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狼昏狼/短完】自杀式哄人与同归于尽式暗恋

很短很瞎的一个短打,瞎写的,随便看看。





朴志训觉得天要塌了。

 

这个叫裴珍映的人——

 

继作为自己的邻居加小学同学加初中同学加高中同学后,又成为了自己的大学、同班、同宿舍、上下铺——同学。

 

“好巧啊,志训哥。”

 

当朴志训提着大包小包走进校园报道、开开心心风风火火冲进新宿舍的时候——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洋溢着嘚瑟又欠揍的笑意——朴志训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把裴珍映一把扑倒在地用脚狠狠踩上他的帅脸——就像小时候穿着开裆裤把脚糊在他脸上时那样。

 

朴志训气鼓鼓地收拾东西,毫不理会裴珍映站在他身后屁颠屁颠“志训哥”来“志训哥”去。

 

朴志训是真的生气。

 

可他到底在气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是气裴珍映悄咪咪跟自己填了一个学校一个专业却没跟自己透露半点风声?

 

是气裴珍映明明能上更好的学校却莫名其妙自降等级出现在了这里?

 

是气裴珍映阴魂不散纠缠自己十余年如今还不肯放过他?

 

算了。

 

朴志训叹气。

 

与其说是裴珍映纠缠他,不如说是他自己放不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从初中时代的情窦初开,还是高中时代的青春暧昧?

 

亦或更早。

 

裴珍映很聪明,很机灵,但从小就不爱说话,准确来说是认生。

 

而朴志训,能说会道,八面玲珑,从小就是人群的焦点与中心。

 

在大家眼里,从小时候上奥数班、舞蹈班开始,到长大后竞选学生会、参加社团,那个不爱说话瘦瘦高高的小子总爱跟在朴志训身后。

 

可只有朴志训自己心里清楚,那个臭小子,只有那个小子,不管何时何地,都陪在他身边,听他抱怨学习的压力,听他吐槽女同学的告白,看他卸下伪装脱下面具收起笑脸,靠在裴珍映肩头,安安静静,不说一句话,只是并肩坐着,看河水涓涓,看夕阳西下,看着对方,逐渐长大。

 

朴志训知道,裴珍映其实并不孤僻,甚至可以说是活泼开朗。但他很懒,懒得经营一段关系。

 

除了和自己的这段关系。

 

“吃炸鸡吗,志训哥?”

 

就是这样!

 

朴志训忿忿不平。

 

收起思绪,洗干净刚打扫完宿舍的手,朴志训理所当然地接过裴珍映递来的一盒炸鸡。

 

就是这样啊,总是在不经意间关心自己,像个调皮捣蛋却又硬要装懂事的“哥哥”,时不时就往自己心口涂一层蜜,甜得他心痒痒。

 

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让早熟的朴志训,早早就确定了自己对裴珍映的心思。

 

好朋友之间不该有的心思。

 

“哥,我点外卖的时候都备注要四双筷子,这样别人就不知道你吃得多了!快夸我机智。”

 

朴志训抬手看了眼炸鸡盒上的订单,赫然写着裴珍映的名字。

 

机智你个大头鬼!要被人知道吃得多,也只会误会是你吃的好吗!

 

就是这样啊,总是傻乎乎替自己分担这承担那,就像小时候明明是自己抄裴珍映的作业被老师发现了,裴珍映却硬要说是他抄朴志训的。

 

就像是自己因为被隔壁学校校花表了白,结果就被隔壁的不良少年约了架,可最后瞒着自己赴约的,却是裴珍映。

 

可那又怎样呢,他把你当好兄弟,你却暗戳戳把他当恋人——

 

这种不要脸的暗恋,如果让他知道了,肯定会觉得很恶心吧。

 

“我饱了,你吃吧。”

 

裴珍映看着朴志训放下炸鸡离开的身影,扁了扁嘴。

 

他的志训哥不知道为什么又生气了。

 

又要哄了。

 

 

 

 

 

 

“哼,老子要是再长个10厘米,也能揉你头发!”朴志训一边整理着一头乱毛,一边鼓着脸颊嘟囔着。

 

就知道不该答应和他出来打篮球!

 

大半夜的不睡觉打什么篮球!

 

自从裴珍映飞速长高超过178开始,朴志训就不和他一起打篮球了。你说,谁愿意和一堵竖在自己跟前的墙打篮球,啊!!!

 

然而这个周末舍友回家的回家陪女友的陪女友,就剩他俩,没有办法,心一软就答应裴珍映大半夜出来一对一打篮球了。

 

很显然,输了个彻底不说,还被揉了无数次脑袋。

 

“你怎么这么矮呀。”

 

“老子他妈的恐高!”

 

朴志训一球拍在裴珍映胸口,裴珍映“嗷”了一声。

 

偶像剧里的女猪脚受了气都会扇男猪脚一巴掌,朴志训想,但他就从来不做这种费力又够不到的事。他真是受够了裴珍映这种仗着身高优势就欺负自己的嘚瑟劲儿,一起挤公交车的时候,裴珍映就爱若无其事地圈着他,但即便是如此暧昧的姿势,因为身高的原因,看起来也一点尴尬劲儿都没有。

 

朴志训气。

 

 

 

回宿舍的路上,周围静悄悄的,灯光昏暗,裴珍映跟在朴志训身后,想着该怎么哄这个莫名其妙总是在和自己生气的人。

 

很奇怪,就只是盯着这个人的背影,都能瞧出这个人周身散发出的可爱劲儿。

 

笑起来可爱,生气起来更可爱,反正就是可爱!可爱到就是想气他就是想哄他就是想抱抱他!

 

裴珍映三步并作两步跟了上去,一手还夹着一颗篮球,一手就圈住了朴志训的脖子——简而言之从背后看就是左右胳膊下各夹了两颗圆乎乎的球。

 

朴志训憋红了脸抬眼瞪他。

 

“哥,志训哥……你眼睛好大……”

 

裴珍映咽了咽口水。

 

“不是我眼睛大,你要再勒紧点,我还能把舌头吐出来!”

 

朴志训挣开裴珍映的胳膊,还顺带踩了他一脚,头也不回就往宿舍走。

 

裴珍映跟在后面单脚跳,嗷嗷叫。

 

委屈。

 

裴珍映觉得他的志训哥越来越难哄了。

 

 

 

 

 

世界上最虐心的事是什么?

 

是等了一百二十秒广告之后发现这集电视剧看过了。

 

然而新的一集还没更新。

 

朴志训是真的很想知道下一集的剧情里,互相暗恋还不自知的傻逼男女猪脚能不能意识到对方的感情。

 

打完篮球的朴志训洗漱完毕躺在下铺,没有电视剧可看,翻来覆去睡不着。

 

“裴珍映我睡不着。”

 

上铺的人沾枕头就能着,被下铺的人喊了一声迷迷糊糊张了张嘴:

 

“那我给哥讲睡前故事吧……”

 

“从前有一个王子他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终于找到了沉睡的公主他弯下腰亲了亲公主公主睁开眼拔下假发套说大哥搞基不。”

 

“停。”朴志训翻了个白眼,“换一个。”

 

“有一只狼宝宝噢,它一生下来不吃肉只吃素,它父母很担心啊。结果一天看到狼宝宝追一只兔子啦,父母很欣慰。然后狼宝宝抓住兔子说:把胡萝卜交出来!”

 

“裴珍映。”朴志训觉得这日子没法儿过了,他深吸了口气,“一个人主动久了会累……”

 

“累了就喝东鹏特饮……”

 

睡觉!

 

 

 

 

 

 

朴志训在学校里喂养了三只小狗,分别取名为:

 

西西。

 

黑黑。

 

哈哈。

 

能想象到他满学校找狗的时候,路人诧异的目光吗?

 

“嘻嘻嘻嘻过来啊……”

 

“嘿嘿嘿嘿别跑啊……”

 

“哈哈哈哈来这啊……”

 

裴珍映跟在朴志训身后,默默拉高了衣领。

 

“所以哥你到底为什么不喜欢猫啊。”裴珍映伸手把拼了命往朴志训怀里钻的小狗

拎了出去,“养猫多好啊,就不用这样到处追着跑了。”

 

朴志训眨了眨眼,笑了笑看着裴珍映:“我养了啊。”

 

“骗谁呢,我跟你在一块儿这么久了,什么时候见你养过猫了!”

 

朴志训不说话,抱着膝盖笑着继续摸着小狗。

 

“对了,哥,我给你带了这个!”裴珍映放下背包,掏出一套书,递给了朴志训。

 

朴志训愣了愣,接过书,满脸问号。

 

“你前两天看了那个什么电影,我也不知道,叫什么来着。”裴珍映挠了挠头。

 

哦,《银河护卫队》,朴志训前两天一个人待在宿舍看的。

 

“然后你不是说,很喜欢树人吗。这是我特地去给你买的。”

 

朴志训低头一看——

 

好家伙。

 

《周树人文集》。

 

……

 

裴珍映看着朴志训一边笑一边气一边颤抖着离开的背影,他觉得他的志训哥真的是越来越难哄了……

 

 

 

 

 

 

朴志训怀疑裴珍映恋爱了。

 

这才大一呢,裴珍映凭借他不苟言笑冷若冰霜刘海扎眼这条去掉的独特气质,成功吸引了大批女同学。

 

“我没有。”

 

“我不是。”

 

“别瞎说。”

 

裴珍映觉得委屈。

 

他明明把所有对他示好的女同学都拒绝了,可他志训哥还是时不时把他赶出宿舍要他去陪所谓的“女朋友”。

 

什么嘛。

 

哪来的女朋友啊。

 

要是觉得我烦了,直说啊,我躲开还不行吗!

 

裴珍映一个人在篮球场打转。

 

他想起初三的时候第一次参加学校的篮球赛,上半场比赛全程都在被对方压着打,对方看他瘦小,动不动就截他的球,撞他,绊他。

 

下半场的哨声响起,本来这场不该上场的朴志训换上了球服,一声不吭,径直带球过人,一次一次,几乎是要扣爆对方球框的架势,把那群张扬跋扈的小子打了个措手不及。

 

“有我在,不会让别人欺负你。”

 

裴珍映至今仍能回忆起朴志训当时对他说这句话时的模样。

 

漂亮的脸蛋挂着汗,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

 

可是后来啊,他越长越高,身体也悄悄强壮起来,不出两年,就已经高过他的志训哥半个头。

 

然后他们就再也没一起打过篮球。

 

 

 

可是即便如此,也无法阻止一颗小小的种子在裴珍映心里发了芽。

 

从那时起,裴珍映就生了一个执念,他想看他哥永远弯着眼睛笑着。

 

只要看到朴志训笑着,就好像是他温柔宠溺地说了一个笑话,然后他身边所有的花花草草、钢筋水泥,就好像在一瞬间都笑开了,笑成了一个明媚柔软的世界。

 

所以,假如志训哥现在看到自己觉得烦人了,那就躲得远远的就好,这样,就不会打扰到他的笑了。

 

 

 

 

 

 

裴珍映一周没回宿舍了。

 

要不是上课的时候还能看到他,朴志训差点就要报警了。

 

定心一想,他应该是出去和女朋友一起住了吧……

 

朴志训以头抢地,他觉得他真的要失去裴珍映了。

 

一瓶一瓶喝着啤酒,朴志训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宿舍,没有人再趴在上铺给他讲乱七八糟的睡前故事,没有人再屁颠屁颠跟在他身后陪他喂狗,没有人再送他啼笑皆非的礼物,没有人再挤着公交伸手圈住他半个身子,没有人陪他丢人,没有人听他说心里话,没有人——给他不算温暖的拥抱,给他慌张错乱的悸动。

 

 

 

裴珍映蹑手蹑脚推开宿舍门打算进去拿几件换洗衣服。其实他这几天一直就住在同一宿舍楼的楼下,楼下有一间宿舍有个多余的空床,裴珍映就睡在那里,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每天悄悄拉开一条门缝看朴志训从楼上下来,然后避开除了上课以外的所有可能相遇的时间和场合,就只是偷偷看看他,偷偷委屈着。

 

“呯——”

 

酒瓶倒地的声音,裴珍映半推着门,愣在原地。

 

他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一盏小灯,朴志训一个人坐在地上,周围散落一地的酒瓶。

 

“哥你干嘛!”

 

裴珍映手忙脚乱一把抱住朴志训,“谁欺负你了!”

 

朴志训吸了吸鼻子,软在裴珍映怀里抬着脑袋看他。

 

“你。”

 

你欺负我了。

 

眼尾通红,眼睫微湿。

 

裴珍映觉得朴志训周围漂亮灿烂的花,在这一刻,尽数蔫灭了。

 

“你怎么可以有了女朋友就不理我了……”

 

“你不在我身边,我连一件像样的心事都没有了……”

 

“你别讨厌哥,别讨厌我好不好……”

 

我怎么会不理你。

 

我怎么会讨厌你。

 

我所有的远离,不过是想要你再靠近我一点点。

 

“朴志训。”裴珍映拉着他的手,摁在自己胸口,“我也想谈恋爱啊,可前提是,得先麻烦你挪挪,你堵在我心口,别人怎么进去?”

 

朴志训迷蒙着眼,一脸不解地看着裴珍映。

 

“‘我喜欢你’这句话有点重,先放这儿了,你帮我拿一下。”

 

裴珍映笑着,笑得像一只乖顺的小猫。

 

他也终于明白,他的志训哥,笨蛋志训哥,这么久以来,养了一只如何笨蛋的猫。

 

“蹲下。”

 

“啊?”

 

“让我摸摸头。”

 

“喵。”



-END-

评论(11)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