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三人成虎 【十五】

裴珍映觉得自己应该笑一笑的。

 

对于河成云和黄旼炫之间的关系他原本就心存疑惑,当初在黑火的时候就察觉到河成云看向黄旼炫的眼神是带着眷恋和依恋的,在家里看到那一连串来自河成云的电话时他就皱了眉头。

 

表面上附和称会在家里好好照顾自己,实际上却跟在黄旼炫身后出了门。

 

这么着急的样子却不是为了他,裴珍映心底那些自卑又冒了出来。

 

好在黄旼炫一路着急得很,并没有发现他,这才能看到这样一出好戏。

 

“哈……”

 

裴珍映最后还是笑了起来,满脸天真无辜的模样。

 

“我都不知道学校原来在这儿呢。”

 

裴珍映走近了些。

 

“黄老师,他也是你的学生吗?”

 

黄旼炫伸手要去抓裴珍映,被他不动声色地避开了。

 

“回答我。”

 

“你们怎么认识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骗我的。”

 

“说过的那些话里哪一句是真的。”

 

“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骗我很好玩是吗。”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一连串的发问,语气却是冰冷到令黄旼炫发慌,他甚至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朴志训呆呆站在一旁,他从没想过,他与裴珍映的重逢,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裴珍映以为自己会哭,但他没有。他以为自己会像从前那般歇斯底里地奔溃,但他没有。

 

他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黄旼炫怔怔望着裴珍映。情感上,他清楚自己此刻应该立刻拥住裴珍映千言万语向他解释清楚告诉他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可理智上,河成云还不知道在哪里等着他,晚一步就多一分危险。

 

“成云哥现在——”

 

朴志训的声音从外界把黄旼炫拉向天平另一端,他咬咬牙。

 

“小孩……对不起,不立刻去救成云的话他可能会出事。朴志训的事——我回来再和你解释!”黄旼炫向前一步抱紧裴珍映说完,在他额角留下一个吻,又转头深深看了朴志训一眼,“朴志训,你留着,有事我会和你联系。”

 

其实他真的不放心让裴珍映一个人留下。可是此刻,理智占了上风。

 

裴珍映全程都没有给出任何回应,直到黄旼炫离开,他仍旧站在原地,仿佛橱窗里的娃娃。

 

好看,但心是空的。

 

 

 

朴志训承认他是故意的,他赌黄旼炫重感情,涉及河成云的生死关头,他一定会选择先救河成云。那么,他和裴珍映就有了独处时间。

 

“好久不见了,珍珍。”

 

他穿着黑色卫衣,深棕色细碎刘海隐隐挡住了一半眼睛,除了颧骨和嘴角隐隐约约的伤口显得格格不入外,整个人看起来,还是那么明媚柔软——

 

一如那个明媚午后,与他的初次见面,他在身后远远喊着,我叫朴志训,高三二班,话剧社社长。

 

“珍珍……你过得好吗?”

 

朴志训的手紧紧拽着衣摆,他想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但他哽咽颤抖的声音已经将他内心的波澜展露无遗。

 

“我挺好的。”

 

倒是裴珍映,公式般的笑,连嘴角扬起的弧度都好似在宣告,我和你,只是普通朋友间的寒暄。

 

“我还有事,先走了。”

 

裴珍映转身就要离开,朴志训条件反射上前紧紧从后方抱住了他——

 

裴珍映没有挣脱。

 

他的大脑在短暂的一瞬一片空白,而后是大片大片白色脱落,显现出内里斑驳可怖的黑暗。裴珍映不知道,自己的心,和身体,到底哪一个更诚实些,又是哪一个说了谎。然而这个陌生而熟悉的拥抱,这个贪恋而惧怕的温度,都在诉说同一件事——

 

裴珍映,你终究没能逃脱。

 

“真好闻。”

 

朴志训埋在他的后颈深吸口气。真好,你还喜欢这个味道,那是不是代表并没有忘记自己。

 

“这是大叔送给我的。”

 

裴珍映当然不会告诉他,这香水是他亲自挑选的,黄旼炫只是付钱而已。

 

“珍珍,我——”

 

“你不用解释,我们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裴珍映覆上朴志训的手想要扯开,触碰的瞬间,心口一阵刺痛。他的手,还是很温暖啊。

 

“裴珍映!”朴志训死死摁住裴珍映的肩膀,一把将他转过来,“你就一点都不想我?一点……一点点都没有想过我?”

 

“我想过你。”利刃般的话语轻描淡写地从裴珍映口中说出,“我也想过死。”

 

朴志训怔怔地摇着头,带着乞求的眼神望着裴珍映冷淡的脸,“你变了……珍珍,你变了……”

 

“是,我变了。但是你忘了吗,是谁把我变成这样的。”裴珍映歪了歪脑袋,定定看着朴志训,“是你把我变成了一个连我自己都厌恶的人……不过幸好,大叔的出现,又把我带到了另一个世界,我喜欢那个世界,我喜欢那里的我。”

 

面对朴志训眼中越来越浓的哀伤,裴珍映并非无动于衷,但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绝对不能再跳进地狱。

 

“珍珍……你……还恨我?”

 

朴志训以为自己早就没有了所谓的喜怒哀乐,连被极端的客人抓去虐待到奄奄一息的时候,他都没有掉过一滴泪,然而此刻,面对着自己日思夜想的人,面对着让自己死撑着活下来的精神支柱,面对着已经变得让他不认识甚至让他感到惶恐的裴珍映,他的眼睛,骤然模糊了起来。

 

“朴志训!”裴珍映厉声呵斥,“别用那种眼神看我,我已经不恨你了,你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你的出现……”裴珍映咬了咬牙,决定还是把话说到最绝,“只会给我带来灾难。”

 

“你看到了,大叔很爱我,他能给我完整的爱。这是你给不了的。你忘了吗,我在天台等你,在医院等你,在后巷等你,在学校等你,等了好久好久,等到我已经不记得为什么要等你了。”

 

“忘记比想象中的还要更难,可我做到了。我有了新的生活,新的,美好的生活,我现在的生活里,容不得一点、一丁点沙子。”

 

“所以你不要来,就当是我求你。求求你,别再来折磨我。”

 

裴珍映堪堪后退,朴志训却猛地箍住他的后腰。

 

“但他还是抛下你去找另一个人了。”

 

朴志训脸上没了表情。裴珍映的话一句一句重重砸向他,砸碎了他的明媚柔软,也砸碎了他的狼狈不堪,露出了尖牙利爪。他缓缓贴近裴珍映的耳朵——

 

“还有一件事——”

 

“现在黄旼炫过去,可能会死哦。”

 

裴珍映瞳孔一缩。

 

“不过你乖乖陪着我的话,他会回来的。只要你乖乖的。”

 

朴志训的声音永远都是塞壬的歌声,裴珍映本就无法抗拒,加之与黄旼炫的安危有关,他更是立刻就慌了神。

 

“是你抓了河成云?”

 

朴志训摇头。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会恩将仇报。”

 

“可我有办法找人救他。”

 

“只要你乖乖陪着我,听我的话。”

 

朴志训同他耳鬓厮磨,看起来就像是一对亲密爱人。

 

“好。”片刻的死寂,裴珍映闭上眼,“不过你要做到你的承诺。”

 

朴志训立刻笑了开来,笑中满是喜悦与诚恳,“当然了!答应珍珍的都会努力做到的!”

 

裴珍映有些恍惚,这个笑脸分明就是曾经的朴志训,一点都没有变。可方才那个瞬间压低了嗓音带着威胁意味在他耳边开口的人,分明也是他。

 

朴志训一把抱住裴珍映。当然,他不会告诉裴珍映,帮他,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黄旼炫是被河成云叫醒的。

 

“对不起啊,害你也被牵连进来。”

 

河成云脸上身上都是淤青伤痕,黄旼炫仔细看了看他,确认都是些皮外伤没有大碍,这才试着坐起来,稍一用力,就发现自己的右手似乎是脱臼了。

 

“我们是被关起来了?”

 

“嗯……事实上你已经昏迷很久了,我也不知道具体时间。”

 

黄旼炫点头。来的时候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自己暴露得太快,被闷棍敲晕的时候甚至来不及做出任何抵抗。

 

他试着抬了抬手,“我们——”

 

黄旼炫刚想说,再试试冲出去,紧闭的房门忽然被打开了。

 

“那个老头已经解决了,出来吧。”

 

河成云搀扶着黄旼炫站了起来。

 

“你?”

 

“奉命做事而已,以后那人不会再找你们麻烦。”

 

黄旼炫还有几分茫然,河成云思索了一下,看出些门道,“多谢梁哥了。”

 

那人没有否认,点头示意后便离开了。

 

虽然进来的人只有一个,不过河成云清楚外面肯定还有人。继父不知所踪,他并不关心,收尾的事情也不需要他操心,他现在只在意一件事——梁哥肯定是朴志训请来的,不过,那也是最爱折磨朴志训的客人。

 

请到他来帮忙,朴志训付出了什么代价——或者,他转过头看着面色苍白的黄旼炫,是什么让朴志训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

 

 

 

 

 

黄旼炫把河成云送回后立刻联系了裴珍映。

 

“大叔,你没事吧!”

 

裴珍映提心吊胆了一阵,甚至暗自考虑要不要报警,听到黄旼炫的声音,这才让他放下心来。

 

“嗯,我在……我在朴志训这里,明天就回去,你别担心。”

 

黄旼炫静静握着电话听着,虽然心知朴志训与裴珍映的关系,不过既然他们已经见面了,就该让他们把心结解开。他希望裴珍映是他的,可他不希望裴珍映心底永远埋着一颗炸弹。

 

“嗯,我等你回来,一直等。”

 

后半段被屏蔽了点这里

评论(14)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