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十一】

“不好意思,我找不到纳湾在哪里,能麻烦您来接我吗?”

 

裴珍映站在门口给黄旼炫打电话。

 

“呀,电话费不要钱啊!”

 

一推开门就看到心上人站在不远处,黄旼炫举着手机笑成傻瓜。

 

“你愿意付嘛。”

 

裴珍映瘪瘪嘴一个助跑跳到黄旼炫身上,“我可是穷学生,起码四年都要来找你骗吃骗喝了!”

 

“我养你,我养得起,别说四年了,养你四十年我都乐意。”黄旼炫索性把挂在身上的人一把抱起。

 

“这可是你说的啊,大叔,你要是哪天想丢掉我了,我……我就哭给你看!”裴珍映扬了扬脑袋,一脸的孩子气。

 

“就你爱哭鼻子。”黄旼炫腾出一只手来,刮了刮裴珍映的鼻子,“我不会让你哭的,绝对不会。”把脸埋在小孩颈窝,闻到一阵好闻的奶香气。

 

透过薄薄的衬衣,黄旼炫清晰地看到,那些曾蜿蜒扭曲在裴珍映光滑背脊上的可怖疤痕,已经变淡了颜色,没有再增加新的伤口。

 

小孩,我不会再让你痛,不会再让你哭了。

 

“不过你这次来要待多久?”

 

黄旼炫抱着人就进去了,有几个客人正在沙发上坐着,裴珍映拍打着就要往下跳。

 

“都是熟客没事的,还是,你害羞了?”

 

“呸,不害臊。”

 

小声在黄旼炫耳边念叨,裴珍映趴在他肩膀上试图把自己埋起来。

 

“所以你要待多久啊?”

 

“待到开学,之后就住学校。”

 

黄旼炫想说可以住他家,不过又觉得自己这么做可能会有点太快了。

 

“那只猫呢!”

 

到了楼梯口才想起还有个小朋友没打招呼呢。

 

“它啊,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是你变的,最喜欢窝在你之前订的那间房晒太阳。”

 

黄旼炫没说的是,当初会捡它回来,就是因为它像裴珍映。

 

可爱又可怜。

 

“这么久了有没有想好它的名字啊?”

 

虽然把人从身上放下了,黄旼炫还是执意牵着裴珍映走。

 

“不等。”

 

“它不用再等人来接了。”

 

裴珍映矮了两级阶梯只能仰着头说话,迎着光的小脸看着就只有四个字:

 

亲亲我吧。

 

黄旼炫没有抗拒地照做了。

 



“喵——”

 

懒洋洋的猫叫声从上方传来,裴珍映往旁边移了一步便看到主角——

 

“不等!”

 

黄旼炫被抛在脑后,裴珍映三步并作两步跳到灰猫面前。奇怪的是明明平时只是小猫、猫猫的叫着,然而当下它是第一次听到“不等”这个名字,懒洋洋的小猫却并没有排斥感,和早就知道这是自己的名字一样,甚至还冲着裴珍映喵了一声算是回应。

 

灰猫乖乖被裴珍映摸着头顶,张张嘴打了个哈欠。

 

还在楼梯上站着的黄旼炫觉得自己可能要开始嫉妒一只猫了。

 

 

 

 

 

“大叔,你看!”

 

裴珍映举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心理学系哦!!!”说着用手指弹了弹那张纸,“不用偷偷摸摸进人家实验室了呢!”小脸蛋在说话的时候一扬一扬的,好不骄傲。

 

“小孩,过来。”

 

黄旼炫看着他招手,裴珍映走过去一屁股坐在黄旼炫大腿上。

 

“大叔,你都不夸我。”

 

又瘪嘴,黄旼炫最吃这一套。

 

“夸你。”在小孩侧脸上轻轻留下一个吻,“我知道你一定能考上的。”

 

裴珍映嘴上一边发出“咦——”的嫌弃声,一边伸手去擦自己的小脸,被黄旼炫拉着两只手臂从后面紧紧框在怀里,不由分说对着那张笑得开怀的小脸就是一通乱亲。

 

“不过你为什么想学心理学?其实挺无聊的。”

 

黄旼炫状似不经意地提问,瞬间感觉到裴珍映的僵硬。

 

他在等,等着看裴珍映是不是已经愿意真正接受自己。

 

裴珍映深深吸了口气。

 

“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珍珍两个字反应那么大?”

 

果然是因为这个称谓,黄旼炫没有回话,只是将裴珍映抱得更紧了些。

 

“因为叫我这个名字的人……是我等不来的人,我愿意等,但是他就是不来。”

 

裴珍映闭上眼睛。

 

所以他不想等了。

 

仍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不过黄旼炫明白裴珍映已经真正对他敞开怀抱,他还需要一点时间。

 

“你不用等了,我在这儿呢。”

 

不等缩在空调下方,安安静静地趴着,和缩在黄旼炫怀里的人一模一样。

 

 

 

 

 

日子一天一天平淡如水地过着,每天早晨被黄旼炫捏脸打屁股挠痒叫醒,最后也一定会演变为撒娇耍赖不肯起与一言不合就扛下楼扔到餐桌前。

 

吃完早饭一般就是去菜场,黄旼炫发现带着小孩去给菜场大妈们委屈巴巴地撒个娇远比自己唾液横飞讨价还价来得轻松。

 

中午回到店里就要开始做料理,黄旼炫倒是没想到裴珍映下厨功夫其实还不错。“诶小孩,是不是爸妈从小教你的?”

 

裴珍映切着菜的手顿了顿,笑着往黄旼炫嘴里塞了片胡萝卜,没接话。

 

下午一般都很清闲,两个人经常趴在沙发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斗嘴:

 

“啊!大叔!把你的臭脚拿开!很重哎!你很烦!”

 

“大叔养你这么久你给大叔搁搁脚还不行啊。”

 

“不行!你很重哎!大叔你是不是又胖了!”

 

“什么叫又胖了,大叔天天被你这么欺负,哪里胖得起来。”

 

“不等不等你过来,你说大叔是不是胖了!”

 

“喵~!”

 

“小孩你别教坏不等。”

 

“才没有!不等最听我话了——呀!大叔!黄旼炫!!!呀呀呀脚拿开——啊啊啊对不起我错了啊啊啊哈哈哈哈大叔我错了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好痒放手放手……别挠我痒痒了……我错了……”

 

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终于迎来开学的那一天。

 

“证件带好没有?衣服呢?没事,衣服不够还能买。钱呢?生活费够不够?算了,不够我给你拿,还有——”

 

“黄旼炫先生,你眼前的是一个大学生,不是一个小学生!”

 

裴珍映面上翻着白眼,心里倒是咕咚咕咚冒着气泡,甜滋滋的樱桃汽水都要溢出来啦!

 

“这就开始嫌弃我了,唉,不等都还没嫌弃我呢。”

 

刚好踱步到店门口的灰猫闻言似乎不屑地喵了一声,黄旼炫气得指着不等半天说不出话。

 

“好啦,幼稚!幼稚鬼大叔!我不在得照顾好不等知不知道!少了一斤——少了一两肉我都和你没完!”

 

恶狠狠地威胁完,裴珍映瞧着黄旼炫一副委屈了的样子笑得开心,他凑过去得意地吧唧亲了一口,以示安慰。

 

“你真不要我送你啊?”黄旼炫拉了拉裴珍映的衣服。

 

“我可以的,你放心吧。”

 

毕竟有过住校经验,他并不担心这些。

 

“而且我记得之前去过的路线,学校里怎么走我也记得的。”裴珍映摆了个大大的笑脸出来。

 

“好吧,那你注意安全。军训的时候一旦不舒服立刻就要说知不知道!”

 

小孩听话地点了点头。

 

黄旼炫最后抱了抱裴珍映,他的小孩儿真的来了。

 

很期待正式上课之后小孩儿在课堂上看到他的反应啊。

 

 

 

 

 

踏进大学校门,裴珍映深深吸了口气,这是新的世界了,裴珍映,你要加油!

 

被迎面而来的直系学姐接过手头一点点小件行李,正是那天在学校里遇见的两个女同学,不过裴珍映此时并没认出来。两个女同学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也就没有多嘴。啊,原来是学弟啊,那估计和黄老师是亲戚关系吧,怪不得呢,那么亲密。

 

除了迎接新生的队伍,学校走廊还搭起了各种校园组织纳新的宣传栏,有学生会,也有各种有趣的社团。

 

裴珍映瞥了一眼,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仅是那一丁点涌上心头的回忆,都呛得他立刻摇头将闸门拉下,不要去想,别去想,不能想。

 

 

 

“谢谢。”

 

接过宿管阿姨递过来的钥匙,裴珍映乖巧道谢提着箱子上了楼。四人间,在二楼,幸运得很啊。

 

作为第一个到宿舍的,他也没有急着第一时间铺床收拾,先给阿姨打电话说自己已经到学校报道了,然后又和黄旼炫黏黏糊糊发了会儿语音,这才开始收拾箱子。

 

“裴珍映!”

 

激动的声音有些耳熟,一转头就看见站在门口的人。

 

“大辉?你怎么来了?”

 

“我也报的A大啊!不过你应该不是艺术系的吧?”

 

裴珍映摇头说自己是心理系的。

 

“宿管阿姨刚刚就有跟我说这间宿舍会有其他系的学生一起住,没想到居然是你,实在太好了!”

 

作为未成年时期一起长大的邻居,两个人能考到同一所大学并且被分到同一间宿舍,裴珍映觉得这就是缘分。

 

他真切地觉得,上天开始眷顾他了。

 

 

 

两个人收拾好东西,相约着一起逛校园,李大辉对于新鲜环境充满了好奇,而裴珍映作为“过来人”倒是给李大辉充当起讲解人来。

 

“珍映,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呀!”李大辉满脸写着新奇。

 

裴珍映挠头一笑,“有人带我来参观过啦……”

 

“诶?真好啊……啊对了,听说你们系有个超级年轻有才的副教授!”

 

“啊?是吗?这个我还没打听过唉……”

 

“是呢!听说年纪轻轻就破格升了副教授,然后人还特别温柔帅气,讲课也有趣,很受女学生欢迎的!不过……”

 

“不过什么?”

 

“他好像有那个什么……肌肤接触恐惧症?嘘——我也是听说的哈!”

 

“你呀!”裴珍映抬手轻轻给了李大辉一记头皮,“就你八卦最多了!”

 

“诶!这都是对你有用的好吧!万一遇到这个奇怪的副教授你什么准备都没有,多尴尬。”

 

裴珍映嗤笑一声,他才不在乎这个。

 

“不过啊珍映,你当时不是说要和那个谁,朴志训上一所大学吗?怎么没见着他来接你?”

 

李大辉这么一提,他才想起曾经那个幼稚的约定——“珍珍,我在大学等你,你一定要来!”

 

“你可以理解为我们闹掰了,以后都别提这个人吧。”

 

李大辉咂咂嘴,他对那个朴志训还是挺有印象的,毕竟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裴珍映的口中都只有这一个名字。

 

“啊,饿死了,我们快去吃饭!”

 

正巧走到食堂,李大辉拉着裴珍映就要往里走,贴在门口的海报却吸引了他。

 

“话剧社排演后现代改编大剧《白雪公主》,期待大家踊跃报名。”

 

哦?裴珍映不自知地笑起来,他想起那个台上的吻。

 

那……再去试试?

 

可是一个人走到活动室门口的时候,裴珍映还是放弃了。

 

同样的事情没办法完成两次,小苹果也不会再出现了。

 

 

 

 

 

“珍映啊,你带防晒霜了吗?没有防晒霜我可能会死在操场!”

 

第二天就开始的军训几乎可以说是所有新生的噩梦,尤其是对于李大辉来说,连棉签都装上了可他偏偏忘记了防晒霜,他很想撞死在柱子上。

 

“喏。”

 

护肤品都是黄旼炫给裴珍映准备的,知道小孩儿不太会整理这些,“黄大叔”借着这袋宝贝成功哄得裴珍映上了他的床——字面意义的,纯盖被,而已。

 

大叔心里苦。

 

“哇!你居然记得这个!”

 

李大辉高兴地就要索吻,裴珍映伸手糊了他一脸。

 

“行吧,你好好用,记得这份恩情以后还就可以了。”

 

倒是没想到,这份恩情还得这么快——裴珍映完全忽视了自己体弱多病的体质,不过第一天站军姿这一个基本项目就让他晕倒在众人面前。

 

“珍映你身体这么差你竟然不说!”李大辉指着躺在校医床上刚醒过来的裴珍映小声骂道。

 

“你知不知道我差点给你吓死了!”李大辉一脸委屈。

 

“哎呀大辉,没事的啦……”裴珍映倒是还要反过来安慰李大辉,“就是,就是有点虚而已……”

 

“那你答应我接下来有一点点不舒服都要跟我说哦!”李大辉冲着裴珍映撒了个娇。“啊对了,你晕倒这期间手机一直有在响,你快看一下吧。”

 

裴珍映立刻着急地摸出手机,他当然知道,最担心最记挂他的人,是谁。

 

【小孩,军训开始了不?】

 

【小孩,累不累?】

 

【小孩,你们该休息了吧?给大叔回个信哦~】

 

【嘿小子,故意的是吧!】

 

【喂喂喂,不要让大叔担心啊!】

 

【裴珍映?】

 

【回信息,不然下午来学校找你!】

 

然后就是几十个未接电话。

 

糟了!一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

 

“大辉,赶快回去!看看宿舍门口有没有一个又高又帅的人看着像在等人,如果有立刻给我报信!”

 

李大辉不知道为什么裴珍映看起来那么着急,不过还是照着他说的做了。

 

“诶,真的有诶。”

 

“也太有气质了吧!裴珍映你从哪里认识的人!”

 

“咦?他认识我们宿管阿姨吗怎么坐到值班室里去了?”

 

“珍映,我怎么觉得他那么眼熟呢?”

 

“哎呀!他就是那个副教授啊!昨天才和你说的,最年轻的副教授啊!”

 

“哇,裴珍映你可真厉害吧!我还担心你不认识老师会出丑呢!”

 

从电话那端接收到一连串来自大辉的惊叹,让裴珍映原本紧张焦虑的心一点点变凉。

 

厉害?

 

黄老师,黄教授——这才是真厉害吧,耍得他团团转。

 

【小孩,我在你宿舍楼下等很久了,你下不下来?】

 

裴珍映握着手机,死死盯着那几个字,连带呼吸都变得不顺畅起来。

 

是不是我看起来就很好骗?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这样那样欺骗我?

 

是不是看我被蒙在鼓里就觉得很有趣?

 

朴志训是。

 

姜义建是。

 

你也是。

 

大叔,你为什么也要这样对我。

 

裴珍映闭上眼,摁下了关机键。


评论(25)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