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霸道总裁爱上我 【十一】

朴志训躺在医院安心养伤的日子里,姜丹尼尔也没有闲着。林天鹤的事情他并不打算轻易放过,他亲自找到代华总裁,虽然得到的答复依旧是含糊其辞,不过他也不急,来日方长,慢慢折磨才对得起林天鹤送给他的“大礼”。

 

这些杂事暂且被放在一边,当然,此时对于姜丹尼尔来说,照顾好朴志训才是重点。

 

“小老师什么时候回来啊?”

 

回家给朴志训拿了点厚衣服,姜丹尼尔刚要离开就被桃桃拉住裤脚,他蹲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

 

“你知道的,他受伤了得在医院休息一阵才行。你呢,就要听尹叔叔的话知道吧?”

 

“嗯……好的吧,那爸爸也要注意身体,桃桃等你带小老师回来!”

 

亲了亲儿子的脸颊,姜丹尼尔整理好手里的东西出门。

 

姜澜懿坐在客厅,手里抱着之前朴志训从游乐场带回来的大狗玩偶,正等着一会儿苏阿姨来给他做晚饭。

 

小孩把狗狗举在面前,“汪汪,今天在学校门口拉住我说是我妈妈的人真的是我妈妈吗?我要和爸爸说这件事吗?”

 

再懂事,他也只是一个小孩子,桃桃揉着大狗的耳朵,对于自己今天经历的事情,他还没有想明白该不该说。

 

 

 

 

 

 

朴志训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身体上的伤并不算严重,除去胸口那一刀还隐隐有些痛感,其他遍布在身上的小伤口基本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中——一点点痒,一点点痛,就像是心里曾经埋下的那道伤口一样,朴志训觉得,经历过这一次,这道口子,终于能在真正意义上愈合了。

 

关于裴珍映,关于曾经经历过的黑暗,终于能够放下了。

 

那天裴珍映来道歉顺带告别,给这段短暂的重逢拉上了帷幕。可惜?还是有一些,说着不在意,那必定也是骗人的。人一生中哪有那么多可以掏心掏肺的人,曾经遇到了一个,现在能再遇上一个,只能说是上天眷顾,朴志训觉得,他应该知足。

 

“哗——”

 

病房门被推开,朴志训侧躺在床上没有转身。

 

“姜总你又翘班,这样下去MAMOO铁定被你搞垮。”

 

“朴经理隔三差五就把自己折腾进医院,这样下去MAMOO缺了销售顶梁柱,还真要垮。”

 

“姓姜的你有没有良心啊!”朴志训蹭的一下坐起来,“什么叫我折腾!我这不是为了你吗!要不是你谁他妈自己送上门啊!要不是你整个MAMOO董事会给我下跪求我我他妈都不去!”

 

朴志训张牙舞爪小脸通红抓起枕头就要扔,姜丹尼尔快步上前立刻压下他的胳膊点头哈腰赶紧讨好。

 

“是是是,我的错,我的错!”见床上这位病患依旧鼓着脸不解气,姜丹尼尔耷拉下眼睛装作委屈:“好嘛,等你养好了身体,我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惹你生气!”

 

姜丹尼尔拽着被子,试图让朴志训重新躺下,“哎呀快躺好,兄弟。”

 

朴志训瞪他。

 

“不不是,躺好,亲爱的!”

 

“躺好……宝贝!”

 

“祖宗……?”

 

朴志训并不顺着丹尼尔的意,佯装嘚瑟地抓了抓头发。

 

“初次见面的时候我说你是什么变的来着?”

 

姜丹尼尔看他脸上那副憋笑的模样,立刻明白那是等着自己哄呢。

 

“汪汪汪,主人怎么还不躺好呢?”

 

一边说一边举着两只手,像爪子一样摇摇晃晃挥舞着,朴志训立刻捂着嘴笑倒在床上。

 

“桃桃都在问我什么时候把你带回去,你可要乖乖的,别让他等太久。”

 

姜丹尼尔把枕头摆好,再把被子给他拉起来,遮住了半张脸。

 

“嗯。”

 

朴志训眨眨眼,他也很想快点回家。

 

 

 

 

 

 

 

前前后后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由于没有伤及脏器,朴志训被批准出院修养。

 

刚回到家,姜澜懿就小步快跑冲出来要往朴志训身上扑,被姜丹尼尔大手一伸拦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摔着,仰着小脸委屈巴巴地就要哭出来。

 

“姓姜的你干嘛!”朴志训心疼地揽过孩子,姜澜懿顺势就抱住了朴志训大腿。

 

“姜桃桃我给没给你说小老师身体不好让你注意着点,你这样撞小老师撞坏了你负责啊?”

 

“你跟孩子说话别这么凶!”朴志训回过头瞪了姜丹尼尔一眼,蹲下摸了摸姜澜懿脑袋,“桃桃好像又长高了?”

 

谁知道姜澜懿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吓得朴志训立刻抬手手忙脚乱去给孩子擦眼泪。

 

“怎么了怎么了桃桃,是不是小老师不在的时候你爸欺负你了?”

 

姜澜懿一边滴滴答答掉眼泪一边摇头,“爸,爸爸说小老师流了好多血……爸爸说他害怕……桃桃也害怕……”

 

朴志训心下一沉,扭头去看姜丹尼尔,后者转头,正装作看向别处的样子。

 

“不怕,不怕……”朴志训轻轻抱了抱姜澜懿,“我这不是回家了吗,只要回到我们家,就都会变好的。”

 

这句话,是说给姜澜懿听的。

 

也是说给姜丹尼尔听的。

 

 

 

“来,我得看看我不在的时候姜桃桃同学有没有好好学习!”

 

亲了亲小娃娃还挂着眼泪的肉肉脸颊,朴志训拉着姜澜懿的小手往卧室走。

 

“对不起啊桃桃,是我没有照顾好自己害得你担心呢。”

 

进了房间之后反而也没有做什么,朴志训把桃桃抱到床上,自己蹲在一旁。

 

“桃桃没有关系,爸爸很担心。小老师是不是很痛?”

 

朴志训被小肉手捧着脸颊笑着摇头。

 

“想到桃桃就不痛了,想到还要接桃桃放学就忍住了。”

 

刚说完,小娃娃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掉,吓得朴志训立刻把人抱在怀里哄。

 

“小老师、小老师——”

 

光喊名字也说不出别的话,桃桃捂着脸一阵一阵耸肩膀的模样看得朴志训很是心疼。

 

“没关系,没关系的——这样,我们待会儿一起去超市,我给你们做饭好不好?”

 

听到这话桃桃停了一会儿,盯着朴志训一边抽鼻子一边摇头。

 

“不要!你要好好、好好休息!爸爸说了的。”

 

朴志训笑着点了点他的鼻头。

 

“叫上你爸一起去,一家人,我们一家人一起。”

 

看到桃桃笑开的样子,朴志训想,他真喜欢一家人这个词。

 

 

 

 

 

 

“姜丹尼尔你去把上边那个抽纸拿下来,对,最上边那个。”

 

“姜桃桃你给自己挑一个儿童牙膏。桃子味的?可以啊你拿过来吧。”

 

“姜丹尼尔我说的是老抽!老抽!你拿的什么?生抽!等会儿——你那是醋!”

 

“姜桃桃我看见了啊,说好的六个布丁,你拿了几个?九个!又不会数数了?”

 

朴志训扶着推车一路指使着姜丹尼尔姜澜懿父子俩在超市里干起了各种苦力活。穿着紫色运动衫的姜丹尼尔穿梭在货架之间,一会儿拿错东西,一会儿找不到货柜,一会儿又被朴志训呵斥着把拿错的东西按原路放回,一会儿又被朴志训差遣着垫脚去够最顶端的商品——

 

一个亿万身价的总裁愣是被折腾成了一条气喘吁吁的傻狗。

 

不过当他回头,只要看见那个穿着粉红色卫衣软软地靠在推车上的人时,他就会想,这样的日子,他想过一辈子。

 

 

 

超市大采购结束,姜丹尼尔提着两个大袋子走在前面,朴志训左手提着一小袋零食,右手牵着桃桃,跟在后头。

 

“小老师。”

 

姜丹尼尔去开车,桃桃和朴志训等在路边。

 

“嗯?”

 

朴志训放下袋子,抓着桃桃的手晃了晃。

 

“小老师!”

 

“嗯?”

 

“小老师……”

 

“哎!桃桃你——”

 

朴志训低头刚想问怎么了,却一眼看到小娃娃正仰着脑袋眼巴巴望着他。

 

“我,我知道爸爸傻乎乎的也不会照顾人,小老师这么好,不喜欢他也没……没问题!可是——可是爸爸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比喜欢我,还有,还有比喜欢鲁尼皮特还要更喜欢!”

 

小娃娃吸了吸鼻子垫脚把朴志训紧紧抱住,一副视死如归大义凛然的样子,“所以,所以小老师……委屈你一下,跟我爸爸在一起好不好……”

 

朴志训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桃桃,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不是别的叔叔……或者阿姨也好啊?”

 

朴志训轻声问着,这句话,是在问姜澜懿,更像是在问他自己。

 

“因为你好啊,我喜欢小老师。漂亮,聪明,做饭好吃,当然还是最喜欢苏奶奶做的饭……呃——不管!反正小老师最好看!”

 

行吧怎么说还是条颜狗,朴志训笑着摇摇头从自己的思绪里回过神来。

 

“小家伙,跟你爸一样一样的!”

 

正在朴志训哄孩子的时候丹尼尔把车开了过来。

 

“上车,我们回家了。”

 

闹了一会儿,回家的路上桃桃就睡着了,直到下车,小短手还紧紧抱住朴志训不放,姜丹尼尔想喊醒孩子,被朴志训一个瞪眼拦下了。

 

“别闹醒了。没事的我抱他进去。”

 

姜丹尼尔只好提着大包小包去开门。

 

等朴志训把桃桃抱上楼安顿好之后,他才在厨房找到正在忙碌的姜丹尼尔。

 

“嗨姜总。”

 

姜丹尼尔正要转身,立刻就被朴志训掰正了。

 

“你别转过来,听我说。”

 

朴志训深吸了口气,他不自觉地抠住了姜丹尼尔的肩膀。

 

“你问过我要不要一起照顾桃桃,我说好的时候是真心实意愿意并且希望能够这么好好过下去的。但是,裴珍映的出现的确让我很害怕,不是害怕我和他曾经在一起过这个事实,而是害怕你无法接受我的过去……或者说,是怕你会推开拥有那样一段不堪过往的我。”

 

朴志训闭上眼,靠上姜丹尼尔的肩膀。

 

“那时候是我蠢,直到今天我也在为这件事而生气,但我不后悔。一旦我要投入感情,那么会发生什么事情,需要承担什么后果,我都选择接受。我已经拿出目前我能给出的……最好的我,交到你手里,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如果你觉得——”

 

再次深吸口气,朴志训睁开眼,姜丹尼尔就在他面前,身形宽阔,温暖踏实,没有人会拒绝这样一个人的靠近和追求。然而,在这段关系里,姜丹尼尔却是一直在付出的那个,无条件的包容,无条件的袒护。如果姜丹尼尔要退出,他也只能看着丹尼尔离开,毕竟眼前这个人,从来没有正面回答过,他是否在意自己的过去——不仅是发生过的事情,还有过去那个怯懦的朴志训。他不知道,姜丹尼尔喜欢的,是不是仅仅只是现在这个意气风发的朴经理。

 

“你在想什么?”

 

不顾朴志训反对,姜丹尼尔直直转身把人拥入怀中。

 

“朴志训,我以为我们已经算是经历过生死考验,你还想着我会丢下你是吗?”

 

朴志训抿唇,心里的想法就这么被点明,他挣扎着要退出这个怀抱。

 

“我不会放开你的。你以为那件事我一直都不知道?我知道的,我早就知道了。你以前是什么样的人我不关心,更不介意。你以为我喜欢你什么?”姜丹尼尔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些,“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朴志训。是你,整个人。”

 

姜丹尼尔轻吻着他的颈窝。

 

“你别想逃开,你再跑,我再找,再跑再找,你就只能是我养的猫,别的别想。”

 

朴志训轻笑一声,用力回抱住这只大型犬。

 

“姜丹尼尔。”

 

“嗯。”

 

“我要是不满意了可随时都会走,怎么样可得看你表现。虽然像你这么傻的人可难找了,不过我可不会将就。”

 

“那我马上表现给你看!”

 

被反身压在料理台上,朴志训看着姜丹尼尔的样子想,他可不想成为被养着猫,不过他的主人——只能是眼前这个人才对。


评论(12)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