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抱抱抱抱抱【丹狼/短完】

姜义建觉得自己这段时间一定是太热爱工作加班加过头了急需休息。

 

要不然此刻赤裸着上身打开衣柜的他怎么会眼花看到衣柜里抱膝蹲着一个小男孩?!

 

姜义建狠狠扇了自己两巴掌。

 

好的这下彻底清醒了,不是眼花,更不是在做梦。这他妈就是一个小孩穿着自己的宽大白衬衫蹲在衣柜角落眼巴巴盯着自己看啊!

 

“你是——卧槽你干嘛——下下下下来——啊啊啊——疼疼疼——松口松口——”

 

姜义建还来不及反应,便手足无措地被动接收着来自眼前这个小少年一连串的动作——扑到身上——扒住宽肩——吧唧一口咬在肩头。

 

“饿……”

 

姜义建僵硬着无可奈何地托住了整个挂在自己身上双腿盘在自己腰间的小孩的屁股。

 

肩头传来奶呼呼软绵绵的声音:

 

“小映饿了……”

 

 

 

 

 

姜义建揉着肩膀上一圈小小的牙印,坐在凳子上屏气凝神地盯着眼前这个蹲在椅子上吃着自己刚煮好的拉面的——

 

小映。

 

“所以你……真的是我前几天捡回家的那只流浪猫?”

 

蹲在对面的人不对是猫嘴里嚼得鼓囊囊的,却丝毫掩盖不了眉眼间嘴角处那一股子委屈劲儿,“是小映……你好忙的,三天没有给小映好吃的了……”

 

姜义建挠了挠头,承认这是自己的失误,工作太忙待在公司三天三夜差点忘了家里还多了只小家伙。

 

“所以你到底——”是人是猫还没问出口,就眼睁睁看着对面的小家伙半仰着小脸眼巴巴瞅着自己,一只手端着空碗,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伸出了一根手指头:“还,还可以吃一碗吗?”

 

姜义建把满腔疑问吞回了腹中,乖乖转身走向了厨房。

 

 

 

 

 

看着小家伙吃着第二碗面就差把小脑袋埋在碗里了,姜义建坐在一边撑着脸发出了“嘿嘿嘿”的傻笑声。笑完意识到哪里不对,不对,他得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啊!

 

于是起身走到小家伙身边,居高临下:“我觉得你待在我家不合——”

 

“你会做饭耶。”

 

“好巧噢,我会吃饭耶。”

 

“我们好配!”

 

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伴随着三段式不自知撒娇,成功黏在了站在身旁话说一半的人身上。

 

姜义建低头,看着那只从宽大袖管里探出的小手,此刻正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角下摆,而那颗小脑袋的主人,正艰难地仰着头睁圆了眼满眼溢着亮光地看向自己——

 

姜义建狠狠打消了方才想把人抱起来丢出家门的念头。

 

“乖。”

 

伸手揉了揉小映乱糟糟却又柔软至极的头发,手指停在脖颈处挠了挠。

 

换来一阵黏糊糊惹人怜的乱蹭。

 

姜义建突然觉得,家里多只猫,或者多个人,也没什么不好。

 

对吧?

 

 

 

 

 

“抱。”

 

小映很乖,这点姜义建不得不承认,养在家里一点也不烦人。当然,除了时不时露出的小猫本性——譬如此刻,坐在书房老板椅上敲着电脑的姜义建,低头一看,原本紧挨着自己小腿乖乖坐在地毯上陪着加班的人,正天真地仰头看着自己,两手张开,口中只吐出了软绵绵黏糊糊既像是撒娇又像是命令的一个字——

 

抱。

 

姜义建合上电脑,大手一捞,毫不费力地把人抱了起来。

 

“你乖,我还有点工作要忙,忙完来陪你。”把人轻轻放到沙发上,姜义建想松手,趴在肩头的人却一动不动。

 

“想…想喝可可牛奶……”

 

呼出的热气尽数打在姜义建耳际。

 

“不行。”

 

姜义建拍拍小映屁股,按住了他的肩膀,起身就要走。

 

“昂~”

 

大手被两只小手拉住,回头,对上一双委屈的小圆眼。

 

“我看到了啦,你冰箱有的!有可可牛奶的!”

 

姜义建一脸严肃地反握住两只小手,“不是我不给你喝,你是猫,你不能喝牛奶你不知道吗?会乳糖不适,你个小家伙!”

 

“我和它们不一样的!”小脑袋使劲摇了摇,“我可以喝!可以喝的!”见握住自己手的那个人还是板着张脸,只能扁了扁嘴,伸了根手指,在姜义建手掌心小心翼翼地挠了挠:“就…就喝一口就好……”

 

姜义建最终还是屈服了。

 

看到小映咬着吸管一脸满足地大口喝着可可牛奶,姜义建只觉得心上有一根羽毛,拂得自己心痒痒。

 

“这就是你的‘一口’啊?”姜义建狠狠揉了把眼前人的脑袋。

 

小映笑得小脸皱皱,抱着靠垫一脸得逞地歪在沙发一侧。

 

姜义建刚想起身回去工作,就看到那张皱着的小脸逐渐从眉眼弯弯转变为一脸痛苦,瘦小的身子也跟着蜷缩成虾米状。

 

“怎么了怎么了?”

 

“不……不舒服……”

 

姜义建看着小人捂着胃,气不打一处来,“跟你说了不能喝!你看看!”

 

“我……我真的可以喝的……小映保证,没有骗你的……”

 

姜义建翻箱倒柜翻出一盒药来,也不管是治人还是治猫,掰碎了就往那张还在嘟嘟囔囔解释的小嘴里送。

 

“苦啊?”姜义建看着那张刚吞完药,还拧着眉的小脸,“苦就要长记性,以后不能喝了知不知道。”

 

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被责备的人抱着靠垫不说话,只露出双眼睛,盯着那盒喝完的牛奶。

 

姜义建随手把牛奶盒拿起来要扔进垃圾桶,一眼瞅见了保质期……

 

这下他明白了,全是自己这个单身忙碌男青年的错。

 

“那个,这个药,药效八小时,过了时间你要是还不舒服要跟我说。”姜义建急忙转移话题,又给倒了杯热水,捏了捏那张小脸,转身回了书房。

 

 

 

 

 

心不在焉地忙了不到半小时,姜义建就坐不住了,叹了口气,走了出去。还没走到沙发呢,远远就看到那个小人正襟危坐,脸上一动不动地挂着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你傻了?”

 

姜义建靠近蹲下,拍了拍那张小脸。

 

“不是你说要笑八小时的吗……这是什么奇怪的药啊……”

 

“我???”姜义建顿了顿。嗯……药效八小时。

 

看来今晚这个班是没法儿加了。姜义建一伸手,小猫立刻主动地抱了上来,姜义建托着人走向了卧室……

 

 

 

 

 

人生都是难以预料的,你根本不知道每天早上叫醒你的,是梦想,是你家猫,还是膀胱。

 

姜义建逐渐已经适应和小映一起的生活,小映大部分时间内都是人形——被姜义建圈在怀里打游戏、躺在姜义建腿上看电视、趴在姜义建肩头睡得口水直流……这张豪华双人床旁边的猫窝显然已经失去了它该有的作用,它的猫主人早已将那张可供自己翻滚跳跃的双人床视作每日归宿。

 

姜义建一如往常被尿憋醒,看了眼手机,提着裤子蹑手蹑脚去了洗手间,洗漱完毕又去厨房忙活了一阵,替小映做好早餐,回房间换好西装系好领带,临走给小映拉好被子,便转身出门上班了。

 

经历了这一段时间的相处,姜义建觉得自己原本两点一线平淡无奇的生活有了新的色彩,他给小映买了仓鼠,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小映就不会闲得发慌。他给小映买了手机,还教他怎么用,这样小映想自己的时候就不会因为找不到人而难过。

 

姜义建把他做的这一切归结于,他喜欢猫。

 

只是喜欢猫罢了。

 

姜义建摇了摇头,放下手里的文件想发短信问问小映今晚想吃什么,忙活了一天这下才发现自己手机忘带了。他又笑了笑,想起刚开始教小映用刀叉筷子吃东西的时候小映一脸鄙夷地跟他说,用手抓东西吃才是最香的!

 

于是他带着小映去吃了顿火锅,成功治好了小映嘴硬的毛病。

 

“我回来啦。”姜义建仗着自己是老板,早退得越来越勤快,他当然不会深究为什么原本那个冷清到他不想踏进的家如今成了每天自己一上班就想着尽快回去的地方。

 

没人应答。

 

姜义建拿起自己遗落在家的手机,边翻着未读消息边往房间里走。

 

“你手机忘在家里了!——小映”

 

翻到这条消息,姜义建笑得只见牙不见眼,此刻只想快些见到自己的傻猫。

 

“你怎么了?”

 

小人抱膝蹲在房间,姜义建走进去只看到一个落寞的背影。他担忧靠近,仔细一看,啊……

 

“小仓鼠死掉了……”

 

“可我明明特地出门给它买了药的……”

 

“他怎么还是死掉了……”

 

姜义建蹲下拍拍小映肩膀,“你出门了?你给它买了什么药?”

 

“老鼠药啊……”

 

“……”

 

姜义建一边心里默念对不起仓鼠请你安息仓鼠小映不是故意的仓鼠我会找个风水宝地给你厚葬的仓鼠……一边把小映从地上抱了起来,“乖啊,仓鼠去了另一个世界了,不伤心不伤心,来,你告诉我,你今天怎么出门的呀?”姜义建自命转移话题一把好手。

 

“坐了公交车!”

 

果然,怀里的小猫咪又兴奋了起来。

 

“诶?上公交车要投钱的,你哪来的钱?”

 

“我投了这个!”两只手扒拉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板——

 

奶片。

 

“我投了两个呢!”

 

姜义建扶额。

 

于是他风风火火给小映办了张公交卡。

 

 

 

第二天,小映又独自出门了。回来的时候抱了一盆含羞草,说是放在姜义建书房给他净化空气用的,姜义建感动得就差泪流满面了,仔细一看哪里不太对。

 

他问小映,“你这含羞草怎么碰来碰去都没啥反应?”

 

小映笑嘻嘻,美其名曰:“老板说给了我一盆最不要脸的,所以它不害羞!”

 

姜义建扶额。

 

这个老板连小孩都骗,真不要脸!

 

姜义建又问,“公交卡用起来方便吗?”

 

“方便!”

 

“嗯那就好……嗯?你的卡呢?”姜义建掏了半天发现小映口袋空空。

 

“用掉了!”

 

用……用掉了……姜义建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

 

于是,第二天,姜义建替小映办了一张新卡,跟在他身后一起上了公交车,他眼睁睁看着小映——

 

上车。

 

掏出公交卡。

 

举起给全车人看了一眼。

 

“大家好,这是我的公交卡。”

 

然后。

 

把卡!投!了!进!去!

 

姜义建扶额。

 

最终,姜义建决定,以后小映要出门,还是由他开车接送吧。

 

“其实呢,小映,这是我众多车子中的一辆而已,我在三环内有四套房子,公司正在准备上市,家里本来也有集团,只不过我不想过那种所谓继承人的日子,现在这样挺好,凭我自己的努力,我有车,有房,有自己的生意,自己当老板,多么自由。除了天王老子谁也命令不了我。”

 

小映:“左拐去吃巧克力面包”

 

“哦,好的。”

 

 

 

 

 

这天,正在开会,姜义建觉得不能再放任自己这样下去,在家就算了,在公司也满脑子都是那个笑起来小脸皱皱凶起来噘嘴拧眉的小家伙,姜义建决定重新把重心放到工作上来。

 

于是,没日没夜地待在公司加班加点又成了常态。

 

偶尔回家,也都是深夜时分。

 

他看着变回猫咪的小映,小小一只窝在猫窝里,又觉得可爱,又觉得可怜。

 

他记得的,小映告诉过他,开心的时候会变成人形,不开心的时候会变回猫咪。

 

其实小映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变回小猫了。

 

姜义建摇了摇头,放下手里的文件,抱起睡得正熟的小猫咪,钻进了自己被窝。

 

他伸出手指,轻轻拂过小猫微微拱起的背脊,又揉了揉它的小脑袋,搔了搔它的下巴,听到一阵满足的呼噜声,姜义建笑着蹭了蹭小猫咪,跟着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姜义建醒来,变回人形的小映正枕着自己的手臂,呼吸匀称地睡着。

 

姜义建盯着他小巧粉嫩微微噘起的嘴发了会儿呆,一种奇妙的情愫不自觉荡上心头,姜义建立刻从床上跳起,洗了把脸就冲出了家门。

 

到了公司,依旧无法抚平心头异样的悸动,姜义建翻出文件想用工作麻痹自己,突然发现昨天带回家的重要材料忘记带来公司。他拍了拍脑袋,心中暗骂自己一声蠢。

 

 

 

一路疾驰回家,打开家门却闻到一阵酒味。

 

“小映你在做什么!”

 

姜义建冲进房门,一把夺过小人怀里抱着的啤酒瓶。

 

“我,我嗝~”小映用脑袋撞了撞姜义建胸口,“我……我是不是醉啦……你怎么在家啊……?”

 

姜义建头痛欲裂,他的高智商大脑此刻却无法做出正常运转,刚想伸手把人抱起,眼尖的他立刻瞥见了地上那份被落下的文件——

 

而文件已被拆得乱七八糟,白纸黑字红章作衬,此刻,多了无数猫爪挠过的痕迹。

 

“你都做了些什么!”

 

姜义建狠狠把人从怀里推开,从地上捡起文件,怒目圆睁。

 

喝醉的人显然被吓到了,歪歪扭扭靠着墙壁,大气不敢喘。

 

时间像是静止了一分钟。

 

终于,小映猛地又灌了一口酒,破罐子破摔地胡乱指责起来:“你都不陪我!不给小映做饭吃!不给小映抱抱!不陪小映睡觉!”

 

姜义建冷着脸松了松领带,甩了甩手里的文件,“这就是你撒泼弄烂我工作材料的理由?”

 

对面摇摇晃晃站着的小人愣了一下,突然猛地抱起姜义建房间里的东西就往地上砸——枕头、相框、衣架……乱七八糟扔了一地。“我不光要弄烂你的工作材料!还有这些!这些!都要弄烂!弄烂!”

 

姜义建彻底被气笑了,脑袋反倒清醒了些。

 

“你弄坏的都是我的东西,你不心疼,我心疼。”

 

姜义建想着,算了,跟自己的小猫置什么气啊。

 

刚想伸手上去抱抱这只傻猫,下一秒就看见他停下了手里扔东西的动作——

 

“小映!小映你停手!”

 

拉扯着自己的头发还不够,开始疯狂往自己的小脸上扇巴掌。

 

“小映!”

 

姜义建一把握住两只手腕,将人摁进了自己怀里,终于止住了他的“自残”行为。

 

“那我也是你的东西……我坏了……你会不会心疼啊……”

 

姜义建心里咯噔一下,又酸又甜,又痒又疼。他捧起小映泛红的小脸,也不知道是喝醉微醺,还是被自己的小手扇的,红扑扑,可爱又可怜。

 

姜义建捧着那张小脸,大拇指小心翼翼拂过两道泪痕,“怎么哭了呀……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哼。”皱了皱鼻子,使劲吸了口气,小映拍掉姜义建的手,一脸我不原谅你的表情,一步步后退,一个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竖着的啤酒瓶上……

 

哇的一声痛得大哭起来。

 

姜义建见状赶忙把人捞进怀里,抱回了床上,安抚了半天,揉了半天屁股,哭到抽搐骂到无力的小人终于蜷缩在自己胸口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姜义建被闹钟吵醒,烦躁地摁掉铃声打算继续睡去,却在恍惚间眯眼一看——

 

我的老天爷吓死我了。

 

小映此刻正坐在床上,一只手捂着屁股,时不时的,看一眼地上乱七八糟的衣服枕头,看一眼姜义建……

 

任凭姜义建怎么解释都只是捂着屁股不说话……

 

 

 

最终姜义建凭借一盒可可牛奶,一根巧克力棒棒糖,一盒起司蛋糕,安抚住了怀里的小猫咪。

 

“对不起啊,小映。”姜义建把下巴蹭在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上,“是我不好,不该拿工作当借口故意疏远你。”说完又在那张微微鼓起的脸颊上蹭了蹭。

 

“我跟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晚回家!不会夜不归宿让小映一个人睡觉!不会跟小映发脾气!要给小映买好吃的!听小映的吩咐!”

 

“你好腻歪啊……”

 

小映被姜义建圈在怀里,那人说得振振有词,惹得小映耳朵红彤彤。

 

“小映好聪明,腻歪这种词都学会了!”

 

“哼!那当然,也不看是谁的猫!”

 

姜义建搂得更紧了些,“那你告诉我,‘腻歪’倒过来怎么说?”

 

“歪腻……?”

 

“我也爱你。”



-END-

评论(18)

热度(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