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十四】

裴珍映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催眠对于大脑的损耗巨大,即便已经醒来,裴珍映依旧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像是浮在云端。

 

“大叔……大叔……大叔……”

 

裴珍映完全记不得昨天发生了什么,下意识地只知道要找黄旼炫,“大叔……大叔……”从床上下来,赤着脚茫然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大叔……大叔……大叔你在哪里……”

 

“小孩!”

 

黄旼炫从书房出来,看着裴珍映赤着脚耷拉着脑袋眼神茫然地到处找他,心里柔软的地方又坍塌了一块。

 

“大叔等一下……带你去个地方,好吗。”

 

不忍心。

 

不愿意。

 

不舍得。

 

但是要让你的心病得到根治,必须这么残忍。

 

对不起,小孩。

 

 

 

 

 

“志训啊。”

 

朴志训正在换衣服,一回头就看见河成云缓步向他走来。

 

“云哥。”

 

朴志训一直很感激河成云,如果不是他帮忙,或许,自己早就死在街头。

 

“有话我就直接说了。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叫裴珍映的人?”

 

朴志训抿着嘴,眼底闪过一瞬微妙的波动。

 

认识一年多,河成云心里清楚,这是他紧张的表现。

 

“如果可以,待会儿他可能会来,我希望你不要见他。”

 

河成云想,这个坏人应该由他来做,黄旼炫的请求他不能答应。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求而不得的痛苦。

 

 

 

 

 

“珍珍……珍珍……”

 

一个小时后。朴志训隐在后台帘幕旁,而他朝思暮想的心上人,此刻正安安静静坐在大厅一侧。

 

朴志训看着,望着,念着。他伸出一只手来,描摹远处小人脸庞的弧线——

 

“你怎么……越来越瘦了呢……”

 

仿佛此刻伸手,就能将你握住。

 

可是我不能。

 

可是我不配。

 

你身边坐着的这位,是你的男朋友吗?他看起来,很温柔,很帅气,很正直,很可靠。

 

他对你,一定很好吧。

 

不像我,只会伤害你。

 

河成云端着酒杯带着笑意坐到了黄旼炫一侧。

 

“人呢?”黄旼炫开门见山。

 

“什么人?”河成云缓缓转动着酒杯,“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他抬眼,正面迎接黄旼炫投来的疑惑眼神。

 

明明是早就说好了的事,不知道河成云此刻为何会变卦。黄旼炫不动声色,他扭头看了一眼裴珍映,从带着小孩走到这间店面门口开始,看到“黑火”两个字开始,小孩脸上就露出不寻常的神情。虽然此刻极力让自己表现得冷静,但即便是眉头一点点的微皱,就逃不过黄旼炫的眼睛。

 

黄旼炫伸出手,从桌子下面轻轻握住了裴珍映微微颤抖着的手。

 

“哦?这就是你的小朋友?”

 

河成云笑笑捏了捏裴珍映的脸颊。

 

“早说你喜欢这样的我就把那些小男孩——”

 

“我只是喜欢他,别的都比不上。”

 

河成云眨眨眼,似乎对黄旼泫打断他的话毫不意外。

 

“是哦,你喜欢他就好了,看起来他也挺喜欢你的。不过小朋友,你眼珠子一直在转来转去,是在找什么?”

 

裴珍映被抓个现行,支支吾吾不知该怎么解释。不过由于黄旼炫握紧了他的手,所以他有了莫名的勇气,“上次,我误入后巷,这里有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帮了我一把,我想谢谢他。”

 

河成云眯了眯眼,啊,那天志训帮的就是小朋友啊。

 

“你就当是我帮了你吧,收下你的感谢了。这里不是小朋友该来的地方,你该走了。”

 

裴珍映皱了眉头,怎么又是这句话。

 

“我成年了,可以来酒吧。”

 

“酒吧?那他批准你来gay吧了吗?还是说,你不知道他来的这是gay吧,嗯?”

 

裴珍映扭头,瞪大的眼睛里写满了吃惊。

 

“大叔?”

 

“我是gay,人尽皆知,我也没想隐瞒。”

 

“我们这种仍属于社会特殊群体的人,来gay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来这里是繁忙工作之余的消遣,也不是说经常光顾。”

 

“光顾基本也就是喝两杯酒,最多看两场表演。”

 

“主要是这里的人和自己是同类人,所以坐在这里会比较自在,感受一下氛围吧算是,没其他的。”

 

一贯的不卑不亢,以柔克刚,知道河成云话里带刺,依旧面带笑意滴水不漏地将一切可能造成误会的源头都解释了一遍。语毕,紧了紧握着裴珍映的那只手。

 

呵。河成云托住玻璃杯,杯口抵着额头笑了起来,黄旼炫啊,你还真成了情种。也罢,你喜欢这个小朋友,这个小朋友能让你变得开心一些,也没什么不好。

 

“所以,小朋友以后可别再‘误入’了。”河成云不经意间瞥了眼后台方向。“这里不适合你。”

 

朴志训握紧了帘布。

 

黄旼炫没有错过河成云这一眼,他仔细留意便也看见了那个被黑暗隐藏的侧影。

 

朴志训。

 

这就是朴志训。

 

“我们走吧,珍珍。”

 

黄旼炫笑着拉起裴珍映,小孩儿还愣了愣,没想到他会这么叫自己。

 

河成云站在原地,看着黄旼炫一边亲昵地梳理着裴珍映的头发一边被裴珍映推着往外走。

 

“你还想去他身边吗?”

 

直到人已经消失不见,朴志训才走出来,蹲下,缓缓抬手,摸了摸裴珍映坐过的椅子。

 

“不想了。”

 

他们,就这样吧。

 

 

 

 

 

“嚯,黄老师,请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黑火差点遇险的事情啊!还带我过去想着帮我克服——你是不是趁着我被催眠迷糊的时候问出来的!还有没有问些别的,例如我银行卡密码!”

 

裴珍映跳到黄旼炫背上赖着不下来,黄旼炫也笑着顺势把他背好。

 

“有啊,不过你还没回答我。”

 

“哦?你居然真的问密码!你比我有钱多了吧黄老板!”

 

黄旼炫停了下来。

 

“我问你爱不爱我,你还没有回答。”

 

“裴珍映,我正式问你一遍。”

 

“要不要和我在一起,让我当你的男朋友?”

 

“能不能只爱我一个?”

 

“……”

 

片刻的沉默,就在黄旼炫摇摇头准备放弃的时候,他清楚地听到后背传来裴珍映雀跃的声音:

 

“黄旼炫!你的银行卡密码是多少!”

 

“什……什么?!”

 

“我问你银行卡密码!”

 

“……120315。”

 

“好!那你记住了!我的银行卡密码是!000510!记住了没!”

 

“记住了……?”

 

“好了!那我们现在!已经!把自己身上最值钱的东西——做了交换!所以——”裴珍映突然变得小声,脑袋靠得更紧了些,凑近了黄旼炫的耳朵,“所以现在,我是你的,你是我的。”

 

甜言蜜语总是让人开心,真心实意反而无力招架。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黄旼炫却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裴珍映心里有别人又怎么样呢?忘不掉又怎么样呢?

 

这一切在这句“你是我的,我是你的”之后全都没有意义了。

 

黄旼炫,他是你的,这是他自己说的。

 

“那我再和你说个秘密。”

 

黄旼炫背着他重新往前走。

 

“认识你之前我还有一些肌肤接触恐惧,这是由于小时候被猥亵过。当然自我调节也好,医生老师辅助也好,我的确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黄旼炫把背上慢慢下滑的人往上颠了颠。

 

“可是你出现之后,我才愿意,并且希望牵你的手,和你接吻,拥抱,做一些可以用肌肤互相感知的事情。”

 

正好走到停车位,黄旼炫把人放下来压在车窗上。

 

“或许是因为,我的确很动心,所以请你不要抛弃我。”

 

“别抛下我走了,好不好?”

 

小孩,别跑去别的怀抱吧,大叔真的舍不得。

 

一个吻。

 

裴珍映闭着眼睛扬起小脸,给了他一个浅啄的吻。

 

“大叔……”裴珍映身体仍被压在车上,双手揽着黄旼炫的脖子,稍稍用力一带,黄旼炫整个人俯身靠近了,裴珍映把额头抵在黄旼炫额发上,视线向下,只能看见他微微颤动着的睫毛。“我的伤口,已经烙印在那里,是事实,是改变不了的事情了,但是——”那双干净的眼睛微微抬起,咫尺之间甚至能看清两个人瞳孔中的自己,“但是让那些伤口不再痛的人,是你。”

 

是你。

 

 

 

 

 

 

裴珍映没想过有一天能过上这样的生活。上课的时候看见的是自己的爱人,回家的时候还能吃上爱人做的饭菜。他只需要准备好他自己,就能收获满满的心意。

 

这样的日子太过奢侈,他总是不自觉地索求着肯定,幸运的是黄旼炫也一直不厌其烦回应他。

 

“谢谢你。”

 

他亲了亲黄旼炫的侧脸,安稳入睡。

 

 

 

可惜,有人安稳有人难眠。

 

“小训,怎么样,疼吗?”

 

朴志训笑了笑啐出嘴里的血沫,上扬的眼尾还是那么漂亮。

 

午夜。

 

“啪——”被一记耳光重重扇倒,朴志训趴在床沿,整个人头晕目眩。

 

“小训,你今天挨打的时候可太心不在焉了,怎么,我给你的钱不够?”

 

脖子上套着的链条被人狠狠拽起,“啪——”又被重重打了一掌,脑袋磕在床头的雕花木头上,一股细小的热流缓缓淌下,划过眼角,抹花了精致的妆,染成一片鲜红。

 

 

 

“啊!”

 

裴珍映捂着心口突然惊醒。

 

“怎么了?做噩梦了?”

 

黄旼炫打开床头灯,抚了抚裴珍映的额发。

 

裴珍映摇摇头。

 

明明梦到了高中时期最美好的那段时光,可为何,心口会突然一阵绞痛?

 

 

 

 

 

赚钱很难吗?

 

以前的朴志训会觉得这是很容易的事情,家境不差,自己又聪明好看,怎么都是大好前途一片光明——可是突如其来的破产,追债,父母受不了压力双双自杀。

 

他的人生毁于一旦。

 

“太疼了是吗?”

 

河成云更小心了些。

 

“不疼,价格那么好,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河成云放下棉签。

 

“你还差多少还完?”

 

朴志训暗了暗眼眸。

 

“十万吧,就差这一点了——”

 

辗转在几人身边,从早到晚的时间都被安排好了,要说累,他没有时间累。只要快点,再快一点,他就能回到以前的生活了。

 

他可以正大光明出现在裴珍映面前,可以再摸摸他的脸颊。

 

只是,他没有资格再叫他珍珍,再亲吻他。

 

“那个,裴珍映身边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黄旼炫,他呀……”

 

只是念到他的名字,嘴角便是难掩的笑意,那眼里透露出来的光芒意味着什么,朴志训再清楚不过。

 

“他什么都好。”河成云笑笑继续说,“年轻有为,为人善良,仪表堂堂……大概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把所有优点全给了他。只不过——”河成云顿了顿,“没有人能走进他心里。他看起来与谁关系都好,但其实孤独得很。他不愿意做过多接触,不愿意对人敞开心扉,他不愿意的,不愿意……”

 

朴志训看着河成云,那双眼睛里方才亮起的星光,逐渐黯淡了。

 

“但是……”河成云抬眼看了看朴志训,“那个叫裴珍映的小朋友,好像已经改变了他。”

 

“这应该是好事的。毕竟,作为……朋友,我只希望他开心。他现在看起来很开心,就够了。”河成云替朴志训拉好被子,“睡一会儿吧,难得能有休息的时候。”

 

河成云不是没说过帮他还债,但是朴志训拒绝了。甚至做这份——工作,也是他主动提出的。

 

黑火里常年出入漂亮的小男生,做的是什么生意,所有人心里都清楚。而朴志训,当初身无分文投入河成云门下,接下了最难缠最暴力的客人——

 

他的第一个“客人”。仅那一次,他就获得了将近能够偿还他十分之一债款的现金。

 

代价是,半个月没能下床。

 

因为他接客人唯一的要求便是不出卖自己的身体。这在黑火仿佛是个笑话,可正是这份坚持,让他独辟蹊径找到了更快的挣钱途径——他成为了这里唯一一个以挨打以承受暴力换取金钱的人。

 

值不值得?太值得了。朴志训时不时的问自己,只要值得,那就做。

 

他相信心里的那份干净,只要有这份干净他就能重新回到过去。

 

可现在这份干净冠上了别的名字。

 

他还找得回来吗?

 

 

 

 

 

“大叔!听说有大四的学姐临近毕业了给你写情书吼!”

 

裴珍映趴在沙发上捧着脸看着在厨房刷碗的黄旼炫,一股子醋劲没处撒。

 

“哦?你哪里听来的?”

 

黄旼炫的心里倒是有一丝小小的窃喜。

 

“吼!!!还用我去哪里听来!都传开了!”

 

“哦?又传开啦?没事,习惯就好,这种事多了去了。”

 

身后传来啪嗒啪嗒拖鞋不跟脚的脚步声,紧接着就是后背扎扎实实挨了一掌。黄旼炫手里还捏着碗,回头就看见裴珍映扁着嘴一脸怨气站在自己身后。

 

“哎呀,逗你的!”黄旼炫伸手把泡沫抹到了小孩鼻子上。

 

“昂~”裴珍映立刻得了乖,从后面紧紧抱住了黄旼炫,小脸蹭在肩头,软软糯糯地嘟囔着“大叔你太讨厌了……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你……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要跟我抢你……”

 

黄旼炫把手冲洗干净,转身抱起裴珍映,小孩的腿立刻自觉地盘在了黄旼炫腰际。

 

“但是大叔只喜欢你。”

 

“只喜欢你。”

 

“你。”

 

语毕咬了咬小孩的耳垂,惹得身上的人一阵哆嗦。

 

“你也是这么骗那些姐姐的吧,不然一个个的都要往你身上扑,哼。”

 

裴珍映红着耳尖挣扎着要往旁边闪。

 

“不等,你说是不是这样!”

 

不等瞄了两声跳开了。

 

“你看,不等都说是你坏!”

 

裴珍映翻了个白眼从黄旼炫身上跳了下来。

 

“嗯?大叔,你电话有好几个未接来电啊。”

 

裴珍映不经意间瞥见不停震动着的手机,顺手拿起来递给了黄旼炫。

 

朴志训咬着手指头万分焦虑,他看着河成云手机里唯一留着名字的号码——黄旼炫,你怎么不接电话呢!

 

黄旼炫的笑容凝固在看到十几个未接来电加上短信内容后。立刻嘱咐裴珍映好好休息之后便急匆匆出了门。赶到黑火的时候朴志训正蹲在门口台阶上。

 

“成云怎么了?找不到人是什么意思?”

 

黄旼炫抓着朴志训的肩膀摇晃着,偏偏朴志训被他身上的香水味道熏得一阵头晕答不上话来。

 

“你喜欢这种香水?”

 

裴珍映指着专柜上的玻璃瓶,朴志训点了点头。

 

“我就喜欢这种甜甜的味道,像你。”

 

“那你也送我一瓶,这样我们身上都是一样的味道了。”

 

曾经最喜欢的味道现在居然出现在了别人身上,朴志训失笑。

 

“昨晚他就被叫走了,离开的时候脸色不是很好。现在云哥已经很少再单独出去,所以我留心记下了是哪个客人,但是并不是我来之后的熟客。”

 

朴志训忍着眩晕回答。黄旼炫一听心里就是咯噔一声,他想起同河成云认识的契机,当初他是自己的病人。

 

“他是不是很怕那个人?”

 

“好像是。”

 

黄旼炫松开手,他以为他已经帮河成云彻底逃出来了。

 

“那是他继父,居然从监狱提前出来了。”

 

“继父……?”朴志训扶着额头,“是那个害他断了腿的人?”

 

黄旼炫皱着眉点了点头。

 

此刻朴志训面对眼前这个男人,心里有一万种复杂情绪亟待喷薄而出,但他得忍着,此刻最重要的事,是先找到河成云。

 

“你对于他这个继父有什么了解?可以通过什么方式找到他,我们——”

 

“喂。”没等朴志训问完话,黄旼炫手机响了,他示意朴志训不要说话,“小孩儿,怎么了?嗯……我在学校,有点事,嗯……不骗你,真的不骗你,我——”

 

“珍珍……?!”

 

黄旼炫举着手机,听见朴志训喊出这个称呼时不由得皱了皱眉,正要抬头警示他不要故意想通过电话传递什么,却在对上朴志训瞪大的双眼之时,意识到了情况并非他所想——

 

黄旼炫顺着朴志训的视线转身,裴珍映举着手机,正站在他身后。


评论(38)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