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十三】

“大叔——不对,呸!黄老师,大一的课业难不难呀。”裴珍映嚼着年糕,小嘴塞得鼓鼓囊囊的。

 

“不难,可简单——”了字还没说出口,就被裴珍映一个鄙夷的眼神怼了回去,“哎呀你别担心,你要是觉得难了,我给你开小灶呀。”黄旼炫手里忙活着给裴珍映碗里的每一条年糕都蘸上酱。

 

“你说的啊,那你到时候不许嫌我笨不教我!”

 

“教教教!怎么会不教呢,从早教到晚,从日~落~教到日~升~都行——呀小孩你怎么打人呢!”

 

“臭流氓!”裴珍映吃得手指上黏黏糊糊都是酱汁,听懂了黄旼炫的言外之意,伸手就往黄旼炫脸上一通乱糊。

 

“呀呀呀住手呀小孩……行行行我错了……呀滴到衣服上了……大叔错了还不行吗……饶命饶命啊……”

 

 

 

 

 

天色暗了,结果回程的路上先没了力气的还是裴珍映。身体太虚,好一阵坏一阵。

 

黄旼炫蹲下拍了拍肩膀,裴珍映轻轻一跳就上了背。

 

两只手紧紧缠在黄旼炫胸前,脑袋窝在不算宽厚的肩膀,小脸痒了也不用手去挠,伸了伸脖子就往黄旼炫颈窝去蹭,蹭得黄旼炫一阵酥痒。

 

“大叔……”

 

“嗯?”

 

“养我是不是很累啊……”

 

“你要我说实话?”

 

“嗯……”

 

“一、点、都、不。”

 

说着,黄旼炫又把裴珍映往上颠了颠,防止他从背上滑下去。裴珍映也紧了紧手臂,把脸贴紧黄旼炫的脖子,安安静静不说话了。

 

 

 

傍晚的风吹得人心生暖意,长时间的安静让黄旼炫误以为背上的人已经睡着了,他小心翼翼扭头看去,却对上一双真挚的眼睛。

 

“你真的不会嫌弃我吗?什么样子都不会?”

 

黄旼炫收紧了手,职业习惯让他敏感地察觉到裴珍映可能要袒露些什么。

 

“不会。”

 

“你保证?”

 

“我保证。”

 

“如果我有很严重的心理创伤呢?严重到有自残行为呢?严重到我无法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呢?”

 

“你还是愿意一直照顾我,陪着我吗?”

 

黄旼炫颤了颤,心脏像是被人生生攥紧,痛到眼底泛红。

 

“小孩……大叔跟你保证,只要你不推开我,我绝对,永远,不会丢下你。”

 

“那你能帮帮我吗?帮我走出过去的阴影。”

 

“被欺骗的阴影。”

 

“被抛弃的阴影。”

 

“被——”

 

裴珍映停了一会儿。

 

“强暴的阴影。”

 

“你能帮帮我吗?”

 

“帮我洗干净,变成你的味道。”

 

黄旼炫停下脚步。

 

“裴珍映。”

 

“裴珍映。”

 

“裴珍映。”

 

每喊一声,黄旼炫就更加哽咽。

 

“我们回家吧。”

 

 

 

 

 

黄旼炫最终还是一步一步把裴珍映背回了家,小孩已经软软地趴在背上睡着了。

 

黄旼炫把小孩放在床上,照理来说应该要帮他洗个澡才对,但是碍于今晚才得知的这些情况,他还是选择轻声把裴珍映叫醒:“小孩,起来冲个澡再睡,今天爬山出汗了,不洗澡不舒服的。”

 

“嗯……”从睡梦中被唤醒,裴珍映迷迷糊糊还没睁眼,张手就是要抱抱,黄旼炫俯身,把小孩整个抱起,托着屁股摇摇晃晃带去了洗手间。

 

“到啦,快点下来进去自己洗,不然大叔把你脱光光给你搓澡喽?”

 

“昂……不要!我自己洗!”

 

裴珍映从黄旼炫身上跳下来,奔进洗手间,锁门前还对着黄旼炫做了个鬼脸。

 

洗完澡出来,裴珍映身上又套上了黄旼炫的衬衫,袖子还是长得没过了半截手指,小孩两只手臂伸到黄旼炫面前,摇摇晃晃,非要他的大叔帮他挽袖管不可。

 

黄旼炫笑着照做了,末了还拍了拍裴珍映的屁股,“屁股都没肉哎——”赶在一只拖鞋飞来之前,快步踏进洗手间关上了门。

 

 

 

黄旼炫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裴珍映已经抱着枕头睡着了,黄旼炫蹑手蹑脚把自己塞进同一个被窝里,又小心翼翼把裴珍映怀里的枕头抽走——小孩怀里扑了个空,立刻就无意识地伸手去找东西要抱,黄旼炫赶紧把自己送了上去。

 

小孩的身上是自己爱的香草沐浴露的味道,黄旼炫凑近裴珍映颈窝,那里扣子只扣到了第二颗的位置,好看的锁骨一览无遗。忍不住凑近一点,再凑近一点,在那能容下一湾春水的锁骨湾里,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吻。

 

原本应该浅尝辄止,却不自觉的食髓知味。黄旼炫顺着锁骨一路吻到那留着伤痕的肩膀。这一道疤痕要用宠爱,这一道要用关爱,这一道要用疼爱,每一道都要他付出十分真心,仔细修补。

 

当他抬起头准备最后在裴珍映的唇上留下印记的时候,他看见裴珍映正望着他,清澈见底的眼睛里只有黄旼炫一个人。

 

“我想带着你的味道。”

 

“可以吗?”

 

他听见他的小孩再次问他。

 

“你在这里,就已经都是我的味道了。你是可以自己走出来的,别把其他人当成欺骗自己的工具。”

 

他的大叔连拒绝都是那么温柔,裴珍映想,他可真坏,以为只要能抓住大叔,就能忘了另外的人。

 

“可是我有忘不掉的人,怎么办呢。”

 

“我怕我走不出来,永远都走不出他给我的牢笼。”

 

“那我能怎么办呢。”

 

黄旼炫闭眼,叹了口气。

 

“好,那大叔试一试……帮你。”

 


 

周一很快到来,这是正式上课的第一周,裴珍映是直接从黄旼炫家里被载着去的学校,这也是他头一回坐黄旼炫开的车。

 

还没到校门口,裴珍映就喊黄旼炫停下了。“我,那个,我怕影响不好,就一小段路了,我还是自己走过去吧……”黄旼炫笑笑,替他解了安全带。

 

裴珍映下了车,临关门还冲着车内喊了句:

 

“大叔,我还是觉得自行车后座最舒服了!”

 

黄旼炫跟着笑了起来。

 

 

 

裴珍映先回了宿舍,这会儿只有李大辉一个人在。

 

“珍映——”

 

虽然知道他和黄老师之间可能有点什么,不过真的看到裴珍映脖子上的红痕,李大辉还是有几分奇妙心思。

 

“你和——”

 

再三斟酌还是说不出口,李大辉抱着腿坐在裴珍映的椅子上看他收拾衣柜。

 

“我们应该是在交往没错,我的好大辉会觉得奇怪吗?”

 

李大辉摇头,只要是裴珍映,他做什么都是合适的。

 

“那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可一定要帮我哦!你知道,我脾气不太好,还不知道能不能交到朋友呢。”

 

李大辉就见不得裴珍映这样,他跪起来抱着裴珍映的腰,“我就是你朋友,一辈子都是。”

 

裴珍映笑弯了眼和李大辉打闹起来。

 

“不过,你还不去上课吗?你的第一堂课好像就是黄老师的。”

 

要死!裴珍映猛地弹起来,脑袋还撞到了二层床底。

 

他怎么把最重要的事给忘了!

 

 

 

抱着书从宿舍一路狂奔到教学楼,头也不抬冲进教室门,瞬间与来人正面撞了个满怀——

 

“对不起对不起!”赶紧蹲下身一边把自己的书捡起一边道歉。

 

“我以为你第一节课就要翘呢。”是再熟悉不过的温柔语调。

 

诶?

 

抬头一看,黄旼炫正伸手把捡起来的书递给他。

 

“我去接个水,还有两分钟就上课了,你先去坐好。”黄旼炫举了举手中的水杯示意,又刻意靠近裴珍映的耳朵,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清的声音,吐着气在他耳边说道:

 

“刚刚被你撞得很疼,晚上接你回家再惩罚你。”

 

裴珍映立刻脸红到脖子根。

 

 

 

一整堂课的欢声笑语,裴珍映撑着脑袋看着他的大叔站在讲台前挥斥方遒而又从容自若的样子,满意地眯了眯眼。

 

果然,这就是他的大叔。

 

周围的女同学一个个被这位年轻教授迷得笑意盈盈,裴珍映听到身后断断续续传来的议论声:

 

“黄老师这么年轻这么帅气,你猜他结婚了吗?”

 

“不知道谁这么有福气能嫁给这么优秀的人啊!”

 

裴珍映竖起耳朵悄悄听着,不动声色地挑起了嘴角,眼神依旧定定地望向讲台前的那个人,口中无声地念出四个字:

 

“他是我的。”

 

 

 

 

 

“珍映,麻烦你回黄老师那里去的时候顺便到我打工的地方帮我拿东西嘛,我被系主任抓去当苦力手都抬不起来!好累哦!”

 

李大辉撒娇卖乖耷拉着眼睛好一阵乞求,听得裴珍映一阵鸡皮疙瘩。

 

“好好好,我帮你去。”

 

今天一天的课基本都是老师学生互相认识而已,没什么需要费心的课程——除了黄旼炫时不时抛给他的眼神似乎是在暗示“晚上的惩罚”。对于所谓的竞选班干也兴致缺缺,安心等着辅导员介绍一堆有的没的信息,手机藏着桌下悄悄和大叔发好短信报告晚上想吃什么。回到宿舍放好了东西,下午没课,把该办的卡和证件都弄好,裴珍映正准备早点回去找黄旼炫的时候,就被李大辉抓住了。

 

唉,额头还有点疼呢。

 

 

 

“167号——”

 

裴珍映数着门牌号走过去,这个蛋糕店还真是难找,不知道大辉是怎么找来这种地方打工的。

 

“嚯!”

 

裴珍映被眼前突然跳过去的猫吓了一大跳,一转身就看到一家莫名让他心生不安的店。

 

“黑火?”

 

裴珍映抬头看了眼店牌,现在是下午五点左右,店门还关着,他本来是不会在意这些东西的,可说不上为什么,看到这家店面的当下就燃起了一丝奇妙的好奇感。说是夜店又比夜店好看些,说是其他的……又怎么瞧着都是一股,微妙又危险的气息。

 

裴珍映皱皱眉头,直觉告诉他得提醒大辉平时小心一点,别撞上什么不好的事情。

 

正要转身离开,发现不远处小巷里那只刚才从他眼前跳过的猫正懒洋洋趴在地上冲他喵喵叫,裴珍映立刻小步上前想去摸摸这只黑猫。

 

“喵——”黑猫不讨好地从裴珍映手中逃脱,向着巷子深处跑去,裴珍映没多想抬脚就去追,跑了好一段路,直到眼睁睁看着黑猫跳进了一家店铺后门的围墙,才意识到自己又犯了蠢。

 

黑火……?

 

裴珍映看着埋在小巷深处的这家店铺后门上已经生锈的这两个字,不祥之感瞬间袭来。

 

转身立刻要走,才发现狭窄的巷子口,不知何时,已经堵上了两个衣着夸张的男人。

 

裴珍映下意识地靠墙站好,右手止不住地颤抖。曾经的记忆再次上涌,他害怕。

 

大叔,大叔——

 

“云哥叫你们,还不赶快去,晚了可不能保证有什么事情。”

 

那两人原本想要靠近裴珍映,听到不远处传来的低声命令,对看一眼,甩了裴珍映一个眼刀便作罢。

 

“这里不是小孩子可以来的地方。”

 

裴珍映连点头都做不到,他僵硬着身体看着那两人离开。

 

他想知道是谁救了他,可那人隐在暗处,连身影都瞧不真切。

 

这个声音听着有一点熟悉,不过他太害怕了,以致于怎么都想不起来是谁。

 

等着那两人走开,他拍着胸口深呼吸几次便跑出去了,果然这里是不能靠近的。

 

 

 

“珍珍……”

 

隐在暗处的男人颤抖着望向那个跑远的身影,嘴角的伤口再次被他咬裂了。

 

 

 

 

 

黄旼炫被一阵疯狂的门铃声吓了一跳,打开门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人,就被裴珍映扑了个满怀。小孩紧紧抱着自己不肯撒手,任其怎么喊他都不回话。

 

“到底怎么啦?”黄旼炫拍拍裴珍映屁股。

 

裴珍映心里怕得要死,他不敢想象若是刚才在巷子里没有人救他,他又会经历怎样的噩梦。

 

他有千言万语想要对黄旼炫诉说这份害怕,但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他不想这么自私,不想让黄旼炫替他担心。

 

以后避开,避开就好了吧!

 

“饿着了吧,今天有你喜欢的糖醋排骨,快来吃。”

 

黄旼炫知道不是提问的好时机,干脆一使劲儿直接把人抱到餐桌坐下,想去拿碗筷,衣摆却被抓住了。

 

“你别走,陪陪我。”

 

裴珍映的右手又抖了起来,他紧紧抓着黄旼炫,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怎么了?”

 

黄旼炫转身,一下一下顺着裴珍映的刘海。

 

“黄老师,你能不能帮帮我?我想试试走出我的心理阴影。”

 

抚摸的手一颤,停在裴珍映额角,那里还有点鼓鼓的,像是撞出了一个包。

 

“会很难受。”

 

“我不怕的。”

 

裴珍映放开衣摆,转而抓着黄旼炫抚摸自己额头的手。

 

“你会保护我的,对吗?”

 

黄旼炫轻轻按了按额头上那个包,裴珍映吃痛叫了一声。

 

“吃完饭再说。”

 

或许是不安与激动混杂在一起,裴珍映的胃口比起以往反而要好上不少。

 

“慢点,没人和你抢。”

 

黄旼炫又帮他端了碗汤来。

 

“你做的菜好吃嘛,嘿嘿。”

 

又傻又乖,黄旼炫看到裴珍映这副模样,却连个敷衍的笑脸都扯不出来。

 

“我先去洗碗啊大叔!”

 

“嗯。”

 

 

 

黄旼炫提前去了书房点上熏香,这里是他的私人心理诊疗室,不过没想到会有给裴珍映用的一天。

 

“谢谢你啊,大叔。”

 

黄旼炫正面对着墙上的挂画出神,裴珍映洗好碗过来悄悄靠近抱住他,把脸埋在他后背。

 

“是你愿意相信我,我很开心。”

 

裴珍映反而摇头。

 

“大叔,我不知道待会儿会发生什么,如果,我只是说万一……万一你被我伤到,请一定,一定要结束。你更重要!”裴珍映跳到黄旼炫面前嘱咐着。

 

小孩儿是不是长高了些?黄旼炫并没有认真在听,他仔细看着裴珍映的眼睛,最后落了个吻在眼尾。

 

“嗯。”

 

 

 

黄旼炫让裴珍映靠在躺椅上,熏香萦绕着整个房间。

 

“会有一点点催眠,你别怕。”

 

裴珍映点头,跟着黄旼炫的引导的话术,开始逐步放松自己,直至坠入梦境。

 

 

 

“……是,我被抓起来,他们扯我的衣服,我想哭,他们扇我耳光不准我哭,我想逃,又被抓起来往玻璃渣上扔。很疼,太疼了,那时候我只想他来救我——”

 

“他是谁?”

 

黄旼炫死死掐着掌心,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是我爱的人,是抛弃我的人。”

 

“朴志训,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呢。”

 

当黄旼炫被裴珍映掐住脖子的时候,满面通红说不出话的时候,他也只是摸着小孩的手,即便生理反应令他紧皱眉头,却还是温柔地盯着裴珍映通红的眼睛,他相信他,他相信他的小孩。

 

原来这个人对你造成的困境这么大,大到已经完全迷失自我。

 

“你想……杀了他吗。”

 

黄旼炫几乎快要说不出话来,只能勉强断断续续吐出几个字来。

 

“朴志训……你为什么不说话……”

 

“朴志训……你为什么不能对我好一点……”

 

“朴志训……你不来接我……那为什么不索性杀了我……”

 

脖颈处力量的突然松懈令黄旼炫下意识猛舒了口气,还来不及抬手覆上自己发疼的脖子,眼前的人便直直倒在了自己怀里。

 

朴志训。

 

黄旼炫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

 

裴珍映睡着的时候永远是最柔软的,他掖了掖盖在小孩身上的被角,起身去客厅拨通电话。

 

“成云,我是旼炫。”

 

“之前听你提起过,你们那里这一年最受欢迎的是谁来着?”

 

“是不是叫志训?”

 

黄旼炫摸着脖子上的红痕,裴珍映,你敢不敢见他。


评论(28)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