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十二】

*all狼



“林阿姨,201住了哪些人啊?好像不是只有心理系的学生住吧?”

 

黄旼炫向来靠着长相在学校很是吃香,尤其他又温柔友善,这更方便他打探一些信息。

 

“是啊,有一个外系的,叫李大辉,哦,和裴珍映还是一个地方的。别说,裴珍映这孩子长得可真讨人喜欢啊。”

 

“大辉?”黄旼炫记得裴珍映提起过这个人,他的邻居。

 

“那方便把他的电话给我吗,我找他有点急事。”

 

宿管阿姨没多想便把印着联系方式的记录本拿了过来。

 

“请问是李大辉同学吗?我是心理系的黄旼炫,你知不知道裴珍映在哪里啊?”

 

“他——”珍映一直不回消息,那他是可以说还是不能说呢?

 

“我和他认识的,有点东西忘记拿给他了,早上发了信息也打了电话一直没回我有点担心。”

 

“嗯……他晕倒了,在医务室呢。”应该可以说的吧?李大辉想了想,毕竟黄老师看起来就很和善的样子。

 

 

 

 

 

“小孩!”

 

黄旼炫风风火火赶到医务室,空荡荡白蒙蒙的医务室里只有一间隔间隐约有人,黄旼炫轻手轻脚走了过去,拉开门帘,他的小孩正安安静静躺在里面。

 

“小孩……你可要急死我……”他看着紧闭双眼似乎是在熟睡的裴珍映,小声自言自语着,又伸手替裴珍映抻了抻被子。

 

“黄老师。”

 

裴珍映突然开了口,而双眼依旧紧闭着没有任何动静,“你对你的学生都这么好么。”

 

这副清冷的语调,瞬间令黄旼炫皱起了眉。

 

“小——”

 

“麻烦黄老师照顾我了,啊,照顾我的时候是黄老板才对。希望黄老师记着之前的情意别挂我科。”

 

“我不是想骗你。”

 

“只是没有说实话——而已。是吧?”裴珍映睁开眼笑成眉眼弯弯的样子,“我怎么会傻到相信你呢?”

 

双手隐在被子下,裴珍映死死抓着床单,他忍住不想掉眼泪,他不想再做回那个软弱无能的裴珍映。

 

可是,好难受,真的好难受。

 

“小孩——裴珍映,你听好,我不是要骗你,我是不想在我们两个关系稳定前给你造成过多的影响,我知道其实你——”

 

“黄老师。”裴珍映笑着打断,“可是影响已经造成了呢。”

 

黄旼炫有多喜欢裴珍映的笑,笑得小脸皱巴巴的挤在一起,笑得眯着眼睁不开,笑得双手摆在胸前不停鼓掌嘴里还要念叨着“大叔,大叔……”

 

但不是此刻这样的笑,这样冷着脸挑着嘴角,喊他“黄老师”的笑。

 

“我以为你是能够负担我的人,结果你也不是。”

 

“不等不用等了,我却还要等。”

 

“你以为隐瞒是对我好,可是我最不想得到的就是这种欺骗下的好。”

 

“黄老师,以后只在上课的时候见吧。”

 

“我不喜欢看见你。”

 

 

 

黄旼炫反复思考着裴珍映说的话,他以为以保护为初衷的隐瞒会是一个惊喜,可事实却恶狠狠地告诉他,这不是喜悦的烟火,只是威力巨大的炮仗,把他和裴珍映都炸伤了。

 

你不是专家吗,遇到这种事情自己还解决不了?

 

黄旼炫撑着额头坐在店里,店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丁点人情味。

 

不等“喵”了一声,跳到黄旼炫腿上,往他怀里使劲蹭了蹭。

 

“不等,你说大叔是不是很坏?”

 

是很坏吧,明知道他身上已经伤痕无数,却还用所谓的惊喜包装着谎言去伤害他。

 

小孩,你再给大叔一个机会吧。

 

 

 

 

 

李大辉小心观察着裴珍映的脸色,他躲在门外听到一点对话,虽然不完整,不过看起来似乎让黄老师来并不是什么正确的做法。

 

“你怎么不吃?”

 

裴珍映捏着勺子扒拉了几下瘦肉粥,最后还是一口都没吞下去。

 

“我是不是不该告诉黄老师你在这儿啊?”

 

李大辉瘪嘴,裴珍映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

 

“没有,你做得对。要是在课堂上遇见我才真是尴尬。”

 

只是还有些舍不得不等呢,找一天空闲时间,去和它告个别吧。

 

 

 

 

 

自从裴珍映头一天军训站军姿就晕倒过后,即便他再如何执意要参与到集体训练中去,教官都严词拒绝了。他只能乖乖坐在一边,看着同学们在烈日下叫苦不迭地训练。

 

这天下午突然天降大雨,整个操场都沸腾了,接到可以停止训练的通知,所有人都跟脱缰野马似的奔回宿舍。

 

“珍映!走啦!”李大辉在人群中勉强露了个脑袋。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裴珍映打了个招呼,转身消失在雨中。

 

一路冒雨赶到纳湾,裴珍映蹑手蹑脚打开一点门缝,探着脑袋往里面看了一眼,黄旼炫不在。这才湿漉漉地踏进了店里,“不等!”没走两步就被跳过来的猫撞了个满怀。

 

“不等,你有没有想我呀?”裴珍映全身湿透,不想将沙发弄脏,他蹲在地上,抱着不等,用小脸使劲蹭了蹭,惹得不等喵喵直叫。

 

“看来是很想我了,我也想你啊,宿舍里又不能养,没法儿把你带走……”

 

“那你就回来看它啊。”

 

头顶被大毛巾盖住,裴珍映蒙了两秒立刻就要跑。

 

“你跑哪儿去!”

 

湿漉漉的后背被热得不行的胸膛贴住,裴珍映突然不争气地眼睛发酸。

 

“你不是去学校了吗……”让李大辉打听好这几天黄旼炫的行程,专门挑了人不在的时候来,就知道这个大辉不靠谱!

 

“领导被大雨挡在路上,会议取消了。”

 

黄旼炫趁机把脸埋在裴珍映颈窝,好好闻着裴珍映身上的香气,是自己送给他的香水。

 

“你还在用?”

 

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黄旼炫指的什么,习惯性侧头想询问。

 

“唔——”

 

一转头就迎上黄旼炫温柔而小心翼翼的吻,自己被雨水淋得冰凉的嘴唇瞬间就被温暖了。

 

“我不该骗你,我以为这是一个惊喜,可是你好像并不这么认为——原谅我吧,小孩,原谅这个傻大叔吧,好不好?”

 

不等像是帮腔一样喵喵叫着,和雨水打在玻璃上的声音混在一起,搅得裴珍映心神不宁。

 

“大……黄老师你放手……”裴珍映推拒着挣脱开来,“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你不需要我原谅。”

 

裴珍映垂着脑袋,努力不去直视黄旼炫的脸,他也怕自己会心软。“就像你觉得是惊喜,或是一个很小的玩笑罢了,但对我来说不是……不是……所以……”没有擦干的雨水顺着刘海滑落到脸颊,“所以我接受不了,是我的问题。”裴珍映又扯着嘴角笑了笑。

 

黄旼炫讨厌这个笑。

 

“先去洗个澡吧。”黄旼炫放开他,失去热源,裴珍映冷得缩了一下。“你别又感冒了。”

 

裴珍映没再推脱,放下不等转身上楼。

 

他以为这就是结束,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洗到一半,水又停了。

 

裴珍映压下开关站在镜子面前。

 

托黄旼炫的福,肩膀上没有增添新的伤口,高中最后一年已经能克制着不再用刀子划,来到这里重新见到黄旼炫之后情况又好了很多。

 

“小孩——小裴,因为大雨外面的水管爆了,你还好吗?”

 

裴珍映没有回答,黄旼炫又喊了一声。

 

“裴珍映?”

 

想到他之前军训的时候晕倒过,黄旼炫心下一惊,没多想便立刻撞开门。

 

“出去!”

 

裴珍映没想到黄旼炫会直接冲进来,他抓起浴巾却不知道该先遮哪里。

 

“小孩——”

 

先看见的是他的后背,那么柔嫩的皮肤纵横交错着几条长长的疤痕,有一道在后腰附近,看起来很深。然后是先前已经瞥见过的肩膀上的刀伤,这样看来,数量比他想的要多太多。

 

“你出去!不许看!”

 

裴珍映的暴怒没有阻止黄旼炫的靠近,他一步一步向着裴珍映走去,直到把裴珍映逼退在墙角。

 

“你别看,求求你,你别看——我很恶心的——我很恶心——”

 

黄旼炫先前已经猜到裴珍映的心理障碍是情感问题,可是,他没想到还有深埋着的引线。他环过还在颤抖的人,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

 

“你很好,你很好。乖,乖——”

 

裴珍映的眼泪就这么掉下来。

 

黄旼炫紧紧贴着裴珍映的脸,试图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颤抖着的微凉的身体,“你很好,你很干净,你是大叔见过最干净单纯的小孩,你不恶心,你不恶心的。”黄旼炫一下一下轻抚着裴珍映的背,那些早已结疤的伤口,弯弯曲曲地凸起,扭曲攀爬在光滑背脊,刺得黄旼炫生疼。

 

“你不懂……你什么都不懂……”裴珍映停止了挣扎,放弃一般瘫倒在黄旼炫怀里,没有再歇斯底里地喊叫,只剩下流不尽的眼泪与满目的绝望。

 

他以为自己能展现出最美好的一面给黄旼炫,可直到这一刻,才发现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都无法抹去最不堪的样子。

 

“我可以不怕下雨,因为我知道来的是这里,就算你不在这里也都是你的味道。”

 

裴珍映的眼泪没有停下。

 

“你为什么要回来呢?你可以放弃我的,真的,我不配。”

 

他的大叔是那么温暖,可他不敢要了。

 

“放过我吧,放过我,黄老板,黄老师……”

 

他怕了,很怕,他不敢再重蹈覆辙一次,他已经没有可以回转的余地了。

 

放过我。

 

他的小孩对他说出了这个词,这个曾经在奔溃的裴珍映口中喊出过的词。

 

黄旼炫紧紧抱着裴珍映,他不敢放,他不能放。

 

“你就当大叔自私……大叔放不下你。”他闭着眼靠近,覆上了那薄凉的唇。

 

 

 

 

 

这算是原谅吗?黄旼炫摸了摸裴珍映细软的头发,这会儿小孩睡得正香。好在停水的时候泡沫都冲干净了,他抱着小孩儿出来穿上自己的衣服,长了些,袖子都遮了手。然后给他吹干头发,裴珍映抱着不等一言不发。

 

“睡一会儿吧。”

 

裴珍映没有回答,只是乖乖进了他的房间躺好。

 

“小孩,你这是已经恢复了,还是更严重了呢?”

 

 

 

隔天是最后一天军训汇演,黄旼炫索性直接给裴珍映请了假。清早没有像从前一样去抓小孩起床,想让他再多睡一会儿,或许在梦里,他会好受一点。

 

但是直到中午,裴珍映都没有下楼,黄旼炫匆忙忙完手里的活儿,就跑去房间里看他。

 

确实还在睡啊。

 

“小懒虫。”黄旼炫伸手刮了刮裴珍映的鼻子。

 

仅是一瞬间的触感,他就立刻意识到不对。把手贴上裴珍映额头——这滚烫的温度差点让黄旼炫条件反射收回手。

 

“小孩,小孩!”黄旼炫轻轻唤着仍旧双眼紧闭的小人,“裴珍映,裴珍映!”

 

黄旼炫不是没有发过烧,小小伤病发在自己身上只觉得挺过去就好,可是对象一旦代换成裴珍映,他就觉得自己掉进深海,喘不过气来。

 

“没事的,打好点滴休息一下就能恢复。不过检查下来这个患者身体很虚弱,营养不良,有厌食症的前兆,作为家人要注意这方面。”

 

送医的时候黄旼炫说是裴珍映的哥哥,听到医生叮嘱的这句话时他愣住了,他想起裴珍映瘦削得不行的身板以及每次吃饭也不过只吃那么一点的事实,自己只以为他只是胃口不好,还想着要变着花样做饭给小孩吃,希望把他养胖点,可没想到……

 

“这——能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看起来也持续一段时间了,好在患者应该是有意识的强迫自己进食,不然可能已经成了厌食症。”

 

黄旼炫点头。

 

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又是多长呢?

 

 

 

“小孩。”

 

打了点滴的裴珍映早就醒了过来,黄旼炫坐在他床边,听到喊他的声音,裴珍映只是把头侧向了另一边。

 

“没关系,你不愿意见我,没关系。你现在身体状况不太好,我想其实这一点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大叔现在不会让你一个人待着,你接下来每天的衣食起居我会负责,等你哪一天身体痊愈了,大叔发誓,立刻放你走。”黄旼炫伸手轻轻覆上只留给了他一个侧面的小脸,“嗯,幸好,烧是退了。”

 

裴珍映挪了挪身子,拉了把被子,将自己整个人埋在里边。

 

“没关系,如果你现在不想跟我说话,也没关系。你可以短信告诉我晚上想吃什么,蛋糕?还是参鸡汤?不然喝粥吧,养胃。”黄旼炫顿了顿,“小孩,你要知道,你想让我走,前提是你先把自己身体养好,哪天你变得健健康康白白胖胖了,我立刻就滚。”

 

“滚去哪里啊,你不要不等了吗。”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还是你不要另一只猫了。”

 

“喵。”裴珍映露了双眼睛出来,病恹恹又下垂的眼尾看着好不可怜。

 

“要!我要把我的猫养得漂漂亮亮的!”黄旼炫立刻扮乖,趴在床头一副讨好脸看着裴珍映,“我的小猫咪生气了可以打人,可以骂人,但是不可以不要铲屎官……”原本上挑的单眼皮此刻故作委屈,看起来甚是真挚。

 

“那你别骗我……我很怕……这只猫,很傻的……你说什么他都信的……”裴珍映的眼睛又是一阵雾气,惹得黄旼炫心疼得不行,一个吻轻轻降在额头。

 

“不会了,大叔答应你,绝对不会再骗你了。”

 

 

 

去药房领了药,看了看药盒,大部分是为了补充营养。身体这么差怪不得会晕倒,黄旼炫仔细思考到底要不要让小孩继续住校,这太不方便照顾他了。

 

“你在干嘛?”

 

破冰之后裴珍映看起来更粘着“饲主”了,黄旼炫抬手揉乱他的刘海。

 

“在想要不要让你继续住校,怕你吃不好。”

 

“大叔,我再强调一遍,我是成年人!”

 

黄旼炫揉得开心,点头说好。

 

“对了,这个周末我有假,你应该也还有空吧,黄老师?”

 

这还是裴珍映知道自己身份之后第一次没有用嘲讽的语气说出这个称谓,黄旼炫想,果然应该算是个惊喜的,自己很喜欢听他这么叫。

 

“那我们去爬山吧!”

 

 

 

 

 

正式开课前的最后一个周末,竟然脑袋抽风献给了爬山,此时站在半山腰撑着膝盖汗流浃背的黄旼炫心里真是一万个懊悔。去看电影也好去吃烛光晚餐也行实在不济就是躺在店里沙发上聊聊天也不错啊,我到底是为什么会答应——

 

“大叔!大叔你快一点!嘻嘻嘻你看你看,这棵树上长蘑菇了!”

 

好吧爬山挺好的。

 

至少你看起来那么开心。

 

“大叔,你也才二十几岁吧,怎么看起来那么——”

 

裴珍映故作嫌弃的眼神很是打击黄旼炫的自尊心。

 

“我在其他方面的体力很好,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愿意试试呢?”

 

裴珍映略一思索明白过来他的大叔说的是什么意思,羞得立刻迈腿跑开。

 

“嘿嘿。”

 

黄旼炫笑得开心,逗小孩儿果然是最好玩的事情。

 

“等等我啊!”

 

吭哧吭哧爬到山顶,黄旼炫还来不及好好休息就被裴珍映拉到寺庙。

 

“干嘛?”

 

“来,这个给你写。”

 

裴珍映递过来一条红绸。

 

“听说这儿灵得很,许的愿都会实现的。”

 

黄旼炫抓着红绸,盯着裴珍映的侧脸看了会儿。

 

“好。”

 

小孩儿,你会写什么呢?

 

【黄老板,黄老师,我的大叔,要健康、要开心、要陪我,一直一直,陪着我。——小孩】

 

黄旼炫见裴珍映写完红绸,伸手就要去抢,被裴珍映大力打了两下手背放弃了。

 

“你给我看看嘛,想看你写的什么。”

 

“不给!给你看了就不灵了!”裴珍映扬着脑袋一脸嫌弃,“走吧大叔!”

 

拉着人蹦蹦跳跳走出了寺庙,跨过最后一道门槛,裴珍映突然顿了顿。

 

“大叔。”

 

伸手扯了扯黄旼炫的衣角,裴珍映后退了两步,“我,我回去上个洗手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啊。”

 

 

 

跪在殿前,裴珍映手里又多了一根红绸带,他握着笔的手微微颤抖着,另一只手握成了拳。

 

深深吸了口气,一笔一划,写下了字:

 

【不管你在哪里,希望你过得好,不再喝酒,不再伤心,一生向前,永不回头。——朴志训的  裴珍映】

 

 

 

 

 

“好累啊!”

 

裴珍映把坐着等他的黄旼炫从寺庙门口拉起来。

 

“哎呀,快起来我们下山去吃饭!”

 

吃饭?

 

自从知道裴珍映可能有厌食的倾向后,黄旼炫真是听到“吃”这个字眼都浑身紧张。

 

“不许吃火锅!不许吃烧烤!这个天气咱们还是喝粥吧。”

 

三两句就把自己最想吃的全部打了回去,裴珍映噘着嘴扭头。

 

“那可以吃一点,一点点炒年糕。”

 

黄旼炫退了一步,裴珍映转头。

 

“两点。”

 

“好好好,两点!”

 

裴珍映傻傻笑着抓起黄旼炫往外走。

 

小孩啊,你的愿望一定能实现的,你要健康,你要开心。

 

黄旼炫的红绸飘在一片鲜红之中:

 

【请保佑裴珍映的愿望全部实现。——黄旼炫】


评论(25)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