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写完就走。

有钱了不起啊

了不起。

 

朴志训捏着细嗓说完晚安关掉变声器掐掉直播合上电脑,扒掉黑长直假发拽掉三层假睫毛用力深吸一口气更用力地吐出气然后胸口鼓起的两个肉包子从蕾丝花边褶皱萝莉裙里滑出,朴志训顺手接住两腿岔开面无表情地开始啃起肉包来。

 

有钱真是了不起啊。今天那位叫“不好笑很难笑”的金主又在直播间给自己刷了10艘游艇,怎么的也得上万块钱了,有钱人就是这么肆意妄为不把钱当回事儿,要是被直播间里那群臭男人知道老子是个女装大佬,非得劈了我不可。朴志训狠狠咬了两口肉包挑着眉翻了个白眼十分痛心地感叹着世风日下道德沦丧这个社会没救了没救了。

 

看了一眼卡上的余额,朴志训心满意足地整理好书包屁颠屁颠跑去脱裙卸妆洗漱睡觉了。

 

 

 

 

 

第二天上课,课间操时段朴志训一如既往躲在教室趴在桌上补觉。

 

“哒哒哒。”

 

清脆的敲桌子声。

 

朴志训揉揉眼睛抬起头,一张脸上写满了起床气。

 

“你谁——”

 

你谁敢打扰老子休息还没说出口,眼前一亮看清站在自己桌前的人手里捏着的全校优秀班集体打分簿——

 

“小兄弟你你你有话好好说别因为我扣咱们班分啊我这不是生病嘛哎对我生病了你看看我哎哟生病可难受了啊我这会儿没力气做操啊我也不想啊……”

 

“三年十班朴志训同学。”

 

“有!”

 

或许是方才埋着头睡觉的缘故,那张肉肉的脸显得愈发红润,粉扑扑的样子看着倒真像是发着烧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使劲捏两把。

 

“我叫裴珍映,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朴志训呆呆地趴在桌上,只能仰着个脑袋,乖巧地抬眼向上看——好家伙,终于是看清了这位居高临下讲话声调都不带起伏的兄弟的模样。

 

“你成绩太差了我会给你补习功课。”

 

“哈?”

 

朴志训瞅着这张差点帅瞎他眼的脸一头雾水,心想我还以为你要跟我表白呢吓老子一跳。

 

“我的意思是……学校为了帮助成绩落后的高三学生,会有相应的成绩较好的学生给予一对一的帮助,所以,我和你……就是互助对象。”

 

“啊?”

 

朴志训挠头,心里暗骂一万句脏话,我这儿忙成这副样子了这垃圾学校还要给我添堵让我好好毕个业不行吗还得给我补课?

 

还没想好拒绝的措辞,朴志训就眼睁睁看着那双好看修长的手从打分簿里抽出一本小册子——

 

“这是数学公式笔记,你先看下,周五放学我来检查你的学习情况。”

 

说完不给人反应的机会裴珍映冷着张脸扭头就走。正巧课间操结束,同学们成群结队回到教室,朴志训就没再开口拦人,毕竟这“特殊照顾”的角色说出去都丢人还是藏着掖着为妙。

 

 

 

 

 

周五如期而至,朴志训早就把所谓的一对一学习帮助抛在脑后,心里正盘算着今晚直播穿哪条裙子好该用什么新的撒娇方式去蹂躏那群男人,还愁着新花招呢只觉得脚下一转——书包被人拎着向后直直拽去。

 

“哎哎哎干嘛!”

 

气急败坏一扭头,嚯,是裴珍映同学啊。

 

“喂喂喂——哎哎哎同学——裴珍映同学——裴珍映!呀!”还没来得及打招呼,愣是被拽着书包带子不由分说一路拧巴着被拖到了学校附近的咖啡馆,又被一股脑塞进了豪华包厢。

 

“呀你!”

 

“这周的卷子拿出来我看下。”

 

“……”

 

“给你的公式背了多少?”

 

“……”

 

朴志训装乖双手摆在腿上屁股挪到椅子前半截身体板得老直,“那个……珍映同学啊,你说学校这么做怎么看都像是在浪费你的时间你说是吧,咱们这么着吧,要是有老师问起来我就往死里夸你认真负责有耐心,至于这学习辅导吧咱们就……”

 

“卷子。”

 

我靠碰上个死心眼儿的。朴志训气鼓鼓地掏出卷子,恨不得直接甩在裴珍映那张还没试卷四分之一大的脸上。

 

“……”

 

“?”

 

“……”

 

“!”

 

“……”

 

“。”

 

经历了长达三分钟的沉默,朴志训瞅着裴珍映盯着卷子愈发严肃冰冷的模样,很自觉地回归到乖巧状。

 

“你能做到每一题都避开正确答案也是挺厉害的。”

 

“小意思小意思……”

 

瞪。

 

乖巧。

 

“来,我跟你说,做题前先想想出题者的意图。”

 

“他想我死。”

 

瞪。

 

噘嘴。

 

“这道题其实很简单它的知识点是……”

 

 

 

最终在裴珍映坚持不懈连瞪带骗的讲解下,朴志训听着听着觉得这张卷子贼他妈简单。

 

正听得津津有味,朴志训一眼瞄到裴珍映伸出的一根指着题目的食指指甲颜色异常夺目,他瞬间就走了神,心想诶我怎么没想到呢要是女装直播的时候涂个指甲油应该会更吸引人?

 

“你想什么呢。”

 

瞪。

 

“啊?啊我……”

 

怂。

 

“哎呀你的指甲颜色做得很好看耶。”

 

“是吗。”

 

“黑里透红,红里夹着紫,紫里又有点蓝。”

 

“是吗。”

 

“是什么颜色?在哪家美甲店弄的?”

 

“你刚才推搡着不肯进包厢的时候关门夹的。”

 

“……”

 

朴志训长这么大头一回觉得自己没出息,怎么被眼前这个明明还一脸孩子气却非要装成一副扑克脸的人瞪一眼就秒怂。

 

朴志训觉得心累,下意识就叹了口气把头搁在了裴珍映横在桌面的手臂上。

 

裴珍映愣了一下,手臂僵了僵,却没有移开。

 

“你怎么了?”

 

“累哦。”

 

“累什么?你每天课间操都不去做,就顾着睡觉,你都在忙些什么?”

 

“我——”朴志训心想老子为了生存整天想着怎么挣钱哪里是你们这种随随便便开个豪华包厢也不是用来谈情说爱就用来浪费在好好学习这种事上的人能理解的!内心一万个咆哮还没喷涌而出,朴志训像是想到了什么,顿了顿,立刻抓起裴珍映的手臂盯着他手腕上那只连牌子都不会念的手表看了三秒——

 

卧槽!!!六点半了老子七点还有直播啊啊啊啊啊!

 

即刻抓起书包就往外冲,裴珍映在他身后镇定自若也没有要阻拦的意思。倒是朴志训,冲出去后又急吼吼折了回来,扒着门探了个脑袋:“下次考试,我会用实力告诉你我们这个年级一共有多少人!”

 

他当然没能看到,裴珍映在他甩门离开后,傻乎乎地盯着手臂笑了。

 

 

 

 

 

“对不起大家,今天我迟到了哟,那就罚自己给大家表演一首可爱颂哟~”

 

朴志训眯着眼嘟着嘴强行逼迫自己解决掉一首可爱颂,表演途中脑子里齐刷刷飘过的竟然是裴珍映给他念的知识点?!朴志训摇了摇头,决定专心盯着屏幕上飘过的各种礼物以求用这满屏幕的金钱来麻痹自己被学习玷污的大脑!

 

看着看着他又觉得有哪里不对。

 

哦原来是今天最大的金主没来啊嘤嘤嘤难道有了新欢不乐意给我花钱了?

 

朴志训正念叨着呢,终于,在直播开始二十分钟后第一艘游艇驰骋而过。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朴志训盯着迟来的金主的大名一脸委屈:“不笑先生您今天来晚了呢!”说罢托了托快要下垂掉出的胸部,当然,也没人能看到桌子下他伸手抠了抠脚。

 

“不好意思,今天有点事,耽误了。”朴志训念出金主的留言,“那就罚我多刷几艘游艇吧。”

 

朴志训看着数不清的游艇疾驰而过,心里放出无数烟花——

 

不对。

 

为啥每朵烟花绽开都是同一张扑克脸?!

 

朴志训使劲摇了摇头,不行啊怎么回事满脑子都是裴珍映的脸这人一定是在自己喝的那杯咖啡里下了蛊!

 

 

 

直播结束后。

 

朴志训觉得自己应该是爱上了学习。

 

不然他怎么会颤抖着双手打开了那本小小的数学公式手册?

 

不然他怎么会盯着公式旁手写的注意事项以及手画的一个个萌到犯规的小表情傻笑起来?

 

证明不等式时,有时构造函数,利用函数单调性很简单(所以要有构造函数的意识)(๑•̀ㅂ•́)و✧

 

概率问题只要搞清是什么概率模型,套用哪个公式,记准均值、方差、标准差公式就行(๑•́ ₃ •̀๑)

 

注意归一公式、诱导公式的正确性,转化成同名同角三角函数时,套用归一公式、诱导公式(奇变偶不变;符号看象限)时,很容易因为粗心,导致错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ง •̀_•́)ง

 

注意求轨迹方程时,从三种曲线(椭圆、双曲线、抛物线)着想,椭圆考得最多,方法上有直接法、定义法、交轨法、参数法、待定系数法( •̀∀•́ )

 

导数、极值、最值、不等式恒成立(或逆用求参)问题……算了这类题你就直接放弃吧(°A°`)

 

朴志训笑着笑着只觉得眼前一黑。算了,我爱学习,学习也不会爱我啊。

 

 

 

 

 

等到再睁眼时,已是第二天一早。高三了,周末仍旧要上课这件事一向让朴志训嫌鄙万分。不过今天,朴志训背起书包去上学的时候莫名觉得神清气爽,仿佛之前对校园生活恨之入骨的另有他人一样。

 

“果然还是他啊。”

 

“怎么的,年级第一这个宝座除了他还能有谁啊。”

 

“哎哟听说数学最后一题整个年级只有他一个人做出来啊?”

 

课间操结束,朴志训把相亲相爱的脸和胳膊分开,隐约听到周围的同学在讨论着什么,“你们在说谁啊?”他迷迷糊糊的,开口便问。

 

“高三一班那个裴珍映啊。”

 

同桌抢先一步回答他,不过答完又用一种见鬼了的眼神看着朴志训,毕竟这还是当同桌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朴志训关心学习上的事情。

 

“算了也难怪你不知道,人家这么一个校园风云人物,也就你这种次次考年级倒数的人不认识他了!唉~真羡慕裴珍映的同桌,有一个这么聪明的同桌。”说罢看了朴志训一眼,“哪像我的同桌,蠢得像一只瓜田里的猹。”

 

哎哟喂你小子!朴志训刚想脱鞋子揍人,又被前桌的女同学的吐槽吸引了过去,“羡慕什么呀,那个裴珍映啊,脸超臭,还不乐意讲话,我上次问他道题,他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扁扁嘴就走了!气死我了!”

 

“你那是借机想跟人家接近吧!人家不理你也正常!那么多女生追在他屁股后面跑……”

 

后面的话朴志训没再听进去,脑子里突然间乱哄哄的,觉得哪里都不太对。

 

脸臭是真的,可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也挺可爱的呀。

 

不爱说话也是真的,可他讲解题目的时候面对一问三不知的自己也耐心得很啊。

 

朴志训撑着脑袋盯着书本想着这事儿想了一整天,班主任看着这位同学终于不在课上睡觉了老泪纵横表示非常宽慰。

 

 

 

 

 

裴珍映再度逮到人的时候已是两天后。

 

学校来了辆献血车停在操场,朴志训看到献血有福利就屁颠屁颠凑了上去。200CC送家居用品三件套,400CC送箱牛奶。朴志训一听,跑过去问护士:“1000CC送什么?”

 

“送口棺材。”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还是那副嗓子还是那张扑克脸还是被揪着后衣领一路被拎到了包厢。

 

“你……看着我干嘛……”裴珍映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朴志训又是一脸气鼓鼓的模样,“我本来可以获得一箱牛奶的!”

 

“哦。”

 

哦???

 

朴志训叉腰。

 

叉完又觉得有哪里不对,自己这是干嘛呢?明明该生气的怎么落到这个人手里总是不自觉就撒起娇来?我呸,朴志训自我否认,这一定是女装大佬直播后遗症,并没有别的原因对没错就是这样。

 

“我一会儿让人给你送十箱牛奶你把家里地址给我,你确实该吃点营养的东西补一补。”

 

朴志训一听,立刻抓错重点,哟呵!补一补!你这是嫌我弱的意思?

 

“你以为牛奶能让人强壮?你试试喝十杯牛奶去推墙,墙纹丝不动,你要是喝十杯烧酒呢,不用你推,墙自己会走!”

 

裴珍映愣了愣,抓错重点加一,“烧酒好喝么?是甜的吗?”

 

朴志训扶额表示投降。

 

“对了。”裴珍映终于想起正事儿,“听你们班同学说你昨天没来学校,怎么回事?”

 

“哦你说昨天啊。”朴志训装作若无其事抠了抠指甲,“昨天一个小偷来我家偷钱,我和他找了一个晚上也没发现钱在哪儿。然后还浪费了我一天时间去警察局做笔录。”

 

“……”

 

“哎呀没事。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别别别。”

 

朴志训陈述的时候大概想过一万种对方会给出的反应,也许是冷漠,也许是调笑,也许是惊讶……唯独没有这一种,说不清是怜悯还是心疼的眼神。

 

“你很缺钱?”

 

“缺。”

 

“为什么在学校的助学金申请名单里从来没有见过你的名字。”

 

“有人比我更缺钱。”

 

“什么?”裴珍映皱了皱眉。

 

“我说,有人比我更缺那笔钱。学校补助名额就那么几个,有些同学家里还有生病的家人,他们比我更需要。我就孤家寡人一个,自己能养活自己。”

 

裴珍映咬了咬唇,握紧了拳。

 

这些小细节全数被朴志训收进眼里。

 

“哎呀别聊这个了!说好的补习功课的呢!这都浪费多少时间了你看看……”朴志训迅速岔开了话题。

 

他并不想去深究从裴珍映眼里捕捉到的东西。

 

“那,那你把作业拿出来吧。”

 

裴珍映也没再说些其他的,只是低着头看着朴志训把本子从书包里一本本掏出来。

 

“你这什么……”回归教学状态,裴珍映又开始瞪眼,“你作业都不做的?”

 

“死猪不怕开水烫,作业越多爹越浪!”

 

瞪。

 

“好的我错了。”

 

朴志训捂脸尴尬一秒犯怂。

 

“先看化学吧,这道题讲的是钠元素,你先想想,钠是什么?”

 

“那……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

 

好了这下都不用瞪了,朴志训直接进化成巴普洛夫的狗,皮一下很开心下一刻立马,就微笑乖巧我已知错您继续说。

 

“接下来我们讲地理,你看这题,向日葵原产热带,但对温度的适应性较强,具有较强的抗旱性生,在各粪土壤上均能生长,有较强的耐盐碱能力……”

 

“有一个问题困扰多年。”

 

裴珍映抬头,“你说。”

 

“向日葵跟着太阳转,从东边转到西边,那么第二天早上又怎么回到东边呢?”

 

“大概是一个猛甩头?”

 

好了这下裴珍映是知道自己被彻底带跑偏了。

 

“想象一下如果你晚上走进像这道题里的向日葵花海。”

 

“几十万株向日葵一个猛回头。”

 

“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人笑得捶桌踏地,裴珍映拍着自己大腿还不够过瘾,上手就往朴志训肩上一顿乱拍。

 

朴志训被打得生疼却还是跟着一起傻笑,两个人笑到被咖啡馆服务员敲门警告才算作罢。

 

 

 

临近六点半朴志训又是急吼吼抱着包赶回家。回到家冷静下来才想起来今天在另一个直播平台的安排是吃播,他愣了一会儿思考了一下今天刚交完房租后卡上的余额——嗯要不今天就做泡面吃播吧……

 

“叮咚——”

 

吃播开始前五分钟,朴志训打开家门收到了一份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惊喜——送上门来的十箱牛奶和两只炸鸡。

 

谢过西装革履奉命行事的“外卖员”,朴志训心满意足地打开镜头,开始了他吃鸡只吐鸡骨头吃完不留一丝肉的吃播。

 

啊真是美滋滋。

 

直播完毕,朴志训躺在床上打着饱嗝。

 

嗯?有哪里不对。

 

我好像没告诉他地址啊……

 

更没说过我喜欢吃炸鸡啊……

 

 

 

 

 

裴珍映逮人的频率越来越频繁,朴志训甚至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在自己身上装了定位系统。不过逐渐的,他也开始享受于裴珍映耐心的授课以及一本正经的冷笑话。

 

一对一的辅导由每周变为了每天,虽然为了挣钱朴志训每晚都得火急火燎赶回家,但他对于这种状态已经趋于习惯,毕竟只要乖乖完成作业好好回答问题不犯错不闹腾他每晚都能收到送上门的炸鸡奖励。

 

行吧,从巴普洛夫的狗进化成桑代克的猫了。

 

 

 

“你脖子怎么回事?”

 

裴珍映刚想夸终于能在同一张年级考试排名的纸上看见朴志训的名字了,却一眼望见了他领口下藏着的血印子。

 

“被谁打了!”

 

朴志训摸了摸脖子,他在想要怎么跟裴珍映解释这伤口的始作俑者是他扮女装时候戴的项链……

 

“我……那个……”朴志训决定还是避重就轻实话实说吧,“妈的我昨儿晚上戴了条假项链早上出门忘记取下来了!谁知道这玩意儿made in China质量太好了,我出门上学的路上就被小偷盯上了,那小偷死活要抢,拽半天没拽断,差点没把我勒死。”

 

朴志训嚷嚷完发现对方并没有反应,悻悻地抬眼瞅了瞅——好家伙,这种愤怒里带点温柔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从明天开始每天上学放学我让司机绕路去接你。”

 

我靠,你别这么认真好吗!朴志训这回是真有些尴尬了,还司机?裴珍映同学你是不是故意来秀给我看的?

 

这一天的补习在一种诡异的氛围中结束。

 

朴志训一如往常要冲出门的时候被裴珍映一把拉住,后者板着张脸也没说什么,只是示意朴志训上车。朴志训看了一眼停在咖啡馆门外的那辆“我最闪亮唯我独尊”加长宾利,眼前一黑。

 

“你非要送我也行,我不要见你家司机,更不想坐你这车。”

 

 

 

 

 

于是在乌漆墨黑仅有点点微光照应的小道上,两个被拉长的模糊身影一前一后走着。

 

裴珍映不近不远地跟在身后,看着朴志训被拉成三米的影子,有一脚没一脚地踩着。他反省责备自己,不该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又理所当然的,这下好了,伤了朴志训的自尊,不知道要用几只鸡才能挽回了。

 

朴志训知道那个人听话支走了家里的仆人,此刻正默不作声乖乖跟在自己身后要护送自己回家,他刚想回头喊他回去吧不要这么大惊小怪非要跟着自己老子堂堂一个男子汉天不怕地不怕好吗,结果话还没出口便两眼一黑被从树丛里窜出的人捂着嘴捂着眼拖进了无人小巷。

 

裴珍映眼明手快即刻察觉到异样,大步快跑紧紧跟着钻进了巷子。

 

“小兔崽子装女人在网上骗钱,嗯?”

 

好家伙,朴志训挣扎了两下,闻声这下算是知道缘由了,就猜到这一天迟早都会来的,报应啊报应!

 

“他妈的找死!谁!”

 

听到一声怒骂,朴志训随即感受到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松了劲。他睁眼一看——

 

“裴珍映!裴珍映!”

 

被喊着名字的人此刻正与那个身强力壮的中年男子扭打在一起。

 

“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揍揍我,你别——咦?”

 

朴志训跪在地上刚想上演一出苦情戏码,却眼睁睁看着男人被裴珍映三两拳捶倒在地。

 

“还傻愣着干嘛,跑啊!”

 

手腕被人用力抓紧,一路没有回头地狂奔着,越过树丛,穿过车水马龙的闹市,朴志训毫无目的地被拽着奔跑着,这一刻,他的眼里,只剩下那个后脑勺的头发随着微风轻轻晃动的背影。

 

跑了不知道多久,终于在一处公园停下,裴珍映大口大口喘着气,手里却没有松开另一个人的手腕。

 

他突然听到,身后的人咯咯咯地笑出了声。

 

还没来得及扭头开瞪,只感觉到紧握着的那只手连带着自己,两个人直直向后躺倒在草地上。裴珍映反应快,抽出手来已经提前一步垫在朴志训脑袋下。

 

朴志训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反应,眨着眼望着天上稀有的几颗星星。

 

“你练过啊?”

 

“嗯。因为家里人做生意很有钱的关系,怕我会出事,从小就让我练中国功夫护身。”

 

再度听到一阵笑声。

 

“真好啊。”朴志训蹭了蹭脑袋,蹭得裴珍映手心一阵痒。“真好啊裴珍映,家境好,成绩好,长得好,可是——”朴志训微微扭头,转向一边,定定地看着裴珍映,“可是为什么要骗我说什么学校安排的一对一辅导呢?”

 

晶晶亮的眼睛,装下了一整片星空。

 

裴珍映望得出了神。

 

“从上一次成绩突飞猛进班主任惊讶地找我谈话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你在骗我。”朴志训移开视线,重又望向了夜空,“给我个理由呗?”

 

“因为……因为喜欢你。”

 

裴珍映木讷又直白地说出了一直以来藏在嘴角堵在心口的真心话。

 

朴志训没有转头,却完整地接收到了并肩躺着的人投来的真挚目光。

 

他又笑开了,“你喜欢我,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我。”

 

朴志训轻叹了口气,“你要是了解我了——”

 

他转头,“呵,你都得爱死我了我跟你讲!”

 

你要是了解我了,你一定会觉得我很讨人厌。朴志训捂着眼睛笑了笑,只能看清他嘴角不自然扬起的弧度。

 

“我了解你。”

 

“我足够了解你。”

 

“你直播那些游艇全是我刷的。”

 

朴志训闻言蹭的一下坐了起来,方才酝酿的悲伤一秒无踪影。

 

“你说什么?!”

 

“我说,你扮女装直播的事情我都知道。”裴珍映眯着眼,“你为了生存强行撒娇卖萌扮乖讨巧的样子,我都一清二楚。”

 

“你你你你你——”朴志训张着嘴站起了身,“你他妈的耍我!”

 

说罢便一掌糊在裴珍映胸口。

 

裴珍映扎扎实实挨了一掌,吃痛弯腰,下意识就是瞪眼,“你敢打你金主?”

 

“我打的就是你!”朴志训气得要跳脚,“还金主呢,我呸!我告诉你,老子金主可多了!老子还做吃播!吃播也有人给我打钱!不缺你这一个!”

 

“你是说那个ID叫酷盖无需多言的?”

 

“对!就是——”朴志训向后猛地倒退两步,“卧槽不会——”

 

“对没错还是我。”

 

朴志训捂住心口。

 

“还有你唱歌那个,给你直播间包场的也是我。”

 

“你跳舞的那个,送你满屏幕花的也是我。”

 

“你发在网上的那些文章,替你买热门买转发买水军的是我是我还是我。”

 

朴志训已经被眼前双手交叉在胸前的人怼得体无完肤。

 

“大!屁!眼!子!”朴志训深吸了两口气忽而就笑开了,“我警告你啊裴珍映!我!朴志训!今晚失去了所有的大金主!所以——”

 

“所以——你!必须!对我负责!”

 

裴珍映站在正对面,微微笑着的脸掩于夜色,却挡不住眼底一弯生涩而温柔的笑意。

 

“哎,你去哪儿?”

 

朴志训走了两步闻言转身,“去直播啊,我不要挣钱的啊。”

 

“能不能不去啊?”

 

“不去你养我啊?”

 

“嗯。我养你。”


End

评论(25)

热度(514)