一会儿。”

 

都会好起来的,这些绳结都能解开的。

 

扶好朴志训躺下,看着他重新安稳入睡,裴珍映也伴着他躺下了。“叮——”是朴志训的手机,裴珍映随手想去将亮起的屏幕摁灭,却在信息栏看到了令他无法继续镇定的一条短信:志训儿的香气,很让人留恋呢。  

 

裴珍映握拳,指甲深深嵌进了手掌心里。

 

 

 

 

 

从公司邮件里翻出导演的地址,裴珍映化着精致的妆面,穿着半透的白衬衫,强行换上一个天真烂漫的笑,敲开了导演家的大门。

 

“裴……珍映?!”

 

显然这是导演所未料到的。

 

“快进来快进来。”

 

裴珍映从他脸上读到了兴奋,强忍着满腔的愤怒与厌恶,裴珍映坐上了沙发。

 

“珍映……今天来,很让我意外啊。”开门见山,毫不避讳,这位导演自大地认为眼前这个小爱豆是自己送上门来的礼物。

 

“我想,你应该懂的吧?毕竟当时就想在选角时见见你,却被你们公司硬生生给换成了朴志训,哎呀,那个孩子呀,啧,可真是不懂事……”

 

什,什么?

 

裴珍映心口陨落一块巨石,真相浮出水面的瞬间,压得他喘不过气。

 

怪不得,怪不得。裴珍映眼前浮现朴志训温柔微笑着的脸,他以为自己是救赎者,结果依然是被保护的那一个。

 

“可惜,那小子比我想得倔啊,力气还挺大,完全没尝到味道就让他给跑了。不过——”

 

裴珍映想起朴志训摔进房门的模样,他抽出藏在袖口的小刀。

 

小刀被掩在身后,迎面已是豺狼扑来。“不过果然还是珍映最可爱了。”是充满恶臭的言语。“乖一点对你有好处……”锁骨处已然被无情侵犯——裴珍映无力地望着天花板,那是令人头晕目眩的白墙水晶灯,倒映出令人作呕的场景,他想象着,当时的朴志训,该是如何的绝望与痛苦。

 

“让开。”

 

是冷冽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冰冷的刀面贴在脖颈——老男人被吓得不轻,立刻瘫倒在地,支支吾吾地试图恐吓裴珍映:“你你你,你不要冲动啊,你可想好了……会会会有什么后果你——”

 

“我录音了。”

 

裴珍映居高临下,系着胸口的扣子,缓缓说着,“你对朴志训做的事,以及,今天发生的一切,你想好了,如果不想身败名裂,请你,从今往后,不允许,再靠近朴志训半步,否则——”裴珍映收起了刀,在自己脖颈前,轻佻地比划了一道。

 

“说出去又有谁信呢?你以为凭借这一点就能推倒我这几十年来的积累?”导演虽然被吓住,不过毕竟多活了好几十年,嚣张不减。

 

“不需要推倒,求个角落而已。您是能只手遮天的,留一个角落给我们就行了。”

 

从盛气凌人到恢复平静,裴珍映从始至终都是那副姿态。导演想,要是一开始来的就是裴珍映——算了,漂亮的人那么多,不差他这一个。

 

“怪不得那天朴志训靠着大喊你的名字才能推开我跑出去,是我看走眼了。只可惜如今我对于驯服已经没有乐趣,不然——”导演装腔作势从地上爬起来,从桌上摸了一根烟。

 

“那就好,告辞。”

 

裴珍映知道这样的人更看重自己的面子和地位,为了保存颜面他不会轻易挑战自己的底线。

 

“不过我有一个问题,裴珍映,你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是给朴志训讨说法?还是,在向自己的无能挥刀?”

 

是为了什么?拖着步子走回宿舍的路上,这个问题充斥裴珍映脑海。

 

不为了什么,只为了一个朴志训,朴志训,比什么都重要。别说是赔掉我的演艺生涯,即便是要我一条命,我也不允许,任何人动他。

 

 

 

 

 

回到宿舍,站在门口,握着门把手,裴珍映忽而觉得轻松了,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除了朴志训。没有什么重要的了,除了朴志训。裴珍映重新收拾笑意,打开了房门。

 

那个许久未见的身影,此刻正坐在朴志训床沿——

 

赖冠霖回来了。

 

裴珍映没有进去,倚在门框看着。

 

真可怕啊,这个场景。

 

“我以为只要我离开了就能换得和平,但是。”赖冠霖顿了顿,他摸了摸朴志训的脸颊,“我们三个人还要继续这样纠缠吗?你不欠我的,不要你还。”

 

裴珍映靠着墙缓缓滑下。该怎么做,该怎么做才能让一切回到正轨。

 

这个世界给予我们的恶意太多太多了,我得到的爱,太多太多了,我该怎么做,该怎么做。

 

 

 

可以冷静地面对谈判,可以勇敢地惩治恶魔,那些疼痛残忍地催促他快速成长,却没有教会他如何面对所爱之人。

 

“冠霖呐,回来啦。”

 

终是推开了门。

 

“嗯,珍映哥。”

 

赖冠霖没有做出过多的回应。或许是刻意,或许是无心,裴珍映也没有多余的心思继续在意了。

 

“回家很开心吧,你看起来状态很好。”裴珍映坐到地板上,确认朴志训睡得很好便仰头打算接着和赖冠霖说说话——

 

“嗯?”

 

赖冠霖的睫毛原来这么长。裴珍映的眼珠从右往左转过去。唇上的触感算得上是熟悉,虽然他们曾经有过的唯一一次接触是那样短暂。

 

“你想我吗?你想过我吗?”

 

赖冠霖碾磨着,询问着。裴珍映没有回应,单单瞥向朴志训的方向。

 

“看着我。”赖冠霖托住裴珍映的脑袋,“我很想你……”

 

像是说给裴珍映听,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你听好。”赖冠霖总是这样,难过时,他就总爱笑着。“你,裴珍映,不亏欠我任何东西——”他垂着眼睛,抵在那人额头,“所以,去做你想做的事,爱你想爱的人……”

 

他们之间靠得那么近,近到呼吸相连,甚至能听到呼吸声中有什么东西,骤然坍塌,碎裂了。

 

“你恨我吗。”他听到,裴珍映问他。

 

“恨过。所以我逃开了。”赖冠霖转而拨弄裴珍映的头发。“这种情绪很奇怪,从一开始的不甘心到后来的不愿放弃再到不甘心,转来转去,中心从来都只有你一个。为什么呢,为什么你不愿意多看看我呢?”赖冠霖重新和裴珍映对视,“以前还很傻,以为只要成了志训哥心里最重要的那个,你就愿意多看看我。呵,怎么可能啊,我该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赖冠霖单手描摹着裴珍映的眼眶,“我最喜欢你的眼睛,干净,天真,所以我把你刻在我身上。”他引导着裴珍映的手放在自己蝴蝶骨。

 

“真想继续爱你啊。”

 

“那就爱吧。”

 

——是床头传来的声音。

 

“志训哥!”裴珍映立刻挣脱开赖冠霖的束缚,“你醒啦?什么时候醒的?还烧不烧?你昨晚一直低烧我很担心我今早摸你额头的时候我还——”

 

“裴珍映。”朴志训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

 

“放过我吧。”放过你自己吧。

 

“哥?”

 

“别再折磨我了。”我不想再看你这么折磨的样子。

 

“哥你再睡会儿你还——”

 

“你除了会带给我痛苦你还能给我什么?”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啊,珍映啊,你是我所有快乐的中心啊。

 

“你该换药了我替你——”

 

“你给过我安稳、你保护过我吗?没有。”对不起,哥给不了你能停歇的避风港了。

 

“朴志训你休息一下别说太多话了——”

 

“你根本给不了我要的。”对不起,对不起,珍映。

 

“裴珍映。”

 

朴志训用裹着纱布的那只手轻轻将他握在自己肩头的手拍下。

 

“结束吧。”

 

求你了。

 

朴志训又闭上了眼,明显的抗拒让裴珍映不知所措。

 

哥你不用怕,都解决了,不会再有任何威胁你的人,你还是最好的那个。他有满肚子的话想告诉朴志训,他预想过把这些好消息告诉朴志训的时候哥哥一定会笑着夸他“珍映长大了啊”——都怪你!裴珍映转而狠狠盯着赖冠霖。都是你的错,明明就差一步了,只差这一步,为什么你要回来!裴珍映丝毫不记得曾经对于赖冠霖的担忧,他猛地站起来,红着眼掐住赖冠霖的脖子。

 

“裴珍映!”

 

看到发了狂的裴珍映和任由他摆布的赖冠霖,朴志训急忙从床上跳下。

 

“啪——”

 

这一记耳光,几乎用尽了朴志训此刻所有的力气。裴珍映红着眼眶抬眼看他,他正虚弱地喘着气。他多好看啊,他多温柔啊,可是,他的美好,他的温柔,都不再是你的了——朴志训,不是你的了。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仗着冠霖喜欢你就为所欲为了?”朴志训深吸口气,酝酿着他的风暴。“我们之所以走到今天这步,你想想是因为什么?你想想究竟是谁的摇摆放纵给出了错觉。”朴志训轻抚着那张泛红的脸颊,一如当初的亲近。

 

“都是因为你。只有你才是错的那个。裴珍映,我们都是你害的。”

 

别再靠近了,你别再靠近了。

 

 

 

死寂一般的沉默。

 

时钟的滴答声不知过去了多久,裴珍映突然就无声地笑了起来。

 

“好。”

 

裴珍映笑着,笑到停不下来。

 

是发自内心的笑,却是将朴志训整颗心脏全部挖空。

 

“冠霖,公司这边我交涉过了,你归队,不会有任何处分。”

 

“志训……哥。”他依旧忍不住顿了一顿,“公司不追究你的事,你先把身体养好。”

 

“还有……”他垂下了眼眸,“那个男人,他不会再来纠缠你了。”

 

朴志训张了张嘴,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他这才注意到,裴珍映锁骨处的那一点点淡淡的痕迹……

 

“珍……”他多想开口喊他,而所有想要喷薄而出的话语,都哽在喉咙,生生长出了倒刺,将他刺得鲜血淋漓。

 

“我们……”裴珍映眯着眼笑得灿烂,“还是朋友吧?”

 

朴志训红着眼想再说些什么,裴珍映却已经转过身去。“没关系,当不了朋友勉强当当队友吧,毕竟别影响工作。”裴珍映捏了捏衣角。“对不起啊,冠霖,我刚才太着急了。”他不敢看过去,赖冠霖的眼神只有空白二字,他已经被真心所伤,却不得不继续以真心伤人。

 

“我们都是队友,反正只到年底——”裴珍映顿了顿,“不会浪费很长时间的。”

 

赖冠霖目送裴珍映拉开门直至消失。“志训哥。”他叫了一声,朴志训双眼空洞,愣愣看着门口。

 

“你愿意给我一个拥抱吗。”

 

并不是问句,也没有等待,赖冠霖从侧面抱着朴志训。他的志训哥啊,永远都是这么善良的人。

 

“都解决了,对吧。我们,都会好起来的。”

 

 

 

 

 

转眼裴珍映的生日就到了,fanmeeting如约而至,在粉丝的尖叫声中,成员各自组队营业,两两发糖。

 

是,两两发糖。主人公站在最中心,却是最格格不入的那一个。裴珍映伸手给朴志训递蛋糕,却是经过姜丹尼尔的手。“他…最近还好吧。”裴珍映漫不经心地询问——毕竟朴志训的新室友,已经是别人了。

 

姜丹尼尔用余光瞥见正在帮赖冠霖抹去鼻尖奶油的人。都说他和朴志训是神仙打架,可这三人之间的恩怨才是真让他们这些凡人遭殃。“除了偶尔会半夜突然醒来别的都没什么。”这还是朴佑镇发现的,自己睡得死不觉得,刻意留心倒也发现这点。唉,他叹气,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哟。

 

“今天是珍映的大好日子,我们寿星有什么愿望啊?”尹智圣尽职当好mc,突然被点名的裴珍映愣了愣神,咬了咬唇拿起麦克风:“我想听成员们给我说些生日祝福——每一位成员。”目光所至,是正在和赖冠霖说笑的朴志训。

 

“我们珍映呐,再多长点肉,健健康康的就最好啦。”

“谢谢智圣哥!”

 

“珍珍珍珍映映映映映尼尼尼尼,大大大大发发发发——”

“哈哈哈成云哥你这样很搞笑诶!”

 

“完全,非常,绝对,相当,帅气的,我们珍映!过完生日要更帅气哦!!!”

“圣祐哥你很烦诶哈哈哈哈哈。”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俩继续一起约着练舞吧……裴珍映,跳舞超棒了!”

“你才是最棒的!五金五金赞!”

 

“大家知道的吧,我们珍映唱歌——哦吼!一流!哦吼!接下来请大家多多期待吧!!!”

“在奂哥你这样我害羞的!”

 

“裴蝌蚪,要一直开开心心,哥哥看着你呢。”

“我会哒,尼尔哥。”

 

“我们珍映,最乖了,哥倒是希望你能调皮一点了。”

“旼炫哥你画风很奇怪诶不过还是最爱你啦!”

 

“珍映珍映哥!要健健康康!要开开心心!要长高高!要变胖胖!要得到很多很多的爱!很多很多!”

“好啦好啦大辉,我知道你对我最好啦,biong~”

 

“珍映哥,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

“冠霖你这算什么祝福语啦!韩国的祝福语不是这样说的啦!!!”大家集体起哄。

    

“裴珍映。”

 

最后一个人的祝福语。台下开始骚动起来。

 

“我爱你。”

 

最是真切的话语,却用着最开玩笑的方式说出。

 

伴随着台下粉丝混乱的尖叫声,裴珍映将话筒放下,朴志训听到他说——

 

“我也爱你。”

 

 

 

 

 

看起来好像一切都在好转,慢慢走上正轨,上节目、发专辑、打歌,期间陆续经历了朴志训的生日、赖冠霖的生日,自从裴珍映生日会上那句“我爱你”之后,朴志训和裴珍映之间好像真的变成仅仅是队友的同事情谊,即使是祝福也再没有任何能够带来遐想的语句,接触也不再存有私心。这是他们从未有过的时期,比赛的时候就只有从不认识到知心人的程度,中间的过渡是没有的,要说有些不习惯,裴珍映想只是自己贪心而已,是不对的。赖冠霖和他本人一样,真正成了洒脱的那个,跳离开他们之间的束缚,赖冠霖也不再承受感情的副作用,他感受着艺人生活给他带来的享受和磨砺,对于他们的关系,赖冠霖也能以真正意义上的局外人旁观,就像看节目的观众一样,说一些评价,却清楚这些话不会让主人公有任何变化。——剧本已经写好了,除非演员们自己愿意做出改变。

 

获得最后一个奖项的时候,赖冠霖作为语言担当得体地说完感言之后抓着话筒又说了一句话——

 

“有的时候我们以为是因为见到初雪才开心,其实,是因为身边有让我们开心的人。希望各位朋友都能遇见这个人。”

 

粉丝们尖叫,成员也表示忙内会哄粉丝了,只有裴珍映想明白了一件事。

 

“哥,我们出去走走吧。”

 

旋涡中心的人终于知道该解决的问题还是不能一味逃避,旋涡周遭的观众对此感激不尽纷纷举牌避让,朴志训没了退路便点头说好。

 

冬天的首尔很特别。裴珍映一直以为所有地方的冬天都是这样,但是在对比之后才知道,只有首尔给他这样的感觉——无论往哪里走,都有他喜欢的味道。这个味道可以是泡菜,也可以是炸鸡。可以是衣柜香,也可以是朴志训。正如此刻,他把朴志训抱住,朴志训的味道也将他紧紧环绕。

 

真是想念啊,七个月,以前分开七个小时都要抱怨好久的两个人却可以在七个月的时间里形同陌路。回想起来,裴珍映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冠霖说喜欢初雪是因为有喜欢的人,我觉得不对。”

 

朴志训只是这么站着,双手垂在身侧,听着熟悉的声音说着陌生的话,却并不给他回应。裴珍映也不在乎,只是自顾自地说着。

 

“我觉得,是因为我知道我喜欢你,所以出现什么我都喜欢。”

 

正巧,一片雪花落在朴志训的睫毛上。“志训哥,原本我不打算说的,但是再不说好像就没有机会了。”裴珍映捧着朴志训的脸颊,和当初比赛时期趣味运动会上为他涂口红时那样,认真、仔细、一点一点注视他脸上每一个角落,最后视线落在睫毛那颗因为化雪而挂住的水滴上。“我想要和你一起,春天的繁花、夏天的暖阳、秋天的落日、冬天的白雪,每一样我都想要和你一起看。只有和你一起,它们才是美的。你愿意吗?朴志训,你愿意,再喜欢我——再爱我一次吗?”

 

落雪毫不在意世间爱侣怨侣,它们只完成自己的任务,却不知撒下的每一片雪花都是一个个计时器,簌簌,簌簌,倒计着心碎或者心动的时刻。朴志训睫毛上挂着的水滴终于进了眼眶,再流下的样子像极了眼泪。

 

 

 

限定组合终于迎来结束,伴随着粉丝的哭喊声,WANNAONE正式成为一个过去式的名词。成员们各自回到自己原本的位置,似乎是重回起点,不过他们都知道,再上路的时候会有多大的变化。

 

那天朴志训施舍给裴珍映的吻随着化雪渗透进他的身体,为什么是热的呢?裴珍映当时想不明白,朴志训最终还是选择离开,留下他一个人蹲在原地,他想了很久:可能是因为,心太热了,热过了头。所以他才觉得现在那么那么冷。

 

裴珍映离开宿舍的时候回头看了眼,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的,说不好在不舍什么,但是他总会记得赖冠霖把他压在那张沙发检查他伤痕时的样子,而在门口接住朴志训时扯下的扣子也还收在铁盒里。

 

算了吧,就这样也很好。

 

 

 

 

 

裴珍映安心在C9继续当练习生,据说再等两个月就会安排他和新练习生一起练习,对此他没有十分大的情绪起伏。照旧完成今日的练习量,他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

 

又到他的生日了,去年还有私下举办的生日会,今年反而只想安静度过。到蛋糕店取走预定的蛋糕,顺便给认出他的店员签好名,还是那个娃娃脸签名,当时和朴志训一起研究了好久最后敲定的版本,害他写几个就手酸到不行。

 

解散后也不是没关注过其他人的消息,不过私下有什么聚会朴志训从来没有参与过,连赖冠霖都出现了他也不愿意来。众人也都清楚个中缘由,虽然不知晓全部,不过也清楚一个大概和结局。

 

算了,就这样也很好。裴珍映总是这么安慰自己。

 

推开店门,属于春末夏初的热气撞他一个满怀,他想了想,应该要开始抹防晒霜了。

 

“你又长高了,裴珍映。”

 

背后的声音还是带着笑,是他最喜欢的那种,裴珍映也跟着笑了起来。


-END-




*对不起大家,其实文是去年六七月就写完的,后半截拖到现在才发是因为发现写跑偏了,纠结要不要发出来……总之算是烂尾了……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评论(12)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