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十】

*all狼



第四天,裴珍映被强行留在纳湾“打杂”。

 

昨天的校园行明明是以一个并不十分和谐的收尾结束,毕竟自己最后还是推开了黄旼炫,两人也是分别回到纳湾的。可第二天一早又一次被黄旼炫拉起来的时候裴珍映着实有些想不明白,他不生气吗?

 

“愣着干什么,快吃早饭,吃完和我一起去买菜。”

 

什么啊,哪有叫客人去买菜的!裴珍映愤愤然,可他发现黄旼炫没有疏远自己,这个认知让他莫名有些开心。

 

 

 

菜场,对于这个地方存留的最后一次印象,还是和妈妈一起买菜。

 

裴珍映没敢想过,会有人带自己进菜场,做着挑拣时蔬、讨价还价这种家常事。

 

“小孩过来。”

 

“小孩这个拎好。”

 

“小孩你看一下称。”

 

“小孩撒个娇让姨母多送你两个土豆!”

 

是这种感觉吗?

 

是这种感觉啊。

 

假如我有“家人”,假如流浪猫不再流浪,那就应该是这种感觉吧。

 

裴珍映两只手拎满了袋子,看着黄旼炫跟卖菜老板娘称斤论两的样子,有些恍惚起来。

 

“小孩!发什么呆呢,走啦!”

 

回去的路上,裴珍映坐在自行车后座,一只手手里还拎着车篮里放不下的东西,另一只手,紧紧抱着骑车人的腰。

 

黄旼炫感受到小孩轻轻靠上了自己的背,“大叔……”他听到身后传来闷闷软软的声音,“你别对我这么好……”

 

人对于柔弱的事物会有惯性的同情心,有的称之为怜悯,有的称之为喜爱。对于裴珍映,黄旼炫说不好哪一样占的比重更大,但他知道,他想要照顾裴珍映。

 

想看他在皱着脸吃下不喜欢的食物之后再笑着收下自己递过去的甜点,想看他耍赖说不想拖地之后又兴奋地拿着水枪去浇花。

 

难道是年纪大了所以喜欢上养孩子了?黄旼炫一边洗着苹果一边想,真是有些罪恶呢,他这个“大叔”恍惚间竟然想亲吻自己的“孩子”。

 

“小裴,要不要和我一起做个蛋糕,生日蛋糕。”

 

“谁要过生日了?”

 

裴珍映专心啃着苹果,刘海沾了水有一绺扎得他眼睛不停眨,黄旼炫伸手帮他拨开。

 

“这不重要。”

 

只是怕你走之后,连自己的生日都失去了它仅有的乐趣而已,所以一定要提前抓住。

 

“大叔你这两个奶油什么区别啊?”裴珍映戳了戳黄旼炫手边的两支奶油棒。

 

“一个是植物奶油一个是动物奶油。”黄旼炫手里正在忙着做蛋糕胚。

 

“那到底有什么区别呀……”

 

黄旼炫抬头,看见小孩正眼巴巴望着两支奶油棒。

 

“有什么区别啊——那你尝一尝不就知道了?”

 

像是获得了准许,裴珍映的兴奋立刻写在了脸上,狠狠挤了两坨奶油在自己手上,伸出舌头就要去舔。

 

“你可真是只猫啊。”

 

黄旼炫看着他伸出小舌头的样子,心里柔软的部分像是被无数只触手抓挠着。

 

“小孩你——”

 

裴珍映伸出一点点的舌尖,柔软粉嫩的小舌刮过自己手背,舔舐着手背上的白色奶油。

 

“你,你别吃了……”黄旼炫慌忙收回视线,“过,过来我教你裱花。”

 

裴珍映当然还不会明白,他的大叔怎么跟他一样成了结巴。

 

“你看啊,这个,握住,向下挤。”黄旼炫从后方轻轻圈住裴珍映,并竭力保持着一点点的距离,右手握住小孩的右手,一点一点用力,包覆着那只小手,将奶油挤出,“对,来,再挤得慢一点,对对,收一下,你看,是不是一朵花!”

 

“是哎!诶大叔你等我一下,我给你挤一个,手,伸手!”

 

黄旼炫乖乖伸出手背交给裴珍映,“哝,大叔,你看啊——”裴珍映咕噜噜转着眼睛,嘴巴强忍笑意抿成一条缝,调皮地在黄旼炫手背上挤了一坨大便形状的奶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叔你看哈哈哈哈!”

 

黄旼炫扶额想去把手上的奶油擦掉——

 

“别!别浪费啊大叔!”

 

“哎小孩你别……”

 

裴珍映见黄旼炫要去擦手,立刻抓住了他的手臂,两只手扒拉着他的手背,脑袋一低一凑,黄旼炫登时只能感受到手背被温热柔软扫过的触感。

 

“这个奶油可好吃了,不能浪费的。”裴珍映舔了舔嘴,又伸手将黄旼炫手背上残留的属于自己的口水擦了擦。

 

黄旼炫自恃是个理智第一的人,但是裴珍映让他做出太多改变,他做了太多超出理智掌控的事情。

 

例如此刻,他抓起裴珍映的手,挤出一点奶油放在他指尖,然后在裴珍映不解的眼神中继续抓着他的手腕把他的指尖送进自己口中,末了还舔了一下做收尾。

 

“嗯,很甜。”

 

本能让裴珍映察觉到几分危险,不过或许是奶油的香气迷惑了他,他骤然觉得浑身软绵绵的,有些站不稳。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黄旼炫松开他的手转而揽住他的后腰。

 

“不舒服吗?珍珍?”

 

裴珍映浑身一抖。

 

“你叫我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难道是朴志训?他在哪里,他是不是也在这儿!

 

裴珍映挣扎着要从黄旼炫怀里挣脱。

 

“怎么了?你怎么了!小孩?”

 

黄旼炫没有撒开手,禁锢着裴珍映的腰不让他逃离。

 

“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我不爱你了……我不爱你了……我不爱你了……你能不能放过我……”

 

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黄旼炫拍着他的后背一下一下安抚着。

 

“没有,没有。没事,别怕,别怕。”

 

难道是“珍珍”?一时兴起想着叫叫这种昵称,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回应,这个称呼对他有什么意义?

 

“你救救我吧,你可不可以救救我……”

 

认识黄旼炫的第四天,离开的倒数第二天,裴珍映用尽办法终于确认自己无法逃脱朴志训的掌控,即便是把所有的寄托换一个对象,他还是挣脱不开这个名为朴志训的牢笼。

 

裴珍映在黄旼炫专业的安抚下躺在他怀里睡着了,黄旼炫抬手擦干净小孩脸上的泪痕,轻轻将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好瘦。

 

仿佛用力抱紧,你就会坍塌碎裂。

 

黄旼炫望了望桌子上没有做完的蛋糕,“我该怎么把你的裂缝粘起来?”

 

 

 

 

 

“珍珍,快来!”

 

“珍珍,你怎么又不听话!”

 

“珍珍,这个好吃你尝尝。”

 

“珍珍,不要写作业了陪我聊天嘛——”

 

“珍珍,对不起。”

 

“裴珍映,我爱你。”

 

时针转向下午七点整,裴珍映睁开眼。自己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身上搭着黄旼炫的外套,外套的主人正在前台登记着新入住的旅客信息。

 

裴珍映撑起来一点倚在靠背上就这么看着,在他的短暂逃亡中很幸运遇到了一个好人,他想离这个好人再近一些。他想做到这个好人说的,放过别人,放过自己。

 

“大叔——”

 

无声地做了做口型,裴珍映伸手把黄旼炫的侧脸框起来。

 

“你可千万别骗我啊。”

 

 

 

“醒啦?小朋友睡得可死啊。”黄旼炫忙完后便走了过来,蹲在沙发前,抬手揉了揉裴珍映的脑袋。

 

他当然不会告诉他的小孩,在他睡着以后,口中还哭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大叔……”

 

裴珍映低着脑袋不敢正眼直视黄旼炫,两只手胡乱抠着指甲盖,“你不会觉得我很奇怪吗……”裴珍映顿了顿,像是鼓足勇气一样,再度开口却是语速飞快仿佛刻意不给人打断的机会——“我老是莫名其妙发神经有事没事就暴躁一言不和就哭哭啼啼我真的很让人讨厌连我自己都厌恶现在变成这样的我我知道我很不好我真的——”

 

“小孩。”

 

黄旼炫轻轻捂住了他的嘴。

 

“你很好。”

 

望进那双澄净、明亮,又破碎的眼睛,黄旼炫心乱如麻,却又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样,在这瞬间,他心如止水。

 

“玫瑰长刺是什么错误吗?不是,那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伤害。你就是这样的玫瑰。”

 

黄旼炫伸手,捧着裴珍映的脸颊。

 

“我不是小王子,但是,能给我这个机会,养这朵玫瑰吗?”

 

“大叔。”裴珍映抬头看他,眼睛里的星星说不准是湿润的莹亮,还是其他更多更好更复杂的情愫。

 

“你等我。”

 

你再等我一年。

 

“好。”

 

小孩,你知道吗,能让你的眼睛里重新燃起烟火,我有多高兴。

 

 

 

 

 

最后一天退房的时候裴珍映拒绝黄旼炫送他。

 

“留点念想,再见面的时候才更开心。”

 

黄旼炫笑了笑没反驳,塞给他一盒蛋糕。

 

“昨天的生日蛋糕没做好,不过还够做一个小蛋糕。”

 

是巧克力的,裴珍映探着脑袋看了一眼,小心收好。

 

“谢谢啦,黄老师,拜拜!”

 

这是那天在学校的调侃,黄旼炫以为他已经忘了。

 

“下次见面,就真的是你的黄老师了。”

 

靠着店门,黄旼炫目送裴珍映上了计程车之后说到。

 

 

 

 

 

一年,说短不短,但是放在高三生身上那就是转瞬而过的时间。开学后裴珍映搬进学校宿舍,全身心只为了考上A大而努力。并非刻意,但是这一年的时间里他也没有联系过黄旼炫,倒是黄旼炫时不时给他发一些学习资料到邮箱,结尾总会配上一只灰猫的照片。

 

那是他走之后不久黄旼炫捡到的,没取名字就只是随便叫着。

 

“等你来给它取名字呢。”

 

第一次收到照片的时候裴珍映盯着这句话看了好久。

 

有人等他的感觉真好,他再也不用等着别人来接了。

 

 

 

公告栏里如同去年一样,从发布每月考试排名,到发布每周考试排名,与这雷打不动的规矩一样的,是雷打不动的全校第一名——

 

裴珍映。

 

班主任问起想去的学校和想填报的专业时,裴珍映挠挠头:“我想去A大。”

 

“A大好啊,我们珍映同学一定可以的。”

 

裴珍映捏了捏校服衣摆:“想去A大心理学系。”

 

“诶?这个专业很冷门啊,以你的成绩,不考虑报一个最热门的专业吗?”

 

裴珍映冲着老师笑了笑,“我已经决定啦,谢谢老师!”鞠了个躬,告别了班主任。

 

考试前一晚,仍然不能免俗有些紧张,明明已经躺下脑子里却还是那些数学公式英文词汇,搅得裴珍映不得安宁。

 

“叮——”

 

是短信声,他拿过手机。是黄旼炫发来的灰猫照片,毛茸茸的小爪子被黄旼炫抓在手里举到镜头前做出一副打招呼的样子——

 

“它在等你。”


评论(18)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