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霸道总裁爱上我 【八】

姜·特别不大气·丹尼尔 X 朴·徒手掰筷子·志训



门没锁。冲进朴志训家门的时候姜丹尼尔几乎快要窒息,他甚至意识不到驱车赶来的这一路上闯了多少个红灯按了多少次喇叭。

 

救我——姜丹尼尔——救我——

 

一声声回荡在耳际,姜丹尼尔从办公室跑出来,始终没有挂断电话,他不停唤着朴志训的名字,而那端却早就没了回应,彼时姜丹尼尔才意识到他有多紧张有害怕。

 

“志训!” 

 

冲进房间,看清倒在地上的人时,姜丹尼尔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愚蠢。

 

 

 

 

“十二指肠溃疡,并发上消化道出血,病人应该是长期饮酒以及饮食不规律留下的后遗症,接下来至少半年内不能再饮酒,家属要注意。”

 

姜丹尼尔细心听着,他冲到朴志训家的时候朴志训正倒在地上,地板、衣服,最重要的是朴志训嘴边的红,刺得姜丹尼尔立刻红了眼。

 

“嗯,谢谢医生。”

 

姜丹尼尔送走医生留在门外,朴志训躺在病床上的模样看得他一阵揪心。

 

对不起,对不起,来的太晚了……

 

 

 

 

“嗯,麻烦哥帮我把桃桃接去照顾几天,志训住院了我得照顾着。嗯,没事,很快就回来。”

 

给尹智圣打完电话,姜丹尼尔摸了摸朴志训额头,幸好退烧了,今早进医院后不久就开始发热,吓得他以为病情恶化,还好医生说能退烧就没什么大问题。

 

他拉过椅子坐下。朴志训,真是上天让你来折磨人的吧,为什么不打给裴珍映,你们不是还挺恩爱的吗?姜丹尼尔戳戳他的脸颊,鼓鼓的脸颊肉看着都消下去不少。

 

“快醒过来吧,醒了——我就原谅你。”

 

最后点了点他的嘴唇,姜丹尼尔叹气,猫不听话跑了,结果还不是要主人来费心照顾。

 

 

 

 

 

 

裴珍映听闻朴志训胃出血紧急手术住院的消息时第一反应是懊悔。

 

真不应该留他一个人的,好歹陪在那里等他醒来,或许情况都不会像现在这般糟糕。敲打着桌面,裴珍映无意识地拧着眉,他的确不希望朴志训受到实质性伤害,无论这是谁造成的,他都不愿意。

 

裴珍映看着手里的合同,虽然林天鹤曾经对朴志训做过那样的事,不过如今的朴志训已经不是当年任人欺负的软柿子,应该——没有问题的。无意识地握紧拳头,裴珍映突然想看看那时候的朴志训是什么模样,哭了吗?

 

不过另一件事让他更为在意。姜丹尼尔一定不知道关于朴志训的那份“睡出来的合同”吧?朴志训一定没把曾经的事告诉姜丹尼尔吧?如果姜丹尼尔知道了那件事,还会这么紧张、这么在意朴志训吗?

 

揉了揉太阳穴,这可太让他为难了。 

 

 

 

 

 

 

烧退了,朴志训也醒了过来。消毒水的味道刺得他鼻腔都疼。

 

睁眼,是白茫茫一片,全身都软绵绵的使不上力,胃部的疼痛依旧让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你醒了?”

 

好像,是梦里梦到过的声音。

 

“志训,朴志训?”

 

看清楚了,这个在梦里出现的人,此刻正站在自己床边。

 

“发生了什么……”朴志训眨着眼,轻声问着。

 

“发生的事情就是你不许喝酒了,还要好好按时吃饭,我负责监督。”

 

姜丹尼尔捏了捏他的脸颊,朴志训还有些愣神。

 

“你?”

 

“我什么,你还想跑哪里去?”

 

朴志训偏过头,的确,现在他是没有话语权的那方。

 

“朴志训,你和裴珍映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不问了,只问你一句话——你现在喜欢的、爱的,是不是我?”

 

朴志训望着白色墙面上的裂缝,他的记忆中有大段空白。

 

他想起来自己与姜丹尼尔的争吵,却想不起最后结果是什么。

 

他想起来是裴珍映送他回家,却想不起吻后发生了什么。

 

他想起来自己脖子上的红痕,却想不起是因为什么。

 

他想起来自己打了那通电话给姜丹尼尔——在以为自己就要崩塌的最后一刻,第一反应是,打电话给他。

 

打给他。

 

是他。

 

姜丹尼尔。

 

“是。”

 

朴志训扭头看向他。

 

“是你。”

 

他费力提高了音量,又重复了一遍。

 

这就够了。

 

姜丹尼尔蹲下来抱住朴志训,什么都不用管,他说是,这就够了。

 

“你不许再抛下我和桃桃,没和你说是因为害怕伤害桃桃,他不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

 

朴志训用没挂针的手摸了摸丹尼尔的头顶。彻夜守在病房,原本上了发胶的头发此刻都成了乱糟糟的一片。

 

“嗯,不是还要养桃桃吗,我们一起照顾。”

 

姜丹尼尔在他颈窝蹭了蹭。

 

手机铃声不合时宜响起。姜丹尼尔拿起自己的电话,是裴珍映,朴志训也看见了。

 

他示意姜丹尼尔接电话。

 

姜丹尼尔点头。

 

“姜总,林总说要和您一起吃顿饭。TM的林副总。”

 

朴志训不自觉地皱着眉捏紧了被子,姜丹尼尔看他一眼,朴志训摇了摇头。

 

裴珍映,你是故意的。

 

 

 

“怎么了?”姜丹尼尔挂完电话,伸手替朴志训抻了抻被子,“哪里不舒服?”

 

朴志训还是轻轻摇头。

 

“TM……?”他试探性地开口询问。

 

“嗯,是你之前压着的那一单。”姜丹尼尔一边给尹智圣发短信安排就餐时间地点,一边回应着朴志训,“我把它交给裴……裴经理了。”

 

朴志训捏紧了身下的被单。

 

没事的,当初那件事已经过去了,现在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种事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嗯。”朴志训点了点头。

 

“等你出院以后,或许他还会找你帮忙……”姜丹尼尔皱了皱眉,毕竟当下已经知道裴珍映与朴志训的关系,说不担心不紧张,那都是假的。

 

“你在担心什么?”朴志训歪着头看他,虽然整个人看起来依旧虚弱得很,不过语气倒是调皮了一些,“害怕旧情复燃?”

 

朴志训伸手,姜丹尼尔探过去把他的手包裹在自己的掌心,他使了劲儿握住。

 

“你相信我,丹尼尔,不管发生什么,你相信我。”

 

姜丹尼尔点了点头,对他笑了。

 

 

 

 

 

 

餐厅离医院不是很远,姜丹尼尔看着朴志训睡着之后才离开。

 

表面一派轻松,但是对于林天鹤他还是有些把不准。毕竟混迹江湖多年,手段也不是他一个年轻人猜得透的,这番鸿门宴虽是自己做主客,不过决定权还是在陪客身上。

 

“人到了?”

 

裴珍映在门口等他,听到问话点头。没叫上尹智圣,姜丹尼尔心里稍有不安。他本来还疑惑这个没来由的不安是什么,开局没多久他就得到了解答。

 

“之前不是朴志训,朴经理在负责吗,怎么这就换人了?还没能和朴经理一起吃过饭呢,今天和小裴说的也是想见朴经理,没想到请来了姜总,太荣幸了。”

 

姜丹尼尔挑眉:“裴经理年轻有为,相信能把事情处理得更好。”语毕举起了酒杯,“来,先敬林总一杯,还要请林总多多关照了。”

 

“不敢当不敢当。”林天鹤一杯酒下肚,转头看向裴珍映,“小裴的能力我还是认可的,这次合作也是相当期待啊。” 

 

姜丹尼尔还在疑惑,这个林天鹤与裴珍映不过也刚接触,为何这番话听来如此怪异。不过林天鹤的下一句话又让他不由得拧紧了眉。

 

“听小裴说,朴经理身体不太好?”

 

“没想到林总这么关心我们员工,MAMOO有这样的合作对象真是幸运。”

 

林天鹤敲了敲面前的餐桌转盘,初生牛犊,仗着喝了点洋墨水话里都能夹些软刺了,还真是了不得。

 

“毕竟以前和朴经理有过合作,算是老朋友,当然是比较关心的。”

 

裴珍映低头好好扮演着一个正儿八经的陪客,只安心喝汤,几乎没有开口。

 

“朴经理会配合裴经理的工作,之后一定有机会和林总好好叙旧。”姜丹尼尔举杯。

 

“祝我们合作愉快。”

 

林天鹤扶了扶眼镜。

 

“嗯,一定会很愉快。”

 

 

 

 

 

裴珍映主动请缨说会照料好林总,姜丹尼尔便点头离开赶回了医院。无论心头的疑虑是什么,MAMOO和TM的合作关系目前还是需要维系的。

 

“小裴真是青年才俊,当初就知道小裴一定能出人头地。”

 

裴珍映笑着摇摇头。

 

“比不得林总这么多年还稳坐副总的位置。”

 

林天鹤眯了眯眼,倒是没想到曾经的小职员能有和自己一起吃饭并且还敢抛出颗软钉子的一天。

 

“呵,希望小裴也能好好努力才是。”

 

“我也希望能和林总好好合作,朴经理可是我们公司的红人,受不得欺负的。要是林总有什么额外的心思想用在朴经理身上——可能不太合适。”

 

林天鹤闻言不再客套,回了个笑便开门上了车,目送车子驶出拐角裴珍映便收了笑脸。这么多年过去依然是这副道貌岸然的恶心样子,只是不知道这番警告能不能让林天鹤摆正自己的位置。

 

他正了正外套转身离开。志训哥,你到底会怎么做呢?

 

 

 

 

 

 

医生准许出院后姜丹尼尔就把朴志训接回了家里。清早趁朴志训还在熟睡,就出门去公司。朴志训因为药物作用以及身体太虚,一般睡到中午才会醒,睁开眼姜丹尼尔就已经从公司回来了。下午会陪着朴志训窝在床上说说话,或者出门散散步。晚上叮嘱朴志训按时吃药,然后抱他进浴缸洗澡,替他擦干身子,把他裹进被子,然后看着他慢慢睡着,到了深夜,姜丹尼尔才会去书房继续工作。

 

朴志训的身体恢复得很好,换做是以前,他一定会一脸鄙夷地瞪着姜丹尼尔将他推开,告诉他老子自己可以。而现今,他任由姜丹尼尔抱着他贴着他把他当成是个小孩一样照顾,甚至姜桃桃小朋友有时还会倒水端粥到他房间跟他说,小老师你要乖。

 

这种感觉十分模糊,模糊到他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可以抓在手上的温暖。好像走在大太阳底下,随时可能被烈日灼伤晒晕。他一边顶着眩晕一边告诫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前车之鉴,他应该只靠自己,不该依靠别人。

 

可他忍不住陷入姜丹尼尔的温柔与体贴,他舍不得跳开。

 

“你还不放我去上班吗?我不在小文该偷懒了。”

 

“你就歇歇心吧,小文做得很好,也就是你老拿她当小孩子。”

 

姜丹尼尔刚把碗筷收到厨房,桃桃立马毕恭毕敬递上考卷一张——

 

“小老师,老师表扬我了,这次测试考了九十八呢!”

 

“这么厉害啊,嗯,小老师也表扬姜澜懿。来,我亲亲!”

 

“Stop!别想啊!”

 

姜丹尼尔伸手糊了孩子一脸。

 

“爸,我觉得你这样特别不大气。”

 

“大气?又搁哪儿学的?智圣叔叔教你的?我看还是要给你断网才行。”

 

“小老师你看他!”奶娃娃扑倒在朴志训怀里。

 

“行了,和孩子置气,快去洗碗。”

 

姜丹尼尔看着儿子冲自己吐舌,气得直想戳儿子脑门,不过看朴志训冲他瞪眼,他还是选择乖乖挪回了厨房。

 

“桃桃自己也能做得很好嘛,小老师马上养好身体陪你出去玩。”

 

“不用,你好好养病,爸爸照顾你,我也照顾你。”

 

被小小的手掌捧着脸安慰,朴志训看着小孩子认真的眼神,不自觉放下所有心防。

 

“嗯。”

 

 

 

 

 

 

“你真的要回去上班啊?” 

 

两个人窝在床上,姜丹尼尔把那个软软小小的人整个圈在怀里,下巴抵着他的头顶,一边蹭着他柔软的头发,一边闷闷地开口。

 

“要啊。”

 

朴志训抬头,发现那只大狗正一脸委屈地看着他。“喂,老板,我是你的员工哎!我一直这样休假下去,亏的是你哎!而且你要是趁机把我开了怎么办,虽然我不愁工作,不过话放出去我朴志训的面子还要不要了!”说完在他怀里蹭了蹭。

 

 “那,那是你第一天就告诫老板要关心员工的啊!”姜丹尼尔撅嘴,“我这是在履行承诺哎!”

 

朴志训伸手,直接把姜丹尼尔捏成了鸭子嘴——

 

“我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傻的啊。”

 

“唔——”嘴巴被人捏在手里,姜丹尼尔也没躲,“你敢妈你老板傻,下个月奖金妹有了……”  说话含含糊糊的,显得愈加傻气,惹得朴志训钻在他怀里咯咯笑个不停。

 

“哎不过说真的。”姜丹尼尔一秒正色,抓住了朴志训半塞在袖管里的手,“要是工作上有什么问题,你要跟我说。”

 

“嗯。”朴志训反过来捏了捏他的手,点了点头。

 

“不过姜总什么时候这么正人君子了?”

 

朴志训带着坏笑摸进姜丹尼尔的睡衣下摆。

 

“你别闹。”

 

手腕被压住,朴志训反而屈起手指用指甲尖挠着姜丹尼尔肚皮。

 

“嗯?不想吗?”

 

“不想。”姜丹尼尔凑近,一条腿轻轻压住朴志训故作挑逗的脚丫子,“在你身体好彻底之前,再想也不能动你。”

 

朴志训望着姜丹尼尔的眼神变得柔软起来,仰起脸轻轻给了他一个吻。“其实我……没关系的,我不想你忍得难受——”

 

“不行。”姜丹尼尔再度把人带到怀里,“在你出现之前,我都已经禁欲这么久了,不差这会儿这么点时间,你要好好的,你最重要。”

 

“好……”朴志训使劲回抱住了姜丹尼尔。

 

林天鹤那张脸浮现在朴志训眼前,他知道这是一道必须跨过去的坎儿,他也清楚裴珍映必然是要用此做要挟,无论是姜丹尼尔还是他自己,这道坎儿都足够让他们摔在地上,松开握住的手。

 

 “睡吧睡吧,既然想回去上班,那得打起精神啊,我的朴经理。”姜丹尼尔伸手关了灯,黑暗中,凑近蹭了蹭朴志训鼻尖。

 

如果白天永远不来,那就好了。朴志训窝在姜丹尼尔怀里,比起未知,已知的恐惧更让他担心。

 

姜丹尼尔,关于我的过去,有太多事情没有向你坦白,假如你看到了当年那个朴志训,你还能接受他吗?

 

 

 

 

 

 

姜丹尼尔醒来的时候朴志训还抓着他的领口睡得正香,拨开刘海在额头印下早安吻,姜丹尼尔小心起身把朴志训身上的被子盖好去准备早餐。

 

“待会儿去叫小老师起床吃早餐知道吗。”

 

把儿子抓起来,也不管小孩子顶着鸡窝头眼睛都睁不开的模样硬是把桃桃赶去洗漱然后揉着小脸叮嘱了一番。

 

“知道了!最近不都是我在监督小老师吗,你去上班吧。要是没钱了我和小老师可就没饭吃了。”

 

轻轻敲了敲桃桃的头顶,姜丹尼尔帮儿子系好制服领带便出了门。

 

朴志训的身体在一大一小爷俩的照顾下恢复得差不多了,便主动揽下接送桃桃上学放学的任务来。一开始大小两个都不同意,担心他太疲劳,结果爷俩都被朴志训冷着脸徒手掰断的筷子给堵了回去。

 

“我觉得这双筷子可以换了是吧?”

 

忙不迭地点头,一大一小对看一眼专心扒饭不再多说,朴志训很是满意。

 

 

 

 

 

 

去到公司的时候裴珍映已经等在办公室。

 

“姜总。”

 

姜丹尼尔点头示意裴珍映到会客沙发这边坐。

 

“和TM的初版合同做好了吗?”

 

上次同林天鹤的会餐结束之后他就很少在公司同姜丹尼尔打照面,有什么问题也都是通过邮件解决。他很清楚那是因为姜丹尼尔整颗心都放在朴志训身上,此刻应该没有比朴志训更重要的事情。

 

“做好了,您看看。”

 

裴珍映起身把文件递过去,伸手的时候不小心打翻姜丹尼尔面前的茶杯。

 

“对不起!”

 

裴珍映回身抓过纸巾帮姜丹尼尔擦干,尹智圣闻声从秘书室出来。刚看清发生什么事他就眉头一皱,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姜总,您把外套脱了我拿去清洗吧,实在抱歉。”

 

裴珍映几次鞠躬,搞得姜丹尼尔还有些不好意思,把衣服脱给他之后裴珍映便拿着文件和衣服离开了。

 

门关好后尹智圣才站到姜丹尼尔身边。

 

“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还在心疼朴志训送的茶叶就这么浪费了,姜丹尼尔没听清,抬头疑惑地看着尹智圣。

 

“可能是我多想了吧。”

 

尹智圣摇摇头,一边数落姜丹尼尔怎么连个杯子都放不好,一边把刚看到裴珍映看似擦衣服实际却有些撩拨动作的想法放下。难道真是个人就看上姜丹尼尔了?他再次摇头。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裴珍映提着纸袋来到姜丹尼尔办公室,姜丹尼尔正在翻阅报告没有抬头。

 

“实在抱歉,衣服已经洗好了。”

 

姜丹尼尔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裴珍映却立在桌前既不坐下也不离开,姜丹尼尔抬头看过去。

 

“有什么事吗?”

 

“姜总,您真的不记得我了?”

 

裴珍映今天的打扮看起来比他的年纪又小了一些,姜丹尼尔皱眉。

 

“你想说什么?”

 

“您真的以为我是为了志训哥才来的?”

 

话尽于此,裴珍映笑了笑把装着衣服的袋子放下,转身离开了。


评论(18)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